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寂寞沙洲 寂寞沙州千秋冤结一抔土 »

虎挚之士

  周显王四十一年(前328年),张仪相秦,推行连横政策,以击破山东六国间合纵连盟,以便各个击破。为此张仪出使韩国,向韩宣惠王夸耀秦军的强大,恫吓弱小韩国的那位可怜国君。
  《战国策》卷二十六韩策一记载下张仪对秦军那段惊心动魄的描写。



  “秦带甲百余万,车千乘,骑万匹。虎挚之士,跿跔科头,贯颐奋戟者,至不可胜计也。秦马之良,戎兵之众,探前趹后,蹄间三寻者,不可称数也。”



  “山东之卒,被甲冒胄以会战,秦人捐甲徒裎以趋敌。左挈人头,右挟生虏。”



  “夫秦卒之与山东之卒也,犹孟贲之与怯夫也。以重力相压,犹乌获之与婴儿也。夫战孟贲乌获之士,以攻不服之弱国,无以异于堕千钧之重,集于鸟卵之上,必无幸矣。”

  凭借此百万虎挚之士,秦军以孟贲之勇,乌获之力,气吞万里如虎,最终在秦王政二十六年(前221年),兼并六国,一统天下。

  秦始皇陵兵马俑,在地下沉睡千年之后,那支秦军的复制品得以复活,得以重见天日。去西安,去兵马俑,有朝圣的心情。
  关于中国的古人们,一般很少能想象出他们真正的模样。感谢中国艺术对神似的追求,在你与眼前的形象通灵之前,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他真实的样子。而兵马俑却是完全的写实,从兵士的容颜相貌、穿着装束、武器配备,无一不与现实完全相同。这些如影像般诩诩如生的兵俑,让今人可以得见两千二百年前古人形状。那心情已不仅仅只有朝圣的敬畏,更有仿佛穿越时空的兴奋。


  秦是一个另类的时代,军功爵制让秦人视战争如盛宴,不披甲胄不畏死,杀敌斩首,以敌人头颅换取爵禄。商鞅法令:“斩一首者爵一级,欲为官者为五十石之官;斩二首者爵二级,欲为官者为百石之官。”一敌首,一级爵,因此“民之见战也,如饿狼之见肉。”
  秦人爵分二十等:一级曰公士、二上造、三簪袅、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九五大夫、十左庶长、十一右庶长、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十六大上造、十七驷车庶长、十八大庶长、十九关内侯、二十彻侯。
  在“秦陵兵俑爵级考”一文中,研究结论称在兵马俑中:“有无爵位的战士,更有有爵位的战士和军吏。后脑梳扁髻和发髻偏左的俑是属无爵位的小夫,这些俑数量较少;发髻偏右的俑是一级爵公士;戴帻的俑,是二级爵上造,公士和上造爵级的俑数量较多;御手俑属三级爵簪袅,簪袅以上的爵位数量就相对减少;车右俑为四级爵不更;车左俑(包括步兵队中戴长冠的俑)为五级爵大夫,戴长冠;军侯俑为六级爵官大夫,戴双板长冠;司马俑为七级爵公大夫,戴鶡冠,乘装饰华丽、有园形华盖、配备有钟、鼓的指挥车。八级以上的爵位,在已出土的秦陵兵俑中没有。”



  在秦始皇陵兵马俑二号坑展厅中,有几尊置身于玻璃护罩的精品兵马俑。此君为七级爵公大夫,军阵之中最高指挥官,头戴鶡鸟冠,冠带系于颔下,蓄八字胡,身穿双层长襦,外披鱼鳞甲,前胸后背各有带状花结三朵,下穿长裤,足蹬翘尖履。面容平静,镇定自若。



  此为圉人俑,即饲养兵马者。头绾扁髻,戴长板形冠,身穿长襦。



  圉人所养战马,安然立于骑兵俑之侧。两耳前耸,鬃毛梳成神气的八字留海。多么漂亮的战马,就像他的豢养者一样,自若的神情中又有坚强与骄傲,有视六国坐骑如草鸡的气概。



  此为跪射俑,绾圆形发髻,身穿交领右衽齐膝长衣,外披黑色铠甲,胫着护腿,足穿方口齐头翘尖履。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张秦人面孔,他有着现代东亚人常见的由字形面孔,下颔宽大,主营削骨去咬肌的整形医生依赖这样的脸形财源滚滚。或许是因为这样的面孔不够漂亮,所以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艺术作品之中。看到他是那样亲切,两千年前的光阴并没有让我们与我们的祖先有任何差别,一眼可见我们即是他们的后代,他们的后代或许就在护罩之外凝视着他们。
  这感觉很奇妙。

Nikon D70s
Nikkor AF-S DX VR 18-200mm f/3.5-5.6G IF-ED + Nikkor AF-S VR 70-200mm f/2.8G IF-ED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