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随拍 卷十 再谒唐陵 卷四 »

旧广武碎片

  雁门关西径白草口下旧广武城,周约三里,高约三丈,东依新广武城,南望内长城,西接辽时雁门关关城遗址,北邻汉时阴绾故城。旧广武城始建于辽,初为夯筑城垣,大明洪武七年(1374年)包砖,后代几经补葺,如今形制依然旧时。



  15. 西门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西门

  旧广武城一如其他北方边塞城镇,北侧不开城门,只开东西南三门,盖因强虏皆自北方而来。



  16. 门匾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西门

  门额均有石匾,可惜尽皆剥泐难辨。也没有找到相关资料,不知其最初所凿何字。



  19. 场院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或许是因为时近中午的缘故,旧广武城内很安静,街道中鲜有行人。贯通东西城门之间的一条土路,算是城内的主干道,道北一户人家。这户人家院门在临街一排房的山墙后,一条黑色的小土狗看见我走过,怯生生的吠叫两声后掉头跑进院门。跟着进去,吓一大跳,一条硕大的狼狗站在场院中,凶神恶煞地扑向我这不速之客,万幸它是被铁链拴在木桩上。
  闻听犬吠,正在场院中拾缀家什的女主人转过身来,看见我,喝住狼狗然后很客气的寒暄几句。看得出是个勤劳的女主人,场院里干净整洁,一堆新收的玉米晾晒在场院中,远方碧蓝空中一朵浮云悠然而过。



  20. 南门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南门

  旧广武城城墙上沿矮墙置垛口、望洞和射孔。四围共施马面一十六座,马面紧贴墙体不甚突出,防御思想内敛而稳健。



  23. 枯草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南门上

  城门上原建门楼,文革中破坏迨尽。正门南门之上,止剩些蓬蓬枯草。



  25. 庭院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南门内东侧夯土墙上,雨水冲刷出一道徒坡,我再次不知死活地顺着爬上南门。我有极其严重的恐高症,鼓起勇气向南门东侧城墙上走不了两步便双腿瘫软,蹲在马面上进退维谷。
  城墙内一户人家,女主人正在几口水缸前忙活着,或许是在淘洗着豆干面筋之类的东西,神情专注,全然没有看见远处城墙上窘迫的外乡人。



  26. 城砖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南城垣上

  更恐怖的是,城墙徒坡是上去不易下去更难。城墙内侧不比外侧有包砖,雨后的夯土湿滑并且表面软糯,脚无可蹬,手无可攀。背对着城墙下到一半处,再无下一步落脚处,就那么尴尬其间。有村民路过,又不好意思求助,只得装做观风景模样,好不尴尬。最终落地,七魂六魄才算归来,以后无论如何再也不攀爬城墙了,这种险境已遇数次,有些困难着实难以克服,比如恐高。



  28. 宅院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东西通衢北侧,另有东西向土路一条,路北是户典型的旧广武人家。倒座房上晾晒着苞米,北房西庑是厨房,烟囱里炊烟袅袅。那么蓝的天,黑烟反倒成了可喜的点缀,在农业时代真是无法想象会有什么污染。



  29. 老马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老马,北房门前是老马的婆姨。



  31. 老马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老马正在拾缀土豆,虽然今年的收成不好,但院中仍然丰收的模样。那天在代县县城去汽车站的路上买了两包六块钱一包的长白山烟,以递烟开始与人攀谈便顺畅的多。再有的心得就是,多了解一些本地土产在北京的销售价格是很可以谈的一个话题,老马便对北京今年的玉米和土豆价格很感兴趣,可惜我不知道新发地的价格,我只能告诉他如果这些东西进了超市会很贵,虽然我知道这些话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于是老马就一直那样,蹲在地上。很快话题便难以为继,只好悻悻离开。



  32. 玉米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出老马家再向北,北城墙下道路不通。因为北侧不开门,所以近北墙的村民便依北墙塔建了些房屋,阻断了道路。于是折回头来,再次路过那户炊烟人家,蓝天绿树与金黄的玉米。



  33. 搅拌机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再向西,某处十字路口前,一辆废弃已久的搅拌机,通体铁锈斑斑。旧广武城内不乏机动车辆,当我被困在南城墙上的时候,就见得近南门处有人家开车出入。可是,这破旧的搅拌机,却有更强烈的现代意义,与古老的旧广武对比也更强烈,仿佛只有它才有意味着现代工业的机器轰鸣,隆隆的机器轰鸣,在那个如睡去的沉寂的旧广武古城。



