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深麒麟忆梁台Zeiss Ikon Contina II 524/24 »

怅惘家国残麒麟

  五月,感疾馁,崩于文德殿。景秘不发丧,权殡于昭阳殿,自外文武咸莫之知。二十余日,然后升梓宫于太极前殿,迎简文即位。及葬修陵,使卫士以大钉于要地钉之,欲令后世绝灭。

  《南史》卷八十 列传第七十 贼臣 贼侯景

  萧梁武帝太清三年(549年)五月,武帝崩逝于文德殿,侯景秘不发丧,直至二十余日后,方才升升梓宫于太极前殿,迎太子继位,是为萧梁简文帝。及下载武帝于修陵时,使卫士以大钉钉于重要之地,以此阴损镇魇之术,欲令萧梁后世绝灭。
  萧梁简文帝受制于贼臣侯景,名为萧梁皇帝,实为侯景家奴,生不如死。

  太宗简文皇帝讳纲,字世赞,小字六通,武帝第三子,昭明太子母弟也。天监二年十月丁未,生于显阳殿。五年,封晋安王。普通四年,累迁都督、雍州刺史。中大通三年,被征入朝,未至,而昭明太子谓左右曰:“我梦与晋安王对奕扰道,我以班剑授之,王还,当有此加乎。”四月,昭明太子薨。五月丙申,立晋安王为皇太子。七月乙亥,临轩策拜。以修缮东宫,权居东府。四年九月,移还东宫。
  太清三年,台城陷,太子坐永福省见侯景,神色自若,无惧容。五月丙辰,帝崩。辛巳,太子即皇帝位,大赦。癸未,追尊穆贵嫔为皇太后,追谥妃王氏为简皇后。

  (大宝二年)冬十月壬寅,帝崩于永福省,时年四十九。贼伪谥曰明皇帝,庙称高宗。明年三月己丑,王僧辩平侯景,率百官奉梓宫升庙堂。元帝追崇为简文皇帝,庙号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帝幼而聪睿,六岁便能属文,武帝弗之信,于前面试,帝揽笔立成文。武帝叹曰:“常以东阿为虚,今则信矣。”及长,器宇宽弘,未尝见喜愠色,尊严若神。方颐丰下,须鬓如画,直发委地,双眉翠色。项毛左旋,连钱入背。手执玉如意,不相分辨。眄睐则目光烛人。读书十行俱下,辞藻艳发,博综群言,善谈玄理。自十一便能亲庶务,历试藩政,所在称美。性恭孝,居穆贵嫔忧,哀毁骨立,所坐席沾湿尽烂。在襄阳拜表侵魏,遣长史柳津、司马董当门、壮武将军杜怀宝、振远将军曹义宗等进军克南阳、新野等都,拓地千余里。
  及居监抚,多所弘宥,文案簿领,纤豪必察。弘纳文学之士,赏接无倦。尝于玄圃述武帝所制五经讲疏,听者倾朝野。雅好赋诗,其自序云:“七岁有诗癖,长而不倦。”然帝文伤于轻靡,时号“宫体”。所着《昭明太子传》五卷,《诸王传》三十卷,《礼大义》二十卷,《长春义记》一百卷,《法宝连璧》三百卷,《谢客文泾渭》三卷,《玉简》五十卷,《光明符》十二卷,《易林》十七卷,《灶经》二卷,《沐浴经》三卷,《马槊谱》一卷,《棋品》五卷,《弹棋谱》一卷,新增《白泽图》五卷,《如意方》十卷,文集一百卷,并行于世。
  初即位,制年号将曰“文明”,以外制强臣,取周易“内文明而外柔顺”之义。恐贼觉,乃改为大宝。虽在蒙尘,尚引诸儒论道说义,披寻坟史,未尝暂释。及见南康王会理诛,知不久,指所居殿谓舍人殷不害曰:“庞涓死此下。”又曰 :“吾昨梦吞土,试思之。”不害曰:“昔重耳馈块,卒反晋国,陛下所梦,将符是乎。”帝曰:“傥幽冥有征,冀斯言不妄。”
  初,景纳帝女溧阳公主,公主有美色,景惑之,妨于政事,王伟每以为言,景以告主,主出恶言。伟知之,惧见谗,乃谋废帝而后间主。苦劝行杀,以绝众心。废后,王伟乃与彭儁、王修纂进觞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幽忧既久,使臣上寿。”帝笑曰:“已禅帝位,何得言陛下?此寿酒将不尽此乎。”于是儁等并赍酒肴、曲项琵琶,与帝极饮。帝知将见杀,乃尽酣,谓曰:“不图为乐,一至于斯。”既醉而寝,伟乃出,儁进土囊,王修纂坐上,乃崩。竟协于梦。伟撤户扉为棺,迁殡于城北酒库中。
  帝自幽絷之后,贼乃撤内外侍卫,使突骑围守,墙垣悉有枳棘。无复纸,乃书壁及板鄣为文。自序云:“有梁正士兰陵萧世赞,立身行道,终始若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弗欺暗室,岂况三光?数至于此,命也如何!”又为文数百篇。崩后,王伟观之,恶其辞切,即使刮去。有随伟入者,诵其《连珠》三首,诗四篇,绝句五篇,文并凄怆云。

