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走太谷 卷一三彩天王 »

再走太谷 卷二



  03. 冯老爷子    10.15 太谷 东大街44号门前

  深秋时节,天气晴好,太谷老街里恬淡的老人们便三三两两,倚坐在太阳地里,看行人聚散来往,闲聊几句家常,消磨半日时光。行至东大街尽头再折返回来,那正在拆去北房二楼的44号院,门左石阶上两位老人默然而坐。



  10. 冯老爷子    10.15 太谷 东大街44号门前

  更老的老爷子姓冯,已然八十有八,正是所谓米寿之年。与之攀谈,老爷子思维清晰,只是声音有些绵软乏匮,太谷土音于我而言晦涩难懂,以至老爷子不时需要提高语调反复再三,这似乎颇伤老人气力。除此之外,冯老爷子身体并无其他大恙,只是有些老人常见的耳背腿寒之类。老人言,“是出过大力的”,这似乎是老人自认为长寿的原因所在。年轻时,冯老爷子在附近的粮食局工作,是扛包的重体力活儿,日日里背负着的是二百斤麻袋。
  老人一生于此,如今和他的小儿子媳妇便对门住在44号院内东西厢房,小儿子不过四十来岁尚值壮年,虽然听其说还有个六十多岁的姑娘,但算来老爷子还是曾有老来得子的大喜悦的。虽然韵光逝去,但这无病无灾的,又有儿孙绕膝,冯老爷子当是有福之人。



  18. 冯老爷子    10.15 太谷 东大街44号门前

  给冯老爷子拍照,老人微笑不语。回北京后加这张共冲印了两张照片给老爷子寄去,只知道地址却没有电话,也不知道最终收到没有。下次再去太谷时,请让我还可以再问问他。



  22. 修表铺     10.15 太谷 东大街56号

  东大街路北56号,临街窗下晒着一片大葱,葱上一只小猫饶有兴致的扑咬着苍蝇。东奔西跳的,一张小猫的照片也没有拍到,在镜头前仿佛穿花蝴蝶。窗后的店主见我拍照,便走将出来与我寒暄。店主姓籍,五六十岁模样。籍老板除却修理钟表,更有收藏老旧怀表座钟的爱好,引我进内室识读钟表铭刻拉丁字母产地之时,我回身拍了一张籍老板的工作台。这是我最喜爱的摆放工作台的位置,不仅有熏暖的阳光,困乏时抬起头便可见街上行人往来。不比我总困在水泥楼上,抬头或只见阳台外一片逼仄天空,或只是日日里喋喋不休的无聊电视剧——虽然我并不看但我也总得开着电视,只是那动静永远比不了如此老街中静谧的嘈杂。



  23. 修表铺     10.15 太谷 东大街56号

  修表铺里兼作柜台的书桌上,散乱摆放着一些古旧的家什,除却那只新拿出来的老怀表。还有一缕阳光,正落在压在书桌玻璃板下的一张王晓棠的老照片上,那应当是虎胆英雄里跳着伦巴时的王晓棠,四十年光阴荏苒,除了曾经的青春,一切皆在老去。



  25. 清理鸟笼    10.15 太谷 西大街55号门前

  西大街路南55号门左,一早便看见悬着只鸟笼。再回来时,一位老人正拿着小铲细致的铲去鸟笼底下的积粪,目光慈爱的,仿佛含饴弄孙。



  26. 巴儿狗     10.15 太谷 西大街20号门前

  西大街路北20号院门石阶上,一条看家的巴儿狗,懵懂地望着街上。它看着我蹑手蹑脚地走近,蹲下身举起相机,它仍然是那样一脸懵懂的表情。当我过片正准备拍第二张时,不巧院内有人出门,被打断了思路的巴儿狗悻悻然转身回到门后,蜷缩在角落里。幸好是一卷Reala,留下了一张影调极为细腻的巴儿狗肖像,眼神哀怨的。



  27. 修表铺     10.15 太谷 西大街

  西大街路北,又一家修表铺,不过已是曾经的修表铺。曾经的修表铺的幌子还高高悬在屋檐下,极其怀旧的幌子,铁皮的上海牌手表表盘,那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光辉与荣耀。



  28. 修车摊     10.15 太谷 西大街

  南大街路西,修车摊上的布幌画得也是有模有样。Hedda Morrison在旧北平的时候,拍摄了许许多多花样别致的店面牌幌,那是我们曾经的于生活中处处皆见的情趣与雅致。如今这在城市里却成扰乱市容的一种,北京城里将所有店面招牌斩尽杀绝后指定样式统一更换,这行为宁可是为执行者中饱私囊,否则我们的城市真正将沦落为只有地名不同而已。



