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汴京爊肉筒子河 银杏叶 »

齐陵麒麟 武帝景安陵

  第二天清晨再从南京出发至丹阳,路边搭上一辆开往前艾的黑车,目的萧齐武帝景安陵。
  南京博物馆六朝风采展馆二楼有一幅南朝陵寝分布图,出于对博物馆的信任,我特意将彼图拍照以作参考,由图上比例观之,景安陵即在三城巷齐梁四陵东侧不远处。黑车司机虽然丹阳土著,但如同大多丹阳人一样也是只知道三城巷四陵而不知其他。想着既然景安陵距三城巷不远,便就在三城巷下车,打听清楚后徒步可去,还可以再补拍几张以弥补昨日三城巷齐梁四陵忙乱拍拍摄时留下的遗憾。
  在三城巷向几位路人询问前艾另一处麒麟所在,大多茫然不知所踪,于是心中渐生忐忑,天气更从中作梗,浓云滚滚铺陈开来,弥漫天际。不再做补拍三城巷齐梁四陵想,匆匆返回公路。终于有一位骑车老者知道我欲往之处,但口音艰涩难懂,只听明白那里距三城巷路途仍远,绝非步行可及。
  事后整理GPS航迹与诸陵坐标,才知景安陵距三城巷齐梁四陵有八里之遥,而南京博物馆图标参照比例仿佛只有一里。制作如此错讹百出的地图悬挂于堂堂南京博物馆庙堂之上,其工作与学术态度之粗疏草率,真令人心寒。



  知道大略方向,余下路途便较顺利。乘客车向东至四里外的前艾,向路旁一位摆摊售卖着日用百货的老者问明之后路途,五块钱租一辆街头揽客的小三轮摩托,向东二里再向北二里,萧齐武帝赜之景安陵便在公路西侧田野之中,一眼可见。

  世祖武皇帝讳赜,字宣远,高帝长子也。以宋元嘉十七年六月己未生于建康县之青溪宫。将产之夕,孝皇后、昭皇后并梦龙据屋,故小字上为龙儿。年十三,梦人以笔画身左右为两翅,又着孔雀羽衣裳空中飞,举体生毛,发长至足。有人指上所践地曰“周文王之田”。又于所住堂内得玺一枚,文曰“皇帝行玺”。又得异钱,文为“北斗星”,双刀、双贝及有人形带剑焉。

  《南史》卷四 本纪第四 齐本纪上

  萧齐武帝赜,南朝刘宋元嘉十七年(440年)六月生,字宣远,萧齐开国之君高帝道成长子。一如历代帝王本传,其受孕或生产时必有异象,武帝故事是出生前夜,其母梦见龙据屋上,故而小名龙儿。较为谨严的《南史》难得更比《南齐书》记载了武帝幼年诸多神怪遭遇,又是“皇帝行玺”,又是“北斗星”钱,荒诞不经但可发一笑。

  顺帝立,征晋熙王燮为抚军、扬州刺史,以上为左卫将军,辅燮俱下。沈攸之事起,未得朝廷处分,上以中流可以待敌,即据盆口城为战守备。高帝闻之曰:“此真我子也。”于盆城掘堑,得一大钱,文曰“太平百岁”。于时城内乏水,欲引水入城,始凿城内,遇伏泉涌出,如此者九处,用之不竭。

  《南史》卷四 本纪第四 齐本纪上

  武帝极具军事指挥天赋,刘宋顺帝时,为左卫将军,参与平定晋安王刘子勋与沈攸之之叛。事起之时,未及朝廷决策,武帝果然占据湓口城(今江西九江),扼守长江中游咽喉要地驻军以待,阻断叛军向下游国都进军。手握刘宋军国大权的其父高帝闻讯大喜,盛赞其“此真我子也”。萧齐立国之前此役,足见武帝英明果敢,有统军之才。

  齐国建,为齐公世子。改加侍中、南豫州刺史,给油络车、羽葆、鼓吹,增班剑为三十人。以石头为世子宫,官置二率以下,坊省服章,一如东宫。进为王太子。高帝即位,为皇太子。
  建元四年三月壬戌,高帝崩,是日,皇太子即皇帝位,大赦。征镇州郡令长、军屯营部,各行丧三日,不得擅离任。都邑城守,防备幢队,一不得还。乙丑,称先帝遗诏,以司徒褚彦回录尚书事,尚书左仆射王俭为尚书令,车骑将军张敬儿开府仪同三司。诏曰:“丧礼虽有定制,先旨每存简约,内官可三日一还临,外官间日一还临,后有大丧皆如之。”

