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云坝上大唐宝相 »

碑林琐记

  初至西安,中午从牛羊味儿的桥梓口直奔柏树林什字,在西南角的朱记铁蛋葫芦头家饱餐一顿汤浓脂香的葫芦头泡馍。与北京仿佛,同为旧京的西安,两地小吃颇有精神共通之处,皆分回汉两种。回民烧腊牛羊,自不在话下。而汉民小吃选料多有猪下水,可能源于贫苦百姓之故,仅得享用价廉贱物。葫芦头泡馍与北京卤煮或炒肝相似,以肥肠为主,汤汤水水一大碗,管饱兼顾御寒,必是当初穷乏之人嗜食之物。
  而若论肥肠最为美味者,则不是以上三种,而是西安城另一名吃梆梆肉。梆梆肉,选猪下水心肝肠肚,揉以精盐麻油诸味香料腌制后,再燃锯末熟熏而成。在西安最早出现于东关和城南柏树林一带,因经营者沿街售卖时身背椭圆形的木箱,手持木鱼状梆梆敲打吆喝,故而得名梆梆肉。现如今在西安城内找一家地道的梆梆家馆实在不易,也许是无人指点的缘故,十数日后仍然难觅其踪。某日由东郊返城,车过长乐中路时惊鸿一瞥路南一家梆梆肉店,食欲瞬间亢奋,前站匆匆下车过马路打车返回。店中坐定,一盘梆梆肉甫一上桌,已然消去多半。肠肚熏烤至风腊颜色,木香浓郁,肉香醇厚,入口即脆且糯,难以停箸。甚至同炉而出的豆干,也因泡蘸了肉汁,而变得味美无比。
  凡诸羊肉泡肉夹馍之俗品,虽然味道各有高下,但各地陕味餐馆皆可吃到。唯独梆梆肉,怕是只能在关中享用了。味美如是,以至于根本忘记拿出相机来留张影像,或许即便想起,手上心头怕也是没有空了。

  放下葫芦头泡馍,沿柏树林向南,文昌门内,便是那处碑林圣地。

  落花时节又逢君



  如今碑林,称西安碑林博物馆,即原陕西省博物馆。中华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以西安碑林为基础,利用西安孔庙古建筑群扩建而成,故而馆区由孔庙、碑林、石刻艺术室三部分组成。大宋哲宗元佑二年(1087年),漕运使吕大忠等人为保藏因唐末五代乱世而委弃市井的大唐石台孝经、开成石经及诸多大唐名碑而兴建碑林,经后世历代修葺增建,规模与收藏日渐扩大,时至今日,共藏碑石墓志近三千余件,展出一千余件,冠绝华夏。
  对于历朝历代乃至今时今日研习书法之人,称碑林为圣地绝非过誉,大多数人自儿时心追手摹的诸多碑拓原石,几乎尽数藏于此处,仿佛西天极乐世界,诸神云集,莫敢仰视。
  小时候每天早上五六点起床,强撑着泰山压顶般的困意临摹唐碑,先后凡有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柳公泉《玄秘塔碑》、颜真卿《多宝塔碑》、《大字麻姑仙坛记》、《颜勤礼碑》、《颜氏家庙碑》等等,原石皆在碑林。步入第二藏室,《颜氏家庙》、《多宝塔》与《玄秘塔》碑赫然眼前,一直以来由墨拓碑帖而了熟于胸黑底白字,忽然得见通体真身,石质温润如玉,铁划银钩,深浅错落。瞬间感觉恍惚,宛若匍匐于地的信徒,忽而得见泥塑的神灵,舒展了手足,扭动了腰肢,幻化作飞天,飘渺在云间。

  未有如公者也

  苏轼曾云:“诗至于杜子美,文至于韩退之,画至于吴道子,书至于颜鲁公,而古今之变,天下之能事尽矣!”《东坡题跋》
  颜鲁公讳真卿,字清臣,京兆万年(今陕西西安)人,祖籍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生于大唐中宗景龙三年(709年)。曾为平原太守,人称颜平原。安史之乱,平原抗贼有功,入京历任吏部尚书,太子太师,封鲁郡开国公,故又世称颜鲁公。
  大唐德宗兴元元年(784年),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叛唐,奸相卢杞衔恨鲁公,欲其必死,故使鲁公往贼穴劝谕。

