« 谒唐陵 建陵 神道 其余石仪谒唐陵 顺陵 青龙门 »

谒唐陵 顺陵 玄武门

  顺陵,武则天顺圣皇后之母,无上孝明高皇后杨氏之墓。杨氏,弘农仙掌(今陕西渭南潼关)人,大隋宰相杨(士)达之女。幼时聪敏好学,后遁入佛门。太祖武德三年(620年),工部尚书武士彟丧偶,太祖皇帝遣桂阳公主说媒,使杨氏还俗为之续弦。婚后生三女,武则天排行第二。太宗贞观九年(635年),武士彟卒于任上。贞观十二年(639年),武则天十四岁被召后宫为才人,高宗永徽六年(655年)立为皇后,杨氏则相继被封为代国夫人、荣国夫人、郑国夫人。咸亨元年九月甲申(670年10月3日),杨氏卒,追赠鲁国忠烈夫人,“敕文武九品以上及外命妇并诣宅吊哭。”同月,“加赠司徒周忠孝公武士彟为太尉、太原王,夫人为王妃。”之后,从故乡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南徐村)陵迎回父魂,取意合葬。文明元年(684年),追尊武士彟为太师、魏定王,杨氏为魏王妃。为篡唐僭位,永昌元年(689年)二月,“尊魏忠孝王曰周忠孝太皇,妣曰忠孝太后,文水陵曰章德陵,咸阳陵曰明义陵(或曰顺义陵)。”至天授元年,武则天降睿宗为皇嗣,自称大周皇帝,再次追尊武士彟为太祖孝明皇帝,杨氏为太祖孝明高皇后。改明义陵为顺陵,并加以扩建,陵寝面积遂至之前十三倍之大。又特令精选天下良石精工,超先朝帝陵标准,雕造大型石仪,列置于朱雀门外神道两侧,故而顺陵石仪之规格、种类、工艺及留存均居唐陵之首。生前尽享荣华,死后极备哀荣!
  更堪称奇者,杨氏生于北周武帝建德八年(579年),前后历三朝,至大唐咸亨元年(670年)卒时,已享年九十二岁!武则天性情阴鸷狠毒,残忍好杀,晚年又纵情声色,服丹食药,但仍得以寿延八十二载,无他,惟仰赖其母杨氏之长命基因耳。

  《陕西通志》卷七十,魏王武士彟墓条亦载:“(顺陵)在咸阳县北三十里。则天父母,追赠帝后,名其墓曰顺陵。嘉靖三十四年(1556年)冬地震,碑毁石器在(贾志)。士彟娶相里氏,又娶杨氏。杨氏,咸亨元年(670年)卒,追封鲁国,以王礼葬咸阳。给班剑、葆仗、鼓吹。嗣圣元年(684年)追赠考为太师、魏王,妣为王妃,王园邑守户百。永昌元年(689年)以咸阳墓为明义陵。太后改国号曰周,以眀义陵为顺陵(唐书后妃列传)。在县东北二十五里长陵乡,周二里(宋敏求长安志)。”
  其中所载在大明嘉靖三十四年(1556年)那场致八十三万生灵涂炭的关中大地震中毁损的石碑,为《大周无上孝明高皇后碑铭》,立于伪周长安二年(702年)正月,武三思撰文,相王(唐睿宗)书丹,全文四千四百四十九字,其中有武则天自造十六字。碑体“丰大之盛”,通高约十字,但终因碑身相对单薄,于震时圯倒。后咸阳县令令人敲为碎块用以修补渭河河堤。满清初年渭河决堤,崩出三块,移藏县署。其中大块后裂为三截,三块遂成五块。1964年,咸阳底张水利工地上发现两块,第二年又在原咸阳县文庙门前下水道工地上掘得一块。故而今得残碑八块,存二百八十三字,现藏于咸阳博物馆。

  顺陵虽为唐陵,但与诸多周汉陵冢同在咸阳塬上,规划属于今咸阳市渭城区底张镇。因为天气阴霾,与乾陵相同,前后亦拜谒顺陵两次。从咸阳搭乘开往泾阳、三原方向客车,过底张镇在韩家村村口下车。有水泥路向东,来往大型货车将路面碾压得坑洼不平,但凡有车经过便是暴土扬尘,无遮无挡。
  问老乡要走多远才能到顺陵石雕跟前,答曰最多二里地,结果又是走到腿软。或许是生活在黄土塬上健硕的老农们对距离有着后天的鄙夷不屑,因此他们对距离的描述总是远远小于实际路程。如果我们是两张不同比例尺的地图,我一比一的理解他们告诉我的距离,而他们的比例尺则完全是随心所欲,忽短忽长。
  上了一当又一当,当当上的都一样。

  好在有了第一天的凄惨经历,被索要十块钱门都不知道在哪里的门票后,探访清楚了道理。三月二十二日第二次再去时,终于没有再二。
  放弃通往神道南端那条糟糕的土路,改而向北走陵冢之后水泥路,先至内城北门玄武门。



  转过一排遮挡视线的塑料大棚,便在底张镇陈家村西,两株树冠华美、花开繁盛的泡桐树下,那尊壮美的北门雄狮正藏身于树下纳凉。
  西安及周边,广植泡桐。彼时正值泡桐花开之时,喇叭状泡桐花粉嫩淡紫,清香拂面。小时候西厢房山墙外有一株合抱粗泡桐,树冠巨大,仿佛抱厢房于怀中。树上还寄生虫子唤做吊死鬼,制作树叶襁褓藏身之中,吐着丝儿从树上吊下。手艺很好,制作的树叶襁褓仿佛经过鞣制,色泽如皮革,撕开颇为不易。虫子肥短乌黑仿佛非洲蚕宝宝,经常逮一把捧在手心喂鸡。
  好久不见了。



  顺陵石蹲狮,雕工精美,气势雄浑,形体壮大介于乾陵石狮与桥陵之狮之间。但保存状况绝佳,剥蚀极少,鬃卷细处纤微毕现。



  雄狮依然张口咆哮状,仿佛隐匿林间静待猎物,眼前一匹野马出现眼前,于是瞬间踞挺身躯,将要腾越而起,扑啮向前。



  而那匹仗马,仿佛亦知在劫难逃,垂首低眉,面容愁苦。
  玄武门外本有仗马三对,现仅存一对。



  雌狮在右。



  大中午,烈日炎炎,酷暑难耐。两尊狮子两棵树,树却偏心,只为雄狮遮阳蔽日送阴凉。



  雌狮子龇牙瞪牙,相当生气。



  该死的雄狮子,自顾自色迷迷直勾勾盯着肥肉,全然不管自己死活。
  要走,要走,一定要走!



  只是呢,相伴了千年,依依又难舍,欲走呀还留。狮面上气咻咻,背里狮尾却已左右拂扫。
  天气太热,快绷不住了。

  日本学者足立喜六应聘于满清光绪三十二年(明治三十九年 1906年)至宣统二年(明治四十三年 1910年)在西安陕西高等学堂任教习,授课之余,遍访西安及附近史迹,并做勘察测绘与摄像,返回东瀛后著录《长安史迹研究》一书。
  书中第十二章唐代的陵墓,武氏顺陵一节中,附有玄武门石狮图片一帧。从图中可见,彼时石狮双层石座尚露出于地表,东侧雄狮略约向西侧雌狮倾斜。
  百年后,黄土已淹没基础。咸阳塬上,千年之前,是何模样?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