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再走太谷 卷一 »

得胜堡草草



  02. 堡子湾     10.10 大同 堡子湾公交汽车站

  起大早去火车站坐8路公交车,获得的资料是因为修路的缘故,8路终点改在堡子湾而非是更北的得胜堡,大同市地图上的公交信息也如是标注。车沿208国道一路颠簸向西北,清晨的黄土高原上,沟壑之间薄雾氤氲,远山在晨曦中恍若云中蓬莱。
  车行大约一小时以后,售票员提醒堡子湾站到并且催促下车,错谔于为何堡子湾站只是国道旁一处停靠点而非想象中的堡子湾集镇中心时,车也似乎并非已到终点而是继续前行。茫然向一位铁路工人打听该怎么去得胜堡,得到令人震惊的消息是每天上午下午其实各有一辆8路公交车开往得胜堡,而之前坐的那辆恰恰就是那上午唯一一辆开往得胜堡的公交车。
  上对了车,却下错了站。



  03. 得胜堡     10.10 大同 得胜堡南侧堡墙



  04. 得胜堡     10.10 大同 得胜堡南侧堡墙

  在国道旁又等待了大约一刻钟左右,终于拦到一辆蒙J牌照的回程出租车,以十块钱的价格前往国道得胜堡路口。得胜堡远比想象中更加残败凄凉,远远即见南侧堡墙裸露着夯土圮毁坍塌,正中开唯一砖砌券拱堡门,堡门外有瓮城,瓮城东西两侧残缺。堡门外石匾“保障”,上款“万历丙午岁秋旦立”,内石匾“得胜”。大约两年前,当地政府将堡门新包墙砖,因为青砖火色未褪加之白灰抹缝,因此整体呈现苍白亮色与土黄堡墙极不协调,突兀而奇怪。



  06. 过街楼     10.10 大同 得胜堡堡中央砖箍方台

  堡内正中有一砖箍方台,内部穹顶,四面开门洞,门上东南西北分别嵌石匾“护国”、“雄藩”、“保民”、“镇朔”。这也是得胜堡内仅存的历史遗存,如果不算上方台南门外仆卧于荒草丛中的一块明代墓碑的话。方台上曾有玉皇阁,如今已荡然无存。