  初见希烈,欲宣诏旨,希烈养子千余人露刃争前迫真卿,将食其肉。诸将丛绕慢骂,举刃以拟之,真卿不动。希烈遽以身蔽之,而麾其众,众退,乃揖真卿就馆舍。因逼为章表,令雪己,愿罢兵马。累遣真卿兄子岘与从吏凡数辈继来京师。上皆不报。每于诸子书,令严奉家庙,恤诸孤而已。希烈大宴逆党,召真卿坐,使观倡优斥黩朝政为戏,真卿怒曰:“相公,人臣也,奈何使此曹如是乎?”拂衣而起,希烈惭,亦呵止。时硃滔、王武俊、田悦、李纳使在坐,目真卿谓希烈曰:“闻太师名德久矣,相公欲建大号,而太师至,非天命正位?欲求宰相,孰先太师乎?”真卿正色叱之曰:“是何宰相耶!君等闻颜杲卿无?是吾兄也。禄山反,首举义兵,及被害,诟骂不绝于口。吾今生向八十,官至太师,守吾兄之节,死而后已,岂受汝辈诱胁耶!”诸贼不敢复出口。希烈乃拘真卿,令甲士十人守,掘方丈坎于庭,曰“坑颜”,真卿怡然不介意。后张伯仪败绩于安州,希烈令赉伯仪旌节首级讠夸示真卿,真卿恸哭投地。后其大将周曾等谋袭汝州,因回兵杀希烈,奉真卿为节度。事泄,希烈杀曾等,遂送真卿于龙兴寺。真卿度必死,乃作遗表,自为墓志、祭文,常指寝室西壁下云:“吾殡所也。”希烈既陷汴州,僭伪号,使人问仪于真卿,真卿曰:“老夫耄矣,曾掌国礼,所记者诸侯朝觐礼耳。”
  兴元元年,王师复振,逆贼虑变起蔡州,乃遣其将辛景臻、安华至真卿所,积柴庭中,沃之以油,且传逆词曰:“不能屈节,当自烧。”真卿乃投身赴火,景臻等遽止之,复告希烈。德宗复宫阙,希烈弟希倩在硃泚党中,例伏诛。希烈闻之怒。兴元元年八月三日,乃使阉奴与景臻等杀真卿。先曰:“有敕”。真卿拜,奴曰:“宜赐卿死。”真卿曰:“老臣无状,罪当死,然不知使人何日从长安来?”奴曰:“从大梁来。”真卿骂曰:“乃逆贼耳,何敕耶!”遂缢杀之,年七十七。
  及淮、泗平,贞元元年,陈仙奇使护送真卿丧归京师。德宗痛悼异常。废朝五日,谥曰文忠。复下诏曰:“君臣之义,生录其功,殁厚其礼,况才优匡国,忠至灭身。朕自兴叹,劳于寤寐。故光禄大夫、守太子太师、上柱国、鲁郡公颜真卿,器质天资,公忠杰出,出入四朝,坚贞一志。属贼臣扰乱,委以存谕,拘肋累岁,死而不挠,稽其盛节,实谓犹生。朕致贻斯祸,惭悼靡及,式崇嘉命,兼延尔嗣。可赠司徒,仍赐布帛五百端。男頵、硕等丧制终,所司奏超授官秩。”

  颜鲁公秉性正直,笃实纯厚,尽忠为国,万代垂训。国人有所谓“字如其人”之说,向来以为此唯论颜鲁公最为妥帖。颜体法书,结体方正茂密,笔画横轻竖重,笔力雄强圆厚,气势庄严雄浑,一如鲁公其人,法度森严、刚正不阿。
  欧阳修于《集古录》卷七中载:“余谓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然愈久而愈可爱也。”可谓一语道破颜体书法的大众审美取向。如我等俗人,初见颜字之时,虽非“初见而畏之”,但确是不甚喜欢,总觉不如欧体柳体华丽精美。不过随着年岁渐长,阅历渐多,真正是愈久而愈觉其可爱。鲁公与颜字所内涵的雍容,所表现的雄壮,正是那令人念兹在兹的大唐风骨。


