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筒子河 银杏叶永宁陵与闲话 32 »

齐陵麒麟 宣帝永安陵

  书接上回。

  离开萧齐武帝景安陵,徒步数百米后侥幸搭上一辆载客三轮摩托,返回前艾再乘中巴客车回到丹阳汽车站。连续数日在高温烈日下奔波,加之感冒咳嗽,身体已经极度疲惫虚弱,没有胃口吃午饭,补充几瓶水后,强打精神坐上开往胡桥的后巷专线,去探访丹阳最早齐陵之宣帝永安陵。
  依然在胡桥镇中三岔路口下车,正午时分,镇上安静寂寥。逡巡半晌,也没有找到一辆拉客的三轮可以代步兼为向导。不过庆幸有一位老者对附近齐梁陵寝分布颇为熟悉,知道胡桥左右有两处麒麟,一处在镇东仙泉路旁,便是我昨日寻觅到的萧齐景帝修安陵,而另一处我此行欲探访的萧齐宣帝永安陵,就在镇北张庄桥,老人向三岔路北向公路远处大略指明方位,大约就在二里外公路上坡前右手旁稻田之中。

  果然。

  公路上隐约可见白玉色麒麟形状,距公路有三百米之遥。与公路之间平行线之间有一处村落,村落间有一径土路仿佛与之相连。游疑之际,忽然想起曾有他人提及此处时称村中多有散养恶犬,追逐吠咬陌生路人,此种情形在关中拜谒唐陵途中屡有发生,不禁胆怯心寒。于是再走几步,想在村北直接由稻田中穿过,盘旋埂垄没走多远,就看见杂草悉索摇曳,其间有肥壮长蛇四散逃窜。
  于是,我惊魂未定的走在了村中土路上,心中暗自盘算着狂犬病疫苗总要比抗蛇毒血清好找吧。

  永安陵在县北三十里尚德乡,高帝父宣帝及陈皇后所葬。高帝父讳承之,字嗣伯;母陈氏,讳道止。高帝即位,追尊考曰宣帝,妣曰孝皇后,陵曰永安墓。

  《丹阳县志》

  萧齐宣帝承之,萧齐开国之君高帝道成之父。《南齐书》与《南史》中均无本传,事平事迹大略载于其子高帝本传中:

  皇考讳承之,字嗣伯。少有大志,才力过人,宗人丹阳尹摹之、北兖州刺史源之并见知重。初为建威府参军。义熙中,蜀贼谯纵初平,皇考迁扬武将军、安固汶山二郡太守,善于绥抚。
  元嘉初,徙为武烈将军、济南太守。七年,右将军到彦之北伐大败,虏乘胜破青部诸郡国。别帅安平公乙旃眷寇济南,皇考率数百人拒战,退之。虏众大集,皇考使偃兵开城门。众谏曰:“贼众我寡,何轻敌之甚!”皇考曰:“今日悬守穷城,事已危急,若复示弱,必为所屠,惟当见强待之耳。”虏疑有伏兵,遂引去。青州刺史萧思话欲委镇保险,皇考固谏不从,思话失据溃走。
  明年,征南大将军檀道济于寿张转战班师,滑台陷没,兖州刺史竺灵秀抵罪。宋文帝以皇考有全城之功,手书与都督长沙王义欣曰:“承之理民直亦不在武干后,今拟为兖州刺史,檀征南详之。”皇考与道济无素故,事遂寝。迁辅国镇北中兵参军、员外郎。
  十年,萧思话为梁州刺史,皇考为其横野府司马、汉中太守。氐帅杨难当寇汉川,梁州刺史甄法护弃城走,思话至襄阳不进。皇考轻军前行,攻氐伪魏兴太守薛健于黄金山,克之。黄金山,张鲁旧戍,南接汉川,北枕驿道,险固之极。健既溃散,皇考即据之。氐伪梁、秦二州刺史赵温先据州城,闻皇考至,退据小城,薛健退屯下桃城,立柴营。皇考引军与对垒,相去二里。健与伪冯翊太守蒲早子悉力出战,皇考大破之。健等闭营自守不敢出,思话继至,贼乃稍退。皇考进至峨公山,为左卫将军、沙州刺史吕平大众所围积日,建武将军萧汪之、平西督护段虬等至,表里奋击,大破之。难当又遣息和领步骑万余人,夹汉水两岸,援赵温,攻逼皇考。相拒四十余日。贼皆衣犀甲,刀箭不能伤。皇考命军中断槊长数尺,以大斧捶其后,贼不能当,乃焚营退。皇考追至南城,众军自后而进,连战皆捷,梁州平。诏曰:“承之禀命先驱,蒙险深入,全军屡克,奋其忠果,可龙骧将军。”随府转宁朔司马,太守如故。
  入为太子屯骑校尉。文帝以平氐之劳,青州缺,将欲授用。彭城王义康秉政,皇考不附,乃转为江夏王司徒中兵参军、龙骧将军、南泰山太守,封晋兴县五等男,邑三百四十户。迁右军将军。元嘉二十四年殂,年六十四。梁土民思之,于峨公山立庙祭祀。升明二年,赠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