  31. 修车摊     10.15 太谷 西大街

  转身间,两位闲坐聊天的老人只剩下一位,彼时还疑惑另一位难道是遁地而去,现在细看照片才发现灰衣老人原来便是这摊车摊的摊主,来了主顾正蹲在一旁谈着生意。这好像小时候经常看的图画书里的找不同,我被那面幌子转移了注意力,以致构图也整体偏上,失去了平衡。



  32. 烟煤      10.15 太谷 鼓楼东南角

  时近中午,鼓楼南侧的摊贩越来越多,人声鼎沸,老街才仿佛苏醒过来,多少有了些我四五年前看到的模样。在鼓楼东南的小店里要了一大碗羊杂割,等羊杂割上桌前的当儿,倚在店前支大篷的柱子上,看鼓楼下的车来人往。冬天将至,羊杂割店前停着两辆拉烟煤的农用三轮,煤块在正午的烟光下熠熠生辉,不知道是否是背后羊杂割的香味作祟,我甚至觉得这些烟煤看起来是很好吃的样子。食欲旺盛蓬勃而难奈,等不及羊杂割又去门左的小摊上要了两个熏肉夹饼,真是美味,直径有巴掌大小的饼里满夹着卤制猪肘肉,不过三块钱一个。



  34. 烟煤      10.15 太谷 鼓楼东南角

  这是再走太谷留下的最后一张影像。吃完羊杂割,熏肉夹饼还剩下一个揣在兜里。出老街搭公共汽车去太谷火车站买了太原到北京的动车车票。
  然后在回太原的路上,忍不住还是把幸存的那个熏肉夹饼,美滋滋地吃了。

Nikon FM3a
Nikkor 50mm f/1.2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Reala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现在处处疏忽,肯定不会再有数码感了吧?”

    的确不会了呵呵。我的意思其实是,买套富士数码算了,为你省钱大计……不过有想到不能看到各种胶片了,有点纠结。
    胡成 于 2014-2-16 17:48:58 回复
    现在的富士数码引领风尚,复古机器做得很漂亮,但是价格也很漂亮,动辙一两万,够得上一台Leica M6的价格了。你看我到现在都没有用Leica,哪里舍得买一套那么贵的数码呀。
  • 2014/2/7 23:44: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今天重看此文,看照片时觉得怎么这么数码,后来看到最后的器材才想起来的确,因为最近都用富士的微单,其发色真的很类似啊。
    胡成 于 2014-2-7 21:23:11 回复
    主要原因是,一来镜头太好了,二来胶卷太好了,三来当时花了大价钱找的最好的扫描。现在处处疏忽,肯定不会再有数码感了吧?
  • 2014/2/4 12:03: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有个妖
  • 巴儿狗的忧郁眼神让我想起那些天生外眼角下垂的人,笑~
    钟表和自行车的招牌布幌真是生动让人有复制另存的冲动。
    这样一条小街竟还保存的往昔的自制招牌匾幌真是让人不得不去赞叹一番。
  • 2009/12/28 0:38: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轩易
  • 看到那个上海牌手表盘,不禁感慨。昨日刚从上海回京,偌大一个南京路,找不到一家卖上海牌手表的地方。上海牌手表,承载者多少童年的梦想,随着时光,随着这铁皮盘,随着那些垂垂老去的街巷和老者,已经难觅踪迹了。
    胡成 于 2009-12-19 18:14:57 回复
    我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上海,那时候还在记事与不记事之间,朦胧印象中的上海仿佛现在在老电影里看到的旧上海,喧嚣繁华但是典雅精致的,虽然这记忆极不可靠。现在的上海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吸引力,除了偶尔见到的上海字样勾起的一些童年记忆,比如上海表,比如印着上海的人造革包,它们与它们的主人会让我有时空交错的错觉。
  • 2009/12/18 10:33: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露西
  • 这卷Reala 色彩搭的好看,那只怀表不错哦点金瓷表盘,以前我很喜欢这种路易14花表针
    巴儿狗被你拍得真可爱!
    胡成 于 2009-12-19 18:10:45 回复
    你对古董表还有研究?我就很遗憾我不懂古董表,其实玩老相机与玩机械表似乎是不分家的,许多二手商人也都是兼营这两项,确有相通之处,都是工业时代早期人类在机械制造工艺方面的巅峰之作。那只巴儿狗忧怨的眼神我看见就想笑。
  • 2009/12/16 13:08:1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