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ollei 35 北海二走沙城堡 »

宣化纪行

  K43次从北京到宣化171公里路程嘎悠嘎悠晃荡了三个多小时,我想这趟火车大概是烧劈柴的吧,大家都不容易。京西北张家口直到山西,遍布露天煤山炭厂,加之货车重卡往来,暴土扬尘,除却穹顶一方蓝天,灰黑色垂围四野。出火车站步行至军招住下,没有盥洗间的双人普通房60一晚,床单被褥倒还干净整洁,与记忆中小时候经常待着的旅社仿佛无二。宣化之行为应约,本不在我计划之中,因此行前未做功课,脑中一片茫然,漫无头绪而兴致不高,犹豫再三还是把单反相机放回背囊,只把那台毁容的Rollei 35 SE揣在兜里。



  02. 昌平门     10.12 宣化城南门

  如今宣化城,渊源最深者,大明太祖朝谷王橞。《明史》列传第六诸王三载:“橞,太祖第十九子。洪武二十四年封。二十八年三月就籓宣府。宣府,上谷地,故曰谷王。燕兵起,橞走还京师。及燕师渡江,橞奉命守金川门,登城望见成祖麾盖,开门迎降。成祖德之,即位,赐橞乐七奏,卫士三百,赉予甚厚。改封长沙,增岁禄二千石。”谷王橞,大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十七岁上受封谷王,二十八年(1395年)就籓宣化府。是时,宣化城垣扩建至二十四里有奇,沿城墙设一关七门:一关即南关,关城方圆一里,关内设月城与瓮城;七门即南昌平门,宣德门,承安门;北广灵门,高远门;东定安门;西大新门。靖难之役,谷王应建文帝诏,领兵三千赴京师护卫金川门。谷王远离宣化府为防故城不测,令封堵宣化城宣德、承安、高远三门,仅留四边各一门以图固守(《宣府镇志》卷五) 。建文四年(1413年),燕王统率燕兵渡江攻至金川门外。橞见大势已去,开门纳降。燕王继位,是为成祖皇帝,念橞献城有功,改封长沙。如今宣化四门仅存此南门昌平门,城楼名曰“拱极楼”,重檐两层,宽阔峻朗。

  摄影是一件认真仔细的技术活儿,自动相机弥补了这一切如同铰肉机之于肉泥,虽然不及快刀碎斩出的肉馅味美多汁,但总胜在方便快捷。回归到原始的手工相机,稍有粗疏,便以无可弥补的失败成相予以报复。因为心不在焉,在这卷胶片的开始时,和乎犯了所有可以犯的错误,从遮挡镜头开始。



  03. 南城垣     10.12 宣化城南城墙

  继之以忘记调焦,曝光组合失当,最终在鼓楼前用夸张的忘记取下镜头盖收场,无可救药的失败。



  04. 南城垣     10.12 宣化城南城墙

  昌平门周围新建城市广场,因此两边的城墙首当其冲的消失。西侧远处残存一小段,而东侧远处一段稍长,被借用作城墙外的一处体育场的围墙。年代久远的产物,如同把借用整个老北京城的建筑来充当新政府所用而节约一座新城,目光短浅的小农意识一以贯之,现在看来,多么的愚不可及。



  10. 理发师     10.12 宣化城鼓楼东南人行道上

  宣化城城中鼓楼,楼匾镇朔楼,下有南北券门,面阔五间,重檐两层歇山顶,楼北悬乾隆题匾“神京屏翰”,与楼南镇朔楼匾均重新涂写,榜书大字,描摹较易倒未见走样。鼓楼东南待拆的旧民居还有几间,东倾西欹,残败不堪。核心老建筑边的老房子拆去,改建成仿古一条街即有先例也属必然,如同有美人胚子,就不妨削足适履。领导们总是喜欢总结出规律写成横幅挂在街上的,面对人来人往如同这位面对大街刮脸的老人。这是我在宣化城最喜欢的场景之一,不比在北京城里的总在藏在树后墙内,传统中国习俗一但与现代西方文明相悖,无论好坏,一律是需要出动城管警察强行制止,全然不顾其他。倒是在这样的县城,夕阳旧屋前,一切自然随性,一如小时候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只是手里甩着的破书包换作了旧相机。



