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定河畔灵龟探水开阳堡 »

灵水举人村

灵水晨曦

  那么深远的天空,那么幽蓝的天空。夜宿灵水,深秋山村中的夜,寒意丝丝缕缕侵入肌肤。我想我会永远惊愕于城市之外的夜空,夜空之中那样拥挤,拥挤的星星依偎在一起,卿卿我我。你有多久没有看见飘渺银河了?



  早晨六点多醒来,天空依然幽蓝,星星们已经被月亮赶下了山。一轮下弦月,隐现于墙头的谷莠子与院中的枝杈勾勒出的天空之中。



  灵泉禅寺山门之内,远眺天际群山,朝霞渐渐艳丽,村庄渐渐苏醒,轮廓渐渐明晰,一切渐渐生动。



  南海火龙王庙门楼外,袅袅炊烟,氤氲蒸腾。

举人村

  京西斋堂镇灵水村,原称“冷水”、“凌水”,山谷之间一处村落,却有丰沛的水源,传言村中曾有水井七十二口。古人的数目字基本上属于玄学,但水井众多却是真实的,几乎随处可见,不过已经全部废弃不用。井水总不如自来水方便。
  明清以来,村中先后出了二十四名举人。科举时代,童试过后为秀才,乡试过后为举人,会试过后为贡士,殿试过后为进士,三甲状元、榜眼和探花。举人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功名,但已足够族人后代引以为荣,遂有别名“举人村”。
  举人村里刘、谭两大姓,刘姓氏族中有位刘懋恒,满清康熙年间官至山西汾州知府,这是村人仕途的极致。更多的读书人做了教书生先,曾有“灵水先生遍京西”之说。

  正是这种对文化的认同,让灵水村颇有儒雅之风。自大明永乐八年(1375年)村中即有社学,私塾更是众多。满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在家中守孝的甲午科(光绪二十一年)举人,历任山西左云县、静乐县知县,吉州知州、候补知府刘增广倡导在木城涧玉皇庙建立新式学堂,此为北京地区最早的新式学堂,实为难得。灵水村中的新式学堂也在八年后兴建。

  因着良好的教育基础,加之村内又有德高望重堪为族长之人,灵水村比起一般的村庄要整洁优雅许多。刘知府训令村人“君子不争”,刘举人协调村人“猪羊圈养”,又有公共设施诸如水池的使用守则,这令整修村子到现在看起来也没有一般小村子里的脏乱,实在难得,实在欣喜。



  刘举人刘增广1943年以七十八岁高龄离世,葬于煤窝七里峪沟。身后故居依然还在,只是格局不复当时模样。三进的四合院带着花园,后两进住着村民,第一进院落清理出来,看样子要整修成纪念堂。这次怕是最后一眼旧日模样,正房门前两株月季花朵犹在,映着木雕隔扇上的双喜字,破败之中又泛着些许生机。一如这个村子,现在都已是道地的农家了,但如那生机一样,总有些许的文化传承夹杂于生活劳作之间。

灵泉禅寺



  明《宛署杂记》载:“灵泉寺,在凌水村,起自汉时。弘治年僧员海重修,庶吉士伦记”。起自汉时多少有些夸张。禅寺坐北朝南,在村中西北山脚高处。在大明弘治年间(1488年-1505年)重建,嘉靖十二年(1533年)复修,曾经香火鼎盛。时至今日,却仅剩山门与门前照壁。



  山门砖石结构,歇山式,筒瓦覆顶,双层砖雕椽檐,仿木结构,鸡嗉檐,冰盘座,石砌拔券门。



  券上有石额,额刻“灵泉禅寺”。据载另刻有小字“大明嘉靖癸巳(1533年)七月吉日重开山,第一代住持圆恭立”,不知道是我在目力之外,还是已经不在,反正我是遍寻不见。
  山门两侧本有旁门各一,但现在只有东侧旁门仍在,摇摇欲坠。



