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冈浮云下午下塔林 »

云冈浮生

  第三窟  北魏皇兴元年(470年) - 太和十七年(493年)

  第三窟为云冈石窟规模最大洞窟,史称灵岩寺。窟前立壁高约二十五米。北魏时期,仅凿出前、后室南部窟形及前室上层弥勒龛和东西双塔,其他部分因迁都洛阳而辍工。后室唐代初年雕三尊造像,面相圆润、肌肉丰满、冠饰华丽、衣纹流畅。

  第三窟开窟面宽五十米,崖面高二十五米,规模为云冈之最。契丹辽国重熙十八年(1049年)至清宁六年(1060年),契丹人整修武周山石窟一十二年,在几乎所有的大中型洞窟外均搭建起木构佛殿式阁楼,并将整个石窟区域划分为十所寺院,史称“云冈十寺”,分别为通乐寺、灵岩寺、鲸崇寺、镇国寺、护国寺、天宫寺、崇福寺、童子寺、华严寺与兜率寺。此第三窟前,即为灵岩寺,极盛时可居僧侣达三千人。



  第三窟后室西端之“西方三圣”,造型圆润华美,线条温婉流畅,细节精丽繁缛,风格与云冈他窟的北魏造像迥异,是为初唐时于北魏所开洞窟后雕作品,亦是云冈石窟唯一的唐代造像。
  是故,第三窟,我之云冈最爱。
  正中主尊为倚坐式阿弥陀佛,高约十米,面容朗逸,气度雍容,为西方三圣中造型最为磅礴大气者。
  只可惜造像身上那千疮百孔。满清时补修佛像,于石像之上凿孔打栓、缠麻裹泥、然后施以彩绘,工艺拙劣且极具破坏性,待泥彩剥落,袒露而出的人工伤痕真令人心冷齿寒。末世之时,道德艺术尽皆沦丧,于传世古迹之上,万万不可提保护二字,名为保护,实则为破坏毁损。侥幸者,尚可留一息苟延残喘;不幸者,便就此于保护声中灰飞烟灭。如今亦然。



  西侧大势至菩萨,戴高宝冠,发髻梳妆向上而后下披两肩成辫,发丝丝丝缕缕清晰有序,其衣贴体,袒露胸部,肩披络腋,极尽华丽雕法之能事,足以令人叹为观止。



  浮光一缕自窟外而来,丝帛般轻抚在大势至菩萨面颊之上,昏暗洞窟之中,却只见菩萨凝脂肌肤,幽幽浮动神圣光芒。



  东侧观世音菩萨,造型与大势至菩萨略同,但剥蚀更为严重,胸前仿佛可见森森然嶙峋白骨。



  阿弥陀佛恍然指动的左手,观世音菩萨的目光自手上飘忽而过。



  出第三窟,再向东为第二第一两小窟,然后便是云冈石窟东侧尽头。正待过去,一只肥硕的花猫悠然走来,悠悠然。
  我在云冈,不过浮生半日,匆匆旅人;它在云冈,想来应是终其一生,日日厮守。所以,我见云冈,繁花乱眼;云冈于它,空无一物。



  折返向西,再过第十三窟,二十分钟前在西侧壁上的浮光已攀在托臂力士身上。

  云冈石窟中西部,便是最为著名的“昙曜五窟”。

  石窟,北魏称武州山石窟寺或灵岩寺。《魏书·释老志》载“和平初,师贤卒。昙曜代之,更名沙门统。初,昙曜以复佛法之明年,自中山被命赴京,值帝出,见于路,御马前衔曜衣,时以为马识善人。帝後奉以师礼。昙曜白帝,于京城西武州塞,凿山石壁,开窟五所,镌建佛像各一。高者七十尺,次六十尺,雕饰奇伟,冠于一世。”文中所述佛窟五所,即今云冈石窟第十六至二十窟,经日本学者研究确认为“昙曜五窟”,属于云冈石窟最早开凿的洞窟。周一良《云冈石佛小记》曰:“惟昙曜在兴安二年见帝后即开窟,抑为沙门统之后始建斯议,不可晓。要之,石窟之始开也,在兴安二年(453年)至和平元年(460年)之八年间。”

