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谒唐陵 景陵 神道 朱雀门再谒唐陵 卷二 »

都城隍庙

  西安,鼓楼西,都城隍庙。大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肇建于东门内九曜街,宣德八年(1432年)移建现址,为当时天下三大城隍庙之一,统辖西北数省城隍,故称“都城隍庙”。满清雍正元年(1723年),庙毁于火。同年,由川陕总督年羹尧移用大明秦王朱樉府第砖石木料重建。

  那天傍晚的火车,下午闲晃至都城隍庙。一夜急雪,第二天若无其事的晴朗,处处积压断的残枝败叶,加之速融的雪水,西安城里一片惊惶。都城隍庙里倒是轻闲安静,道士们睡眼惺忪,铁鼎里烟火缭绕,一两群游人,三四个香客,喧闹的倒只有屋檐上似珠帘似的雪水滴落。

  这两天连续冲洗了十四卷胶卷,最久远的一卷还是在七月份的南京,那会儿挥汗如雨,转眼便是冬天。一次冲洗如此多的胶卷实在很累,到最后甚至有些恍惚,最后一罐甚至在定影之前便直接打开了罐盖。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恍惚,当完工后坐下来时,忽然发现我丢了我的戒指,找了一晚上也是枉然,不知道是不是滑落进水池然后掉进下水道。我很心痛,我寄希望于它只是落在了某个角落然后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如若非此,那这一卷胶卷的冲洗成本可就要平摊一百多块,实在太昂贵了。

  西大街上,新修葺的都城隍庙牌坊雄伟崇宏,可都城隍庙里却依然是如垂垂老者般的不堪破败。尤其是那大殿,殿顶之上有漏洞直可见蓝天,雪水浇透了半边墙,檐下也是漏水不断,摆一个空盆接着,滴滴哒哒仿佛小时候暴雨中的平房。



  殿门上许多的木雕已经丢失,倒还能看见曾经的轮廓。道士们里外摆两个功德箱,再加一两桶竹签,赚一些香油钱。不过最惹眼的,却是门上笔酣墨饱的四个大字:请勿拍照。
  如果那只是一扇门,我甚至不会从包里掏出我的相机。



  东边檐下,摆一张桌子募款化缘,说明是捐助修庙云云。谁知道呢,处处寺观皆如此,谁知道化得钱财来,是换作庙宇堂皇,还是换作脑满肥肠。那个下午我也没有看见有施主布施,只有三两个虔诚香客,叩拜掣签,一次索资十元。远远听见大殿里掣签时竹签撞击竹筒的沙沙声,一如小时候吃饭前在筷笼里大把抓筷子,希望香客们总是能掣出上上签,就像小时候我总希望我会从筷笼里抓出正合人头数的偶数只筷子一样。
  当然,这都是小概率事件,如同冲胶卷冲丢了我的戒指。

  后记:准备出门走走,整理摄影包,Nikon F3新装了一卷乐凯,塞进包里的时候听见机器撞在了包底的什么金属上,掏出机器再看,我的戒指赫然躺在那里。本来百无聊赖的心中忽然感觉到喜悦,本以为它会像我那些神秘失踪了的其它心爱之物,比如小时候的那两枚蚁鼻钱,比如后来那枚有绚丽彩绘的Zippo,比如,等等,像它们那样再也没有回来。而失而复得的,让我那样喜悦,它如同新生那就算作是我的生日礼物吧。