Canon Prima Mini
Canon Lens 32mm 1:3.5
Agfa Vista 4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大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土木之变,英宗皇帝遭蒙古瓦剌部掳获,大明朝自此由盛而衰。至天顺、成化间,蒙古鞑靼部崛起,达延汗一统大漠南北,汗位传至其孙俺答时,鞑靼兵强马壮,明廷震慑。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六月,俺答率军南侵三十四日,掠卫三十八州县,掠牛马羊猪二百万头,烧毁房屋八万多间,杀虏男女二十多万,山西人烟尽断。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俺答又入掠怀柔、顺义、通州,进逼京城,恣肆焚掠畿甸,史称“庚戌之变”。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秋,俺答率两万骑兵再犯大同,毁边堡七十余处,烽火断绝六月有余。凡此种种,嘉靖年间,大同镇共遭俺答寇犯四十五次,边塞几无一日安宁。蒙古部族以游牧为生,不事农耕,更无冶铁纺织,“锅釜针线之具,繒絮米蘖之用,咸仰给汉”。为遏制蒙古诸部落,大明朝廷对蒙古实施封禁政策,销闭所有北方边界,断绝商贸往来,以期打击蒙古部落经济生产从而削弱其国力。事实上,却如《北狄顺义王俺答谢表》载俺答所言:“各边不许开市,衣用全无,毡裘不奈夏热,缎布难得,入边作歹,虽常抢掠些须,人马常被杀伤。爨无釜,衣无帛。”封禁政策短时期内无法致蒙古诸部落衰败,却逼使其为取所需而劫掠更甚。因此至隆庆、万历年间,随边境防御力量加强,大明朝遂有开放边境互市以使“汉鞑两利”。隆庆四年(1570年),俺答之孙把汉那吉因婚姻问题,带其部属阿力哥八人逃至朔州平鲁败虎堡以求避难,时宣大总督府总督王崇古上书朝廷,请封把汉那吉为指挥使,订盟通货,开放马市,以与俺答媾和。朝中内阁大臣张居正、首辅高拱等赞同此议,嘉靖皇帝遂对俺答实施安抚政策,封俺答为顺义王,俺答妾三娘子为忠顺夫人,其幕下官员依次授封。隆庆五年(1571年),大明朝在得胜堡内举行授封诏书大典,恢复马市。明廷岁费马价银十万两,抚赏俺答部银二万二千两,俺答岁贡马五百匹,市马一万四千五百匹。
  此后,明朝先后在大同得胜堡、宣府、张家口等地开设马市。不久,又陆续在大同镇新平、宏赐、守口、助马、宁鲁、保安、杀虎口、云右、迎恩、灭胡堡等地增设十处马市。得胜堡马市为东哨顺义王俺答汗、西哨大成台吉等互市的地方,守口堡为兀慎台吉等互市,新平堡为黄台吉等互市,其中尤以得胜堡马市最为繁华。
  得胜堡修筑于大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扩建。得胜堡北二里即是得胜口,是连接口里口外之重要关隘。得胜堡东约里许,有一座城堡,当地人称市城堡,周长三里,城墙高二丈有五。面积约五十亩,此堡便是当年马市的贸易所在地,故名马市堡。彼时往来蒙汉客商川流不息,客栈旅店生意兴隆,得胜口外有北致园店,口内有南致园店,店主名曰郝树平,赶市客商头天便入住口里致园店,第二日入住口外致园店,如同今日之连锁酒店。市城堡城门早启晚闭,届时两店客商进堡交易。马市一年开设两次,每次三至十五天,闭市后蒙古人即出镜,远离互市场。得胜口关城两侧如今仍有两处周一里左右的土夯围堡遗址,里面有排房基础,便应是南北致远店之遗存。开市期间,蒙古人和明廷各派文武官员带领兵丁总理监督市场事务,蒙古人派三百人驻边外,明廷派五百人驻市场。为活跃市场,宣大总督王崇古命“广召商贩,听取贸易,布帛、菽粟、皮革远自江、淮、湖、广,辐辏塞下,因收其税以充犒赏。(《明史》卷二百二十二 王崇古),时人李杜游览得胜马市后,作《得胜堡市场》诗:“吹笛关山落日偎,几年曾此得登台,天王有道边城静,上相先谋马市开。万骑云屯星斗暗,三秋霜冷结旄回。一从舆版归疆索,幕下空余草檄才。”彼时互市之上,“贾店鳞比,各有名称,南京罗缎铺,苏杭绸缎铺,潞洲绸铺,泽洲帕铺,临清布帛铺,杂货铺,各业交易铺延长四、五里许。”(万历《宣府镇志》卷二十)自此,“官民城堡次第兴修,客饷日积于仓廒,禾稼岁登于田野”(《明神宗实录》卷七十九),长城内外“四十余年无用兵之患,沿边旷土皆得耕牧”,“民老死不识兵革”(《明神宗实录》卷五百)。



  13. 堡墙      10.10 大同 得胜堡北侧堡墙



  14. 高粱      10.10 大同 得胜堡堡北高粱田

  四五百年过去,那曾经有着“南京罗缎铺,苏杭绸缎铺,潞洲绸铺,泽洲帕铺,临清布帛铺,杂货铺”的马市堡早已湮没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塞外凛冽风沙之中。沿土坡登上得胜堡南门楼上,四顾苍茫,哪里还得见那往日的车辚辚马箫箫?就是这敕封俺答汗的得胜堡,如今以方台为界,北侧已无一户人家居住,如果不是相对完整的堡墙与几片高梁,几与荒野无异。



  15. 高粱      10.10 大同 得胜堡堡北高粱田

  几茎野草,几株高梁,在穿越渐次破败的堡墙后的朔风中,兀自摇曳。
  兀自摇曳,仿佛兀自想念,何日再得见那南京的罗缎潞洲的绸,苏杭的绸缎泽洲的帕?



  17. 猫       10.10 大同 得胜堡堡中路西

  南侧有人家,不过与其他土堡运命相似,堡内居住之人大多为老人,或者子女迁居他处,或者鳏寡孤独。有令人感觉凄惶一幕,某处转角时看见位老太太褪下裤子半蹲着似在解手,不忍撞破尴尬,踅回身子约摸着她已结束后方才继续前行。几步后赶上拄拐踽偻而行的老太太,还未寒暄半句,就听得她说:“八十三了,还不死。”一时语塞。默默走回堡中南北向正路上,一家已然荒废的院墙上,静静端坐着只睡意朦胧的猫。我走进它,拍摄它,再走进它,它转身跳下跑进残败的土屋里,这温馨的场景只是一瞬。



