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辟邪友悌辟邪第一 »

失面辟邪

  萧梁鄱阳忠烈王萧恢墓前辟邪西侧六十米处,另有一尊面部残损的辟邪,此辟邪便是萧恢十一弟始兴忠武王萧憺墓神道所有。

  太祖十男。张皇后生长沙宣武王懿、永阳昭王敷、高祖、衡阳宣王畅。李太妃生桂阳简王融。懿及融,齐永元中为东昏所害;敷、畅,建武中卒,高祖践阼,并追封郡王。陈太妃生临川靖惠王宏,南平元襄王伟。吴太妃生安成康王秀,始兴忠武王憺。费太妃生鄱阳忠烈王恢。
  《梁书》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六 太祖五王

  始兴忠武王憺字僧达,文帝第十一子也。仕齐为西中郎外兵参军。武帝起兵,憺为相国从事中郎,与南平王伟留守。齐和帝即位,以憺为给事黄门侍郎。时巴东太守萧惠训子璝等兵逼荆州,萧颖胄暴卒,尚书仆射夏侯详议迎憺行荆州事。憺率雍州将吏赴之,以书喻璝等皆降。是冬,武帝平建邺。明年,和帝诏以憺为都督、荆州刺史。
  天监元年,加安西将军,封始兴郡王。时军旅之后,公私匮乏,憺厉精为政,广辟屯田,减省力役,存问兵死之家,供其穷困,人甚安之。是岁嘉禾生,一茎六穗,甘露降于黄閤。四年,荆州大旱,憺使祠于天井,有巨蛇长绕丈出绕祠坛,俄而注雨,岁大丰。憺自以少年始居重任,开导物情,辞讼者皆立待符教,决于俄顷,曹无留事,下无滞狱。
  六年,州大水,江溢堤坏,憺亲率将吏,冒雨赋丈尺筑之,而雨甚水壮,从皆恐,或请避焉。憺曰:“王尊尚欲身塞河堤,我独何心以免。”乃登堤叹息,终日辍膳,刑白马祭江神。酹酒于流,以身为百姓请命,言终而水退堤立。邴洲在南岸,数百家见水长惊走,登屋缘树。憺募人救之,一口赏一万。估客数十人应募,洲人皆以免,吏人叹服,咸称神勇。又分遣诸郡遭水死者给棺槥,失田者与粮种。是岁嘉禾生于州界,吏人归美焉。
  七年,慈母陈太妃薨,水浆不入口六日,居丧过礼,武帝优诏勉之,使摄州任。是冬,诏征以本号还朝。人歌曰:“始兴王,人之爹(徒我反),赴人急,如水火,何时复来哺乳我。”荆土方言谓父为爹,故云。后为中卫将军,中书令,领卫尉卿。憺性好谦,降意接士,常与宾客连榻坐,时论称之。
  九年,拜都督、益州刺史。旧守宰丞尉岁时乞丐,躬历村里,百姓苦之,习以为常。憺至州,停断严切,百姓以苏。又兴学校,祭汉蜀郡太守文翁,由是人多向方者。
  十四年,迁都督、荆州刺史。同母兄安成王秀将之雍州,薨于道。憺闻丧自投于地,席稾哭泣,不饮不食者数日,倾财产赙送,部伍大小皆取足焉,天下称其悌。
  十八年,征为侍中、中抚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军,即开府黄閤。薨,二宫悲惜,舆驾临幸者七焉。赠司徒,谥曰忠武。憺未薨前,梦改封中山王,策授如他日,意颇恶之,数旬而卒。憺有惠西土,荆州人闻薨,皆哭于巷,嫁娶有吉日,移以避哀。子亮嗣。
  《南史》卷五十二 列传第四十二 梁宗室下

  十八年,征为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领军将军。普通三年十一月,薨,时年四十五。追赠侍中、司徒、骠骑将军。给班剑三十人,羽葆鼓吹一部。册曰:“咨故侍中、司徒、骠骑将军始兴王:夫忠为令德,武谓止戈,于以用之,载在前志。王有佐命之元勋,利民之厚德,契阔二纪,始终不渝,是用方轨往贤,稽择故训,鸿名美义,允臻其极。今遣兼大鸿胪程爽,谥曰忠武。魂而有灵,歆兹显号。呜呼哀哉!”
  《梁书》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六 太祖五王

  萧梁始兴忠武王萧憺,萧梁文帝顺之第十一子,萧梁开国之君武帝衍异母弟。生于刘宋升明二年(478年),小武帝十四岁,小其十兄萧恢两岁。
  萧梁天监元年(502年),加封萧憺为安西将军、始兴郡王。在其荆州任所,省力役,辟屯田,劝农桑,修水利,决冤狱,兴学校,一时政绩斐然,百姓称颂。天监七年(508年)冬,当朝廷召其回朝之时,荆州黎民不舍,作歌唱曰:“始兴王,人之爹,赴人急,如水火,何时复来哺乳我?”荆州土语称父亲为爹,歌赞其如百姓父母,急人所难,盼其早归。
  萧憺一生,极为孝悌。“安成康王秀,字彦达,太祖第七子也。年十二,所生母吴太妃亡,秀母弟始兴王憺时年九岁,并以孝闻,居丧,累日不进浆饮,太祖亲取粥授之。哀其早孤,命侧室陈氏并母二子。陈亦无子,有母德,视二子如亲生焉。”(《梁书》卷二十二 列传第十六 太祖五王)天监七年(508年),视秀憺兄弟如亲生的养母陈太妃薨,憺六日水米未进,居丧过礼;天监十四年(515年),其母兄安成康王萧秀病逝于至雍州路上,憺仆倒于地,以禾杆为席,悲哀哭泣,亦是数日水米不进,并倾其家财助办丧礼,天下皆称其悌。
  普通三年(522年)十一月,萧憺薨,卒年四十五岁。二宫悲惜,皇帝临吊七次,追赠侍中、司徒、骠骑将军,谥曰忠武。并给班剑三十人,羽葆鼓吹一部,极备哀荣。