  12. 自缚      10.12 宣化城钟楼东南临街店铺房前

  我从来不喝白酒但我看别人喝白酒成瘾,还是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有一爿小店,木柜台上两坛烧酒。酒鬼进去,要一舀子二两,小心翼翼端出来轻轻放在门前石面上,摊开纸包的五香花生米,一口酒后眯眼龇牙吹去手心里花生米的红衣,扔进嘴里嚼着看起来那叫一个有滋有味那叫一个香。我消受不了酒精无法自行享受这个过程,只好望梅止渴,如同大葱,我同样难以下咽但又极喜欢看别人吃大葱蘸酱或者卷在煎饼里嚼得咯吱作响,这是不是一种代偿?后来吃得下葱叶儿,但对葱白仍然敬而不敏,因此很难理解嗜葱者只吃葱白不屑葱叶的行为,更难理解为什么要把大葱如大白菜一般码放整齐晒在门前,还把葱叶如此盘桓打结,的确行为艺术,精彩的SM捆绑。



  16. 小新的哥哥   10.12 宣化城钟楼西侧

  宣化钟楼楼匾清远楼,与鼓楼同样始建于明代,满清乾隆年间重修,加进诸多彼时流行式样,故而不如鼓楼样式纯粹。钟楼面阔五间,南北出抱厦,平面亞字形,重檐三层,绿琉璃瓦剪边,梁枋斗拱精巧。楼下辟十字形券洞,券洞内的石板之上,足迹辙痕历历在目。楼层四面悬挂四匾,南“清远楼”、北“声通天籁”、东“耸峙严疆”、西“镇靖边氛”,其中东侧“耸峙严疆”匾草书写就,想来是难坏了现在描匾的工人,全然不知笔意,描出四个不伦不类难以辨认的墨猪,如此修复,诒笑天下。

  由钟楼再向北,大北街两侧有不少古宅旧居,但彼时天色已晚,只好先作晚饭计。路西一家驴肉铺子,驴肉板实细腻,驴肠纤巧筋到,全然不似北京城里诸多挂驴头卖马肉的驴肉铺子,所谓驴肉粗如柴草,驴肠肥腻不堪。地近保定府,东西果然地道,切了驴肉板肠,夹在新烙得的火烧里,给顿满汉全席不敢说,反正给顿海鲜我是断然不换的。只可惜不长记性,只想着嘱咐驴杂汤里别放香菜,却忘了在张家口吃东西还得多嘱咐一句少搁咸盐。果然杂汤仿佛海水里煮了腊肉,舍不得美味忍着鲎喝完,结果一晚上口渴难耐,三瓶水直撑到恶心反胃仍然叫渴。

  向北摸黑由大北街绕至庙底街,大略探访所在以备明日。
  回军招,服务员倾巢出动把所有家具床铺倒在过道里,不知道在折腾什么,直吵到后半夜。本想等静下来可以入睡,不成想更恐怖的事情是楼道空旷客人野蛮,每一声关门的巨响如同住在鼓里而鼓面上恰巧一夜冰雹。

  一夜冰雹,第二天醒来天气若无其事的晴热。毫无创意的豆浆油条早餐后,打车去庙底街。老宅子多以成大杂院,院内房屋湫隘,院外污水横流,仅一处颇为可观的南清真寺,还是院门紧锁。
  庙底街附近有两处清真寺,分为南北,北清真寺已改作某食品工厂。近清真寺处,居民多为穆斯林。



  17. 袁明      10.13 宣化庙底街35号院内



  19. 袁明      10.13 宣化庙底街35号院内



  20. 袁明      10.13 宣化庙底街35号院内

  比如袁明。刚踅入小院,他从杂落如迷宫的小院北侧深处闪出,主动要求为他拍照。晚上看照片的时候,留意到他夸张古怪的礼拜帽,才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性格张扬。
  他精神矍铄,看不出已经年过花甲。孤身一人独居在院西临街的一间倒座房里,没有结过婚,更没有孩子。房内昏暗逼仄,凌乱肮脏,他指着墙上一张两寸照片说那是他的老姐姐,去年九十一岁上故去,还算是沾她的光住在她的房子里。所知仅如此,虽然想起来有些乱,时间仓促因为另俩人在外面出租车里不断催促我。
  进他的屋子,是因为让他写他的地址给我,我说会把照片寄给他。拿到浏览图时才发现,Rollei 35实在不适合这种人像偏大居于主体的环境人像拍摄,最近合焦距离0.9米使得放大率不足,加之我天才般的想用小光圈虚化他身后垃圾堆般的院子,结果使得焦点偏后而他又在景深之外。没有办法寄给他一张令我满意的照片,实在遗憾。