  


  第二藏室过道东侧《颜氏家庙碑》,全称《故通议大夫行薛王友柱国赠秘书少监国子祭酒太子少保颜君碑铭》,镌刻于大唐德宗建中元年(780年)七月,彼时鲁公已过古稀之年,人书俱老。碑文为鲁文撰并书,李阳冰篆额。碑字以篆隶取势,裏锋行笔,朴质无华,拙中寓巧。碑文四面环刻,前后各二十四行,行四十七字,两侧各六行,行五十二字,故又称四面碑,为鲁公书碑中保存最为完好者。
  《颜氏家庙碑》文篇首云:“昔孔悝有彝鼎之铭,陆机有祠堂之颂,皆所以发挥祖德,敷演家声。”点明碑文主旨:既为其父立碑,且记家族世系,又述后裔学问事业。鲁公并将自己一生之功业德行、书学成就,告诸先人。
  《全唐文》卷三百四十载有《故通议大夫行薛王友柱国赠秘书少监国子祭酒太子少保颜君碑铭》全文,根据原碑拓本校订碑文如下:

  唐故通议大夫行薛王友柱国赠秘书少监国子祭酒太子少保颜君碑铭

  第七子光禄大夫行吏部尚书充礼仪使上柱国鲁郡开国公真卿撰并书
  集贤学士李阳冰篆额

  昔孔悝有彝鼎之铭,陆机有祠堂之颂,皆所以发挥祖德,敷演家声。故君子之观其铭也,既美其所称,又美其所为。无而称之,是诬也;有而不述,岂仁乎?论而撰之,敢不祗惧!君讳惟贞,字叔坚。其先出於颛顼之孙祝融,融孙安为曹姓。其裔邾武公,名夷甫,字颜。子友,别封郳,为小邾子,遂以颜为氏,多仕鲁为卿大夫。孔门达者七十二人,颜氏有八。战国有率、烛,秦有芝、贞,汉有异、肆、安、乐。其后丧乱,谱谍沦亡。魏有裴、盛,盛字叔台,青、徐二州刺史、关内侯,始自鲁居于琅琊临沂孝悌里。生广陵太守、给事中、葛绎贞子讳钦,字公若,精韩诗、礼、易、尚书,学者宗之。生汝阴太守、护军、袭葛绎子讳默,字静伯。生晋侍中、右光禄大夫、西平靖侯讳含,字弘都。随元帝过江,已下七叶,葬在上元幕府山西。生侍中、光禄勋、西平定侯讳髦,字君道,事具孝行传。生州西曹骑都尉、西平侯讳綝,字文和。生宣成太守、御史中丞讳靖之,字茂宗。生巴陵太守、度支校尉讳腾之,字弘道,善草隶书,有风格。梁武帝草书评云:“颜腾之、贺道力并便尺牍,少行於代。”生辅国江夏王参军讳炳之,字叔豹,以能书称。生齐持书御史兼中丞讳见远,字见远。和帝被弑,一恸而绝,梁武深恨之,事见梁、周、北齐书。生梁镇西记室参军讳协,字子和,感家门事,义不求闻达,元帝著怀旧诗以伤之。撰晋仙传五篇、日月灾异图两卷,文集廿卷,见梁书。生北齐给事、黄门侍郎、待诏文林馆、平原太守、隋东宫学士讳之推,字介,著家训廿篇、冤魂志三卷、证俗字音五卷,文集卅卷,事具本传。黄门兄之仪,周御正、御史、中大夫、麟趾学士。隋文辅政,不署矫诏,索玺又拒之,出为集州刺史、新野公。后朝朔望,引至御榻曰:“见危授命,临大节而不可夺,古人所重,何以加卿?”事具周书。弟之善,隋叶令,子孙见于后。黄门生皇秦王记室讳思鲁,愍楚、游秦小。记室字孔归,君之曾祖也。隋司经校书、东宫学士,率子弟奉迎义旗於长春宫,招瓜州,拜仪同。博学善属文,自为父集序。