  山门之内的寺院,本有正殿天王殿,天王殿东北侧有关公殿,关公殿北立和尚塔一座,即是曾为灵水八景之一的“北塔凌云”。今日全部荡然无存。几排废弃的红砖房,看样子曾是旧日学校。
  神佛不在了,香火不在了,住持不在了,和尚不在了,连学生也全散去了。远处山峦之上,一个白衣小姑娘唱着歌,寂寥的歌声穿透寂寥的旧寺院,说不出的凄凉。

南海火龙王庙



  东北山脚下,南海火龙王庙,南方五行属火,因此南海火龙王。龙王庙坐北朝南,正对灵水戏台。龙王庙据考创建最晚于金代,戏台也是明代之物。只可惜,戏台北侧是处垃圾站,南侧正在动工修建仿古建筑,我实在不忍心拍摄下戏台悲伤的模样。



  龙王庙山门为砖砌歇山式,拔券门,与灵泉禅寺山门别无二致。



  券洞之上部嵌砖刻匾,四周雕莲瓣,额题“南海火龙王庙”。同样有遍寻不见,只在记载中的款识“大明嘉靖岁次丙申(1536年)重阳吉日造,普林乡重修”,同样只剩南侧旁门。



  龙王庙大殿与两厢配殿已经毁损,但高台之上的西跨院仍有遗存。



  西跨院内有座北朝南大殿三间,百阔九米,进深7米,隔断已经不在。



  硬山式板瓦合瓦顶,正脊有吻兽。





  梁架檩枋上有彩绘,手艺一般。洇水蒙尘的,时间淘尽了火气,反倒有别样的质朴。



  一根柱上,裱糊着一张旧日边区政府征兵的告示。真是举人村,真是敬惜字纸,一张告示在村子破庙里风雨几十年竟然没有去揭去,甚至没有涂抹的痕迹。真担心现在去的人多了,会迅速终结他能沐浴在阳光下的寿命。
  敬请大家手下留情。



  东墙之上,还有一副水墨壁画。穿着满清狗尾辫。那应当最少已逾百年了,实在难得。画中一对母子,在看两个什么人,杂耍艺人还是什么,琢磨了半天没有弄明白,更找不到这一细枝末节的记载。
  东厢房与倒座房壁上本也有壁画,但现在随着墙皮的脱落已经不在,不知道有没有人为加速毁损的因素在里面。
  只是再请手下留情。

  龙王庙内还有两棵古柏,取名“柏抱桑孙”与“柏抱榆子”,分别与桑树榆树共生。顽强但又能通融的树木,生命力远强于看似坚硬的砖石,寺庙已经岌岌可危,随时有倒塌的风险。可是,总之又是一死,要么这样坍塌,要么死于修旧如新的保护。
  什么时候争气让我的预言总是错误的?

灵水村



  灵水村面积不大,四面环山,北高南低,村口在南端,外面已有新修的公路与109国道相连。



  村内民居如果不是新建,从外墙上可以看出曾经的家世。多数民宅围墙就地取材,以碎石垒砌,黄泥抹缝。



  如此全以青砖修筑的院砖不算多见,想本宅祖上家道必然殷实。



  村子里曾经殷实的人家为数应当不少,清末民初之时,灵水村一时繁盛之极,三百六十户,两千余丁,买卖商号十几家。其中,最为有名的八家合称“八大堂”:三元堂、大清号、荣德泰、全义兴、全义号、三义隆、德盛堂和济善堂。虽说八大堂的名声响亮,但其实还是小本买卖,经营本地山货,核桃、杏仕之类,贩卖至京津,再购回日用百货于村内销售。
  繁华过眼云烟,或许是因为村民尚文的本性,时至今日,村内反倒只剩下一家小卖部。头天夜里,想请房东帮忙缝补撕裂的速干裤,想去买些尼龙线都没有。
  现在去的人多了,重新激发了村民经商的欲望,开起了小旅店提供背包客们食宿。许多人家也重新挂起了祖上的字号,招徕生意。但不管怎样,我仍然觉得民风还是质朴的。

