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岛映像 之二 太平湾青岛映像 之四 石老人 »

青岛映像 之三 湛山寺

  6月14日。转阴,阴天便自此如沉疴,再未转晴。

  上午去附近的湛山寺——其实在青岛哪里都可以算作附近——和我想象中一模一样,崭新的以及敛钱至上的。尚未入得寺门,便收到中年妇女散发的《玉历宝钞》一本,内容不过是唬人信佛,出资印书便百病全消之类。随便翻了几页便把心里的我笑到前仰后合。封面称:《玉历宝钞》是一本传抄已久的“阴律”善书,传出者淡痴尊者是一位得道高僧。是有考无考的高僧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高僧的师傅起的名儿实在够淡痴的,没笑翻当场。此类黑书常见,蛊惑之法无外乎欺骗继以恫吓,但此书可谓登峰造极,封面黑体大字:
  千万不要随意妄自评论你所不知道的道理,否则你可能会用生命的代价来补偿你所犯下的错误。
  ——戏剧大师 莎士比亚。

  湛山寺,民国二十二年筹建,民国三十四年落成,天台宗,首任住持倓虚法师。新庙一座,没啥显赫历史,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在民国二十六年四月至九月,应倓虚法师之邀,弘一法师曾自福建北上湛山寺结夏讲经。
  居湛山寺时,达值日寇侵华,弘一法师在致友人书信中云:“青岛或可无战事,惟商民甚苦耳。朽人此次居湛山,前已约定至中秋节止(中秋以前不能食言他往,人将讥为畏葸)。”……“若有战事,火车不通,惟有仍居青岛耳。”他函亦云:“朽人前已决定中秋节乃他往。今若因难离去,将受极大之讥嫌。故虽青岛有大战事,亦不愿退避也。”并以极大殉教之精神,多次自书:“为护法故,不怕炮弹”以自勉。
  民国三十七年,即1948年,倓虚法师应邀至香港讲经,后来,便就此住下,所谓“驻锡香江”云云,直到1963年死去。

  罪过,和尚挂了应当写圆寂的。

  无人可殉的湛山寺,八十年代之后新建,即如今之崭新湛山寺,处处只有烟火气,无论烟火或者草木建筑,更是多处大兴土木。



  因历史缘故,青岛城仅此一处佛寺,垄断的买卖,自然香火极旺。善男信女,信女善男,何其多也。



  某殿殿右,台栏上摆着些破碎的瓷像,观世音安然无恙,胡三太爷却失了首,不知所为何故?某非香主欠了和尚们烟火钱?以致供奉横遭扫地出门之厄运?



  此殿左右挂满了配飨的灵位,不知道在湛山寺花多少钱才能买到一片寸方之墙,想来价格不菲。门侧窗下坐着个和尚,售卖着桌上的各种佛普读物,每次进佛寺道观之时,我总会想起一个词儿:全僧(道)皆商。和尚们再也不是旧社会时不劳而获的社会蠹虫了,他们都是勤劳致富的。



  这老太太在这庙里可真没少花钱。后来我听她自己说已经八十多岁,比这湛山寺还老,比这湛山寺里泥胎神佛们还老,不知道向小辈儿跪求安福有何作用?



  这个年青人其实就在我拍摄的破碎瓷像的影像里,只是我降低视角把他隐藏在了观音的身后。不知道是个善男,还是个虔诚居士,抑或是个游方僧人,总之就见他在寺里四处逡巡,磕头如捣蒜泥。
  后来我远远站着,想等着那个老太太走过来时拍张正面影像,可是却被他半路打劫。老太太从布口袋里掏出自印图书若干种赠予年青人并尊尊教诲,年青人合什稽首作谢,言谈间听到他自云来自天津,可说的满不是好听的天津话。
  难道是因为这个年青人看着比我还面善吗?为什么有慈眉善目的老太太给了他好几本书,而我却只有中年熟妇塞过来的一本恐吓信?



  这大爷坐在山门后冲盹儿。



  我拍完他身后,慑手慑脚走至他身前准备近摄张肖像,可惜他忽然从盹中苏醒,左顾右盼一阵起身离去。
  悻悻然的我坐在他坐的椅子上,又看见那个年青人捣蒜。
  这会儿过来个小和尚,是本应当坐在这里看门护院的,我起身给他让座,他谦让并示意我钟楼里有凉白开可供饮用,只是没有杯子。他和我攀谈,说到他本是济宁人,才刚佛学院毕业,如今已在这寺里出家。我很少认识处男。
  我说给你拍张照片吧,他果断拒绝说是曾有被记者拍照并发表云云,这话说得情有可原,凡心未泯的情有可原。

Nikon F3
Nikkor 50mm f/1.2
Kodak Tri-X 4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