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拍 卷九 再谒唐陵 卷一都城隍庙 »

再谒唐陵 景陵 神道 朱雀门

  宪宗圣神章武孝皇帝讳纯,顺宗长子也,母曰庄宪王太后。大历十三年二月生于长安之东内。六七岁时,德宗抱置膝上,问曰:“汝谁子,在吾怀?”对曰:“是第三天子。”德宗异而怜之。贞元四年六月,封广陵王。顺宗即位之年四月,册为皇太子。七月乙未,权勾当军国政事。
  八月丁酉朔,受内禅。乙巳,即皇帝位于宣政殿。先是,连月霖雨,上即位之日晴霁,人情欣悦。

  《旧唐书》卷第十四 本纪第十四 宪宗上

  大唐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八月初九,宪宗皇帝即位于宣政殿,时年二十八岁,次年,改元元和。元和年号,随宪宗皇帝在位存续一十五年,其间,因安史之乱而国力式微、藩镇割据的巍巍大唐,曾短暂复归一统、繁华再现,史称元和中兴。

  宪宗嗣位之初,读列圣实录,见贞观、开元故事,竦慕不能释卷,顾谓丞相曰:“太宗之创业如此,玄宗之致理如此,既览国史,乃知万倍不如先圣。当先圣之代,犹须宰执臣僚同心辅助,岂朕今日独为理哉!”自是延英议政,昼漏率下五六刻方退。自贞元十年已后,朝廷威福日削,方镇权重。德宗不委政宰相,人间细务,多自临决,奸佞之臣,如裴延龄辈数人,得以钱谷数术进,宰相备位而已。及上自籓邸监国,以至临御,讫于元和,军国枢机,尽归之于宰相。由是中外咸理,纪律再张,果能剪削乱阶,诛除群盗。睿谋英断,近古罕俦,唐室中兴,章武而已。

  《旧唐书》卷第十五 本纪第十五 宪宗下

  也因元和中兴,宪宗皇帝与其仰慕的有贞观之治的太宗皇帝、有开元天宝盛世的玄宗皇帝而并称为“唐羡三宗”。
  元和中兴,其最大之功,便在于其因削平藩镇而复振唐威。而元和平藩之战中,其最著名者,便是元和十二年(817年)初冬十月那场“李愬雪夜入蔡州”。小时候对我历史启蒙并且影响一生的《上下五千年》里便有这场奇袭故事,二十几年过去仍然记得那故事中的白描插图,那漫天似飞蝗飘雪的蔡州城下,李愬铁马长枪。后来中学语文课本中,再有其文:

  李愬谋袭蔡州……每得降卒,必亲引问委曲,由是贼中险易远近虚实尽知之……李佑言于李愬曰:“蔡之精兵皆在洄曲及四境拒守,守州城者皆羸老之卒,可以乘虚直抵其城。” 愬然之……命李佑、李忠义帅突将三千为前驱,自将三千人为中军,命李进诚将三千人殿其后。行六十里,夜至张柴村,尽杀其戍卒,据其栅。命士少休。食干鞴,整羁靮,留五百人镇之,以断洄曲及诸道桥梁。复夜引兵出门,诸将请所之,愬曰:“入蔡州取吴元济。”诸将皆失色……时大风雪,旌旗裂,人马冻死者相望。天阴黑,自张柴村以东道路皆官军所未尝行,人人自以为必死,然畏愬,莫敢违。夜半雪愈甚,行七十里,至州城。近城有鹅鸭池,愬令击之以混军声。四鼓,愬至城下,无一人知者。李佑、李忠义钁其城为坎以先登,壮士从之。守城卒方熟寐,尽杀之,而留击析者,使击析如故。遂开门纳众。及里城,亦然,城中皆不之觉。鸡鸣雪止,愬入居元济外宅。或告元济曰:“官军至矣!”元济尚寝,笑曰:“俘囚为盗耳!晓当尽戮之。”又有告者曰:“城陷矣!”元济曰:“此必洄曲子弟就吾求寒衣也。”起,听于廷,闻愬军号令,应者近万人,始惧,帅左右登牙城拒战……愬遣李进城攻牙城,毁其外门,得甲库,取器械。烧其南门,民争负薪当助之,城上矢如猬毛。晡时,门坏,元济于城上请罪,进城梯而下之,愬以槛车送元济诣京师。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 唐纪五十六 宪宗昭文章武大圣至神孝皇帝中之下元和十二年(817年)