  2009.12.01 10:30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Fujifilm Neopan 100 Acros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3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6.轩易
  • 左边篆文“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不知谁写,不予置评,不过倒也是道家原旨。
    右边“枢要专司握万化阴阳之纽”似今人刘炳森隶书。刘的字还是可以的。
    我觉得奇怪的是,刘乃是信佛之人。
    一想,也可能不是出自刘的手笔。
    胡成 于 2009-11-30 8:48:19 回复
    隶书联是刘炳森手笔,因有下款似非集字。其人是否笃信佛法不得而知,不过其笃信孔方兄倒是业内公认的。刘炳森与任政,两位当代馆阁体大家,与方正合作进军印刷字库后,几乎一统大陆隶行二体天下,这倒也无妨,可看见他们的字仍充作书法我便脑仁儿疼。
  • 2009/11/30 8:35: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靠谱青年
  • 既然不能叫老师就只能叫色友了 嗯 谢谢弗色友 哈哈 关于扫描那一段看的我挺晕乎的 我好好理解一下
    谢谢咯~
  • 2009/11/29 23:03: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weenie
  • “请勿拍照”四个大字让我想起了你在白马寺里面拍的那张“菩提树”字样的照片,在如此这般敛钱至上的寺庙里,能吸引你注意并略赞一二的大概就是这些为数不多的随意字帖了。
    胡成 于 2009-11-28 21:44:18 回复
    白马寺里的菩提树是写的好,这里的请勿拍照是内容好,硕大的榜书勾着你不拍照好像对不起他如此这般用心的提醒。
  • 2009/11/28 20:01: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靠谱青年
  • http://julius01a.blogbus.com/
  • 扫描失去了放大的那种银盐质感,这是为什么呢?我感觉我用pan400扫出来之后黑白的胶片味道,特别是质感和反差还是很不错的,你用什么扫描仪?我用的是espon v500,有时候这台机器扫出来色偏很重。
    在这里想请教弗师几个问题,方便的话,肯请赐教 :)
    1. 我洗黑白的时候水印总是难以控制 而且扫出来不管怎么样都会有灰尘…
    2. 我发现在某些时候FM2的测光O和-同时亮起拍彩色负片出来的效果很不错,反而只有O亮效果很一般 FM2测光和我的Yashica FX-D,124G测光吻合。这种情况在124G和FXD上都出现过。是不是拍彩色负片时总是需要欠爆一档呢?
    请看这三张都是欠爆一档的结果
    http://www.flickr.com/photos/aroundred/4133277998/
    http://www.flickr.com/photos/aroundred/4132516509/
    http://www.flickr.com/photos/aroundred/4133278154/
    关于曝光我走了很多弯路,说来惭愧器材玩得挺多的但是照片根本见不得人,现在挺迷惘的。

    谢谢弗师有时间赐教~学生将洗耳恭听~
    祝好~ :)

    胡成 于 2009-11-28 11:52:28 回复
    您太客气了,千万别提师生或赐教这些字眼,愧不敢当呀。我每篇文章最下都有写所用器材资料,家用的是Epson 4490,也就是您的v500的前身,不过一般我是花钱买省心,直接在熟悉的店里用Noritsu QSS-2901冲扩机扫,效果比家用平板扫描仪好太多。您的几个问题:至于水印,想请问您水洗完后有使用水斑防止液吗?这个对去除水渍至关重要,万万不可省略。水斑防止浓缩液一般以1:200配制工作液,用量极少,我买的是小瓶装ILFOTOL水滴斑防止液。实在不愿意买的话,滴两滴洗洁精在最后一罐水中也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至于灰尘,晾晒时最好选择密闭空间比如洗手间,然后关窗关门,在晾干的一两小时之内尽量不要出入以免空气扰动卷起灰尘。扫描之前,用镜头布擦干净扫描仪平板与透射窗,再用气吹反复清除片夹与胶片上的灰尘,这样会改善许多,当然绝对的无尘是不可能的,Digital ICE不用开会影响图片质量,少许灰尘痕迹其次缩小后也就看不出来了。至于曝光,负片理应加曝一档以获取更多细节,实际上随着胶片技术的进步,好一些的负片甚至包括反转片的宽容度都有很大提升,过或者欠一档甚至两档实际上差别不大,所以您提到的问题我觉得更可能是因为扫描的问题。无论是SilverFast还是Epson自带的扫描软件,在选区后进行扫描前,实际上会根据所拍摄内容进行亮度调节,如同使用区域测光法进行二次曝光,所以有些时候扫描出来的明暗度取决于你所拍摄内容的明暗比而非前期曝光结果,这是扫描与放大的不同,扫描很难客观反映胶片的真实情况,更何况我说的那种由盐银颗粒组成的胶片质感了。
  • 2009/11/27 22:00: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Ler
  • 难得看到一卷黑白的。:)
    胡成 于 2009-11-27 15:52:01 回复
    大多数黑白卷我都没有扫描,当作资料图片直接保存起来。而且黑白胶片本来也就不是用来扫描的,扫描失去了放大的那种银盐质感,总感觉与伪黑白别无二致。
  • 2009/11/27 6:57: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第一幅墨迹的确笔酣墨饱
    第二幅居中端坐的貌似不是正门,因为两边的对联貌似不匹配。不过都是道家词句。
    此殿木构,观一斑已甚是恢宏,不愧“都城隍庙”称号
    胡成 于 2009-11-27 15:49:52 回复
    正殿五开间,檐柱上木联两对,照片中取景在正殿东侧,两联均是上联。今人所写的崭新木联与古旧大殿极不般配,仿佛四贴膏药,幸好黑白照片弱化了这种唐突感觉。
  • 2009/11/26 9:43:4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