  18. 柴扉      10.10 大同 得胜堡堡东某户

  从虚掩院落的柴扉上便可见堡内居民的困苦,或许还不如四五百年之前,客饷日积于仓廒,禾稼岁登于田野。



  19. 庭院      10.10 大同 得胜堡堡西南堡墙内某户

  近得南侧堡墙处,这户人家庭院里停着一辆摩托,鲜红仿佛希望。彼时正是午饭时分,左侧灰瓦屋内应是厨房,能见着里面老太太和儿子儿媳或者是女人正在忙碌着,只是没有看见炊烟。



  21. 得胜堡     10.10 大同 得胜堡南门西侧马面之上

  这家院门对着的南侧堡墙已是残断不全,只有马面依然高耸。马面上支着画架,一个在北京学习绘画的本地人正在写生,边上站着两位他或许熟识的村民,三两句的聊着。四野空旷,虽然他们声音不大,但远远便可以听见闲说着边堡,闲说着关塞。因为东侧堡墙已亡,只有马面南侧有一条几乎垂直的雨水冲刷而出的窄沟可以借力攀爬而上。我拿着相机手脚不便,爬至一半被困在其间,上下不得,幸好马面上村民见我窘迫,搭手相助把我拉了上去。
  画者笔下的油画,尚仅具大略轮廓,但却能感觉到压抑,一如得胜堡,一如天空愈来愈阴沉的得胜堡。



  24. 得胜堡     10.10 大同 得胜堡南门西侧马面之上俯瞰

  愈来愈阴沉。极目远眺,目下却空无一人,远处山外,便是蒙古,曾经瓦剌鞑靼铁骑骠横之处,如今也应是一片空寂。
  兵燹已去,繁华亦去。



  25. 草草      10.10 大同 得胜堡南门西侧马面

  马面上去不易下来更难,不得已几乎是仰躺着顺土沟滑下。彼时打算便就此回大同,来时匆匆,去时草草。路上野酸枣的荆棘牵绊脚步,不远处回头再望得胜堡,却似转眼成空。
  仍然在的,只有马面上的那三个人。
  不过他们也将转眼成空。

Nikon FM3a
Nikkor 50mm f/1.2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Reala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6.
  • 哈哈,15的高粱地是要拍得好一点,破了裤子也值得,笑翻~~~~
    胡成 于 2010-11-3 0:32:30 回复
    不过一年时间,回想起来却恍若隔世。
  • 2010/11/2 2:06: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有个妖
  • 听完由头回头再看照片,觉得更有味道,窃笑~
    另,想直接回复,貌似不能~
    胡成 于 2009-12-28 10:22:09 回复
    这个程序留言部分的确不能像BBS那样回复,不过幸好在同一页面里还能知道说的是什么,不会失去了头绪。
  • 2009/12/28 0:46: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kittykwe
  • 光明的开始,暗淡的行程,恰如我们的人生,闪亮的片段,冗长的历程。
  • 2009/12/15 14:38: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有个妖
  • 06. 过街楼 街道像被水冲刷过的河道,真沧桑孤立。
    14. 高粱 红高粱?高粱一般都长很高很高,通过视角能判断你的身高不?
    胡成 于 2009-12-13 9:43:34 回复
    从高梁影像判断不出我的身高,而且这高梁看着实在让我心惊。我之前日记里写“今天另有尴尬事件,在得胜堡北侧堡墙内拍一片高梁时,因为想以低角度仰拍,一屁股坐在泥地上,不成想其下正好有一截收割后仍高出土地寸许的秸梗,直接刺破我的牛仔裤,虽然臀部完好,但打着内裤的幌子实在丢人。只好把外套围在腰间,回大同城后马上去西门外买了条新牛仔裤。”便是在这里。
  • 2009/12/13 0:16: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第一张照片的树可是银杏?
    很美
    胡成 于 2009-12-8 7:49:54 回复
    我对植物有天生的认知障碍,所以虽然我知道那不是银杏,但却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树,一种晋北常见在深秋时叶片似染金般熠熠生辉的树。
  • 2009/12/7 8:52: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weenie
  • 总是喜欢在荒芜中寻找曾经的繁华。只有第一张照片还让人看得到美好的希望。
    胡成 于 2009-12-8 7:46:06 回复
    的确是,或许也和季节或者天气有关,得胜堡内只见得阴郁压抑让人有溺水般的绝望。
  • 2009/12/4 16:53:1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