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失面辟邪随拍 卷二 无题 »

辟邪第一

  八月初六。
  清晨醒来,窗帘上没有阳光,继续昨日阴沉天气。
  果然浓云密布,严丝合缝,不见一线蓝天。没有阳光,凉爽宜人,应当是适合户外奔波寻访南朝帝王墓的日子,但我实在无法忍受照片背景一片死白,宁肯蓝天白天下被晒伤晒伤再晒伤,也不会选择毫无层次感的浓云天气出门。
  之前在北京已经买了两本中华书局初版的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本打算一本收藏一本随身携带,但出发时为行李轻便将此书精简在外。到了南京便有悔意,手边没有合适的资料,探访陵墓时只知今世不知前生,颇为茫然。那就趁着这样一个不宜远足的日子,再买此书以纸上谈兵。
  打听到南京最大的书店所在,坐上公交车直奔新街口。新街口繁华之地,堵车时候看见窗外天空浓厚云层似乎羼进了水,在渐渐化开,似乎渐在转晴,“心里又生希望,像湿柴虽点不着火,而开始冒烟”。
  南京新街口新华书店没有我想象的大,但书种似乎齐全,历史考古书架前踱步良久也未找到此书,总服务台请代为电脑查询,答曰售罄,心中懊恼,不知是库存数量过小还是南京人民对本埠古迹名胜兴致浓厚,不比北京书店之中厚厚一撂无人问津。出门左转,还有一家大众书局,楼上楼下,书山书海,目录分类比较后现代,不知从何下手,直接询问总服务台,查询后茫然告诉我从无此书。
  心中暗骂,喋喋不休,想来购书无望,而浓云仿佛远远看见了灾星,狼奔豕突,不多时浓云渐次淡云。该出发了,去十月村,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神道,那儿有神乎其技。
  最后一线希望,回转车站再次路过新华书店时,请总服务台看是否可以查询整个新华书店系统内是否还有此书。服务周到热情,令顾客颇为满意,查到杨公井古籍书店还有三本,并且告诉我详细行车路线与电话号码。
  时不我待,直奔杨公井,寂寥冷清的古籍书店里,略问之下,彼书即赫然摆在进门第一排书案之上,三本之中,两本残破不堪,一本完好如新。
  他在等着我。

  天空已经完全放晴,最后一缕云彩也已奔逃。买了瓶防晒霜,匆忙填饱,坐公交车赶奔火车站,跳上即将发车的南栖线。车行不久,转入正在施工的玄武大道,便在窗外看见一道美丽的粼粼波纹似的云彩,由南向北直贯蓝天。这是神赐的点缀,点缀在空中以免单调乏味。
  庆幸的是,平时拥堵的玄武大道这天倒是顺畅,终于赶在云散之前在十月村下车。万幸的是,我早到片刻。
  片刻之后,一位中年妇女骑车前后脚停在我身边,随后另有中老年男人各一位赶到,从他们艰涩难懂的普通话中获知,原来今天村子里让他们过来为这位萧梁吴平忠侯墓神道石仪锄去基座上荒草。他们蹲坐路中,看着我在烈日下手忙脚乱的掏相机装镜头上滤镜,默默无语。直到后来他们询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结束,我才知道他们在没有我的要求之下,静静等待着我的拍摄完成,以免他们的锄草工作打扰到我。



  谢谢他们,谢谢老夏,谢谢另两位。



  深蓝的天空,絮白的云彩,明丽的光线,玉白的辟邪,以及幸未被锄去的繁茂油绿遮蔽住现代痕迹浓重基座的荒草,一切准备完毕。
  他们在等着我。



  此尊萧梁吴平忠侯萧景墓神道东侧辟邪,无论造型装饰,雕刻工艺,保存状况,均堪称南朝辟邪第一!
  如今南京市市徽所用辟邪形象,即以此尊辟邪为蓝本,亦可见其为世所共赏。颇有意味的是,最负盛名之南朝辟邪,并非出自赫赫郡王之墓,而却是位县侯之墓,吴平忠侯萧景。