国史称温大雅在隋,与思鲁同事东宫,彦博与愍楚同直内史省,彦将与游秦同典校秘阁。二家兄弟,各为一时人物之选。少时学业,颜氏为优,其后职位,温氏为盛。温氏谱亦载焉。生勤礼,字敬,君之祖也。幼而朗悟,识量弘远,工於篆籀,尤精诂训。解褐校书郎,与两兄弟师古、相时同时为弘文崇贤学士,弟育德又於司经校定经史,当代荣之。太宗尝令师古赞崇贤学士,以兄弟,特命萧钧赞之曰:“依仁服义,怀文守一。履道自居,下帷终日。业彰素里,行成兰室。鹤钥驰称,龙楼委质。”著作郎、修国史、夔府长史,赠虢州刺史。生昭甫(本名显甫)、敬仲、殆庶、无恤、少连、务滋、辟强。昭甫字周卿,君之父也。幼而颖悟,尤明诂训,工篆籀草隶书,与内弟殷仲容齐名,而劲利过之,特为伯父师古所赏重,每有著述,必令参定。尝得古鼎廿馀字,举朝莫识,尽能读之。高宗侍读、曹王属,赠华州刺史。真卿表谢,肃宗批答:“卿之乃祖,当为硕儒,既高倚相之能,遂有臧孙之后。不坠其业,在卿之门。”生我伯父讳元孙、臮君。伯父聪颖绝伦,尤工文翰。举进士,考功郎刘奇特标榜之,由是名动海内。累迁太子舍人。玄宗监国,专掌令画。尝和游苑诗,批云:“孔门称哲,宋室闻贤。翰墨云捷,莫之与先。”历滁、沂、豪三州刺史,赠秘书监。君仁孝友悌,少孤,育舅殷仲容氏,蒙教笔法。家贫无纸笔,与兄以黄土扫壁,木石画而习之,故特以草隶擅名。天授元年,糊名考,判入高等。以亲累授衢州参军,与盈川令杨炯、信安尉桓彦范相得甚欢。又选授洛州温县、永昌二尉,每选皆判入高科。侍郎苏味道以所试示介众曰:“选人中乃有如此书判!”嗟叹久之。遂代兄为长安尉、太子文学,以清白五为察访使魏奉古等所荐。五邸初开,盛选寮属,拜薛王友柱国。伯姊御史大夫张知泰妻鲁郡夫人亡,将葬,数家占君不利临圹。君哭而拒之曰:“岂有亡手足之痛,牵拘忌而忍自绝乎?”弗从。其年秋七月才生明,遘疾而殁,教义者隐而伤焉。与会稽贺知章、陈郡殷践猷、吴郡陆象先、上谷寇泚、河南源光裕、博陵崔璩友善,事具陆据所撰神道碑。累赠秘书少监、国子祭酒、太子少保,真卿表谢。肃宗批答云:“卿之先人,德行优著,学精百氏,艺绝六书。频擢甲科,屡升循政,曳裾王府,名右邹枚。载笔春宫,道高徐阮。既而寿乖华发,器纡青云,业载史臣,庆传令子。追存盛美,裦赠崇斑,且旌善於义方,俾扬名於有后。”豪州生春卿、杲卿、曜卿、旭卿、茂曾。春卿工词翰,倜傥有吏材,苏颋举茂才,偃师丞。杲卿文理清峻,所居有声,太常丞、摄常山太守。禄山反,擒其心手,开土门,拜卫尉卿兼中丞。城陷,杲卿叱詈之,遂被钩舌支解而终,赠太子太保,谥曰忠节。真卿表谢,肃宗批答云:“自羯胡猖狂,入我河县,所以官吏,多受迫胁。卿兄以人臣大节,独制横流,或俘其谋主,或斩其元恶。当以救兵悬绝,身陷贼庭,傍若无人,历数其罪。手足寄於锋刃,忠义形於颜色。古所未有,朕甚嘉之。”曜卿工诗书草隶,十五以文学直崇文馆,淄川司马。旭卿善草书,胤山令。茂曾好属文诂训,仁厚绝众,犍为司马。君生阙疑、允南、乔卿、真长、幼舆、真卿、允臧。阙疑仁孝有吏能,精诗传,善剖判,杭州参军。