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弗虑弗为 微信公众平台

Nikkor-S Auto 5.8cm f/1.4 试镜

唐河左岸

米脂老城 随拍 卷卅

三谒唐陵 元陵 白虎门

行旅笔记 卷二

  12月11日。一行四人自公益西桥出发,过易县再至紫荆关。虽然还在太行山左,但冬深依然寒冷刺骨,紫荆关城里褪尽了生机,原本被玉米包围着的南门二道门也裸露在外,得见真容,却有掩不住的萧索。关城里几无人迹。三点多离紫荆关再上穿心楼,然后直去涞源县城。
  住广昌大街上涞源宾馆,标间一百四十,有同行者时,住宿便不再需要反复择选,两人分摊房费总是便宜的。午饭在紫荆关前饱食,入夜仍不觉饥饿,本想在中心大街上找家台球厅消磨时间,却不想几间略大者或歇业或改为赌馆。向本地孩子询问,才找到地下室中一间,破烂球案,还好只是打发些时间。
  夜深,涞源县城弥漫着浓烈的煤烟味,这仿佛是燕赵之地冬日标准的气息。明朗清冷的夜,晚饭随意吃碗西红柿鸡蛋面,倒也舒坦,一宿无话。

  12日。晨起,早饭后去广昌大街上辽时阁院寺,却不想寺院正在封闭维修。赶巧有运料工人入寺,院门敞开,得以混进寺内。在整饬前最后模样的阁院寺里,宽阔开朗,颇有古风。可惜还来不及拿出相机,驻寺中的一位中年妇女便将我们驱离。那便作罢,再去插箭岭。
  上次行走灵丘古道,经插箭岭而过,远望山峦之上楼墙巍峨,过而不登便有悔意。回京后念念不忘,阴差阳错的,三个月后便有机会重返插箭岭,可一攀之而了心愿。
  插箭岭长城南距涞源县城约三十里,东有白石山,西有兰荆背山,插箭岭长城筑于两山间狭长谷道之中。插箭之名相传因宋时名将杨六郎延昭曾插箭于岭上而得名,南约三十五里便是又因六郎而得名之倒马关。有插箭岭村于长城之下公路旁,村南仍存有券拱石门,如今因白石山旅游开发,村中道路更名为景区路,颇令人费解。
  插箭岭长城向插箭岭村左右山上蜿蜒,墙体以山上不规则岩石筑成,只在敌楼底部以一米余长条石为基础,上部青砖筑就,多数为四眼敌楼,造型基本一致,愈近村中人烟处毁损愈重。据统计,长城在涞源县境内长约一百八十七里,现查共有敌楼二百九十六座,其中插字号四十六座,白字号九十二座,宁字号三十九座,浮字号五十三座,乌字号六十六座。插箭岭长城敌楼连接城墙券拱门有本有石额,额字插字第某号台。我自村中向东侧山上攀登直至第六座敌台,才见有石匾残存砖框,毁损痕迹新近,可知其命运。插箭岭长城砖石保存较多,攀爬容易,强度也低。向上至海拔1268米的第六座敌台之后,城墙再向东延伸不远抵至一巨形山石,可凭山石之险,故而城墙中断,在山石之北才再有墙体修筑向上。才近正午,虽然山上北风凛冽,但天气晴好,只要避风处,不觉丝毫寒冷。本欲再向上走,可是同行已经下山,不想耽误大家行程,只得作罢回返。
  自插箭岭再回涞源县城,已看到张石公路修通至涞源南,但是时间尚早,便依计划仍走112国道至蔚县。
  下午空中云层渐起,太行山上已有积雪积冰。太行山左已是严寒,再失却太行山庇护,太行山右更是酷寒,天气预报温度已在零下二十度左右,体感温度更是极冷。或者便是因为行前对此严酷天气掉以轻心,只比在重庆时加穿了一件抓绒衣便上路,才致其后恶果。
  依旧住在胜利东街的阳光假日酒店,只是才三个月名字便改成玺日酒店,前台姑娘说换了老板,房价也涨了十块钱,只还到一百一十一晚,但依然是便宜的,环境条件也远比在涞源为好。入夜在不远处街口晚饭,回酒店四个人开始打牌,便觉得胃中不适。近午夜散了牌局,开始发烧呕吐,也曾有过类似如同食物中毒般的症状,但从未有此次严重,不再细表,直吐到天昏地暗,吐无可吐,咽喉也被胃酸腐蚀到疼痛难忍,一夜难以安寝。以为是食物中毒,但同行四人中只有两人有恙两人无事,那或者便因为我两人穿衣太少,激冻所致?

  13日。晨起略有好转,喝了同行塑料袋带回的一碗粥,感觉尚可,强打起精神与无恙者两人再走蔚县老城。南安寺塔近旁正在拆迁,对在原本是某政府机关占用的宅院也已腾退正在大兴土木修建寺院。虽然多次去蔚县,但却很少认真行走过老城里的街巷,塔巷、公道巷、东芍药巷、祁家大院,老街旧宅,虽然严冬萧索,但小院之中阳光阳艳,生着火炉的玻璃北房里更是温暖如春,若是小坐倒也惬意。
  只是越走越冷,渐有风起。中午在鼓楼下某家小饭馆小心翼翼吃了半碗面,上鼓楼俯瞰蔚州城,才见到城北从未见到的玉皇阁。到玉皇阁时天已转阴,花十块钱进玉皇阁草草而出。愈发难受。
  回到酒店转昨日低烧为高烧,周身滚烫,复又呕吐,便自浑浑噩噩睡去。又是一夜辗转。

  14日。晨起回返北京,一路谨慎,早饭只敢再吃一些粥,中午大胆吃了半个火烧,不知是强烈的心理暗示还是却有反应,再感不适。回程自蔚县东走张石高速至涞源南,高速上鲜有车影。过飞狐峪却不见飞狐峪,原本那些风景奇绝的去处,只换作密集相连的隧道名称。四公里长的黑石岭隧道,将那盘桓上得云中的黑石岭轻描淡写带过,若非曾经经过,怎知隧道之上有诡丽壮美?如果不是赶时间,出行我是万万不愿走高速的,那会失去许多路上的风景。
  涞源县全境可见雪迹,似雪落昨日,路上亦有积雪积冰,更有几处车祸导致拥堵,还好不甚严重,至紫荆关后,一路可谓畅通。唯一的意外是在廊涿高速上错过入京珠高速,不得已在固南安下高速,走固安县城经大兴回京。
  还好,总算自蔚县生还。

飞狐峪 倒马关 随拍 卷廿九

摄影器材

分页: «12»

日历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90
  • 评论总数:3,772
  • 阅读总数:3,668,088
  • 留言总数:239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