  萧景,字子昭,高祖从父弟也。父崇之,字茂敬,即左光禄大夫道赐之子。道赐三子:长子尚之,字茂先;次太祖文皇帝;次崇之。初,左光禄居于乡里,专行礼让,为众所推。仕历宋太尉江夏王参军,终于治书侍御史。齐末,追赠散骑常侍、左光禄大夫。尚之敦厚有德器,为司徒建安王中兵参军,一府称为长者;琅邪王僧虔尤善之,每事多与议决。迁步兵校尉,卒官。天监初,追谥文宣侯。
  景八岁随父在郡,居丧以毁闻。既长好学,才辩能断。齐建武中,除晋安王国左常侍,迁永宁令,政为百城最。永嘉太守范述曾居郡,号称廉平,雅服景为政,乃榜郡门曰:“诸县有疑滞者,可就永宁令决。”顷之,以疾去官。永嘉人胡仲宣等千人诣阙,表请景为郡,不许。还为骠骑行参军。永元二年,以长沙宣武王懿勋,除步兵校尉。是冬,宣武王遇害,景亦逃难。高祖义师至,以景为宁朔将军、行南兖州军事。时天下未定,江北伧楚各据坞壁。景示以威信,渠帅相率面缚请罪,旬日境内皆平。中兴二年,迁督南兖州诸军事、辅国将军、监南兖州。高祖践阼,封吴平县侯,食邑一千户,仍为使持节、都督南、北兖、青、冀四州诸军事、冠军将军、南兖州刺史。诏景母毛氏为国太夫人,礼如王国太妃,假金章紫绶。景居州,清恪有威裁,明解吏职,文案无壅,下不敢欺,吏人畏敬如神。会年荒,计口赈恤,为饘粥于路以赋之,死者给棺具,人甚赖焉。
  天监四年,王师北伐,景帅众出淮阳,进屠宿预。丁母忧,诏起摄职。五年,班师,除太子右卫率,迁辅国将军、卫尉卿。七年,迁左骁骑将军,兼领军将军。领军管天下兵要,监局官僚,旧多骄侈,景在职峻切,官曹肃然。制局监皆近幸,颇不堪命,以是不得久留中。寻出为使持节、督雍、梁、南、北秦、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信武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八年三月,魏荆州刺史元志率众七万寇潺沟,驱迫群蛮,群蛮悉渡汉水来降。议者以蛮累为边患,可因此除之。景曰:“穷来归我,诛之不祥。且魏人来侵,每为矛盾,若悉诛蛮,则魏军无碍,非长策也。”乃开樊城受降。因命司马朱思远、宁蛮长史曹义宗、中兵参军孟惠儁击志于潺沟,大破之,生擒志长史杜景。斩首万余级,流尸盖汉水,景遣中兵参军崔缋率军士收而瘗焉。
  景初到州,省除参迎羽仪器服,不得烦扰吏人。修营城垒,申警边备,理辞讼,劝农桑。郡县皆改节自励,州内清肃,缘汉水陆千余里,抄盗绝迹。十一年,征右卫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十二年,复为使持节、督南、北兖、北徐、青、冀五州诸军事、信威将军、南兖州刺史。十三年,征为领军将军,直殿省,知十州损益事,月加禄五万。
  景为人雅有风力,长于辞令。其在朝廷,为众所瞻仰。于高祖属虽为从弟,而礼寄甚隆,军国大事,皆与议决。十五年,加侍中。十七年,太尉、扬州刺史临川王宏坐法免。诏曰:“扬州应须缉理,宜得其人。侍中、领军将军吴平侯景才任此举,可以安右将军监扬州,并置佐史,侍中如故,即宅为府。”景越亲居扬州,辞让甚恳恻,至于涕泣,高祖不许。在州尤称明断,符教严整。有田舍老姥尝诉得符,还至县,县吏未即发,姥语曰:“萧监州符,火爄汝手,何敢留之!”其为人所畏敬如此。
  十八年,累表陈解,高祖未之许。明年,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司、霍三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将发,高祖幸建兴苑饯别,为之流涕。既还宫,诏给鼓吹一部。在州复有能名。齐安、竟陵郡接魏界,多盗贼,景移书告示,魏即焚坞戍保境,不复侵略。普通四年,卒于州,时年四十七。诏赠侍中、中抚军、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子劢嗣。
  《梁书》卷二十四 列传第十八 萧景弟昌 昂 昱

