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意义的白后堡的孩子 »

走在徽州 卷二



  02. 猪头      03.16 黟县宏村 月沼畔

  月沼池畔有一爿饭馆,饭馆外自然挂满各色风腌咸货。猪头一剖两半,兀自似笑非笑地悬在那里,让我想起城门楼,让我想起革命党。奇怪的是,想起的还有青蒜,爆炒的时候免不了要搁些青蒜的吧。
  仅限于此,不得再做其他联想。



  11. 新茶      03.17 黟县西递

  才过惊蛰,未到春分,可各色茶庄已经支起铁锅炒起新茶。那之前,徽州连绵二十几日阴雨,湿寒全无春意,怎么乍一放晴,按理方才萌芽的茶叶便有如此大量采摘?以前只知明前茶已是稀罕之物,如今才得见这社前茶亦不过尔尔,真不知道是该相信自然,还是该相信茶商。
  幸好我只喝廉价的松萝茶,更无所谓社前明前。



  14. 某花      03.17 黟县西递

  我问了主人的,主人亦是茶商,难得态度和蔼的中年妇女告诉了我花名,可是我却忘了。隐约记得有个“钟”字,还有这花很普遍的开满山岗。在山岗上开满的某花便会令人熟视无睹,只是在那悠长昏暗的窄巷之中朵朵明艳动人。



  16. 戏谑      03.17 黟县西递 惇仁堂内

  我喜欢戏谑,无论深奥还是浅俗的,那样会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温情脉脉,比如惇仁堂梁柱上挂着的这本日历:
  十里长街送英杰,
  王婆照应武大郎。
  有错字,也不合平仄,应当不是对联,完全不挨着的两句话,莫非如卜辞一样内藏玄机?不得而知,只是王婆照应武大郎这句着实幽默,我一个人站在惇仁堂天井里窃笑,只恨别人不去注意以致无人分享。
  中介送绿帽,肯定算不上照应吧。



  20. 新人      03.18 屯溪老街

  老街三马路上有家木雕修复作坊,一个看样子二十岁左右的毛头小伙子正带着一个更幼齿的徒弟忙活着。两三件挂檐板,深浮雕的人物全部毁损,毛泽东时代以后就再没有完整器了,小伙子如是说。他们用化学胶水把极软的松木片贴补在原处,再用铅笔大略勾描一下,便用平口而非斜口木工刀雕刻起来。想必最后经过着色做旧,这些木雕便又堂而皇之以原件恢复到古宅之中,难怪我见到许多导游言之凿凿所谓真品的木雕作工如此拙劣,而且千人一面,毫无艺术价值可言。
  原来如此。



  21. 刀凿      03.18 屯溪老街

  无他,随意摆放的刀凿因随意而具美感。



  22. 影映      03.18 屯溪老街

  老街里一家古董店。古董店,故名思义,古的不懂,懂的不古。
  我就是觉得,我的影映与环境如此和谐,以至于冲洗出后我纳闷许久,为什么要拍摄一尊作工粗糙的观世音?



  25. 美丽      03.18 屯溪老街

  我努力靠近这只猫,这只本在老街与二马路路口门板上睡下午觉的花懒猫,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镜头最近合焦距离38厘米,这便是拍摄这副影像是我与猫之间的距离。这距离如此之近,以至于我都害怕猫怒了以后会抓破我的脸,猫也害怕我不知深浅的再靠近戳瞎了她的眼。
  虽然我不养宠物也不喜欢小动物,但我却一直偏心眼的坚信猫科动物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动物,虽然某些雌性灵长目人科人属智人种动物在青春年代也很美丽,但她们总会因为衰老而变丑不是吗?更过份的是她们总穿着衣服不是吗?
  而一只猫,美丽由生至死。

Nikon F3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II
DNP Centuria 200
Fuji Frontier 355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7.Loki
  • 心思细腻。对愁善感的孩子~~~!呵呵。
    我好那些老房子。老街道。那些幽静,绿意匆匆悠长的小道。
    所有一切老的东西,都是有故事的。他们见证过那个时代。
    那个时代的繁华,落寞,最后被时间的转轮刻下沧桑。
    喜欢旅游的我。特别羡慕背包游。却一直没有勇气和时间。
    旅游时也遇到一些有意境的画面,会有拍下来的冲动。
    但却不曾留下一张。因为总觉得我只是一个过客。
    即使将聚焦定格在那一刻,我也带不走什么。更留不下什么。
    偶尔会在脑海里印出那被模糊记忆蒙胧美化的图片。
    于鄙人而言。鄙人曾经来过。鄙人能回忆。这是最美的。
  • 2009/9/10 3:47: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beibei
  • 花痴,我的理解本是对花很痴迷,所以应该是认识很多很多花的的那类才是:)
  • 2009/4/16 17:37: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beibei
  • 徽州老乡说,这里的“某花”叫映山红。说还有白色的。
    猫很优雅很美。我本不喜欢猫的,这只猫除外。
    胡成 于 2009-4-14 22:10:17 回复
    检索百科全书果然很像映山红,我觉得我真的很花痴,似乎除了可以准确认出栀子花以外,其他任何花我看着都含糊。
  • 2009/4/13 14:46: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Ler
  • 22 的这段话,可笑煞我了。

    25 这段,精彩至极。
  • 2009/4/13 0:46: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楼普
  • 十里长街送英杰, 这天是某伟人忌日?
    王婆照应武大郎。 歇后语,与黄鼠狼给鸡拜年同

    猫很妖艳
    菩萨的表情很市井

    这些凑在一起很好玩。(*^__^*)
    胡成 于 2009-4-14 22:01:44 回复
    果然影像和谐,以至于你只看见市井的菩萨,却没有看到菩萨身后鬼魅般的我。
  • 2009/4/11 17:05: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露西
  • no.1有点恐怖有点搞笑在你的构图里,哈哈
    我讨厌猫总是对它们心生恐惧
  • 2009/4/10 20:54:3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