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黟县 宏村桃之夭夭 »

黟县 西递

  书接上回。

  宏村、南屏、关麓由京黟公司承包开发,因为公司与村民利益分配问题,导致京黟公司在彼处收取高昂门票之后,仍仅有寥寥数处旧宅可供免费导游参观。如果想进入并拍摄更多的民居,那屋主便会随心所欲索取额外费用,走一遭即如侯宝林先生名段“三棒鼓”,没有不收钱的时候。
  与之不同,西递最初在村委会主任唐茂林带领下,自行收取门票并成立村办旅游公司,并且在黟县旅游局试图收回旅游开发权时毫不妥协,最终没有让西递也成为京黟公司的旗下景点之一。在黟县的景点方位指示牌上,均以一处“中城山庄”为参照点,注明各村落与中城山庄的相对位置与距离。中城山庄原是黟县县政府招待所,本是县政府出资,但经营不善,庞大的债务与工资成为黟县县政府的包袱。故而在京黟公司优惠取得三处旅游开发权的同时,也必须同期租赁中城山庄,并承担其数百万的基建债务与工资支出以及后续开发费用。因此,在黟县县政府将危机转嫁给京黟公司之后,京黟公司必然会以最大限度攫取利益为前提,以便在盈利的同时补偿中城山庄的亏空。最终被剥夺利益的,无疑是宏村等处的普通村民百姓。只不过,如今他们也意识到与其坐等利益被损害,不如群起而从中分一杯羹,至于宏村等处以后会成为什么样子,那才不是各方关注的重点。而西递因为由村办公司自行经营,产权明晰,自然有更多的利益被分配到各村民手中,于是门票包括在内的开放古宅民居、配套基础设施等等,均明显优于由京黟公司承包的几处村落。
  以上信息均参考《南方周末》2002的“宏村之痛”一文。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京黟公司以此文侵害其名誉权为由状告《南方周末》,经本地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京黟公司胜诉,《南方周末》道歉之余并赔偿其人民币五万元整,也就是说,以当时门票五十元计,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此文至少让一千人受到影响并不再去宏村旅游。《南方周末》那里肯服,上诉到本地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大家都知道这种情况下一般肯定是会听到“维持原判”的,果不其然,只是撤消了一审令其赔偿五万元的判决,也就是说,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此文不会对宏村旅游造成任何影响。还是高级的有见地,看如今,果不其然。
  以上一段自我摘清的意图明显,万请苦主海涵,我这里庙小无人,必然不会影响到您的高香。

  不过,被激起物欲的人心,便是欲壑难填了。如果说行走在宏村,仿佛行走在潘家园,那行走在西递,便如同行走在琉璃厂,东西差不多,只不过地摊变成了店铺。西递开放的旧宅,除却有导游讲解以及可以自由拍摄,其他与宏村别无二致,必然有各种各样赚钱的营生,重头戏不外乎又是假古董,而且假的更加惨不忍睹。大夫弟右边一处私宅,我甫一踏入,一位貌似忠厚长者便喋喋不休向我推荐古玉字画,不得片刻安宁。
  即便有片刻安宁,又能如何?旧宅内哪堪入眼。事实是,再雅致的厅堂,挂着一眼便知出自同一稚子之手笔的书画,对联落款刘墉,条屏落款孝胥,罗锅汉奸聚集一堂,情何以堪?所谓佛头着粪,不过如此。多一些本地土产,梅菜炊饼,风腌腊肉,山泉新茶,歙砚宣纸,徽墨徽笔,这样问心无愧的干净买卖不好吗?干嘛非得昧着良心赚那不义之财?干嘛非得把所有的游客当智障?
  文玩陈设是传统中国氏住宅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切皆有规矩,如今无论肃净厅堂还是清雅书宅,皆如排档地摊一般,哪还有半分古宅旧屋的本来面貌?把文化庸俗化,把旧宅只狭义理解为某一客观地理位置上的某一居有居住功能的房子,而不论其文化内涵与外延,随便敷衍些家俱陈设,随便主人将其折腾成什么样子,这便是如西递宏村般们对文化保护的理解。



  因而在西递,仍然没有举起相机的兴致,直到走进徽商巨擘胡贯三晚年旧宅惇仁堂,导游读作蹲人堂的地方,忽然看到穿堂墙边摆着两架缝纫机,右手是极老旧的产品,飞人牌,模样与家里小时候的蝴蝶牌别无二致。看来主人仍然经常在使用,黑漆机身在幽暗的光线中泛着诱人光泽。
  仿佛笑话一般,这是我在西递看到的为数不多的“老东西”,这是大部分村民面露神秘表情说他们家有古玉字画时用的字眼。



  连这个“老东西”都是假的,还能有什么是真的?



  在履福堂,这处胡贯三之孙胡积堂故居中,更如书画造假集散地,导游滔滔不绝向旅行团说什么二品官,听得我云山雾罩。而具讽刺意味的是,胡琴三积堂先生,生前深谙书画鉴藏之道,曾就其所藏撰《笔啸轩收画录》一书,而如今琴三先生如若得知其后人干起了向游客售卖伪赝书画的勾当,是否会悲叹辱没斯文,辱没斯文。
  彼时主人正在午饭,我前后蹓跶一圈,倒是在天井某角落木板上看到不知何年何月何人残墨一片,隐约是“和谐伉俪”四字,年代想来不会太过久远,但可见那时西递人还无愧书香门弟,笔力老道,结体纯熟,哪似今日,满墙蚕头鼠尾,春蚓秋蛇。
  祖上书香世家,如今家道中落,琴棋书画诗酒花化作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后人的确会觉得颜面无光。不过似乎人人都能理解何以至此,可着中国哪儿又能找出书香百代人家?虽然不能再光宗耀祖,但最起码可以不让祖上蒙羞,做一些正大光明的产业不好吗?非得借着祖宗的名义坑蒙拐骗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守着西递宏村这样日日游客盈门的风水宝地,何至于均出此下下策?



  在瑞玉庭里看到这样一件瓷器,当铺掌柜模样,面部市侩的表情很传神,像极了如今的西递与宏村。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2.无边丝雨
  • 女儿看见最后一张照片,说:“好可笑!”,然后哈哈大笑。我被感染了,也跟着笑。
  • 2009/3/27 18:11: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Leira
  • 恩,我家现在还有蝴蝶牌缝纫机,这是唯一一件搬2回家,没有丢的“古董”。
    古董,入得眼内即是,否则,再名贵,也就一件阿什物儿。
    胡成 于 2009-3-26 0:13:42 回复
    那蝴蝶牌缝纫机一定要留着,精心呵护,那才是以后真正值得收藏纪念的古董。我就在后悔奶奶的那台不知道去了哪里,小时候总惦记着那缝纫机里带着的一柄精致小改锥,还有镀着铬银光闪亮的缠线圈儿,那种车轱辘一般的,不知道究竟该叫什么的东西。可以直到缝纫机没有了,那两样东西也没有归我,或许是奶奶一直不给,或许是以后我不再想要。不过现在想想,如果有那么一台摆在家里,如同硬木家具一般,陈设在某个角落,一定别致而有趣。
  • 2009/3/24 10:53:0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