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仿佛北平 Pentax Espio Mini 随拍齐陵麒麟 景帝修安陵 »

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

  丹阳,南兰陵齐梁帝陵,萧梁三陵尽在三城巷村,眺望可见;萧齐诸陵,虽然相距亦不甚远,但相较梁陵则可谓分散。此行探访齐陵四陵,按年代依次为萧齐开国之君高帝生父追尊宣帝之永安陵、高帝长子武帝之景安陵、高帝之侄篡位之明帝生父追尊景帝之修安陵与明帝之兴安陵。
  理应如此顺序记述,可踌躇数日难以落笔,原因在于探访顺序却正与此相反,由后而前。思前想后,还是由明帝开始,按探访顺序写来,探访的苦行路上见闻不至于前言难搭后语,多少不致乏味。

  丹阳三城巷村齐梁四陵,最南侧距公路最近一处神道麒麟,便属萧齐明帝鸾之修安陵。

  高宗明皇帝讳鸾,字景栖,始安贞王道生子也。小讳玄度。少孤,太祖抚育,恩过诸子。

  《南齐书》卷六 本纪第六 明帝

  萧鸾,南朝刘宋元嘉二十九年(452年)生,小名玄度。萧齐开国之君高帝道成之侄,高帝二兄道生之子,生母江氏。其父早亡,鸾由叔父高帝抚养成人。高帝视其如已出,疼爱胜于亲子。

  高帝践阼,封西昌侯,位郢州刺史。永明元年,为侍中,领骁骑将军。王子侯旧乘缠帷车,帝独乘下帷,仪从如素士。公事混挠,贩食人担火误烧牛鼻,豫章王以白武帝,帝笑焉。转为散骑常侍、左卫将军,清道而行。十年,累迁尚书左仆射,领右卫将军。武帝遗诏为侍中、尚书令,寻加镇军将军,给班剑二十人。隆昌元年,即本号为大将军,给鼓吹一部,亲兵五百人。寻加中书监、开府仪同三司。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萧齐立国,鸾行事简约低调,深得高帝与其子武帝赜二帝宠信,累官至大将军,权柄日重。永明十一年(493年)七月,武帝崩,诏皇太孙昭业继位。昭业为帝之后,荒淫奢糜无度。

武帝聚钱上库五亿万,斋库亦出三亿万,金银布帛不可称计。即位未期岁,所用已过半,皆赐与诸不逞群小。取诸宝器以相击剖破碎之,以为笑乐。及至废黜,府库悉空。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在位两年,挥霍殆尽府库存钱八亿万,可谓骇人听闻。昭业沉湎声色,诸事尽皆交付族叔鸾处置。隆昌元年(494年)七月二十二日,鸾令萧谌领兵入宫,缢杀昭业。

  秋七月癸巳,皇太后令废帝为郁林王。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废帝海陵恭王讳昭文,字季尚,文惠太子第二子也。永明四年,封临汝公,郁林王即位,改封新安王。及郁林废,西昌侯鸾奉帝纂统。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鸾弑养父长孙后,立其次孙年方十五岁之昭文为帝。

  是时宣城王鸾辅政,帝起居皆谘而后行。思食蒸鱼菜,太官令答无录公命,竟不与。辛亥,皇太后令废帝为海陵王,使宣城王入纂皇统。建武元年,诏海陵王依汉东海王彊故事,给虎贲、旄头、画轮车,设锺簴宫县。十一月,称王有疾,数遣御师往视,乃殒之。

  太后令废海陵王,以上入纂高帝为第三子,群臣三请,乃受命。
  建武元年冬十月癸亥,皇帝即位,大赦,改元。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幼帝不过傀儡,以致每日起居饮食皆须请示族叔鸾后方可行止。少年想吃蒸鱼菜,小小太官令便可以无鸾之令而拒绝,可怜小昭文。
  昭文廷兴元年即位,当年十月便遭废为海陵王,鸾假太后令入纂高帝以其第三子身份篡位。十一月,鸾籍口昭业有疾,将其弑杀,年仅一十五岁。其时有人见昭业遇弑后尸身出昌平门,颈项之上血流如注,染红昌平门,可怜少年郎。

  十一月……追尊始安贞王为景皇,妃江氏为懿后,别立寝庙,号陵曰修安。
  己卯,追崇妃刘氏为敬皇后,号陵曰兴安。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建武元年(494年)十一月,鸾追尊其父为景帝,号陵修安陵。已卯追崇其妃刘氏为敬皇后,号陵兴安陵,兴安陵名明帝继位之初便已得名。