  22. 衰败      10.13 宣化大北街马宅第四进院门前

  宣化城里最知名的院落,便是大北街33、34、35号的马宅。马宅曾经主人为谁,众所纷纭,在文庙前听热心群众的解说,颇有野史味道且所涉人物敏感不便写下。我想唯一可以确认的,应当是位马姓回回,一则马姓多为回民,二则地近清真寺。马宅占地颇广,建筑用料考究,但毕竟边地草民之宅,作工尔尔。
  如今四进院落,进进单独分隔开来再挤进十数几家化身大杂院,全无可观之处。败了,衰败了,再无旧日模样。



  24. 土工队     10.13 宣化大北街马宅某进院内

  每进院落东开临街侧门如今做了正门。进得此进院内,遇见住户老人,闲聊着盛开的西番莲,引着话题想给她拍照但遭拒绝。不过户们都很热情,虽然言语多有难懂之处,但沟通颇为融洽。



  25. 苏醒      10.13 宣化大北街马宅某进院内



  26. 沟通      10.13 宣化大北街马宅某进院内

  看见院墙上一只猫,想呈水平角度给慵懒的她留张照片,和女主人说起可否借张椅子。女主人很热情,从里屋桌下清理出堆放杂物的小靠椅递给我,让我实在不好意思,以至连猫也觉得太过份,在我晃晃悠悠凑上前去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头也不回绝尘而去。
  无论如何,我要找一个口径24mm或者30.5mm的近摄镜,否则Rollei 35遇到如此场景时,我总会愚蠢的挑战90厘米的最近合焦距离。



  27. 丰收      10.13 宣化大北街上

  如此卖冬储大白菜一般卖大葱的场景,我是头一回见到。街边许多如此摊贩,与芥菜疙瘩一同,仿佛是本地冬天主要的配菜。



  28. 辱没斯文    10.13 宣化文庙

  本沿着大北街继续向南,忽然看见路东侧有条小巷巷口墙上钉着的铭牌巷名文庙巷。顾名思义,巷内当是孔圣人香火之处,与巷口老人打听,果不其然,只是说没有啥可以看的了。
  文庙巷深处向北拐了个弯,与一条名为车辘轳把巷平齐,再向东不多远院墙外远远看见文庙残破的殿顶。院门东开,院内荒草丛生,墙倒屋塌;门前变作垃圾堆,臭气难耐。如此文庙,简直辱没斯文!
  当地居民聚拢过来闲聊,得知院内泮池之上曾有石桥三座如今已挪至人民公园内,更有领导或开发商前来视察云云,不知其将来运命如何。



  29. 福无双至    10.13 宣化文庙



  30. 祸不单行    10.13 宣化文庙

  翻院门进去,浑身沾满苍耳草种。近处看破败之处,东配殿更遭火焚,真可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但愿这百年文庙应了背运的谶语,能再应验了那句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吧。



  33. 残墙荒草    10.13 宣化城东城墙窑子头遗址东东城墙

  文庙出来,俩人执意要去看师范学校内的五龙壁。时近晌午,午饭后要去沙城而宣化城东城墙绵延数里,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在莫名其妙的几龙壁上,转身独自去了窑子头遗址。
  宣化城东城墙北部内侧,有一段百余米东西走向城墙,东接宣化城明代东城墙,北距北城墙不足一里,此段残墙最高处约五米,上宽四米五,因坍塌泥土堆积后下宽约十米以上。此段城墙称为窑子头遗址,据官方标示为金元时期的城墙残存,并有瓮棺葬云云。

  残墙荒草。



  35. 野玉米     10.13 宣化城东城墙外

  宣化城东城墙残高约有十米,风雨沧桑,人为毁损,多处坍塌或辟有豁口墙洞以便出入。东门北侧相当长一段院内有所军事院校当地人称炮院,借东城墙作围墙,豁口处以红墙砌墙补缺。据说院内城墙有少许贴砖未被百姓揭走挪作他用。东门南侧相当长一段因为某房地产项目,被彻底推平,不留一点痕迹,后来罚款了事,未有下文,六百年城墙厉六百年风雨岿然不倒仅因一已私利就此毁于一旦。
  城墙外,东北角一处煤厂,想来是废弃了,库房铁路一片落寞景象。墙根下,几株野玉米,孤零零自生自灭。



  36. 道灯      10.13 宣化城东城墙外

  孤零零的,还有旧铁轨旁锈迹斑斑的道灯。不过指示牌上那分明的黑黄,倒是好漆,给荒凉的东北城外,有一抹明艳。



  37. 宣化府     10.13 宣化城东城墙

  如此景象,曾经多少年前,必然景象如此。

Rollei 35 SE
Rollei-HFT Sonnar 2,8/40
Kodak Gold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1.
  • 36的道灯像个外星人。。
    生动又流畅的文字
  • 2008/10/14 22:54:1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