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弗虑弗为 微信公众平台

南深沟胡同 七月二十二

剑阁闻铃

  晨雨。从绵阳搭客车到广汉,高速一个半小时便到东站。人力车夫蹬三轮送我到广汉宾馆十字路口东南把角,雨已住,风未息,冷。足等约一刻钟才见6路车姗姗而来,两块钱坐到城西鸭子河畔三星堆博物馆,门票八十。我越来越难以适应,越来越密集的喧嚣城市,越来越昂贵的景点门票,兴致全无地走在综合馆里,我强烈地思念关中黄土塬上那一座座唐陵。
  青铜馆尚可一观,纷纷古蜀国国之重器,虽然细细拍摄到两点才出馆,但心中却无波澜,毫无激动与兴奋,与中原风格迥异的古蜀国器,甚至不如一件仅有一字铭文的商周彝鼎打动我心。出博物馆便见到有什邡开往成都的客车,但时间尚早,并不着急入锦城,再搭6路车慢慢回客运中心,广汉,古雒县,前汉十三州之益州刺史治雒,古之重镇,如今却细毫不见旧时繁华。客运中心发往成都客车不足四十分钟便到成都昭觉寺站。

  大唐天宝十五载七月庚辰,明皇“车驾至蜀郡”。至此,亦步亦趋已毕明皇幸蜀路。自长安至成都,前后行程约两千两百余里,只用八天,一千二千五十四载之前,明皇一路却颠簸四十五天,马嵬伤离别,剑阁悲闻铃。
  古陈仓道,褒斜道,金牛道一路走来,虽然难见旧时踪迹,相机许多时候也是赋闲行囊中,但秦蜀之间山川了然于胸,却是无比珍贵的收获,许多曾经只在纸上的地名,忽然无比清晰起来,你在我左,我在你右。若非万里路行,必然纸上谈兵,诚不我歁。
  回望今时明皇幸蜀路上,可堪重行者,过岐山路,越秦岭路,金牛道全程,桔柏渡,上亭驿。遗憾未行必将再走者,凤县连云亭古连云道,陈仓古道碑,老剑阁凉山古蜀道。未行却不知今况者,自眉县向南入斜谷之古褒斜道。永失于世再不可行者,古石门。
  自入长安,以至成都,已近十日。十日以来,除却那日晨过岐山时,老旧客车里的几抹晨曦,便始终未见阳光,剑门关北,更是轻雾继以浓雾,无休无止。扶风县夜雨,其后恰至老剑阁时,忽而气温徒降,冷雨凄风。剑阁有雨,上亭驿有雨,若有檐铃,必可重闻剑阁铃声。明皇佑我。

  因为家人托客户接站,直接从昭觉寺载我到高升桥路蓝鸿宾馆,替我订下的电脑标间,188元一宿,我觉价格过于昂贵,并且条件极普通,而且现在几乎每隔三两分钟空中便有客机掠过的噪音。无奈,却也只好暂且住下,明日再换住处。
  再出宾馆天色已晚,坐车到天府广场,全场封闭,遍布武装警察,因前两日当地有游行故。再至春熙路,一壁走一壁窃笑,窃笑自己与在北京先走天安门再逛王府井是一样的行径,直笑到坐在春熙路的长椅上。

  夜已尽墨,春熙路上冷风清冽,但仍然有许多穿着单薄的漂亮成都姑娘。
  虽已初冬,却依旧花重锦官城。

急雨飞狐陉 卷三 随拍 卷廿七

急雨飞狐陉 卷二 随拍 卷廿六

急雨飞狐陉 卷一 随拍 卷廿五

倒马关 刘老汉

三谒唐陵 崇陵 朱雀门 石狮

分页: «12»

日历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90
  • 评论总数:3,772
  • 阅读总数:3,668,088
  • 留言总数:239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