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胜堡草草再走太谷 卷二 »

再走太谷 卷一

  上一次去太谷,已是五六年前。
  好友回乡省亲,跟着她去太谷,周末两日一宿时间。三多堂不过尔尔,前两天更是听说如今承包三多堂某商人因喜藏古旧家具,把所藏尽皆摆放于三多堂中,甚至安床于正堂,真真辱没祖先。倒是傍晚时分闲逛鼓楼左右老街,印象至深以至时常回想。
  “太谷为晋川第一富区也,大商大贾都荟萃于此。城镇村庄,亦多富堂,故风俗奢侈为诸邑最。”四季清偿货款之时,“"见夫街市之中,商旅往来,肩扛元宝,手握朱提,如水之流,滔滔不断。”(刘大鹏《退想斋日记》)那晋商繁盛之时,山西第一富庶之地的太谷,百年后往来商旅的街市之中,虽然依旧人似如水之流,却换作了寻常百姓。街市两旁也再不见那些富商巨贾们曾经赫赫天下的金字招牌,只不过些小商游贩,售卖些蔬果茶饭,五金日杂。老街之上,不再有似海深朱门便不再觉压抑,有的是化不开的市井闲趣,空气中弥散着浓烈的酒菜薰香。
  彼亦是太谷,此亦是太谷。

  为这浓烈的记忆,入得山西,便必定会再走太谷。
  再至太谷已然入夜,草草寻一旅馆住下,第二天起早便去老街。不料想老街全然不复五六年前模样,东西大街临近鼓楼处的沿街门面已经翻新,距鼓楼较远处也多加整饬,门上挂着统一的“金太谷”的灯笼,门旁墙上钉着本宅曾经的商铺字号。可惜就象给胡同刷漆抹粉时北京老太太说的那样:驴屎蛋子表面光。有限的资金全部花在面子工程上,内里百姓的居住环境没有得到丝毫改善,院门内那些百余年老宅却是听之任之,自生自灭。
  翻新的门面,原来的小本买卖自然也就人去楼空,大多铺门紧锁,或者是待价而沽,或者是屯之居奇。这便冷清了,全无生气,门边墙上那些协成乾、志诚信、世义信、锦生润、大德玉、大德川、公合泉、裕源永、保隆堂、砺金德、用通五、三晋川、广升远、广升誉、广益义、广懋兴、广源兴、万聚恒、锦全昌、万泰恒、恒升泰、元生利、瑞隆裕、义兴隆、达泉涌、西谦亨、北谦亨凡此种种之内的商铺字号,却让曾经的兴盛反讽着如今的落魄。
  不过改造工程仿佛已经停滞的样子,东大街修表的老籍说是没资金了,仿佛还真是如此。这倒好,剃头剃了一边剃头师傅走了,把您晾在大街十字路口上,半边长发半边秃,寒不寒碜?丢不丢人?
  昔是太谷,今非太谷。

  彳亍在太谷老街中,心中那五六年前的喜悦与之后堆积酝酿着的期待,却在一丝一缕地飘散而去。

  随拍卷一,实则不过半卷。



  21. 卖菜      10.15 太谷 东大街 书院巷南口

  东大街,书院巷南口,有村民骑三轮载一车圆白菜停在街角。剥去老叶的圆白菜,粉绿鲜嫩,裹着露水在晨曦中泛着诱人的光泽。我说映衬着书院巷西边的青灰高墙特写两张这可人的圆白菜,主人却忽然闯入我的镜头,叨着烟含糊不清的不知和买菜的妇人嘟囔着些什么。



  22. 卖菜      10.15 太谷 东大街 书院巷南口

  然后高高举起杆秤,三棵圆白菜在铝皮盘改造的秤盘中晃晃悠悠。一车光鲜水灵的圆白菜停在街角,便是不落言诠的广告,如此景象正是这苍老街巷的生气所在。或者还有那些骑着车轮走街串巷叫卖的小本买卖,抑扬顿挫的吆喝声算是为这场景的配乐,浑然天成。


  实境音频:东大街街巷中的吆喝声。



  24. 拆房      10.15 太谷 东大街44号

  东大街44号,正房上下两层,上层硬山顶,我看见时正在拆除,因为前日阴雨,上层东侧一间坍塌,万幸没有伤人。但是因为影响居住安全,不能指望着老百姓出资保护,只好用最简单的方法:拆除。那么精美的三百年老宅,顷刻将毁于一旦。



