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弗虑弗为 微信公众平台

昭化城 桔柏渡

长沙未有定归期

  昨天极冷。早上坐公交车到湖南博物馆,不是为再睹马王堆,而是记得那里有个商务宾馆,博物馆门前总会清静一些,却是果然。宾馆设施一般,正对着烈士公园西门,门前东风路上晚上九点以后便不再有公交车,几爿小店也是早早打烊,寂静而清冷的夜。
  订下房间,无所事事,漫无目的搭公交而行,路过定王台时,看立交桥下有图书批发市场,那也便足以让我下车走走。想来可笑,在北京我便住在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旁边,除却每个月初固定去买本杂志以外,已经绝少会花时间闲逛。却不料,如此舍近求远的,会去在万里之遥的长沙定王台图书批发市场打发时间。很难想象这是在旅途之中。
  好在还有些收获。星球出版社有一套三十二开本的分省地图册,我以为是我所购地图中最好的版本,不料春节前甜水园唯一一家批发这套地图册的店家将这套地图册全部下架,说是出版社收回发行新版。年后为此行再去购买地图时,店家忽然改口称这套地图不再印行,颇为懊恼。却进定王台所见第一家销售地图的店铺中便再见这套地图册,虽然版权页中显示是今年一月新版,可能并非不再印行,但未免遗憾,还是一口气买下十二本,计:陕西两本、甘肃两本,各留一本随身携带,新疆一本、青海一本、宁夏一本、山西一本、河北一本、湖南一本、江苏一本、浙江一本,十本打包邮回淮南。若是回京以后,再在甜水园中见此套地图册,我又要暗骂自己行径蹊跷了。
  出定王台图书批发市场,依然无事,阴而有风,长沙愈发寒冷,以至我在街角瑟瑟发抖,穿的实在太单薄。便坐公交车在长沙城中闲荡。虽然听起来更是无聊,但好在坐公交车还是我的爱好之一。

  长沙的公交车上,甚至在空旷的街头,总可以闻见槟榔特殊的香味,湘人嗜食槟榔,丝毫不逊南国。我对食物向来缺乏尝鲜的力气,虽然很想知道咀嚼槟榔究竟是何口味,虽然长沙街头巷尾的每一爿小店中显眼处均是几种袋装槟榔,但直至现在将要离开,我仍然未做尝试。这个习惯还导致我这两天的每顿饭都在吃盖码饭,即是盖浇饭或者盖饭的湖南别称。盖饭其实不是健康的食物,炒菜直接浇在米饭上,无疑会油汁摄入过量。可是,但凡好吃的东西,又有几样是健康的呢?便比如槟榔,虽然现在医学证明百分之八十八的口腔癌患者有食用槟榔的习惯,可似乎也并没有几个人因为这条可怕的论断而戒除了槟榔。与别处的盖饭不同,长沙盖码饭里的米饭实在是我吃过最好的米饭之一,米粒修长,软硬适中略偏硬,蓬松而不是粘腻,实在是极适合做盖饭或者炒饭。

  今天将近中午方才退房,上午等快递把此行拍摄的六个彩卷寄出冲扫。终于见到些长沙的阳光,也不再像前两日那么寒冷。周六,长沙城中极拥堵,尤其湘江一桥,也即是橘子洲大桥由西向东方向,三站路走了近一个小时。本来把行李寄存在火车站,打算去八一路上的长沙市博物馆,不料博物馆正在翻修而闭馆,只好悻悻然地逛了逛博物馆旁边的清水塘古玩市场。哪里的古玩市场都一个模样,售卖些差不多的低仿高仿赝品,也就是邮币或者杂项市场上还有些东西可看,不过是打发时间而已。长沙湿漉,坑口远不如北方,钱币大多锈蚀入骨,钱文难辨。
  出清水塘,再塔公交车在橘子洲大桥桥东下车,步行穿橘子洲大桥上橘子洲。略停片刻,便再搭车回返,无他,仅仅只为踏足而已,可见无聊至极,心想长沙恐此生不会再来,总要像游客那样周游所有景点。于是在公交车上便遇到了橘子洲大桥西向东方向大堵车,倒是睡得安逸。
  回太平街,在金钱街上找了家咖啡馆坐到傍晚,若非极度无聊,我是断然不会如此。是间开了不少年的咖啡馆,有趣的是里面随处可见历年来客人留下的涂鸦薄子,一本本翻看想找些有趣的文字,可惜只是些卿侬我侬的呻吟,可人的不多。
  然后,顺着解放西路,转向三兴街,再踅进药王街,找到这间我用“长沙最好的网吧”做关键字检索到的网吧,坐下,上网,向招呼着点饭的大妈又要了一份盖码饭,生平第一次在网吧里吃饭,然后继续记录这些毫无意义的文字。
  还有三个小时的火车回北京,在旅途中我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期待离开。

葭萌关 昭化城

大吉片 正月二十八

东关正街 随拍 卷卅七

分页: «1»

日历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90
  • 评论总数:3,772
  • 阅读总数:3,668,088
  • 留言总数:239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