  《南史》卷四 本纪第四 齐本纪上

  建元四年(482年)三月壬戌,高帝崩,是日武帝即皇帝位。即位之后,武帝秉承其先父遗旨,对其丧礼简约行事,并以此为制。武帝对其先父持家制国之策,贯彻一生:勤于政事并厉行节俭,“聚钱上库五亿万,斋库亦出三亿万,金银布帛不可称计”。恢复禄田俸佚,劝课农桑,减免赋役徭役,赈济穷困,执法宽宥。文治之外,武帝更重军备,在位期间屡次亲自为军队讲武,本传中记载便有五次:

  二年八月,戊申,车驾幸玄武湖讲武。
  四年闰月,戊午,车驾幸宣武堂讲武。诏曰:“今亲阅六师,少长有礼,领驭群帅,可量班赐。”
  六年九月,壬寅,车驾幸琅邪城讲武,习水步军。
  九年九月,戊辰,车驾幸琅邪城讲武,观者倾都,普颁酒肉。
  十年十月,乙丑,车驾幸玄武湖讲武。

  《南齐书》卷三 本纪第三 武帝萧赜

  文功武治,故而武帝一朝十一年,家国天下相对安定,黎民得以休养生息,武帝可谓南朝明君。

  只可惜天不假年,永明十一年(493年)秋七月,

  是月,上不豫,徙御延昌殿,始登阶而殿屋鸣吒,上恶之。魏军将至,上虑朝野忧惶,力疾召乐府奏正声伎。戊寅,大渐,诏曰:“始终大期,圣贤不免,吾行年六十,亦复何恨。但皇业艰难,万机自重,不能无遗虑耳。太孙进德日茂,社稷有寄,子良善相毗辅,思弘正道。内外众事无大小,悉与鸾参怀。尚书是职务根本,悉委王晏、徐孝嗣。军旅捍边之略,委王敬则、陈显达、王广之、王玄邈、沈文季、张瓌、薛深等。百辟庶僚,各奉尔职,谨事太孙,勿有懈怠。”又诏曰:“我识灭后,身上着夏衣画天衣,纯乌犀导,絓诸器服,悉不得用宝物及织成等,唯装复夹衣各一通。常所服刀长短二口铁环者,随入梓宫。祭敬之典,本在因心,灵上慎勿以牲为祭。祭惟设饼、茶饮、干饭、酒脯而已。天下贵贱,咸同此制。未山陵前,朔望设菜食。陵墓万世所宅,意常恨休安陵未称,今可用东三处地最东边以葬我,名为景安陵。丧礼每存省约,不须烦人,百官停六时入临,朔望祖日可依旧。诸主六宫,并不须从山陵。内殿凤华、寿昌、曜灵三处,是吾所改制。夫贵有天下,富兼四海,宴处寝息,不容乃陋,谓此为奢俭之中,慎勿坏去。显阳殿玉像诸佛及供养,具如别牒,可尽心礼拜供养之。应有功德事,可专在中。自今公私皆不得出家为道,及起立塔寺,以宅为精舍,并严断之。惟年六十,必有道心,听朝贤选序,已有别诏。诸小小赐乞,及合内处分,亦有别牒。内外禁卫劳旧主帅左右,悉令萧谌优量驱使之。”是日上崩于延昌殿,年五十四。群臣上谥曰武皇帝,庙号世祖。九月丙寅,葬景安陵。

  《南史》卷四 本纪第四 齐本纪上

  武帝崩逝之日,头脑仍然清晰,可以仔细安排遗诏。不过两件在其生前视为正确无疑的事情,却在其身后迅速转变为错误之致。一是“太孙进德日茂,社稷有寄”。武帝长子文惠太子长懋三十六岁早逝,武帝遂立其长孙昭业为皇太孙。武帝在位之时,昭业儒雅聪颖,极得武帝宠爱。但待其继位之后,迅速腐化堕落,荒淫奢糜无度,最终被其族叔鸾废杀;二是“内外众事无大小,悉与鸾参怀”。鸾为皇亲贵胄,武帝以之为国之栋梁,将家国天下尽皆交付于他,却怎知一年之后,这位族弟重臣非但窃了天下,更几将武帝子孙后代屠戮殚尽。(参见“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一文)
  可叹武帝,生前英明,身后荒唐。