  性猜忌,亟行诛戮。信道术,用计数。每出行幸,先占利害。简于出入,将南则诡言之西,将东则诡言之北,皆不以实,竟不南郊。初有疾,无辍听览,群臣莫知。及疾笃,敕台省府署文簿求白鱼以为药,外始知之。身衣绛衣,服饰皆赤,以为厌胜 。巫觋云“后湖水头经过宫内,致帝有疾”。帝乃自至太官行水沟,左右启“太官无此水则不立”。决意塞之,欲南引淮流,会崩,事寝。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鸾弑二君篡皇位,深恐他人如法炮制,故而猜忌极重。为免遭不测,鸾极少出入,欲南行而诡称往西,欲东行而诡称往北,事事谨慎,以致皇帝冬日必祭天之南郊大典亦废弃不行,可见其忧虑惶恐之甚。
  因弑篡而致猜忌,因猜忌而至惶恐,因惶恐而至亟行诛戮。

  永泰元年……丁未,诛河东王铉、临贺王子岳、西阳王子文、衡阳王子峻、南康王子琳、永阳王子珉、湘东王子建、南郡王子夏、巴陵王昭秀、桂阳王昭粲。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永泰元年(498年),鸾一并诛杀高帝子孙萧铉等十王。何谓养虑为患,于鸾为甚。高帝生前抚养这位兄侄如已出,疼爱呵护有加,或念其幼年失怙,高帝对其恩宠甚至胜于亲子。及高帝长子武帝即位,亦是对这位堂弟宠信如常,加官进爵,乃至病笃之时还向托孤。岂料,所托非人,“明帝之凶悖,高、武之子孙,杀戮殚尽而后止。”(《读通鉴论》明帝)
  王夫之言鸾将高武子孙杀戮殚尽,虽然略有夸张,但其事亦几成事实。

  建武中,为吴郡太守。及大司马王敬则于会稽反,奉子恪为名,而子恪奔走,未知所在。始安王遥光劝上并诛高、武诸子孙,于是并敕竟陵王昭胄等六十八人入永福省,令太医煮椒二斛,并命办数十具棺材,谓舍人沈徽孚曰:“椒熟则一时赐死。”期三更当杀之。
  会上暂卧,主书单景隽启依旨毙之,徽孚坚执曰:“事须更审。”尔夕三更,子恪徒跣奔至建阳门。上闻惊觉曰:“故当未赐诸侯命邪?”徽孚以答。上抚床曰:“遥光几误人事。”及见子恪,顾问流涕,诸侯悉赐供馔。

《南史》卷四十二 列传第三十二 齐高帝诸子上 萧子恪

  先是王敬则事起,南康侯子恪在吴郡,高宗虑有同异,召诸王侯入宫,晋安王宝义及江陵公宝览等住中书省,高、武诸孙住西省,敕人各两左右自随,过此依军法,孩抱者乳母随入。其夜太医煮药,都水办数十具棺材,须三更当悉杀之。子恪奔归,二更达建阳门刺启。时刻已至,而帝眠不起,中书舍人沈徽孚与帝所亲左右单景隽共谋少留其事。须臾帝觉,景隽启子恪已至,惊问曰:“未邪?”景隽具以事答。明日悉遣王侯还第。建武以来,高、武王侯居常震怖,朝不保夕,至是尤甚。

  《南齐书》卷四十 列传第二十一 武十七王 萧昭胄

  建武中,大司马王敬则于会稽谋反,南康侯子恪亦在吴郡,鸾深恐诸王侯在外生变,乃尽召其入宫,高、武诸孙住西省,令各左右自随两人,孩童则有乳母随入,形如囚徒。是夜,鸾令太医煮毒药,令都水官采办棺木数十口,只等三更便将高、武诸子孙悉数屠杀。幸而时刻已至而鸾仍在昏睡,中书舍人沈徽孚与帝所亲左右单景隽心生怜悯暂缓行事。加之子恪急奔回朝,表明心迹,尽诸高、武诸子孙之事才得幸免。
  “建武以来,高、武王侯居常震怖,朝不保夕,至是尤甚。”

  秋七月己酉,帝崩于正福殿,年四十七。
  群臣上谥曰明皇帝,庙号高宗,葬兴安陵。

  永泰元年(498年)秋七月已酉,鸾崩于正福殿,年四十七岁。如此心思阴鸷之人,难享天年亦是必然。可笑群臣谥曰“明”,真应了王夫子所言:“人才之靡也,至齐、梁而已极。非尽靡也,尸大官、执大政者,靡于上焉耳。明帝之凶悖,高、武之子孙,杀戮殚尽而后止,而大臣谈笑于酒弈之闲自若也。”