  惜乎,藩镇初平,宪宗皇帝便自恃功高,始自骄横奢糜。元和十三年(818年),宪宗皇帝命六军修葺大明宫麟德殿,疏浚龙首池,营筑承晖殿,大兴土木,劳国之力,伤国之财。次年(819年),又因迎奉佛骨,引出韩愈上书《论佛骨表》:

  凤翔法门寺有护国真身塔,塔内有释迦文佛指骨一节,其书本传法,三十年一开,开则岁丰人泰。十四年正月,上令中使杜英奇押宫人三十人,持香花赴临皋驿迎佛骨。自光顺门入大内,留禁中三日,乃送诸寺。王公士庶,奔走舍施,唯恐在后。百姓有废业破产、烧顶灼臂而求供养者。愈素不喜佛,上疏谏曰:
  伏以佛者,夷狄之一法耳。自后汉时始流入中国,上古未尝有也。昔黄帝在位百年,年百一十岁;少昊在位八十年,年百岁;颛顼在位七十九年,年九十八岁;帝喾在位七十年,年百五岁;帝尧在位九十八年,年百一十八岁;帝舜及禹年皆百岁。此时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寿考,然而中国未有佛也。其后殷汤亦年百岁,汤孙太戊在位七十五年,武丁在位五十年,书史不言其寿,推其年数,盖亦俱不减百岁。周文王年九十七岁,武王年九十三岁,穆王在位百年。此时佛法亦未至中国,非因事佛而致此也。
  汉明帝时始有佛法,明帝在位,才十八年耳。其后乱亡相继,运祚不长。宋、齐、梁、陈、元魏已下,事佛渐谨,年代尤促。唯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后三度舍身施佛,宗庙之祭,不用牲牢,昼日一食,止于菜果。其后竟为侯景所逼,饿死台城,国亦寻灭。事佛求福,乃更得祸。由此观之,佛不足信,亦可知矣。
  高祖始受隋禅,则议除之。当时群臣识见不远,不能深究先王之道、古今之宜,推阐圣明,以救斯弊,其事遂止。臣尝恨焉!伏惟皇帝陛下,神圣英武,数千百年以来未有伦比。即位之初,即不许度人为僧尼、道士,又不许别立寺观。臣当时以为高祖之志,必行于陛下之手。今纵未能即行,岂可恣之转令盛也!
  今闻陛下令群僧迎佛骨于凤翔,御楼以观,舁入大内,令诸寺递迎供养。臣虽至愚,必知陛下不惑于佛,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直以年丰人乐,徇人之心,为京都士庶设诡异之观、戏玩之具耳。安有圣明若此而肯信此等事哉!然百姓愚冥,易惑难晓,苟见陛下如此,将谓真心信佛。皆云天子大圣,犹一心敬信;百姓微贱,于佛岂合惜身命。所以灼顶燔指,百十为群,解衣散钱,自朝至暮。转相仿效,唯恐后时,老幼奔波,弃其生业。若不即加禁遏,更历诸寺,必有断臂脔身以为供养者。伤风败俗,传笑四方,非细事也。
  佛本夷狄之人,与中国言语不通,衣服殊制。口不道先王之法言,身不服先王之法行,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假如其身尚在,奉其国命,来朝京师,陛下容而接之,不过宣政一见,礼宾一设,赐衣一袭,卫而出之于境,不令惑于众也。况其身死已久,枯朽之骨,凶秽之余,岂宜以入宫禁!孔子曰:“敬鬼神而远之。”古之诸侯,行吊于国,尚令巫祝先以桃,祓除不祥,然后进吊。今无故取朽秽之物,亲临观之,巫祝不先,桃不用,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失,臣实耻之。乞以此骨付之水火,永绝根本,断天下之疑,绝后代之惑。使天下之人,知大圣人之所作为,出于寻常万万也,岂不盛哉!岂不快哉!佛如有灵,能作祸祟,凡有殃咎,宜加臣身。上天鉴临,臣不怨悔。
  疏奏,宪宗怒甚。间一日,出疏以示宰臣,将加极法。裴度、崔群奏曰:“韩愈上忤尊听,诚宜得罪,然而非内怀忠恳,不避黜责,岂能至此?伏乞稍赐宽容,以来谏者。”上曰:“愈言我奉佛太过,我犹为容之。至谓东汉奉佛之后,帝王咸致夭促,何言之乖刺也?愈为人臣,敢尔狂妄,固不可赦!”于是人情惊惋,乃至国戚诸贵,亦以罪愈太重,因事言之,乃贬为潮州刺史。