  34. 朔州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山西F,朔州的机动车牌号。喷漆依然山西F而非晋F,这拖挂车也有年头了。



  36. 老解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内

  车是老解家的,老解也正在院里忙着分捡他家的玉米。收成不好,今年风大,许多玉米的迎风面因为授粉问题都没有结籽儿或者籽粒瘪小,老解如是说,边说边拿起一些粒儿稀疏或完全没有粒儿的玉米棒儿示意我看。
  这让我们彼此叹息不已。



  37. 西北望     10.13 山阴  旧广武城西北城砖

  出老解家准备离开旧广武城,西北侧城墙中段有缓坡可以上下,这比起攀爬南城墙要容易的多。缓坡而上,站在残损的西北角楼上,西北望,尽苍茫。

  大约一点左右,出城在城西北角公路边的饭店午饭。菜单上有米饭,但实际上没有,剩下的就只有我第一讨厌的面条和第二讨厌的饺子,两害相权取其轻,我要了饺子,好歹是我最爱的羊肉做馅。我说来半斤吧,招来正在吃饭的店主一家哂笑,在北京我最多只能吃三两的,我以为他们是笑话我饭量惊人,马上改口说那就来四两吧。不成想店主的意思恰恰相反,也听不太确切他们对饺子大小与数量的确切描述,索性问那你们觉得我该吃多少吧?于是最后还是半斤,在饺子端上来之前我心中忐忑,我知道我是绝对吃不完的而浪费无疑非常可耻。
  后来,我只吃了个半饱,半斤饺子只有十个,我觉得他们卖饺子的重量是算上原汤的。另点的菜也非常之咸,北方人总是像吃面一样吃盐,我替我们所有人的血管紧张。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渴。
  也许是因为菜太咸导致我血压骤升,饭后居然鼓起勇气直奔新广武打算攀爬猴儿岭长城。新旧广武之间大约有四五里路,可我却是越走越疲乏,勇气更是像那家的饺子一样严重缩水,于是极其可耻的在走到新修建的一片不知所云的广场后,原路折返。
  又回到旧广武城东门门口。城中出来一个小伙儿,骑着他的红色摩托,摩托后座上绑着两把镰刀。我递给了小伙儿两根烟,询问他关于那段长城的事情,虽然他也从来没有爬过,但却意外得知原来沿长城新修了公路可以直达从旧广武所见到的那段长城。我极具暗示性的询问小伙儿有没有车能去新广武,小伙儿马上说那我送你过去吧,虽然他之前明明约了同伴说他在城门口等他。一句话后他就主动说愿意送我,这我真不知道,多好的山西人民!
  小伙儿姓曲,先前老马告诉我旧广武城里百姓大多姓马姓赵,结果之后认识的人的姓氏再无相同,这才像一个边塞城堡。小曲送我到新广武长城脚下新修的公路入口,分手时我塞给他一包烟,他脸颊涨红说不用,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表示我的感谢。

Nikon FM3a
Nikkor 50mm f/1.2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Reala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6.李刚
  • 风景在远处。我是旧广武人,没觉得特别
    胡成 于 2010-5-8 20:11:42 回复
    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确是如此。
  • 2010/5/8 17:18: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小沙子
  • 1.很想见识一下把你吓倒的大狼狗
    2.饺子太咸你不会加点水吗?猪
  • 2010/1/29 21:35: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M
  • 怅然,现在的心境离这种宁静很遥远。
  • 2010/1/28 12:52: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广武的阳光似乎过于强烈。
    还有:云彩是不是你手工画上去的?真实的有点假;还有那树,还有那草,还有那城墙,甚至玉米棒子。怎么不像是真的呢?
    这卷不会不是照片而是油画吧?我太爱这卷油画系列了。
    关于16门匾:该门上竟然还有石刻的垂花以及斗拱。西门不知何字,那东门南门呢?一推也就出来了。当然,如果几个门都看不清,那就只好查县志了。
    胡成 于 2010-1-16 1:46:20 回复
    我先前几乎误读了你的留言,我以为你和我一样不喜欢这在广武的这一卷照片。的确是因为阳光太强烈了,而且又赶上正午,简直是最不适宜拍照的高反差。那天从代县出发,没有赶上最早一班开往朔州的长途车,下午又要赶时间爬猴儿岭长城并且在天黑前回到公路上找车去太原,所以在广武的拍摄匆忙而不适宜。张家口向西北,城门匾许多形制皆如那般的仿木构砖雕,猴儿岭长城上几处敌楼有更完整并且字迹清晰的,可惜我没有足够的时间走到。
  • 2010/1/15 8:56:1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