  《南史》卷八 本纪第八 梁本纪下

  或受其父家风影响,简文帝与其英年而逝的长兄昭明太子皆善属文,一生著录无数。纵观简文帝著录,学识广博,琴棋书画无不涉猎。然其文学造诣远不及昭明太子,其“文伤于轻靡,时号‘宫体’”,如此情趣作风流名士无伤大雅,生于帝王之家身负家国之重,未免柔懦难免毁家灭国之运命。
  初即位之是,欲制年号“文明”,取周易“内文明而外柔顺”之义以外制强臣,又恐胡人武夫警觉,终不敢行,易为“大宝”。受制贼臣之时,不思或不能图谋重振家国,仍然一味“引诸儒论道说义,披寻坟史,未尝暂释”。及南康王会理遇诛,知已时日无多,终日愁苦,所思所见皆有凄怆悲色。以上种种,均可映证文如其人,文风轻靡,性必柔懦。柔懦而寡断,甘为傀儡,任人操控。
  大祸转瞬即至。“景纳帝女溧阳公主,公主有美色,景惑之,妨于政事”,致使侯景与勤王军战事屡败,贼臣王伟进谏,侯景旋将谏言转告公主,公主恼怒而出恶语。王伟知后,惧见谗害,乃密谋废黜简文帝后再离间公主。太宝二年(551年)四月,“景乃废简文,幽于永福省,迎豫章王栋即皇帝位,升太极前殿,大赦,改元为天正元年”。及南康王会理谋诛侯景,事发遇害后,侯景便欲加害简文帝,加之此时王伟构扇,侯景弑君谋逆之意已决。冬十月,阴令王伟与彭儁、王修纂三人进酒于简文帝,与帝痛饮。简文帝自知将见杀,“乃尽酣,谓曰:‘不图为乐,一至于斯。’既醉而寝,伟乃出,儁进土囊,王修纂坐上,乃崩”,遇害之时,简文帝年仅四十八岁。“伟撤户扉为棺,迁殡于城北酒库中。”可怜简文皇帝,尸身仅以门扇所作薄棺遮蔽,草草掩埋于城北酒库之中。一代君王,身后尚不如富户家仆,不胜凄凉。

  简文帝崩逝之后,侯景便欲速僭大号。十一月,改元为太始元年,封萧栋为淮阴王,幽之,改梁律为汉律。其时,后世陈武帝霸先于始兴(今广东韶关西南)起兵,受萧梁湘东王萧绎节制。大宝二年(551年),萧绎命王僧辩与陈霸先合失,共击侯景。侯景盘距建康四年,荒淫暴虐,臣民离心,故而一战即溃。

  景既退败,不入宫,敛其散兵,屯于阙下,遂将逃窜。王伟揽辔谏曰:“自古岂有叛天子!今宫中卫士,尚足一战,宁可便走,弃此欲何所之?”景曰:“我在北打贺拔胜,破葛荣,扬名河、朔,与高王一种人。今来南渡大江,取台城如反掌,打邵陵王于北山,破柳仲礼于南岸,皆乃所亲见。今日之事,恐是天亡。乃好守城,我当复一决耳。”仰观石阙,逡巡叹息。久之,乃以皮囊盛二子挂马鞍,与其仪同田迁、范希荣等百余骑东奔。王伟委台城窜逸,侯子鉴等奔广陵。
  王僧辩遣侯瑱率军追景。景至晋陵,劫太守徐永东奔吴郡,进次嘉兴,赵伯超据钱塘拒之。景退还吴郡,达松江,而侯瑱军掩至,景众未阵,皆举幡乞降。景不能制,乃与腹心数十人单舸走,推堕二子于水,自沪渎入海。至壶豆洲,前太子舍人羊鲲杀之,送尸于王僧辩,传首西台,曝尸于建康市。百姓争取屠脍啖食,焚骨扬灰。曾罹其祸者,乃以灰和酒饮之。及景首至江陵,世祖命枭之于市,然后煮而漆之,付武库。