允南仁孝有清识,工诗,人多诵其佳句,善草隶,与春卿、杲卿、曜卿同日於铨庭为侍郎席建侯所赏,达奚珣荐为左补阙。真卿时为殿中,正至,三拱法座蹈舞,而衣袂相接者三。故允南赋诗云:“谁言百人会,兄弟也霑陪。”历殿中、膳部、司封郎中、司业、金乡男。乔卿仁和有吏干,富平尉。真长清直早世。幼舆方雅有酝藉,通斑汉,左清道兵曹。真卿早孤,蒙伯父众、允南亲自教诲。举进士,历校书,制举醴泉尉,陟清白,长安尉。三院御史,四为大夫,六为尚书,再为采访节度,充礼仪使光禄大夫,鲁郡公。允臧敦实孝悌,有吏能,制举延昌令,监察、充朔方衣资使、殿中,三为侍御史,中允、江陵少尹、荆南行军。豪州及君孙:泉明,佐父开土门,彭州司马。威明,邛州司马。季明、子干、沛、翊、颇、诞,及外孙博野尉沈盈、卢逖,并为逆胡所害,各蒙赠五品京官。濬,好属文。翘、华、正、颎。慈明,都水使者。颎好五言,校书。颋,仁孝方正,明经,大理司直,岭南营田判官,执丧九日不食。颉,河阳尉。顗,凤翔参军。頍,工小楷,洗马。颃,恭仁,奉礼郎。并早丧逝。纮,方义主簿。臮觏,并没蛮。袭明、微明、德明,未仕。通明,获嘉尉。将明,昌明尉。克明,崇文,明经,卫密标榜之。翙,有德行文词,华原主簿。准,溧水尉。觌,颇工文,襄阳尉。觐,有文行,弘文,进士。颢,仁友清白,常熟令,封金乡男。颖,清介勤学,侍郎蒋冽赏其判,京兆兵曹,袭金乡男。頔,仁纯,常熟主簿、任城男。颀,浚仪尉。颂,清源尉。顶,干办,扬府法曹。愿,长厚清白,朝邑尉。頵,左率仓曹。硕,秘书正字。颒,有吏干,歙州录事参军、曲阜男。[弁页],好为诗,富阳尉。颙,好为文,常州参军。并粗有所立。君之诸祖父群从、扬庭、颐,并侍读。强学、益期,并学士。中和、至诚、敬仲、大智、温之、澂之、澹之、瑨、挺、援、撰、温、泳、陵,并明经。康成、强学、希庄、日损、隐朝、邻几、知微、舒、说、顺、胜、式宣、韶,并进士、制举。有意、中和、趋庭、希庄,至刺史。利仁,明天文。欣期、元淑、景灵,并校书。光庭,注后汉书。嘉宾、千里、升庠、匡朝、怡、滔、浑、允济、搢、逸、觌、不器、防,有文词。博古、少连、恭敏、惇学行。敬仲、温之,以孝闻。润,有风义。晃、鏻、邈、迢,以清白称。其余咸著官族,不获悉数。洪惟累祖之耿光丕业,有若子泉弘都之德行,巴陵记室之书翰,特进黄门之文章,秘监华州之学识。肇自鲁国,格于圣代,纷纶盛美,遂举集于君。君能述遵前人,不敢失坠其志事,以忝聿修,宜其克飨尊荣,为清庙不祧之主。真卿幸承遗训,叨受国恩,既受无疆之休,敢扬不朽之烈。铭曰:
  “系我宗,邾颜公。子封郳,鲁附庸。亚孔圣,浴沂风。刺青徐,给事中。护营柳,渡江枫。侍兄疾,感虬童。邻火断,珥貂重。施七叶,传孝恭。武骑都,尉司从。便尺牍,继鱼虫。恸君难,愤而终。咨记室,游湘东。嗟御正,凛移忠。臮黄门,擅文雄。三韶长,事东宫。四穆叔,史牢笼。裦华州,诂训通。小秘监,盛名鸿。维少保,文翰工。莅畿赤,五裦崇。登望苑,友桂丛。三超赠,保储宫。流光盛,庙貌融。永不祧,垂无穷。”