  观鸾其人,性格于凶悖之外,亦有过度的悭吝,倒与近时某些政客颇为相像。

  帝明审有吏才,持法无所借。制御亲幸,臣下肃清。驱使寒人,不得用四幅伞。大存俭约。罢武帝所起新林苑,以地还百姓。废文惠太子所起东田,斥卖之。永明中,舆辇舟乘,悉剔取金银,还主衣库,以牙角代之。尝用皁荚,讫,授余泺与左右,曰:“此犹堪明日用。”太官进御食,有裹蒸,帝十字画之,曰:“可四片破之,余充晚食。”而武帝掖庭中宫殿服御,一无所改。其俭约如此。

  《南史》卷五 本纪第五 齐本纪下

  他则不论,且说进御食一事。有裹蒸,当为凝冻如冷粳米粥之物,鸾以十字画为四片,以片取食,余者剩作晚饭。如此行径,岂不眼熟?俭约自然无错,但帝王政客的过度悭吝往往却与残忍阴毒伴生,不得不说是某种共性,不可不防。

  兴安陵在县东北二十四里尚德乡,明帝及敬皇后刘氏合葬。永明七年(489年),先后殂于江嵊县,葬张山;明帝崩,迁后附此。

  《丹阳县志》

  兴安陵东向,封土已平,如今仅存神道麒麟两尊。



  南侧麒麟保存较为完好,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图版可见在民国时此麒麟仅失左前腿足,仍以三足站立。而如今已是四足皆失,本置于水泥墩台之上,近几年与萧梁文帝建陵神道麒麟同样,以水泥重塑四足。幸而草深蔓蔓,遮蔽去了那粗鄙简陋的复制品。



  兴安陵神道麒麟,身长三米,残高亦有近三米。观其形制,与齐前梁后麒麟颇为不同,一改流畅简约的造型,而在雕刻装饰之上不厌其烦,繁复华丽,可谓异类。因此若以雕饰而言,此麒麟冠绝南朝帝陵。





  兴安陵神道麒麟翼翅刻画独特,与诸麒麟不同,胁生六翼,交叠往复,极尽装饰美感。





  麒麟通体又以羽翅鬃鬈纹案反复装饰,脊骨之上雕饰连珠纹,由颈至尾,如此为兴安陵神道麒麟仅见。雕饰纹案虽已愈一千五百余年,仍然刻痕深峻,而前代后世麒麟风化严重,通体雕饰漫漶,如此宛然若新,可谓奇迹。



  兴安陵神道南侧麒麟独角,仰首正前,亦与齐前梁后麒麟一左顾一右盼不同。



  只可惜麒麟上额唇齿两侧均有残损,仰望麒麟,失却了本来威武面貌却有了些阴鸷神情浮上面庞,颇为可畏。



  朱偰先生在《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记载在民国时兴安陵神道麒麟“仅余一石麒麟”,如今不知何时本已湮没无闻的神道北侧麒麟亦不知从何处掘出,但仅残存躯干中部一段碎石数块,以水泥黏合后不存形貌的置于石礅之上。



  兴安陵神道麒麟四周,荒草及胸,更有如苇穗般大小的狗尾草杂生其间。草茎纠结盘缠,走近麒麟极为不易,草丛之中,还隐匿有水沟一条,几令我泥足深陷。



  明帝身后,二子废帝东昏侯宝卷在位四年,后遭谋应萧梁武帝衍反的阉宦斩首,年一十九岁;八子和帝宝融,亦傀儡在位不足一年,亦受迫禅位于他人,废后亦遭弑杀,时年亦是一十五岁。之后,萧齐亡国。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南朝帝陵麒麟
        麒麟天禄之辨

萧齐宣帝永安陵:齐陵麒麟 宣帝永安陵

萧齐武帝景安陵:齐陵麒麟 武帝景安陵

萧齐景帝修安陵:齐陵麒麟 景帝修安陵

萧齐明帝兴安陵: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

萧梁文帝建陵: 北阙龙吟 东陵麟斗

萧梁武帝修陵: 夜深麒麟忆梁台

萧梁简文帝庄陵:怅惘家国残麒麟

陈陈文帝永宁陵:肘鬃膊焰故依然 永宁陵与闲话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