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拍 卷二 无题Rollei 35 SE 大吉片 九月初八 »

辟邪不朽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等车继以堵车,清晨出发却直到晌午才到马群汽车站。天也阴了。
  忧郁许久,最终决定还是去一趟句容,权当探路,等着晴好日子再去萧梁南康简王萧绩墓,不至耽误时间。一路阴沉。
  车近句容西郊,此行一直良好的方向感忽然迷失,东西与南北颠倒,这是在野外徒步时极为别扭的事情。虽然有指北针与GPS可以知晓正确方向不至迷路,但与客观空间相左的方向感会令当时与之后的记忆凌乱不堪。而在陌生环境下,一但发生这种方向错位感,便再无纠正的可能,因为全无熟悉的参照物。更为诡异的事情是,就是方向感迷失之时,车窗外公路上有无数蜜蜂仿佛与我同时遭遇混乱,狂舞翻飞,许多撞死在来往车辆上,前赴后继。上车时我还困惑为何车厢边角旮旯处为何那么多蜜蜂死尸,司机与其他乘客见此情景依然缄默不语,想来是见怪不怪了。

  长途客车沿途无站,直接开进句容县城里的客运总站。只好再坐公交车返回西郊的石狮,来回有二十四里多的冤枉路。
  本来有公交客运车可以直接停在距南康简王墓仅四里之遥的石狮沟村路口,但非常不走运,由公路通往南康简王墓所在石狮沟村的乡村公路中有一座石桥,数日前不知何故坍塌,如今正在修复,汽车无法通过。坦坦平原之中,潺潺小河之上,若如当地人所言此桥是遭洪水冲垮,我实在有些说不出口,这未免即侮辱了石桥又侮辱了河水。改乘其他线路公交在公路边上下车,于是距南康简王墓的路程由四里变作了十四里。
  农用三轮车改装的载客三轮,当地人称作马自达,车主名片上也是赫然印着马自达字样,俨然富贵私车。单程车资索要三十,言之凿凿称距石狮有二十里之遥,绝不还价。直到我用GPS拉出一条只存在理论上的两点最近直线,告诉车主不过四公里而已,并转身作概然赴死装称要自己蹓跶着去。几步之后,车主妥协,二十块成交。
  自我暗示久了,便弄假成真,车主俨然真把自己的农用三轮当成了马自达,当我在后车斗里如色盅中色子一般,哆嗦着看见GPS上的速度计标示每小时60公里时,欲哭无泪。抓着车斗把自己绷紧,生怕被颠出车外做了异乡野鬼。身上的每一块赘肉皆生异心,疯狂而无耻的做着离心运动,上下疯狂跳跃以期甩脱身体的羁绊,直扯到肉疼。车主忙里偷闲停车另载了三位村民,瞬间加速至第一宇宙速度时,我是哭笑不得了。幸好我不是女人,否则A罩杯也会胸下垂,B罩杯就会抽在脸上了。



  南康简王墓东南向,正对赤山。从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中所见,其方圆数里自民国之时便是农田,仅西北处有茅舍数间。如今农田依旧,彼时水稻正在抽穗灌浆,郁郁葱葱,一片生机蓬勃。

  武帝八男。丁贵嫔生昭明太子统、简文皇帝、庐陵威王续。阮修容生孝元皇帝。吴淑媛生豫章王综。董昭仪生南康简王绩。丁充华生邵陵携王纶。葛修容生武陵王纪。

  南康简王绩字世谨,小字四果,武帝第四子也。天监七年,封南康郡王。十年,为南徐州刺史。时年七岁,主者有受货洗改解书,长史王僧孺弗之觉,绩见而诘之,便即首服,众咸叹其聪警。
  十七年,为都督、南兖州刺史,在州以善政称。寻有诏征还,百姓曹乐等三百七十人诣阙上表,称绩尤异一十五条,乞留为州任。优诏许之。普通四年,征为侍中、云麾将军,领石头戍军事。五年,出为江州刺史。丁董淑媛忧,居丧过礼,固求解职。乃征授安右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寻加护军。羸瘠,不亲视事。大通三年,因感疾薨于任。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简。
  绩寡玩好,少嗜欲,居无仆妾,躬事俭约。所有租秩,悉寄天府。及薨后,少府有南康国无名钱数千万。子会理嗣。
  《南史》卷五十三 列传第四十三 梁武帝诸子