  28. 拆房      10.15 太谷 东大街44号

  木构已经腐朽,砖瓦倒还有用处。两根圆木搭在屋檐上,砖瓦顺之滑下,安稳落地。这把式让我在心痛之余看的兴致昂然,劳动人民的智慧果然是无穷尽的,我对此深信不疑。



  30. 拆房      10.15 太谷 东大街44号

  砖瓦滑下,空气中尘土弥漫。真真彼一时也,此一时也。这宅院落不算宏大,曾经的主人经营建造想来应是不易,一砖一瓦,一草一木。如今这拆除却是如此漫不经心,轻松写意,那主人泉下有知,必然是痛彻心扉。
  老街中旧宅院,如今大多二层不在住人,为安全故。可是不住人并不能改善二层建飘摇欲坠的现状。花在老街门面上的资金,于老街百姓无丝毫益处,在大家还只沉浸在晋商深宅大院中的闺阁秘辛之时,试图将太谷老街营造为旅游项目无疑荒诞不经,虽然这本来才是文化精髓。改造工程半途而废,花掉的所有血汗钱尽皆打了水漂。日子还在继续,老街还在日复一日的衰亡而去,金太谷的灯笼还在街边摇曳,只是金已然褪色为铜,莫非终有一日,铜再锈蚀腐朽,化为齑粉?



  35. 抽烟      10.15 太谷 东大街18号

  东大街18号,两进的宅院漆黑潦倒。院门前倚墙坐着位老汉,正吞吐云雾。



  37. 抽烟      10.15 太谷 东大街18号

  老汉烟瘾极大,我站在门廊内片刻,便见得他拿新烟就着旧烟续上两根。院门对面是家弹棉花的小门脸,不时有人来人往。在熟悉至再也不能熟悉的街景,对老汉全无吸引,他只是自顾自地抽着烟,一根又一根,张望着,不知张望何处,也不知张望何事,也根本没有何事。甚至我和他搭讪他也没有理我,或许抽烟对他而言便如入定一般,一切人生过眼皆在那云雾中升腾缭绕。



  38. 后来      10.15 太谷 东大街18号

  后来我出门离开,几步外发现还可过片一张,我很少一卷拍到38张,于是再折返回来。老汉已经不再抽烟,我假装拍摄门旁那辆久远的加重自行车,他假装不知道我在拍他,目光空洞地望着远方,不知张望何处,也不知张望何事。

Nikon FM3a
Nikkor 50mm f/1.2
Agfa Vista 4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3.kittykwe
  • 总有一天,当你我亦如抽烟老者般入定,却未必有幸置身于这历史沉寂的街巷,一个可以满载着我们一生记忆的地方。去留随缘。
    胡成 于 2009-12-15 14:11:49 回复
    说的好,说的好。的确是,当我们老去的时候,我们老去旅程中的每一处怕都已变换了模样,这的确是种悲哀。
  • 2009/12/15 10:12: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有个妖
  • 第一张拍的真好看,构图好颜色也好,真是生动!
    22.拆房 后面的声音采集真是好听,可惜有点短,阵阵吆喝让人恍如隔世,好像下一个镜头就应该是摇着拨浪鼓的擦肩而过。
    胡成 于 2009-12-13 9:39:17 回复
    那音频采集自东大街路南的一条小巷中,两辆已是老人的小贩骑着三轮各自而来,我用录音笔录下他们在我身旁擦身而过时的吆喝,最后不甚清晰的一段里只有我的脚步声,我快步试图赶上那辆骑向东大街的三轮,但他却已远远而去。
  • 2009/12/13 0:23: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本卷三个人物。三个人都是寻常人物。但是所处的地方却不是寻常地方。在太谷历史的故纸堆中,卖菜人来去自如;拆房者焚纸而歌;入定的或许沉迷在这历史中,或许伤心在这现实中,或许只是单纯的入定。
    胡成 于 2009-12-13 9:35:43 回复
    经你说我才发现这半卷恰巧皆是人物。本欲记录贩卖菜蔬的三轮,正在拆除的旧宅以及幽深黑暗的老屋,却不想在最终的影像里它们却沦为了衬托人物的背景,或许这才是我印象中真正的太谷老街,那充满生机的市井巷陌,环境不过只是记忆中肤浅表象。而那些外表光鲜的改造工程,却逐走土人招来客商,让市井变作市侩,那毁灭性远甚于倾圮两间旧宅老屋。
  • 2009/12/10 11:51:0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