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山陵 1979云冈浮云 »

云冈浮光

  因为山西省道339线云冈石窟段改线工程,由火车站乘4路在新开里转乘3路公交车去云冈石窟的路线不再能到过景区正门,于是索性在新开里包了辆出租直接前往,索价35最后以25块成交。车至绕城高速时,不幸遭遇军队阻截道路,半晌后十数几辆坦克鱼贯驶上省道轰鸣而去。本以为可以就此放行,不料想首长们命令他们的士兵继续堵塞道路半小时之久,声称他们要庆祝一下。原来是参加阅兵归来,自然要弹冠相庆一番,能把坦克开那么整齐,一定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了。
  出租司机极不情愿地绕行武周山后山,路途确实遥远,当他再次要求将车资增加到30块时,因着又堵了那么久,也就没再计较。云冈石窟时代介于莫高窟与龙门石窟之间,除去西侧后世民间开凿的小型石窟外,其余均为北魏时代作品,因此佛像造型西域风格显著。虽然云冈石窟不及莫高窟的华丽精致,也没有龙门石窟震撼山岳的卢舍那大佛,但彼时天高云淡,秋日阳光轻缓地抚在那些苍桑造像的面孔之上,不像莫高窟不见天日的洞窟也不像在龙门石窟那天欲雨的阴沉,感觉温暖,虽然背阴处寒风刺骨。这足以让我赞叹云冈。

  如今想来,在云冈的那个上午,其实并无心看风景,心思在别处。闲庭信步的,入门向东,再折返而西,走走停停,抬望眼蓝天白云。于是一切皆成浮光掠影,零散细碎地于记忆里。
  五个月后,才愿意摘录出漫无头绪的一些影像。不是忘记,只是不愿想起。
  那些浮光,已寂去。

  第十三窟  北魏皇兴元年(470年) - 太和十七年(493年)

  主像为交脚弥勒菩萨,头戴宝冠,佩臂钏、手镯,胸前佩蛇形饰物。左手抚膝,右手上举,臂下部雕一托扛力士像。南壁门拱上方七佛立像,著褒衣博带。东壁龛形多样,雕饰华丽。明窗两侧菩萨形体丰满健美,雕刻细腻精巧。



  西壁壁画与壁龛造像。

  彼时,初入云冈石窟之时,天空依然阴沉。进门向东,便是第十三窟。



  无论美学与力学均见精巧心思的托臂力士。



  交脚弥勒菩萨。



  东壁壁画与壁龛造像。



  一缕浮光。
  一缕浮光自云缝中来,洒在洞窟西壁之上。那原本平淡的壁画与造像,忽然因着这缕浮光立体而生动起来。便有了重点,浮光中一尊佛仰望天穹而笑。会心而笑,或是知道天际中谁人拨云见日。想天际中,也有一尊佛俯视云冈而笑。



  便看见壁龛中的造像活了,抬起头来,探出身来,寂寥的洞窟之中忽然喧闹起来,仿佛晨起中的僧房。一坐一卧千年,是时候舒展舒展筋骨了。



  西壁下部,剥落毁损严重,弥勒菩萨交脚后下方那尊壁龛空了,神佛也难耐寂寞。

  第十二窟  北魏皇兴元年(470年) - 太和十七年(493年)

  窟分前后室,前室外立壁雕庑殿顶饰及列柱四楹,构成一座三间殿堂式建筑。前室壁面凿有各种龛形及佛像。窟顶雕平棊藻井,北壁雕一列天宫伎乐,持箜篌、琵琶、排箫、笛、埙、鼓等诸种乐器,东、西、南壁雕八身夜叉像。



  下层壁龛之上,均有天宫伎乐,箜篌琵琶,鼓笛埙箫。龛中神佛,便可闭目聆听天籁之音。



  上层壁龛之中,神佛双眼微睁,或因伎乐可听亦可观。



  平棊藻井,佛天花雨。



  依然第十三窟,不过五分钟后,那缕浮光便已渐离开那尊含笑坐佛。果然浮光,如白驹过隙。



  第十三窟向东的彩绘与部分泥塑造像,可谓粗鄙不堪。一千五百余年以降,南向或露天或敞开的石造像连石质本身都已风化不堪,何况彩绘?因此如今所见五彩,皆是晚清所绘,真真可谓佛头著粪,艺术水准最拙劣时期的工艺加诸兴盛时期的作品之上,出于善意实则为极大恶事。如此外敷泥彩造像,臃肿不堪,鼻口歪邪,罪孽罪孽。

  第十一窟  北魏皇兴元年(470年) - 太和十七年(493年)

  窟中央凿方形塔柱,四面上下开龛造像。南面上龛为弥勒像,其余均为释迦立像。南面下龛立佛两侧胁侍菩萨,风格似辽代遗刻。东壁上层有北魏太和七年(483年)造像题记,为云冈石窟最早造像铭记。



  第十三至第十一窟窟门以铁栏紧锁,远观倒似更佳,看不清粗劣的彩绘也便不觉碍眼。



  依然那缕浮光,正轻拂菩萨衣袂之间。



  窟中方形塔柱南面上龛弥勒像。



  窟中方形塔柱南面下龛释迦立像。



  这第十一窟中,一位身穿冲锋衣手持佳能数码加长焦镜头的典型摄影师正指挥着四名工人将一巨型角铁制脚手架扛进窟内,边边缘缘的,勉勉强强的没有磕碰刮蹭到洞窟石壁之上,千五百年之历史遗存是存是毁仅在毫厘之间,直看得我心惊内跳。不管是何目的,如此粗疏大意实在可憎。
  不想看角铁脚手架搭完以后,在这千年石窟之内有如何触目惊心的摄影工作,于是匆匆离去,眼不见为净。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轩易
  • 现在很悲哀地发现,山西大同的旧城改造成了样板。去云冈的人日后必定如过江之鲫。高速公路、推土机和闪光灯很快要将这个千年古城变得千篇一律。
    胡成 于 2010-3-11 14:57:40 回复
    山西现在的确是在丧心病狂的全省大改造,不过样板却并不是大同旧城,而是油头粉面的平遥,如今活跃在山西各地旧城翻新工地上的建筑队几乎全打着平遥某某古建队的字号。山西如今口号是打造什么文化大省,可明眼人谁不知道其意欲何为,纳税人的那些钱一但投资出去,就不知道要中饱多少家的私囊,真正九死一生还能用在改造上的钱也就是九牛一毛了。
  • 2010/3/11 14:23:3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