  始兴忠武王孝悌,身后与两位兄长茔冢相邻,东距其同母兄安成康王萧秀墓前石仪亦不过一里而已。
  萧谵墓前神道石仪现存两种五件,其中石辟邪两尊,东西相对,间距二十米。



  东侧辟邪为雄兽,面部残缺。身长近四米,身高三米,体围四米有余。



  胁生双翼,翼根部雕饰卷云纹,尖部雕翼翎五枝。髯分六缕,垂于胸前。



  辟邪腹下,右侧前侧置小辟邪两尊,长高各一米余。小辟邪面部眼耳口鼻俱全,张口垂舌,胁生有翼,双足前踞,昂首挺胸。腹下双腿之间未楼空,与方形基座连为一体。小辟邪背部被人工凿平,置于东辟邪的腹下以起石墩支撑作用。



  如朱偰先生称南朝陵墓神道石兽传自小亚细亚美索不达米亚,“亚述之石兽”,小辟邪造形颇能印证此说。小辟邪雕饰不如神道辟邪精致,仅具大略形状,粗看极似埃及金字塔前狮身人面石像。
  此对小辟邪与桂阳简王萧融墓前辟邪前小辟邪不同,无论从造形或是其基座是方非圆皆可判别其非为神道柱柱首辟邪。1955年四、五月间,江苏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曾在武进县奔牛地区被毁的六朝古墓中,发现两尊石辟邪镇墓兽,昂首张口,作蹲伏状,与此对小辟邪造型相近,故而此对小辟邪应是铺墓兽无疑。萧憺墓葬所在,如今不详,想来亦未能逃脱曾遭盗掘的厄运,古时盗墓贼以石质镇墓兽无价值且为不祥之物,必然是散落泥土间,不知何时被何人移至神道辟邪腹下以作支撑之用。



  与神道辟邪面部残损命运相似,两尊小辟邪面部亦遭毁损。有资料谈及当地一则传说:“萧憺墓神道右侧大石狮子肚子下面有个小石狮子,以前大狮子经常会叨走当地的小孩子给小狮子作玩具和食物,为免灾祸,后来人们便把他们的头首敲碎了。”辟邪失面其为人为毁损无疑,且从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中可见早在民国时期即已如此,或许传言为真。



  西侧辟邪如今却仅存后胯部残石一块,残长一米七,残高一米,雕纹隐约,着实可惜可叹。

  辟邪北侧不远,存有石碑一尊。石碑立于萧梁普通三年(522年)十一月八日(《江苏金石记》),为神道东侧石碑,是现存南朝陵墓石碑中保存文字最多之碑。本世纪二十年代,南京古物保存所主任杨鹿鸣鉴于石碑前倾,曾亲自督率石工修复。1955年,江苏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和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将这块石碑从水田中提升,并从青龙山购来石块四方以作基础,对石碑再次维修加固。 从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中可见石碑在初次修复后建碑亭一座予以保护,日本侵华占领南京时将此碑亭拆毁,1957年重建如今碑亭。
  石碑高4.45米,宽1.60米,厚0.33米。龟趺座长1.46米,宽l.60米,高1.15米。碑首圆形,碑首中部有直径十厘米圆形穿孔,碑脊浮雕蟠螭。碑额“梁故侍中司徒骠骑将军始兴忠武王之碑”十七字,共五行,行四宇,末行一字。碑阴列记人名。



  碑文楷书,共三十六行,行八十六字,共三千零九十六字。碑文虽有风化剥落,但尚可辨认两千八百余字。东海徐勉(466年-535年)撰文,吴兴贝义渊书丹,都元上石,丹阳房贤明刻字(《石刻考工录》)。该碑碑文书法,梁启超称其为“南派代表,当推此碑”。
  在该碑之西十米外,有相对毁损龟趺座,为原神道西侧石碑所有。但在该碑以北约二十米处,亦有残缺龟趺座一,或许如其兄安成康王萧秀墓神道石仪般有石碑四尊,亦未可知。
  亭内北侧墙上靠着竹梯一副,碑面墨痕新近,令人生疑难道现在还有不断捶拓,如若果然,那简直是对这尊年愈一千五百年,已然风蚀漫漶的名碑赤裸裸的摧残了。
  幸好,碑亭铁栅落锁,闲散人等不得入内,我也只能站在亭外,望梅止渴。

南朝王侯墓辟邪

萧梁桂阳简王墓: 千五百岁辟邪

萧梁临川靖惠王墓:涉水辟邪

萧梁鄱阳忠烈王墓:辟邪友悌

萧梁始兴忠武王墓:失面辟邪

萧梁吴平忠侯墓: 辟邪第一

萧梁南康简王墓: 辟邪不朽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