  昙曜,北魏僧。籍贯、生卒年均不详。年少出家,原在凉州修习禅业,为太子拓跋晃所礼重。北魏太武帝废佛教,北地经像零落,佛事断歇,沙门多还俗,师独坚固道心,俨然持守其身。太子再三亲加劝喻,仍密持法服器物,不暂离身,闻者叹重之。 文成帝即位后,再兴佛教,特任师为昭玄都统,管理僧众。师于受命之后,绥辑僧众,整修寺宇,道誉日高,帝事之以师礼,遂应帝之请,于武周山山谷北面石壁开凿窟龛五所,每窟镌造佛像一尊,皆高六、七十尺,窟高二十余丈,可容三千人,雕饰奇秀,又建立佛寺,称为灵岩寺。此为大同云岗石窟之开端。师又奏帝于州镇设僧祇户、僧祇粟及佛图户之制,以为兴隆佛法之资。后住于大同石窟通乐寺,和平三年(462)召集诸德,译出大吉义神咒经二卷、净度三昧经一卷、付法藏因缘传四卷。盖魏地大法得以再振,毁坏之塔寺仍还修复,佛像经论又得再显,师之功至钜。(《续高僧传》卷一、《历代三宝纪》卷九、《广弘明集》卷二、《开元释教录》卷六、《魏书·释老志》第二十)

  昙曜五窟形制相同,平面呈马蹄形,顶部为穹窿状;每窟一门一窗,窗在上,门在下;外壁雕满千佛。各窟造像主要是三世佛(过去、未来和现在佛),主佛居中而设,身躯高大(均在十三米以上),或坐或立,姿态各异,神情有别。根据主像和石窟布局,昙曜五窟可分为两组:第十八、十九、二十三窟为一组,第十六、十七窟为一组。昙曜五窟虽然曾经统一设计和施工,但完成的时间并不一致,前三窟较早,后二窟略晚,尤其是洞窟内的许多壁面、门洞、明窗的雕刻,大概是献文帝、孝文帝时代陆续填补完成的。
  昙曜五佛是云冈石窟的典型代表,也是西域造像艺术东传的顶级作品。大佛身著的袈裟,或披或袒,衣纹厚重,似乎表明是毛纺织品,这无疑是中亚葱岭山间牧区国家的服装特征。大佛高肉髻,方额丰颐,高鼻深目,眉眼细长,嘴角上翘,大耳垂肩,身躯挺拔、健硕,神情威严、睿智而又和蔼可亲,气度恢弘。与北魏晚期佛像的清瘦、谦恭,东魏北齐佛像的缺乏神俊、刚毅,唐朝佛像的夸张、柔弱,以及后世佛像的无精打采,判若两类,不可同日而语。诚如唐代道宣大师所云:“造像梵相,宋、齐间,皆唇厚、鼻隆、目长、颐丰,挺然丈夫之相。”(宋《释氏要览》卷2)。特别是第二十窟露天大佛,法相庄严,气宇轩昂,充满活力,将拓跋鲜卑的剽悍与强大、粗犷与豪放、宽宏与睿智的民族精神表现的淋漓尽致、出神入化,给人以心灵的震撼。
  关于昙曜五佛雕造的是哪几位皇帝,学术界长期争论不休。一般认为,分别是道武帝、明元帝、太武帝、景穆帝、文成帝的象征。但是,各种观点都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文成时代的“太祖已下五帝”,其“太祖”指的是平文帝,而非道武帝。道武帝被尊为太祖,事在孝文帝太和十五年四月以后。由此说来,昙曜五佛象征的是平文、昭成、献明、道武、明元五帝。至于何窟为何帝,盖由昭穆次序或左右次序排列决定,我们今天实难臆测。
  张焯《云冈石窟的历史与艺术》

  第十九窟  北魏和平元年(460年) - 和平五年(465年)

  主像为三世像,窟中释迦坐像高十六米作,是云冈石窟中第二大造像。窟外东西凿耳洞,各雕一身八米坐像。



  西侧耳洞内,八米坐像。



  耳洞之内,神佛却仿佛倚门窥探一般,不知道望见些什么,盈盈笑意漾于眉眼唇齿之间,莫非是看见了个“美貌妖娆的妇人,但见她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



  近处观之。

  第二十窟  北魏和平元年(460年) - 和平五年(465年)

  窟前壁约辽代以前已崩塌,造像露天。主像为三世佛,北壁凿释迦坐像,高十三米七,面相丰腴,两肩宽厚,造型雄伟,气魄浑厚,是云冈石窟雕刻艺术代表作品。东侧立佛像著通肩衣,体态端庄,西侧立佛像早年已毁。