  我们投宿于49号刘家,北房三间留宿客人。一宿十块钱,那天晚上炕烧得真热,暖气烧得真足,因而每人加收了五块钱,第二天听另一组人说夜里冻着了,因为没有暖气,看来我们是幸运的。每顿饭每人二十块,烙饼素菜,又饿又累的时候没有不好吃的饭,只是太咸了,北人嗜盐的毛病真是不妥。
  让我相信村民尚文的,其实是他们的宝贝儿子刘壮壮,小孩子极爱看书,不怕生,围着我们探讨书里的智力题,全然不顾一帮摄影客的兴趣全在器材之上。没有人搭理也不气馁,幸好我乐于回忆小时候看过的那些三十年不变的题目。

谭老太太

  在村子里乱撞,一老人停下说你们对这些破坏子挺感兴趣,完了又热心的指示我在某电线杆处胡同内第二家有精美的砖雕。砖雕没有找到,却看见仨俩游客在13号院内和一老太太闲谈。
  再绕一圈回来,看见游客离去,院门虚掩。有些忐忑的未经允许推开院门,老太太正背着身在一小盆内洗自己的衣裳,裤腿上溅满了水,双手冻得通红。
  老太太问我是不是游客,微笑着,让我进门,颤颤巍巍带我引我进了东厢房,那是她的卧室。屋子里生着炉子,温暖如春,我没有听清楚她说些什么,但我知道她引我进去是因为外面太冷。
  老太太回答我说姓谭,不知是本姓还是夫姓,夫姓的可能更大一些。
  谭老太太今年已经九十高龄,满嘴的牙已经没有了。她一人独居在13号院内,还有两个儿子也住在本村,这是现在的所谓新习俗,我能理解。我问她我能给您拍张照片吗?她说不可以。我以为原因会如同我在沿河城被拒绝时得到的解释是因为拍照片会折了老人的寿,如果这样我肯定会关上相机。但谭老太太笑着说,太老了,太难看了。
  我不觉得她难看,装做拍她身后的门楣偷拍了她的模样。



  无论在哪里,看见老太太都会让我想起我奶奶。我告诉她我拍了她的房子,所以要给她费用,留下一点点钱,她很高兴。虽然我非常讨厌在村落里拍照被人索要钱财,但我非常乐意按此惯例经常去拍拍她的破房子。
  或许别人也能因此认可这个习惯,并且做得更好,比如帮她用冰凉的水洗衣服,反正我当时即不会想到也不会去做。



  村子里,几乎每家每户的墙头屋檐之上,都会有荒草漫生,衬着深蓝幽远的天空。线条与色彩是漂亮的,但却苍桑落寞。

  这是他们现在的样子,不是过去的,也不是将来的。
  我喜欢他们现在的样子,这几百岁的村子,还有九十岁的谭老太太。
  我希望这种样子能一直持续下去,不要死去。

  灵水村13号正在翻新,老北房与西厢房已成废墟,东厢房还在。
  只是,谭老太太却不在了。

  2010.06.26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8.轩易
  • 草草翻阅hucheng兄旧作,“北京”条目有53处。
    待至“灵水晨曦”章,不忍击节赞叹!多好的散文,多好的图画,多好的历史。
    文史图-三绝!
  • 2010/2/9 15:19: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ktkwe

  • 被打开着
    正厅
    神明
    被打开着的


    林亨泰《门》
  • 2008/1/14 14:49: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kankan
  • 惨淡的人生不需要理由。哀悼镜头。
    拍的谭老太太能看到曾经的好看。
    什么组织?组织的什么活动?不是摄影爱好者的能不能参加哩?
  • 2007/11/9 22:58:0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Ler
  • 2、17、最后一张、青砖修筑的院砖、10、14、16……
  • 2007/11/7 23:39:2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