  “陵墓万世所宅,意常恨休安陵未称,今可用东三处地最东边以葬我,名为景安陵。”《丹阳县志》载:“景安陵在县东三十二里,武帝所葬”,县东三十二里齐陵,便是丹阳齐梁帝陵最东一陵,史实实迹彼此印证其为武帝景安陵无疑。
  景安陵南向,如此陵冢已平,仅存神道麒麟两尊。



  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丹阳之齐梁陵寝”一节中记述景安陵民国时状况:

  由丹阳东门向东行,过三城巷,至前艾庙;再前经上虞村三姑庙,凡三十余里,至齐武帝景安陵。当池塘(石牛塘)之边,有石麒麟昂然,头有二角,或系天禄。雕刻极精,从侧面视之,颇为玲珑;从正面视之,则别有腾骧威武之势。下颚已损,双角亦毁其中部,尾端作螺旋形,向后旋转;通观作风,局部浮雕颇精,盖系齐代陵寝。塘左岸更有石迹二处,半没水中,一盖为墓阙遗址,其一或为赑屃。

  三城巷、前艾庙二地名保存至今,上虞村三姑庙探访途中未听提及,如今景安陵所在称田村。双角麒麟便在公路西侧几十步之外田中,尾向公路。



  景安陵神道麒麟保存状态是丹阳此行齐梁帝陵中最为堪忧一处,距公路不过八十米,公路之上往来大型卡车众多,每次路过尘土飞扬。更可担心的是,麒麟南侧一沟之隔,便是一处砖瓦厂,机器轰鸣,灰烟缭绕,而这尊一千五百余岁麒麟便如此无遮无挡的裸露其间,其风蚀崩坏程度必然加重。



  双角麒麟麟角损去角根之后大半。



  双角麒麟下颚亦自颈根处断去。



  虽然双角麒麟面孔毁损严重,下颚无存,但每见景安陵双角麒麟,都不觉其残缺过甚之感。



  尤其是当仰望双角麒麟之时,反更觉其威武雄壮,唯存上颚反若麟口大张,凶悍异常。雕刻可在缺损后仍存精气神,工匠水准之高超,令人叹为观止。



  双角麒麟为雄兽,身下性器保存完好。南朝陵墓石刻,以此逼真写实处最见中古中国之精神张扬不羁。



  双角麒麟羽翼饰以鳞纹,翼分四翎,翼梢略为外展,虽帖服胁侧,但仍有展翅欲飞之态。



  双角麒麟置石台之上,石台又如萧梁武帝修陵北侧麒麟一般,包围于水田之中。石台之外,仅可容足,石台之内,又有新树几株,阻碍视线,令拍摄极为艰难。麒麟身下,荒草及膝,遮去麒麟四足,倒也隐下景安陵麒麟形体四足偏短的缺陷,反令麒麟宛若匍匐荒原之上,窥得扑捕猎物之良机,几欲腾骧而起。



  双角麒麟东侧四十米外,即朱偰先生所称石牛塘“左岸更有石迹二处,半没水中,一盖为墓阙遗址,其一或为赑屃”,或为赑屃之物,如今已然掘出立于石基之上,其非赑屃,却正是那曾经失却的独角麒麟。




  独角麒麟如今四足已失,不知何时坍塌坠入水塘之中,上千或几百年水流浸蚀冲刷,麒麟精美雕刻已如鹅卵石般光滑,身形仅存大概。



  虽然如此漫漶,但仍可见独角麒麟下颚亦残,此情形仅见景安陵麒麟,想来此麒麟坠入水中之时,亦或即是遭受下颚毁损之时,多少年前,不知何人所为。



  景安陵独角麒麟,仿佛螳螂一般,自草丛中鬼祟探首而出,阴惨惨有几分可畏。

南朝帝陵麒麟
        麒麟天禄之辨

萧齐宣帝永安陵:齐陵麒麟 宣帝永安陵

萧齐武帝景安陵:齐陵麒麟 武帝景安陵

萧齐景帝修安陵:齐陵麒麟 景帝修安陵

萧齐明帝兴安陵: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

萧梁文帝建陵: 北阙龙吟 东陵麟斗

萧梁武帝修陵: 夜深麒麟忆梁台

萧梁简文帝庄陵:怅惘家国残麒麟

陈陈文帝永宁陵:肘鬃膊焰故依然 永宁陵与闲话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