  景,崇之子也。八岁,随父在郡,居丧以毁闻。及长好学,才辩有识断。仕齐为永宁令,政为百城最。永嘉太守范述曾居郡,号称廉平,雅服景为政,乃榜郡门曰:“诸县有疑滞者,可就永宁令决。”以疾去官。永嘉人胡仲宣等千人诣阙表请景为郡,不许。永元二年,以长沙宣武王懿勋,除步兵校尉。是冬懿遇害,景亦逃难。
  武帝起兵,以景行南兖州事。时天下未定,沔北伧楚,各据坞壁。景示以威信,渠帅相率面缚请罪,旬日境内皆平。武帝践阼,封吴平县侯,南兖州刺史,加都督。诏景母毛氏为国太夫人,礼如王国太妃,假金章紫绶。景居州清恪,有威裁,明解吏职,文案无壅,下不敢欺,吏人畏敬如神。会年荒,计口振恤,又为饘粥于路以赋之,死者给棺具,人甚赖焉。
  天监七年,为左骁骑将军,兼领军将军。领军管天下兵要,宋孝建以来,制局用事,与领军分权,典事以上皆得呈奏,领军垂拱而已。及景在职峻切,官曹肃然,制局监皆近幸,颇不堪命,以是不得久留中。
  寻出为甯蛮校尉、雍州刺史,加都督。八年,魏荆州刺史元志攻潺沟,驱迫群蛮,群蛮悉度汉水来降。议者以为蛮累为边患,可因此除之。景曰:“穷来归我,诛之不祥;且魏人来侵,每为矛楯,若悉诛蛮,则魏军无碍,非长策也。”乃开樊城受降,因命司马朱思远、甯蛮长史曹义宗、中兵参军孟惠隽击志于潺沟,大破之。景初到州,省除参迎羽仪器服,不得烦扰吏人。修葺城垒,申警边备,理辞讼,劝农桑。郡县皆改节自励,州内清静,抄盗绝迹。
  十三年,复为领军将军,直殿省,知十州损益事,月加禄五万。景为人雅有风力,长于辞令。其在朝廷,为众所瞻仰。于武帝虽属为从弟,而礼寄甚隆,军国大事皆与议决。
  十五年,加侍中。及太尉、扬州刺史临川王宏坐法免,诏景以安右将军监扬州,置佐史,即宅为府。景越亲居扬州,固让至于涕泣,帝弗许。在州尤称明断,符教严整。有田舍老姥诉得符,还至县,县吏未即发,姥语曰:“萧监州符如火,汝手何敢留之!”其为人所畏敬如此。
  迁都督、郢州刺史。将发,帝幸建兴苑饯别,为之流涕。在州复有能名。齐安、竟陵郡接魏界,多盗贼,景移书告示,魏即焚坞戍保境,不复侵略。卒于州,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子劢嗣。
  《南史》卷五十一 列传第四十一 梁宗室上

  萧梁吴平忠侯萧景,萧梁文帝顺之弟崇之之子,萧梁开国之君武帝衍堂弟。生于刘宋升明元年(477年),小武帝十三岁。
  景幼年敏而好学,才辩有识断。仕萧齐任永宁县令之时,“政为百城最”,以疾去职之时,永宁百姓千人上表请其任本郡太守,可见其为政颇得民心。
  “武帝践阼,封吴平县侯,南兖州刺史,加都督。”
  “景为人雅有风力,长于辞令。其在朝廷,为众所瞻仰。于武帝虽属为从弟,而礼寄甚隆,军国大事皆与议决。”景随武帝起兵,定鼎天下之后,击魏降蛮,战功卓著。雍州刺史任上,“修葺城垒,申警边备,理辞讼,劝农桑。郡县皆改节自励,州内清静,抄盗绝迹。”
  天监十五年(516年),扬州刺史临川王萧宏坐法免职,诏景监扬州。“在州尤称明断,符教严整。”有田舍老姥诉后得景批示,返至县中然县吏未即发出,姥语曰:‘萧监州符,如火炙汝手,汝何敢留之’?!“其为人所畏敬如此”,田舍老姥亦敢因之直斥县吏。
  然天不假年,普通四年(523年),景卒于郢州治所江夏郡城(今武昌),寿仅四十七岁。诏赠侍中、中抚军、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景初葬于江夏,后迁葬建康。

  吴平忠侯萧景墓神道石仪现存两种三件,其中石辟邪两尊,东西相对,间距约二十一米。西侧辟邪曾于1956年掘出地面,但因破碎过度无法修复,复又埋入原地下。



  东侧辟邪为雄兽,从《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中可见,民国期间即已半掩土中,一道裂缝自鼻眼之间纵贯腰身。1957年5月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将其提升地表,并将左前腿、底座断裂修复,但臀部仍残损。辟邪身长三米八,身高三米五,体围近四米,造型壮美,比例匀称。







  昂首张口,长舌垂胸。





  髯分六缕,垂于胸前。









  胁生双翼,翼根部雕饰卷云纹,中饰鱼鳞纹,尖部雕翼翎六枝。纵观南朝辟邪,此对羽翼雕饰之精致,保存之完美,令人叹为观止,神乎其技,神乎其技!