  《南齐书》卷一 本纪第一 高帝萧道成

  虽然《南齐书》于帝王之家多有溢美之辞,但观宣帝一生,仍可称智勇双全之骁武上将,战功卓著,其可垂史册之事迹者有二。

  其一:刘宋元嘉七年(430年),右将军到彦之北伐大败,胡虏乘胜攻占青州所属各郡国,偏帅安平公乙旃眷进犯济南,宣帝时任济南太守,仅以数百人阻击,居然败敌。胡虏集结重兵而来,宣帝令按兵不动,大开城门。众谏称:敌众我寡,怎可如此轻敌?宣帝答曰:今日悬守穷城,事已危急,如若示弱,必遭城破屠民,只可示强而待。胡人反疑有伏兵,遂引兵而退。
  虚者虚之,疑中生疑;刚柔之际,奇而复奇。宣帝用此空城计,可谓谋略过人。

  其二:刘宋元嘉十年(433年),宣帝时为梁州刺史萧思话任下汉中太守,氐帅杨难当进犯汉川,宣帝轻军进克氐伪所据黄金山,进至峨公山,虽遭敌众围困数日,但待援军至,表里奋击,再克峨公山。杨难当遣其子杨和统领步骑万余人,夹汉水两岸,攻逼宣帝四十余日。贼兵身披犀甲,刀箭不能伤。正当此危急之时,宣帝令军士将槊截为数尺长,再以大斧捶其尾部以增其穿透力以破犀甲,贼兵遂不能抵挡,焚营而退。宣帝尾随追击,连战皆捷,最终平定梁州。
  诏曰:“承之禀命先驱,蒙险深入,全军屡克,奋其忠果,可龙骧将军。”

  宣帝殂于元嘉二十四年(447年),时年六十四岁,归葬永安陵。梁州百姓思之,于峨公山立庙祭祀。宣帝所葬之处,风水极盛,《南史》齐高帝本传载:

  帝旧茔在武进彭山,冈阜相属,数百里不绝,其上常有五色云,又有龙出焉。上时已贵矣,宋明帝甚恶之,遣善占墓者高灵文往墓所占相。灵文先给事太祖,还,诡答曰:“不过出方伯耳。”密白太祖曰:“贵不可言。”明帝意犹不已,遣人践藉,以左道厌之。上后于所树华表柱忽龙鸣,震响山谷。

  《南史》卷四 齐本纪上 高帝萧道成

  “常有五色云,又有龙出焉”,刘宋明帝与后废帝均甚恶之,深为不安,屡加践藉以坏其风水。其间令善占墓者高灵文占验察看,幸而高灵文与高帝道成有旧,曾为其部下,故而回复明帝时诈称其风水不过预示出诸侯耳,而告之高帝实情:贵不可言。





  永安陵南向,陵上原有高大封土,如今已涅没无踪迹,仅存神道麒麟两尊,东南、西北相距二十米对立。





  西侧麒麟保存较为完好,身长身高均约三米,昂首垂身,腾骧欲飞。



  西侧麒麟置身于石台之上,周围荒草没膝,全然不见石台与土地高下,其间还有积水,多有蚊虫,文物保护碑上更有拇指大小黑色蜘蛛,再想起来路上长蛇,毛骨悚然。
  手中广角镜头又必须接近麒麟,只得探雷一般迅速伸脚踏平一方草木,确定没有蛇虫后,再碎步向前,一点一点踏上石台,靠近麒麟。





  西侧麒麟麟首双角,可惜如今双角已残。





  麒麟眼后唇角均生鬣鬃,须髯垂于胸际。





  胁生双翼,翼根饰以卷云纹,中刻细鳞,翼尖六、七翎。



  麟身鬈毛盘曲如流苏,遍布身体四肢。



  麟尾曳地,自然盘曲垂于石基之上。



  西侧麒麟左前足前踏,爪下擒有小兽,可惜形状已漫漶不清。雕刻麒麟所用之石,历一千五百年雨水侵蚀,自然纹理如涓涓水流舒缓贯通石座之上,仿佛有浮水凝结为冰,晶莹剔透。如树木年轮一般,石纹可有一千五百余波?



