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弗虑弗为 微信公众平台

西海之西

  一如去年我离开时,清晨,又是阴郁的清晨。

  德清妈妈出去买回几只土豆,高压锅里加菜籽油,煸炒些羊肉然后加切块的土豆焖熟。一盘菜,一盘从西宁带回来的加香豆粉的烤面包。德清爷爷胃痛却能吃些这种面包,他说这是最好的。他们不能总去西宁,这面包怕是过不了几天就会断顿。我几乎没有吃。
  石乃亥回西宁的客车,发车时间比去年晚的多,八点五十分,藏族司机又例行晚到。在招待所门外候车,德清爷爷站在一起送行。一直只会劝喝茶喝茶的德清爷爷,吃饭的时候问我明年还来不来?
  德清和妈妈也送出来,和德清闲聊些什么,德清妈妈还是那样默默不语,静静倚靠在门旁。清晨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她忽然说再住几天嘛。后来又提起,我说我真的很想再住许多天,只是实在不忍心那么麻烦你们。
  在这个严肃的穆斯林家庭,做为唯一的女性,德清妈妈实在太过忙碌,几乎片刻不得闲。而且,在男人们吃饭的时候,除却端茶倒水,她就只是默默坐在旁边。直等到所有人吃完,她才会独自端起饭碗。没有菜了,就只是拌上些辣椒酱,然后再回到之前默默坐着的地方,默默地一个人吃饭。我理解这是出于宗教与传统,可是这实在让我感觉复杂,那让我如坐针毡。
  德真最后过来之前,有藏民骑摩托车进招待所院里加油,德清妈妈转身跑了回去。

  早饭前,最后一次买鸡肉肠喂母猫。那之前,母猫在院子里几次突袭,却依然没有逮着任何一点食物。没有去看小猫,不想母猫因为小猫又沾染上人的气息,再去换次窝。现在的窝很安全。
  再安全的窝,我也相信我不会再见到它们。相对于石乃亥招待所的院子,它们其实和我一样,总会离开,那毕竟不是我们的家。我还有许多它们的影像,可以用来纪念它们。只是当那些胶卷中的潜影冲洗出来以后,我却不能像寻找阿吉那样,再找到它们。

  离开石乃亥,午后回到西宁。
  然后,坐在东去兰州的火车上,一路想念着西海之西的石乃亥。

老火车 旧时光 第一辑

华县皮影 下阕

岁月

分页: «1»

日历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站点统计

  • 文章总数:690
  • 评论总数:3,772
  • 阅读总数:3,668,088
  • 留言总数:239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