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谒唐陵 乾陵 玄武门五彩祥云 »

谒唐陵 乾陵 白虎门



  从玄武门到白虎门是一段极其艰难的行程。初访那天,烈日爆晒之下,无穷无尽的山路。离开玄武门后便是前不着村后不挨店的窘境,已是下午,幸而带着水和两个从西安出发时在桥梓口大麦市街买的腊牛肉夹馍。那是很好的干粮,只是真的很干,直噎到需要伸长了脖子往下顺。第一天买来没有经验,任凭回回用草纸包起再装进塑料袋里,结果捂了几个小时再吃的时候,一股草纸腥臭味儿。
  梁山总在身侧,相伴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虽然挥汗如雨,身困体乏,但见天蓝云白,碧绿金黄,倒也不觉苦楚。

  乾陵内城,南门朱雀门与北门玄武门隔梁山相望,开设位置均未处于城垣正中而偏向东侧,故而两门距东侧青龙门较近而距西侧白虎门较远。
  沿梁山北侧环山公路一直向西,直走到一处三岔路口,已是精疲力竭。白虎门依旧不知所踪,询问了几位路人未果几乎放弃寻访时,从岔道上来一辆没有车斗的农用拖拉机,车上两个老农正是白虎门村村民,总算有了一个大概的方向。
  再由岔路口向西,咬牙走完一段上坡环山公路,终于看到一片村落,路牌上清楚的写着白虎门。又遇到之前那两位村民,指着公路内侧向上一条泥泞崎岖的山路说,石狮就在那上面。



  着实不易。东门青龙门与北门玄武门石仪与环山公路均不过几步之遥,本以为西门白虎门亦然,实际却有一里之遥。本以为大功告成,放松了的身心在那最后一段土路上,几乎气竭。
  终于看到阙楼遗址,路边砖瓦房门前一位老大娘好奇但又热情的与我们寒暄。老人年过花甲,但看上去却远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可见曾经的生活艰辛。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一定会应她邀请到她的小院里喝上一口水,但是生怕耽搁太晚错过了下山回到乾县县城的客车。未知归途总是件令人担忧的事情,以致于白虎门石狮也只做走马观花,便匆忙回到公路之上。
  乾陵与乾县县城之间,有一趟游3小巴线路,从乾县汽车站出发,由先前岔路口上环山公路,经白虎门至朱雀门神道停留上下旅客,下山绕经永泰公主墓与懿德太子墓回城。从乾县县城搭程不走高速,随时停车揽客的大巴回到西安城西客运站需要三个多小时。而这漫漫归途,来时搭乘经高速公路的西安旅游专线游3路,仅仅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但是没有办法,那趟车抵达终点法华寺返程时,便不再经停乾陵。

  七日后再访乾陵白虎门,一切了然于胸,于是行色便不再匆忙。

  甫离北门玄武门,沿环山公路没走多远,便看到后面缓缓过来一辆咸阳牌照丰田商务车,跓足观望,眼神交流间传达有搭车之意,颇为灵验,车便停在身前。司机搭朋友或者客商来乾陵旅游,趁他们在南门朱雀门游览之陵,司机无聊便开车环山游荡。于是我们便得以侥幸搭车,省却了玄武门至白虎门之间那一段漫长山路。



  这一天村中更是寂寥,前几日与之寒暄的老太太家也是院门紧锁。山墙下,一堆阙楼残砖。



  几许简单砖纹,让褪尽了火气的青砖别致而生动,相比村中其他简陋粗鄙的现代机制红砖,可见古人匠心之大不同。



  到白虎门时,这一天的蓝天白云已然用罄,乌云席卷而来,天地一片混沌。
  白虎门石狮,如今却落了单,只剩下南侧孤独的雄狮,雌狮不知何年何月,弃他而去。直至去年,雄狮仍然半埋于土中,真是泥足深陷,想当初眼睁睁的看着那只雌狮离去之时,只能徒叹奈何,走不了,追不出。
  也就是今年重新发掘修葺,才使得雄狮整体抬升出土面。只是这样,就不怕哪一天他也弃守而走,去找自己那只恩爱相伴的雌狮?
  远处,白虎门南侧阙楼遗址。



  雄狮北侧狮首鬃卷之上有一道残裂,后以水泥修补。不过南侧草丛之中,却有诸多石狮残石,其中几块清晰可见回旋鬃卷雕纹。不知即是属于那一道缺损处的残块,还是属于那尊或已成碎块的雌狮。



  雄狮前肢膝盖与后部臀下裂纹,便是当初的掩埋线。不知何故,土上土下似乎曾断为两截。



  西门白虎门石狮与东门青龙门石狮身形面容颇为相似,不同在于白虎门雄狮狮尾高挑垂尖,与其他石狮狮尾盘旋于地的造型迥然不同。于气势威严之中,又多了几分顽皮轻佻,前面一本正经,后面老不正经,实在可爱。
  远处,白虎门北侧阙楼遗址。



  白虎门石狮,在我所见所有唐陵石狮之中,似乎受风蚀程度最为轻微。狮耳鬃卷处,线条深峻,仿佛新发于硎,全然看不出经过一千三百年风吹雨打,莫不成为铁打钢铸而成?



  石狮身后,一条土路,北高南低。
  向北而上,转折入村。村口一方文保石碑,四门皆有。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乾陵。时代:唐。总编号:171。分类号:10。乾县人民政府。1984.12.11
  字面斑驳剥泐,不过二十余载,却仿佛老过一千二百余载的唐陵石刻。立碑标示保护,却死的比被保护之物更快,真不知道究竟是谁指望谁传示后世。



  狮身正后农家场院树荫下,一对老夫妻正在劳作。场院中,散放一群漂亮的白羽鸡,那只气势不凡的领头公鸡,高耸带着战伤的红冠,悠闲踱步。直到我拿着广角镜头不得已靠得极近拍摄时,才不慌不忙转身离去。
  比起那些人一近前便仿佛要了亲命狼奔豕突的家鸡,我只能说:鸡原来真的是有档次的。



  回到土路向南而下,不多远便是尽头,下层土台之上仍有人家。土台层层之间落差极大,典型的黄土丘陵地形。
  折身而返,忽而见土墙之前的石狮,映衬在一片阴郁混沌的天空之下,真正有如常建塞下曲中所吟:冤气苍茫成黑云。



  冤气何来?李兮唐,周兮武,千秋冤结一抔土。冤结深沉,千年以降,仍是郁结难散,否则何以至乾陵之时,总是风诡云谲?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M
  • 以武则天对石刻的关注,那翘尾巴的石狮,估计也跟她脱不得关系。虽然临终遗嘱去皇帝封号,仍不愿回归于一般皇后的心,可见一般。
    通篇文字诙谐幽默,目及之处欲诉无声,这是一篇相当吸引人的博文。

    另:干粮,干粮,不干怎成?干粮是要小口细嚼的,用唾液慢慢浸软,既有助于消化,又锻炼脸部肌肉,你若大口吞得,不噎你,天理不容,哈哈!
  • 2008/7/4 10:58:4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