  第二十窟主尊释迦坐佛,云冈石窟中最为著名的近十四米高的露天大佛,是为云冈石窟之象征,一如卢舍那大佛之于龙门石窟。
  据推测,此造像乃是依照北魏开国皇帝道武皇帝形象所凿雕。结跏趺坐,微含身躯,俯瞰人世。庄严肃穆之外,有微髭上翘的唇角,却有一丝深邃幽远的笑意,仿佛已然洞察世间万事万物。
  云冈第二十窟大佛,堪称北魏造像第一。



  佛目之中,嵌有黑色琉璃珠以充瞳仁,乃是契丹辽国整修云冈时所为。如此画蛇添足之作,使得佛目之中顿失空灵,只是凭添了几份滑稽可笑。



  释迦佛东侧胁侍菩萨。



  站在石窟东侧岩壁上层走廊之上,以与释迦佛佛首几近平行的角度东望释迦佛,令人过目难望的是释迦佛那如刀削斧劈一般平直高挺的鼻梁。令释迦佛有如此胡人面貌的,便是那奔腾跃动的,直令魏周隋唐张扬无忌的鲜卑血统。

  自第二十窟以后,便是云冈的最后期石窟。云冈石窟的后期,一般是指北魏太和十八年(494年)孝文帝迁都洛阳以后,直至孝明帝正光末年(525年)共三十一年。在此期间,皇室主持的大规模开凿渐次沉寂,只是以个人为主在仍可利用的崖壁上又相继开凿中小洞窟约二百余,主要分布在第二十窟以西斜坡上、中部区第十一窟至第十三窟上部的崖面上以及东部区西端龙王庙沟西侧的上部地带。



  西侧斜坡上某一小窟之内造像,依山壁之上浅凿,暴露于风霜雨雪之中毫无遮挡,造像已然被风蚀的形销骨立。不过沐浴在时近中午的阳光下,仍可见他唇角的一缕笑。



  然后,便在洞窟之间,神佛之前,悠然徜徉。又是一个小时之后,第十三窟中的阳光已逐渐自托臂力士滑落在交脚弥勒衣袂之上。其生便如此若浮。



  云冈浮生半日间,恍然若梦。梦中醒来,便了无痕迹。
  如那浮云,去得山后,便再无相见之日。
  其生若浮,其死若休。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3.nokia2100
  • 2010年10月2日上午,专程去大同寻访云冈石窟,门票100。雨中缓步整修后的大云冈景区,添了一尊昙曜的塑像,重建的灵岩寺号称恢复了“山堂水殿”的格局。在大佛东侧岩壁平台上,平视其侧脸,感觉甚是亲切。另外,顺便重新翻看了大同老城区街巷的几篇图文,10月2、3号两天的一些路线与君重合。
    用松下卡片机记录了些云冈石窟,终差强人意。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34989455/
    胡成 于 2010-10-10 21:48:03 回复
    你拍得也挺好,很不错。从你的照片上来看,这一年时间山西的旧城翻新工程真真是没有丝毫怠慢,老城死去何其迅捷,总会让我想起当我站在朔州城门时,回望见的那一片废墟,如今怕也是劣质仿古建筑林立了吧。走遍几乎北方所有石窟,回头想来,云冈确也已算不错,当然门票价格如今更是不错。
  • 2010/10/10 10:56: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花花
  • 呵呵,好的,有机会一定愿意为您做细致的讲解,,,云冈的风化是有待于解决,,但古人的雕刻技术,无人能及..我做为大同人,,并且工作在云冈,,真的很自豪,,,有缘,云冈见~~~
    胡成 于 2010-8-9 23:23:08 回复
    山西我最爱大同,尤其老城之中,七十二道绵绵巷。只可惜如今山西全境,平遥古建队多如蚊蝇,处处毁旧修新,怕再去山西时,已是面目全非。唉,人成各,今非昨。
  • 2010/8/9 22:20: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花花
  • 呵呵,我是云冈石窟的讲解员,,谢谢你把云冈展现给大家观赏,,,在这里我只想告诉大家,云冈石窟不愧是世界的三大石窟之一,全中国唯一的一家皇家开凿的石窟。。也谢谢让我看到我们所养的小猫,,呵呵虽然它现在不知道去哪了.,,,对了,,他的名字叫汤姆~~
    胡成 于 2010-8-9 21:18:18 回复
    汤姆走丢了?可惜了了这么只肥硕的猫儿,真希望哪天它能再回来,我在云冈那日也因它在冈而觉闲适舒缓。云冈三篇里多少有些诘责的话语,实在因爱之深故,还请谅解。不知何时能再去云冈,如若成行,一定请您细为解说。
  • 2010/8/9 21:02: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我是熊
  • 大同的朋友打电话说云冈石窟涨价了。现价130元,乖乖,翻倍的涨。
    胡成 于 2010-3-26 11:42:49 回复
    嗯,去年年底的听证会就决定了的。他们玩了把曲线救国,明面儿上门票只是涨了20,但是却把5、6两窟改成特窟,想要参观再加收门票60,于是总价就将近翻了两倍。涨价幅度之剧,骇人听闻呀。
  • 2010/3/26 10:36: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我是熊
  • 折返向西,再过第十三窟,二十分钟前在西侧壁上的浮光已攀在托臂力士身上。