  高祖八男:丁贵嫔生昭明太子统,太宗简文皇帝,庐陵威王续;阮修容生世祖孝元皇帝;吴淑媛生豫章王综;董淑仪生南康简王绩;丁充华生邵陵携王纶;葛修容生武陵王纪。综及纪别有传。
  南康简王绩,字世谨,高祖第四子。天监八年,封南康郡王,邑二千户。出为轻车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十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徐州诸军事、南徐州刺史,进号仁威将军。绩时年七岁,主者有受货,洗改解书,长史王僧孺弗之觉,绩见而辄诘之,便即时首服,众咸叹其聪警。十六年,征为宣毅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十七年,出为使持节、都督南、北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南兖州刺史,在州著称。寻有诏征还,民曹嘉乐等三百七十人诣阙上表,称绩尤异一十五条,乞留州任,优诏许之,进号北中郎将。普通四年,征为侍中、云麾将军,领石头戍军事。五年,出为使持节、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丁董淑仪忧,居丧过礼,高祖手诏勉之,使摄州任,固求解职,乃征授安右将军、领石头戍军事,寻加护军。羸瘠弗堪视事。大通三年,因感病薨于任,时年二十五。赠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给鼓吹一部。谥曰简。
  绩寡玩好,少嗜欲,居无仆妾,躬事约俭,所有租秩,悉寄天府。及薨后,府有南康国无名钱数千万。
  《梁书》卷二十九 列传第二十三 高祖三王

  萧梁南康简王萧绩,萧梁武帝衍第四子,萧梁简文帝纲异母弟。生于萧梁天监二年(503年),与简文帝同岁。天监十年(511年),绩七岁便任南徐州刺史,少不更事,戳穿官员聚敛贪脏行径,众人奉承其聪警。其后事迹了了,本传无载。绩清心寡欲,居无仆妾,但身体羸弱,以致大通三年(527年),年仅二十五岁便因病薨于任上。身后,皇宫府库存有南康国钱财钜万,或可见其勤俭?或可见其聚敛?
  南康简王一生逝若流星,政治毫无建树,武帝诸子之中最为寂寞,史书本传寥寥数行,其本应湮没于历史之中,却幸得有墓前辟邪,风霜雨雪傲然挺立千五百年不朽。辟邪不朽,南康简王亦不朽。



  天不负我路途迢迢,甫至辟邪身下,严丝合缝的浓云之间,忽而撕裂出一处蓝天,仿佛石子投入死水之中,水生涟漪,心生喜悦。





  南唐简王墓神道辟邪东北偏北与西南偏南对列,相距十七米。两辟邪西北方向有神道柱一尊。



  东北侧神道柱保存相对完好。



  神道柱首置仰复莲花座,莲花座上踞坐小辟邪一只,漫漶仅存大略形状。



  莲花座下有柱额一方,从右向左阴刻三行行七字共二十一字“梁故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康简王之神道”,稚拙古朴,刻画清晰。



  柱础环刻螭龙两条,聚首于柱前。《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中可见南康王墓神道辟邪与神道柱在民国时期便完全裸露于地表,全不似其他辟邪自腹下均掩埋于土中,故而南康王墓神道柱柱础保存较为完好,水土侵蚀毁损程度远较风化为重。



  西南侧神道柱莲花座上小辟邪已毁损。



  柱额“梁故侍中中军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康简王之神道”,二十一字由左向右阴刻,以求与对侧柱额完全对称。



  裂开的晴空,扩展开来,渐而由北向南直贯天穹。





  辟邪翘首昂视,开口咆哮,长舌垂胸,双眼环瞪。颈鬣张扬,胸肌雄强。



  四肢刚健,东北侧辟邪右足向前,对侧左足向前,取其对称。足分五爪,骨节分明,长尾垂抵基座。



  胁生双翼,翼根刻划鱼鳞纹,鳞片朗朗,尖部雕翼翎四枝,伸展流畅。



  南康简王神道辟邪高宽四米有余,重约六万余斤,磅礴巨兽,千五百年前如何行至此处?按如今行政规划,句容一地,仅此一处南朝陵墓。南康简王之墓,左距其叔伯五十余里,右距其父武帝修陵一百余里,千五百年前如何选至此处?
  昂首啸天天不语。

南朝王侯墓辟邪

萧梁桂阳简王墓: 千五百岁辟邪

萧梁临川靖惠王墓:涉水辟邪

萧梁鄱阳忠烈王墓:辟邪友悌

萧梁始兴忠武王墓:失面辟邪

萧梁吴平忠侯墓: 辟邪第一

萧梁南康简王墓: 辟邪不朽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AF Nikkor 180mm f/2.8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Amethyst
  • “当我在后车斗里如色盅中色子一般,哆嗦着看见GPS上的速度计标示每小时60公里时,欲哭无泪。抓着车斗把自己绷紧,生怕被颠出车外做了异乡野鬼。身上的每一块赘肉皆生异心,疯狂而无耻的做着离心运动,上下疯狂跳跃以期甩脱身体的羁绊,直扯到肉疼。车主忙里偷闲停车另载了三位村民,瞬间加速至第一宇宙速度时,我是哭笑不得了。幸好我不是女人,否则A罩杯也会胸下垂,B罩杯就会抽在脸上了。”
    饱餮一肚子炸酱面,看这段笑得肉疼~~
  • 2009/5/7 23:01: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