  《旧唐书》卷第一百六十 列传卷第一百一十 韩愈

  谏迎佛骨,以韩愈被远谪为潮州刺史告终。不过韩愈在疏中所言却是一语成谶,佞佛者必横遭祸乱,转过年去,

  十五年春正月甲戌朔,上以饵金丹小不豫,罢元会……庚子……是夕,上崩于大明宫之中和殿,享年四十三。时以暴崩,皆言内官陈弘志弑逆,史氏讳而不书。辛丑,宣遗诏。壬寅,移仗西内。
  五月丁酉,群臣上谥曰圣神章武孝皇帝,庙号宪宗。庚申,葬于景陵。

  《旧唐书》卷第十五 本纪第十五 宪宗下

  因宪宗皇帝佞佛之余,又延请方士烧炼丹药服食,以致其性情大变,暴戾无常,经常斥责虐杀左右宦官。元和十五年(820年)正月二十七日夜,阉竖陈弘志、王守澄潜入大明宫中和殿,弑杀宪宗皇帝,伪称皇帝“误服丹石,毒发暴崩”。驾崩之年,宪宗皇帝不过四十三岁。
  “惜乎服食过当,阉竖窃发,苟天假之年,庶几于理矣!”
  元和十五年五月十九,葬宪宗皇帝于京兆奉先县(今蒲城)之金帜山,陵曰景陵。

  宪宗刚明果断,自初即位,慨然发慎,志平僭叛,能用忠谋,不惑群议,卒收成功。自吴元济诛,强籓悍将皆欲悔过而效顺。当此之时,唐之威令,几于复振,则其为优劣,不待较而可知也。及其晚节,信用非人,不终其业,而身罹不测之祸,则尤甚于德宗。

  《新唐书》卷第七 本纪第七 宪宗

  景陵依金帜山主峰而筑,封域四十里。景陵筑成之后,曾广植松柏,称之柏城。五代后梁之时,温韬在镇七年,唐诸陵在其境内者,悉发掘之,取其所藏金宝,景陵亦在彼时遭盗掘。民国初年,陵寝内千年古遭柏砍伐一空,内城四门外石仪亦多遭毁损。如今景陵朱雀门神道在蒲城三合乡义龙村内,神道正中是一条新建水泥路,直达门阙内石狮身后。两侧石仪周围也大多被村民开垦为耕地,夏种玉米秋收后,再种冬小麦以待夏收,一年年一茬茬儿的轮替着。可惜神道沦成耕田之后,却是永无轮回之日,幸存石仪因着妨碍耕种,继以被砸碎抛弃。可怜这威严浩荡一千二百载的大唐帝陵,可怜那魂归此地一千二百年的宪景皇帝。