  辟邪右腿前迈,面朝左前,昂仰咆哮,气势磅礴,声威之下,百兽慑服。



  吴平忠侯萧景墓西侧神道柱亦是南朝陵墓神道柱中保存最为完好一件。
  从《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中可见,神道柱在民国时期已掩埋近三分之一,1957年由南京市文保会进行提升修复,并在东侧加建避雷针一根,颇为用心。神道柱通高六米五,柱围两米五。柱身高四米二,雕饰隐陷直刳棱纹二十四道,寓意一年之节气。



  神道柱柱首为一饰以覆莲纹圆盖,盖上站立仰天长啸小辟邪一只。



  小辟邪身长八十四厘米,身高五十一厘米,精致可人,惟其面部崩毁,颇为惋惜。



  神道柱圆盖之下,有长方形柱额,其上正书反刻“梁故侍中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吴平忠侯萧公之神道”二十三字,书法精美,刻画清晰,幸得圆盖遮蔽雨雪,字迹绝无漫漶,全不见一千五百年岁月痕迹。
  以反书上石,在南朝陵墓神道柱柱额之上仅存两例,除此之外另一例是丹阳萧梁文帝顺之建陵东侧神道柱。南朝陵墓神道石仪,左右设置及造型上追求绝对对称,柱额文字大多左侧正读,即文字从右向左排列,而右侧反读,即文字从左向右排列。而反书上石,右侧为左侧镜像,则是对对称的极致追求了。







  柱额四周线刻蔓草盘花纹。侧面线刻披衣担肩、赤脚持莲之“礼佛童子”图案。柱额之下浮雕三位怒发冲冠、袒胸露腹之负重力士像。再下则依次饰有绳辫纹与交龙纹。雕饰繁复华丽,美轮美奂,可见南朝匠人工作水准之高超,技艺之精湛。
  神道柱础座高约一米,上圆下方,上为双螭衔珠,下为方形基座,基座四周雕饰张口吐舌神怪纹案。可惜长期掩埋土中,泥水侵浸,剥蚀漫漶远较柱身为重。

  神道柱前十步之外,一处荒田,田里积水泥泞,无处落脚。没有合适的距离,没有合适焦距的镜头,正在犹豫没有办法得到背景漂亮的神道柱细节,过来一位骑着电瓶车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停在树荫下与歇息纳凉的三位锄草村民说话。
  过去寒暄几句,聊聊吴平忠侯墓的前世今生。侯墓所在本称作十月村,从几年前的图片上可以看到石仪之前遍布民房,如今荒地亦是庄稼稻田。如今因为城市发展,本地十月村已经拆迁,转辖入栖霞镇新合村,他正是本村干部,姓刘。
  老刘误会我或许是记者之类,不断提起村镇领导对此处石仪的保护措施,并称前几天为此刚下有一文,又特意让他组织几位村民为之锄草。这的确是实话,西侧神道柱下荒草上午便已刈除干净,而且相较其他地区的野外文物,南京栖霞镇地区的南朝陵墓石仪保护可称是优秀。萧梁桂阳简王萧融墓石仪辟出单独操场,临川靖惠王萧宏墓石仪虽然已遭水浸但也已圈起并似乎有意整复,甘家巷小学安成康王萧秀墓搭建雨棚,鄱阳忠烈王萧恢墓与始兴忠武王萧憺墓石仪建成公园,处处可见其被不同程度的关注。老刘谈起当地的发展,指与我看西边的工地。工地正在施工,开发区模样的大型厂房建设如火如荼。问起吴平忠侯墓这两尊神道石仪的命运,老刘坚决说起绝不敢有任何毁损。只不过,如果有一天,当这野性张扬的辟邪,掩身于湫隘逼仄的厂房缝隙之间时,不知是何心情,不知是否愁容满面。
  在中国,发展与文物保护几乎是个不可调和的矛盾。



  锄草完毕,辟邪仿佛焕然一新,没有了脚下的羁绊,却少了一些雄浑苍茫。





  晴空之中,粼粼波纹般的云彩已然散尽,继以一缕极光般的神异云彩,飘渺天际。



  辟邪胸下仰望辟邪,那一缕云彩仿佛是自辟邪口中澎渤而出,果然祥瑞之兽。



  神异祥瑞,此南朝辟邪第一!

南朝王侯墓辟邪

萧梁桂阳简王墓: 千五百岁辟邪

萧梁临川靖惠王墓:涉水辟邪

萧梁鄱阳忠烈王墓:辟邪友悌

萧梁始兴忠武王墓:失面辟邪

萧梁吴平忠侯墓: 辟邪第一

萧梁南康简王墓: 辟邪不朽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AF Nikkor 180mm f/2.8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7.路过
  • 其实南京最好的书店是先锋书店……

    博主的照片好有气势
    喜欢这种远离现代气息的古物
  • 2009/2/22 13:00: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小沙子
  • 1.“时不我待,直奔杨公井,寂寥冷清的古籍书店里,略问之下,彼书即赫然摆在进门第一排书案之上,三本之中,两本残破不堪,一本完好如新。他在等着我。”
      我觉得换成“她在等着我”更有意思

    2.真的很想一睹西辟邪雌兽的风姿



  • 2008/10/6 21:46:3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