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街即景昌溪 北岸 »

渔梁街 渔梁街

  早上从屯溪火车站坐中巴到歙县。车过岩寺,梅同学电话过来已经在歙县汽车站等候。



  梅同学是歙县上丰人,如今工作在歙县县城,大学时便沉稳内敛,话语不多但说话必面带笑意。毕业已然十二年,政府机关浸染多年但仍然一如最初质朴,只是笑容少了,沉默多了。每个人都有许多外人看不到的苦楚。
  梅同学带我进歙县古城,穿许国石坊,走斗山老街,出城步行至渔梁街,直到渔梁坝。



  渔梁古称梁下,本为练江码头,往来歙县物资于此集散。兴盛时,商贾如云,物货如山,故以码头沿练江蜿蜒开去形成狭长约二里有余一村镇。渔梁老街以卵石铺就,宽仅三数步。



  街边老屋高大纵深,古时宅店兼用,临街店铺,后为住宅。如今大多在沦为公产后改为大杂院,院内凌乱昏暗,能够穿透天井洒入院内的阳光,仅有那么片刻一缕。



  渔梁老街除却几家年代久远的杂货铺子,除却几家新辟为旅游景点的老店老宅,大多数人家依然保持本来的生活方式,节奏舒缓,丝毫没有因附近渔梁坝的旅游开发而受到搅扰。总是只窄窄的开一扇门,在街面上忙活完了,便马上返身回到那悠暗深邃的院落。
  梅同学自然按导游普通游客的方法带我在每处浅尝辄止,而我也不好意思占用他太多工作时间,所以很快便走出从渔梁坝乘公交车回返县城。

  午饭后一人重返渔梁街。



  渔梁街西忠护庙。忠护庙内供奉大唐初年越国公汪华之九子汪献。汪华,南陈至德四年(586年)正月十八日生于歙州,本名世华,后因避大唐太宗皇帝名讳改名华,字国辅。幼年丧父,成年后参加郡府官军,以英武智勇深得将士拥戴 。隋末率众起义,占据歙州,相继攻下宣州、杭州、睦州、婺州和饶州,建号称号吴王,六州赖以平安十多年。大唐高祖皇帝武德四年(621年),奉表归唐,诏使持节,总管六州诸军事,歙州刺史,封上柱国、越国公。太宗皇帝贞观二年(628年),奉诏晋京,授为左卫白渠府统军。十七年(643年)改忠武将军、右卫积福府折冲都尉。十八年(644年),太宗皇帝征辽,命其任九宫副监。二十三年(649年)病殁于长安,享年六十四岁。越国公一生五妻九子,五夫人张氏于贞观十九年乙巳(645年)生第九子献,献自幼聪颖好学,过目成诵,精于棋艺,然天不假年,仅得春秋十九。“汪献早逝无嗣,宋封其为忠护侯,淳熙年间郡人念公爱子,特为立祠。因祠颇着灵异,古代舟行浙江者必祀之。”忠护庙面阔十米余,八字门,马头墙,红墙黛瓦,青砖牌坊门楼,上额有“敕封”,横额“忠护庙”,隶法古朴,可惜笔划多已毁损。



  连续二十几日阴雨,新安江水早已漫过渔梁坝。乍一放晴,渔梁街里家家户户晾散衣被,忠护庙前空场之上,阳光更是不得片刻空闲,空气中弥漫着的水腥气中又掺杂入了霉苦味儿,更让人感觉渔梁街之老旧。
  忠护庙八字门前石阶之上,四仰八叉躺着酒鬼一位,他倒是与我这滴酒不沾的异乡客颇为投缘,絮絮叨叨与我说起没完。一天两斤劣酒,酒毒早已入他膏肓,土人说普通话本就艰涩,加之他那麻痹的舌头,我根本不知其所云。大概的意思就是告诉我边上的李白问津处与本来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说他祖籍浙江永康,老母亲也是因酒而驾鹤,并且指给我看他那肝腹水的肚子,等等。
  这是影像之中看不见的。



  街中原居民纯朴羞涩,十次搭讪倒有九次遭遇沉默,而且对镜头颇为反感,见有相机举起便马上折返室中,这也无可厚非,人之常情而已。惟独需提及其中所谓巴慰祖故居的,其中主人谓其为巴慰祖十三世嫡孙巴雨,自称十年前出资四百万清退并购下彼三进祖产院落并有藏印六百余方云云,因为我涉足此行久矣,与之攀谈几句便觉其人言谈云山雾罩、破绽百出,墙上悬挂印拓更是拙劣不堪之仿品,室内陈设更是粗鄙恶俗,后来有歙县土著知情者谓房产为港人购买而其不过管理者云云,或为实情。商业运作不可避免,但为商业而作伪历史、作伪文化便是荼毒贻害之行为,不可不知,不可不防。



  墙界。如此,凡有规矩,便无争端。历史与文化的规矩在中国人眼中本是清楚明确的,只是忽然被生生隔裂开来,启蒙在之后的中国人眼中对于历史与文化便是模糊懵懂的了,极易人云亦云,这便是那些伪历史伪文化生存的根基,因为他们料定了你根本不知道孰优孰劣,孰真孰假,便为私利任意伪赝,真真令人愤慨,可却又无奈。



  渔梁街,渔梁街。108号门前生起火炉,一把水壶十数只水瓶。我问看火的老者如此为何?他沉默不答。我俯下身去,努力从水瓶的视角去看这条老街,老者沉默返回屋中,意思是空出门前任由我拍摄。远处三两老人闲聚聊天,此时也好奇的注意着我,不知道我意何为。
  我看着相机,相机看着水瓶,水瓶着着水壶,水壶看着火炉。他们看着我。
  没有一个人说话,就这么沉默着。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4.Ler
  • 墙界!!!“凡有规矩,便无争端。历史与文化的规矩在中国人眼中本是清楚明确的,只是忽然被生生隔裂开来,启蒙在之后的中国人眼中对于历史与文化便是模糊懵懂的了,极易人云亦云,这便是那些伪历史伪文化生存的根基,因为他们料定了你根本不知道孰优孰劣,孰真孰假,便为私利任意伪赝,真真令人愤慨,可却又无奈。”
    叹!

    最后一张照片和最后一段话,最最为精彩!!

    整篇图文中透着舒缓,可见你当日心情也是非常闲适惬意。
    胡成 于 2009-3-27 23:25:20 回复
    刚开始去周边老街古村游览,还怀有希望,还以为会有想象中的深沉静谧,因此那时候还有闲适的心。如果等到回来再写而不是当时记录,文字肯定会是另一种情绪了。
  • 2009/3/27 3:54: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深灰色
  • 好久不来了。你还好吗?不知不觉日子过得太快了
    胡成 于 2009-3-13 21:30:20 回复
    说不上好,也不算太差。
  • 2009/3/13 21:13: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leira
  • I am working on the computer lab of the collage now.

    Just take a break and say HI.

    Have a fun...
    胡成 于 2009-3-13 21:27:53 回复
    Hi sweetie, do not three hearts and two meanings, you need 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 2009/3/13 21:12:1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