神道西侧

  神道西侧华表已失。



  翼马身躯壮硕,竖鬃缚尾。



  翼马独角,颔首内敛,羽翼雕刻僵化,较之前代可谓简陋。



  翼马腹下流云,雕刻亦有敷衍潦草之感。



  凤凰。形体与前代略同,腹下山峦雕刻草草。



  神道西侧仗马本有五匹,如今存其三,此为其一。面饰当卢,口衔镳辔,脖系铃铛,身饰鞍鞯,无镫,马尾下垂。所有仗马皆此形态。失控马官。



  再北侧仗马其二。马下水泥台基为近代扶起倒扶石仪时所加,不过数十年光景,如今已如累卵一般,悬于土台之上,可见田耕致水土流失之迅速。



  此仗马侧有控马官残石一方。



  再北侧仗马其三。马尾及左后腿残,左侧亦有控马官残石一方。



  武将翁仲本有十尊,如今仅存其残躯约四。此其一,为唯一立者,兀自立在荒草杂生的土台之上,在初冬的呜咽北风中,不胜萧索。



  再北侧翁仲残躯其二,与石础分离两处。



  仅存其膝部以下,侧卧荒草之中,可见武将足下圆首履。



  再北侧翁仲残躯其三其四。



  左侧为石础,两尊翁仲残躯与之扇形倒仆于地,大者存躯干部分,小者躯干部分亦不全。
  神道西侧翁仲毁损严重,无一完整者。

神道东侧



  朱雀门门阙遗址之内,仅存东侧石狮一尊。



  石狮约一人身高,面部鼻吻部残损。



  石狮面前,两株野酸枣悄无声息地已高过狮身,酸枣锋利荆棘之下,残瓦碎石一片。石狮左侧前后腿亦有残损。



  凿痕历历如新,看来不过是最近数十年内遭此人祸。



  文臣翁仲亦本有十尊,如今存其七,有一尊完整者,着实难得。其为其一,最北侧一尊,无首。



  手持芴板,衣袖之上遍布土沁。累累似苔痕。



  再南侧翁仲其二,侧仆于地,半掩于土中。



  再南侧翁仲其三,足下酸枣纵生。



  石色似玉,衣痕历历。



  再南侧翁仲其四,唯此尊完整,尚存其首未凿盗窃。



  面糯无须,似有佞臣之色。



  细观颈上有一圈断痕,或许也曾身首异处,为后来粘连。如此形状,不禁令人联想庄陵翁仲石首遭窃之惨状,希望这仅存的一尊景陵翁仲石首能永存其项上。



  自此翁仲向南,土层成高低断崖形态,东残石仪皆存其上,西侧则有三五米高落差,低处仍有农田,正中为则是那条新建水泥路,蜿蜒南去。



  一尊翁仲残躯及石础埋于断崖土层之中约一米以下,是为其五。再向南,另一尊翁仲南北倒仆于土崖之下,无首,是为其六。



  翁仲残躯身上,红漆涂有D06及箭头字样,想来应为文管部分所写,箭头应指翁仲本来位置,D06想来是“东侧第六”的意思。



  或许此尊翁仲曾经长期掩没土中,雕饰保存最好,手指把持笏板,雕痕屡屡如新。



  再南侧翁仲其七,一条土路东向延伸至村中。



  翁仲足下有石榫,石础之上有卯眼,唐陵石仪皆以此榫卯结构相连,可惜如今分离异处。



  神道东侧仗马亦有五匹,此为北侧一匹。控马官失,仗马南向倒仆于地,但马首尚全。



  此匹仗马颈上,有一处剜凿痕迹,仿佛夺此仗马性命之刀伤,虽不见汩汩鲜血,但却似在垂死挣扎,凄凄惶惶,此仗马为唐陵仗马之中于我印象最深刻者。



  再南侧仗马其二,南向倒仆于地,仅存残躯。



  再南侧仗马其三。



  远处金帜之山。



  再南侧仗马其四,右前腿残,以三腿站立,有摇摇欲坠之感。



  神道东侧翼马。



  凡朱雀门神道,东为左,西为右。石兽对列,则左为雄,右为雌。景陵神道翼马,西侧雌兽敦实粗壮,而东侧雄兽却是纤弱秀丽,颇有左右交错,阴阳倒置之感。



  马尾马鬃。



  腹下流云。



  此翼马为景陵朱雀门石仪之最精美者。

  神道东侧凤凰已失。



  神道东侧华表,倒仆于地。华表顶盖、柱身与柱础皆以榫卯连接。



  仰莲托桃形之华表顶盖。

金帜山



  金帜山,《陕西通志》载县志称其:山势高耸铺张,有如悬斾,故名。初冬季节,枯草漫山。攀登至半山,仰望山巅,确如旆帜铺张于天地之间。如果黄昏时分,夕阳西照,必是金帜一般无二。
  一抹纤云自山上而生,随凛冽山风而悠悠扬扬。莫非,是那大唐宪宗皇帝,魂兮归来?