  《梁书》卷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 侯景

  侯景仓皇东逃,至壶豆洲,前太子舍人羊鲲杀之,送尸于王僧辩,传首西台,曝尸于建康市。百姓争取屠脍啖食,焚骨扬灰。曾罹其祸者,乃以灰和酒饮之。及景首至江陵,世祖命枭之于市,然后煮而漆之,付武库。
  至此,侯景之乱始平。而萧梁气数已尽,陈霸先、王僧辩遂成权臣,后世萧梁虽又历三帝方亡,不过是权臣废立,傀儡而已,再不复武帝旧貌。

  “三月己丑,王僧辩平侯景,率百官奉梓宫升庙堂。元帝追崇为简文皇帝,庙号太宗。四月乙丑,葬庄陵。”

  庄陵所在,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丹阳之齐梁陵寝一章中认为:“去丹阳东南二十七里,在陵口镇之东,当萧梁河入运河之口,夹河东西,有已倾之石麒麟二。”《丹阳县志》载此处为庄陵所在:“庄陵在县治东二十七里,梁简文帝及简后所葬。地有港,名萧塘港,前有石麒麟,高丈余。”
  此对石麒麟形制在丹阳齐梁陵寝中为最巨,较如今丹阳火车站最近,在一石桥之下,夹河而立,位置极为可疑,若此则神道即是河道,绝无可能,亦或是其间萧梁河后世方成,也未可知,故朱偰先生在述及此处为庄陵时亦存疑。此麒麟所在今注为无主齐陵。

  如今标明为庄陵神道的,则是朱偰先生在书中武帝修陵一节中提及之:“(修陵)石麒麟之后二十余步,复有丛残之石兽,南北背立,疑别为一陵”之处。





  此尊麒麟为简文帝庄陵神道南侧独角麒麟,破损相当严重,躯干后半连同双后肢及兽尾残阙。扶起之时,为求平衡,于腹部之下支撑一水泥柱。与简文帝之父武帝修陵北侧麒麟,相隔土路一径,东西北三侧同样均是稻田,土台之上也是豆蔓纵横。





  庄陵神道麒麟形制,即不似其祖文帝建陵神道麒麟一如齐初帝陵神道石仪的宛转灵动,也不似其父修陵神道麒麟般古朴庄重,倒与三城巷村齐梁帝陵中最南侧齐明帝兴安陵神道麒麟极为仿佛。兽颈变纤长为粗壮,兽首变大与短颈相衬,兽身通体多处雕刻以卷云状鬣毛纹饰,更觉华丽。
  纵观南朝帝陵神道麒麟风格发展脉络,参照南京陈文帝永宁陵神道麒麟风格,此尊麒麟属萧梁晚期至南陈之作无疑,故而推断之处为简文帝陵而非陵口麒麟,亦无疑义。
  南朝帝陵麒麟发展脉络极为清晰,可惟独三城巷村齐明帝兴安陵神道石仪形制特立独行于齐后梁前,着实令人费解。



  萧梁简文皇帝神道半残麒麟,恰如其一生写照,前半生富贵乡中,温柔华美,后半生却横遭家国巨祸,人上人沦为阶下囚,最终未得善终,魂灵缥缈。
  半残麒麟,怅惘北望。北天苍茫,再无家国父子。荣因其父,辱亦因其父,背身父陵而立,近在咫尺,远若天涯。
  幸而简文罹难之时,已然酒酣,只当是其,只愿长醉不愿醒吧。

南朝帝陵麒麟
        麒麟天禄之辨

萧齐宣帝永安陵:齐陵麒麟 宣帝永安陵

萧齐武帝景安陵:齐陵麒麟 武帝景安陵

萧齐景帝修安陵:齐陵麒麟 景帝修安陵

萧齐明帝兴安陵: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

萧梁文帝建陵: 北阙龙吟 东陵麟斗

萧梁武帝修陵: 夜深麒麟忆梁台

萧梁简文帝庄陵:怅惘家国残麒麟

陈陈文帝永宁陵:肘鬃膊焰故依然 永宁陵与闲话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小沙子
  • 原来每一只麒麟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沉重的历史故事,今天在这里又认识了一个简文皇帝。不知道再过几百年,我们这一代没有任何东西陪葬的人的子孙后代以后能从什么东西去印证我们的故事,我们的回忆。
  • 2008/10/25 13:34:5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