  身心俱疲,汗如雨下,片刻便觉虚脱,藏身在麒麟右侧腹下以避矫阳,歇息片刻。
  南朝陵墓神道石仪神兽,一般两侧均为雄兽,腹下阳具磅礴。屈身萧齐宣帝永安陵西侧麒麟身下,这一尊丹阳年岁最长麒麟身下之时,居然发觉其腹下居然同样写实的雕刻有雌性生殖器,而此则为一罕见雌麒麟。
  腹下空间逼仄,只好把相机放置在石基座上盲拍,故而仅能看出大概。图片中深黑色突起应是两瓣阴唇,其中凹陷,左上尖突指向尾梢,自然与腹部融合。
  感慨细微处见南朝工匠之技艺,更惊叹彼时民众思想之开放张扬,全不似后世宋明理学兴盛后之道貌岸然,虚伪猥琐。



  西侧略偏北二十米外,有雄麒麟一尊,本与雌麒麟相守相望,可雄麒麟麟首已残缺无踪。



  据朱偰先生《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丹阳之齐梁陵寝一节中,载其在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左右探访永安陵时,“据土人言,距今五十年前,有乡妇行经此地,忽为风卷入空中,乡民迷信,以为石麒麟作祟,遂纠众毁之,以致丛残不全”。
  想来未必确实,两麒麟相较不远,如若有土人故意毁损,不致只毁其一而存其一。若因其为雄麒麟之故?无从得知。



  雄麒麟麟身与雌麒麟大体相仿,而麟尾则较雌麒麟更长,垂于石基之后,尾梢又翘起回卷于尾上,颇有趣味。
  三城巷村齐梁四陵中,萧梁文帝建陵神道南侧麒麟修复四肢及尾部时,麟尾即作如此处理,可无论工匠与工艺皆与南朝之时有壤霄之别,虽然貌似仿佛,可精神全无,僵化造作。对比此真迹,可见三城巷村齐梁四陵石刻修复工作之精鄙拙劣,如此修复,万万不可。





  雄麒麟前踏右前足,足下所擒小兽虽亦已轮廓漫漶,但相对而言可算是保存最为完好一尊,可见小兽身形与四肢兽尾,小兽作回首顾盼状,或因痛楚,或因惊恐,可怜可爱。

  萧齐宣帝永安陵距土人聚集处不远,故而探访不甚艰难,一百余张照片拍摄下来,时间不过才刚下午两点。可那时候,心跳剧烈,气息急促,再也难以坚持,随时会有中暑晕厥的可能,被迫早早返回。
  欣慰的是,建康兰陵二地,南朝陵寝石刻中最精华者,最可留影者,已全部访至,没有知而未至者。虽然此行颇为不易,更因酷暑伤风而致重感冒,即发肺炎咳嗽,时至今日已六十余日而仍然未愈,但每每想起南朝石刻之精美磅礴,便觉一切付出皆微不足道。

  今生我会常常去看你们的。

南朝帝陵麒麟
        麒麟天禄之辨

萧齐宣帝永安陵:齐陵麒麟 宣帝永安陵

萧齐武帝景安陵:齐陵麒麟 武帝景安陵

萧齐景帝修安陵:齐陵麒麟 景帝修安陵

萧齐明帝兴安陵:齐陵麒麟 明帝兴安陵

萧梁文帝建陵: 北阙龙吟 东陵麟斗

萧梁武帝修陵: 夜深麒麟忆梁台

萧梁简文帝庄陵:怅惘家国残麒麟

陈陈文帝永宁陵:肘鬃膊焰故依然 永宁陵与闲话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屋子
  • 真想跟你一起去看看这些精美的神兽~@!
    胡成 于 2008-12-3 16:13:41 回复
    冬天草枯之后会再去,有机会一起上路,我很希望有同行者。
  • 2008/11/26 15:26:0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