  玄宫入口下,有一片条石铺就阶台,台角有石卯眼,想来曾有木构建筑建于金帜山上。



  四野苍茫,彼时山风呜咽,却又似鸿蒙未开时的寂静,浮云缓缓自西向东而去。我在彼时于彼处,仅弹指一挥间耳。巍巍大唐已去,但如这唐陵却与群山万年不朽。自宪宗皇帝葬于此山之中,一千二百余载悠悠而去,此后更不知有多少百年千年,而我只在这其间一瞬。
  一瞬之后,便又百年千年。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7.朱子风
  • 今年去景陵时,神道西侧翼马的臀尾部分齐齐有身上断开,残块和新出土的华表残块丢弃在一起。本来以为原本如此,今天再读再谒唐陵·景陵神道一章,才发现原来西侧翼马原本是完整的,但是尾部已有裂缝。如今彻底断裂,不知是日久天长还是有人有意为之?
    胡成 于 2011-7-6 0:39:10 回复
    原先应当不是只有裂缝那么简单,听你描述,推测可能西侧翼马马臀部原本已经断开,后来人工粘合在一起。经过这次折腾,重新断开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知道这些唐陵以后会成什么样子,左右为难。
  • 2011/7/5 21:26: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xixi
  • 我发现游玩这件事需要文化底蕴,写游记也是如此。你啥时候出本书得了。
    胡成 于 2009-11-23 19:23:09 回复
    那你来操作好了,要是出书并且有失心疯的买书,赚的钱我们对撅。
  • 2009/11/23 18:48: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轩易
  • 我最大的担心不是来自当地政府的破坏,如你所说,它们要是想破坏,早就破坏了。我是担心这千古帝陵一旦兴起了旅游热,那就会面目全非,现代建筑和假文物充斥其间(如著名的“大唐芙蓉园”),当政者借以敛财(如法门寺),农民失去土地,更多的生灵涂炭。帝陵的保护更多应该是随其自然,如同唐、宋、南朝等帝陵一样:帝王身躯化泥土,农夫耕种复如昨。让帝王的上风上水保佑苍生的五谷丰登,岂不是很好?看到那些隐现于麦田中的石仪,我觉得很美。虽然有农夫的破坏,但是那是单纯的,仅仅是为了劳作。如果如同十三陵或者清东西陵一般圈禁保护,反而浪费了大好的农田,而且也不是永久之计。
    中国历史残酷地告诉我们,我们能看到最久远的木构建筑,仅仅是唐代的五台山的一座破庙!没有什么是不朽的。与其十万人金碧辉煌,车马闲适,懵懵懂懂地金粟山一日游,不如像您这样,爬山涉水,风餐露宿地站在金粟山前感慨!
    我们的旅游,打着开发的旗号,破坏了多少文物!让唐陵,让盛唐的帝王们安歇吧!
    胡成 于 2009-11-23 19:13:21 回复
    其实我所谓的当地政府的破坏,便是你所指的那种无节制的旅游开发。关中十八唐陵,已经开发的有乾县的乾陵和蒲城的桥陵,开发区域主要集中在朱雀门神道附近。这两年,蒲城县似乎又有开发泰陵的打算,不过可能也便仅限于此三陵,其他十五唐陵或者开发价值不大比如破坏严重并且鲜为人知的中晚唐唐陵,或者地势过于险恶难以开发比如建陵。虽然我是一贯反对修旧如新的旅游开发,但仅就关中唐陵而言,不得不说那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保护,最起码有人值守便不易发生如庄陵、端陵那样的翁仲石首遭窃事件。