  建中元年岁次庚申秋七月癸亥朔,镌毕。八月已未,真卿蒙恩迁太子少师。冬十月壬子,男頵封沂水县男,硕新泰县男,侄男顶承县男,颂费县男,颀邹县男。微躯官阶勋爵并至二品,子侄八人受封。无功无能,叨窃至此,子孙敬之哉!



  《颜氏家庙碑》在欧阳修《集古录》卷七中有载,但至满清《金石萃编》等书中却未见著录,由此可见此碑在宋后战乱中湮没于土中,不为世人所知,直至民国年间才得以重见天日。据宋伯鲁1923年题跋称:此碑1922年10月曾由何梦庚得之于西安旧藩廨库堂后土中,时碑虽已中断,但上下都完好,惟其铭文并立石年月,因宋时作基址而磨灭。
  临摹碑刻拓本,讲究初拓旧拓,即所拓年代越早越好。拓本越早,所拓之时碑刻受风侵雨蚀越少,受捶拓磨损越小,故而字口才能更清晰,风字风貌才更与初刻之时相仿,故而才有临摹的意义。汉唐碑刻,以宋拓本最为罕见难得。《颜氏家庙碑》宋拓本第三行“祠堂之颂”之“祠”字,“司”竖勾笔完好,而至明时便已剜粗(如图)。碑文久经风蚀磨损之后,字口模糊,笔划渐细,故而后人有依据原有旧画加以剔刻者,谓之“洗碑”。不过碑刻一旦遭洗之后,便再不复原来模样,字画精神亦大为逊色,故而新拓总不及旧拓。



  不过,非从拓片而仅从原石上看,依然笔道遒劲,风骨凛然。
  宋人朱长文在《墨池编》卷三中有赞鲁公书云:“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屈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志,自羲献以来,未有如公者也。”

  未有如公者也!

  同州力士

  第二藏室西北角,是立于大唐高宗龙朔三年(663年)的同州三藏圣教序碑,褚遂良所书。碑文为大唐太宗皇帝为玄奘翻译佛经所作序文,太子所作述记,玄奘谢表以及心经。
  禇遂良太宗时封河南郡公,故世称“褚河南”。河南“字里金生,行间玉润,法则温雅,美丽多方。”(《唐人书评》)传世楷书名碑有《孟法师碑》、《伊阙佛龛》、《雁塔圣教序》及《同州圣教序》等。《同州圣教序》为褚河南任同州(今陕西大荔)刺史时所书,河南卒后碑刻立于同州,直到1974年方由大荔县移至碑林。







  一直没有研习过褚字,故而对此碑意兴尔尔。不过碑座四周,却浮雕有精美的护法力士,只是历经一千三百余年风雨剥泐,已是面目漫漶,以致这凶神恶煞的同州力士,却有了些无奈的楚楚可怜。

  除此之外



  最后的藏室里,工人正在辛苦拓印满清碑刻,或是几株病怏怏的梅竹,或者鞑虏帝后墨猪一般的榜书,宁静致远,福禄寿禧之流。
  拓印的辛苦,说明售卖的良好。国宝级的碑刻必然是不能再做捶拓的了,不过即便可以,又有几人会奉为至宝呢?总不如那些浅俗易懂的,好坏不知道无所谓,关键是图个吉利,讨个口彩。
  其中可以看到的,有关文化层面的内容,便是鬼鬼祟祟的说:不能说买,要说请。

  除此之外,还有些什么?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II
无觅
  • 2.06K
  • quote 2.爱屋及乌
  • 不发梆梆肉的照片啊?

    看那个肉,体会你吃肉的精神,流着口水,后面的碑林的字完全没有心情看啦,这篇博文偷懒了吧。应该写两篇啊!!!哼!!
    胡成 于 2008-7-24 13:11:04 回复
    只顾埋头苦吃梆梆肉,根本没有闲暇掏出相机来拍照片,所以不是我不贴,而是根本没有。遗憾,下次再去西安补上。
    这篇不但没有偷懒,反而是我写的最辛苦的一篇,前后耗时八个多小时,仅是校对颜氏家庙碑文就从上午到下午,累个半死呀。
  • 2008/7/24 10:00: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