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弗虑弗为 微信公众平台

秋乘上海槎

  在上海的最后一天,像一个真正游客的一天。去了南京路,就像如果我在北京是游客会去王府井一样。

  那些根植在繁华城市最繁华处的老字号商家,或者才是如南京路或者王府井的精神。虽然今非昔比,但只那一块牌匾,或者依然还有几十年的本钱可以坐吃。
  冠龙照相器材,即便不玩摄影,相册底片夹的,曾经家里或多或少总也会有那么一两件冠龙的产品。如果喜欢自己冲放黑白胶片,那冠龙的D76显影药几乎也是不二选择,虽然药力不足,以标准时间冲洗出的底片总是嫌薄。但那时候即见不到柯达原厂套药,也无力自行以分析纯化学制剂配制,所以只好勉强地用着。现在还能见到冠龙的显影药粉,但是略有要求的摄影师也不会再用,所以南京路上的冠龙店面里早见不到那些廉价碎琐的玩意儿,取而代之是与一般摄影器材商店一般无二的数码器材。而且,因为品牌以及店面的堂皇,价格也颇可观。
  紧邻的王开照相也改成了王开摄影,橱窗里的婚纱昭示着它现在的主营项目。情有可愿,单纯指着拍摄标准照或者全家福,实在不能养活一家南京路上的店铺,一如王府井的中国照相,主营也早已改成销售摄影器材。王开照相的招牌倒是还在,极不起眼的钉在山西南路上的楼侧,指着一爿昏暗的楼道,“照相里面请”。
  朵云轩,过去与荣宝斋齐名的朵云轩,如今可是大不如前,店堂里居中的柜台全部摆上了金银玉器,曾经大家的闺秀,如今却当垆在沽酒。还能看见小时候艳羡的朵云轩纸笺,却不会再买了。
  福建中路上的得月楼,又是如雷贯耳,小学时候包场看的那部《小小得月楼》,实在印象太过深刻。熟悉的字号里,只有得月楼还在操练着过去的营生。只可惜我一个人,不知道该去吃些什么。
  福建中路路口上排着长队等新出炉的鲜肉月饼,就像淮海中路上的光明村,上海人似乎很钟情于鲜肉月饼。总不能错过,跟着排队买了五枚。味道确如不错,比那天在淮海中路上吃到的略淡,但是一样的很油腻。然后我就捧着一纸袋油腻的鲜肉月饼,边吃边逛繁华的南京路,去而复返。买多了,排长队后不管什么总要多买,要不然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这一番等。我前面的那个胖胖的白领,比我排队时间还久可只是淡定的买了一枚,我实在很佩服他的涵养。

  走回外滩,又去了上海自然博物馆。在上海的日子里,除了老城厢,再去的也就只有自然博物馆。为的是把第一天在上海博物馆拍摄剩下的半卷胶片拍完。干尸和蛔虫蚂蝗血吸虫、虾蟹龟鳖蛇鱼鲎以及动物们都还在,看来他们果然是不能复活了,我让我有些伤心。
  或者在人们都散去的夜里,他们会像电影里那样复活然后四处走走。
  只是不要走丢了,下次再回上海的时候,希望你们都还在那里。
  安然无恙。

泉州鳞爪

丹棱良善

卧佛院过眼录

关于网络转载的申明

重庆 索道

仁寿天宝

分页: «1»

日历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90
  • 评论总数:3,772
  • 阅读总数:3,668,088
  • 留言总数:239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