关键是开发是否适度并且是否有敬畏之心,纯粹以圈钱为目的的开发无论如何是不会有良好效应的。我也理解你保持帝陵自然状态的说法,但事实上现在在帝陵封域内农耕并非是真正的自然状态,这种情形也就是这几十年来城市与村镇无节制扩张所造成。无论南朝帝陵还是关中唐陵,均存有百年前老旧照片,我想在那与其之前的一千余年,寂静并有尊严的帝陵才是真正的自然状态。而且,农耕这样的人类行为对帝陵的破坏远比你想象的要严重与恶劣的多,纵观关中十八唐陵,其陵寝愈近村庄损毁愈重,那些千年帝陵石仪或许在我们眼中代表着曾经繁华一时无匹的巍巍盛唐,代表着无以伦比神乎其技的古代艺术文化,但在当地村民眼中,不过就是其本来面貌的那些石人石马石狮子而已,或者敲碎了扔在路边道旁,或者凿开了做些石碾石磨,呜呼哀哉。当中国人口在被纵容至庞大后虽然意欲节制但仍然以大基数高速增长时,城市化进程无可避免,千百年前的帝王们本来选择在都城百里外的陵寝如今却近在城市边缘,如果这些无可避免,或许旅游开发也是种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虽然我知道有更好的方法,但我也知道那在当前中国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虽然我极不情愿但还是违心说或许那样也好。
  • 2009/11/23 15:32: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轩易
  • 有时候我在想,你这样拍片放在网上,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唐陵,这是好事!但是也会引起更多的人去那里旅游。这就不好了。这些皇帝们躺了一千多年了,基本无事;但是一旦变得有名气,无异于引火烧身。
    一叹啊!
    胡成 于 2009-11-23 10:02:19 回复
    我对我自己这样的行为也有同样的忧虑,我也曾向一些提供过详细攻略的探访者提出过同样的问题。对这些历史遗存最大的两类破坏者:盗墓者或当地政府,这样的文字图片倒也无妨,因为他们比我们更熟悉情况,可以下手的话便早已下手。忧虑的是那些心无敬畏的旅游或摄影者,比如在泰陵看到的那些遍布的垃圾与随手丢弃的胶卷盒,万幸许多“到此一游”只是涂刻在了毕沅的石碑之上,还未伤及石仪本身。现在想想我向别人提这样的问题有些诘难,因为我自己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我唯一能想到的一个掩耳盗铃的方法就是我绝不会在文章中提及详细探访攻略,这样多少可以让一些去意未决的人因为访探不易而放弃。不过,就我最关心的南朝及唐代帝王陵寝石仪来看,网上有许多其他人提供的巨细靡遗的攻略,这让我这本就意义不大的做法更显得毫无意义。
  • 2009/11/23 9:11: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weenie
  • 只愿这些幸存的千年石仪能尽早被保护起来,不要再受到伤害。真羡慕你,能与它们如此近距离的相对。
  • 2009/11/22 0:01: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飞月
  • 照片古朴优雅,文字动人宁静,娓娓道来.一段段历史画卷在我的面前打开!
  • 2009/11/21 22:33:5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