    ----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托臂力士,超级巧妙。

    云冈的停车场不知道修好了没有,去年国庆去的,那里是黄尘万丈。
    胡成 于 2010-3-17 21:52:17 回复
    我这次去的时候还没有修好,而且因为修路要从武周山后绕道才能到云冈石窟,所以更是暴土扬尘,以致于露天窟龛里的神佛,就仿佛没有爹妈疼爱的孩子一样,脏兮兮的满身尘土。
  • 2010/3/17 10:45: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vv玮
  • 虽没去过云冈石窟,但借着你的镜头和文字,我似乎也在那里浮生半日,谢谢.
    胡成 于 2010-3-16 21:42:05 回复
    我们这一生有许多个半日里无所事事,能用一个来神游云冈,倒也是不错,呵呵。
  • 2010/3/16 19:21: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beibei
  • 其实去云冈的时候,熙熙攘攘人群,没有这里那么多苍凉的意味。
    到是想过,他们从前在,以后也会在。而我们不会。

    猫很漂亮,姿态很好。
    胡成 于 2010-3-16 16:24:49 回复
    “他们从前在,以后也会在。而我们不会。”这也是我在外面游荡时经常会想起的一件事情,他们在那里一千年了,或许以后还会有一千年。我们微不足道。
  • 2010/3/16 14:33: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我爱秋天
  • 身为大同人,却要借你的眼去感受云冈,惭愧!多谢你写出一个圣洁而亲切的云冈。
    胡成 于 2010-3-16 16:22:48 回复
    那不能怪你,你不去云冈就像北京人不去故宫一样,身边的往往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其实我喜欢大同老城更甚于云冈,在大同的日子里几乎天天都在老城里游走,那真是些令人怀念的日子。
  • 2010/3/16 13:31: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露西
  • 原来精彩的在这篇,没有了五颜六色倒显出佛的味道“色彩的力量同时也是他的缺陷”
    胡成 于 2010-3-16 16:18:52 回复
    确实,后代的塑泥绘彩与佛头著粪别无二致,大煞风景。另外,Ian Jeffrey“力量也是缺陷”这句话的句式妙极了,略加修改便可放之四海而皆准。
  • 2010/3/16 12:47: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轩易
  • 黑色琉璃珠确有添足之感。佛像身上千疮百孔,令人扼腕。
    胡成 于 2010-3-16 16:14:25 回复
    鲜卑人的造像,契丹人的琉璃,满人或者汉人的泥漆彩绘、百孔千疮。
  • 2010/3/16 8:56: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小沙子
  • 耳洞之内,神佛却仿佛倚门窥探一般,不知道望见些什么,盈盈笑意漾于眉眼唇齿之间,莫非是看见了个“美貌妖娆的妇人,但见她黑鬒鬒赛鸦鸰的鬓儿……”?

    你把自己想成神佛了吧?:)

    拍得很美,这么单一的色调,都拍得那么有层次感,真厉害!

    最后那段太悲观了,只要它在你心中,天天都相见。
    胡成 于 2010-3-16 16:07:59 回复
    呵呵,我这一惯诽佛谤道的人,可没有把自己想象成神佛的习惯。而且,悲观的只是文字,虽然文字是我写的,但并不一定可以得出写文字的人也是悲观的结论。即使是,那也不用多久以后,你又可以看见我开始微笑。
  • 2010/3/15 23:15: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马西西
  • 许是有缘,随你的双眼去看世界。
    胡成 于 2010-3-16 16:03:43 回复
    那便希望你所看见的,是你希望所看见的。
  • 2010/3/15 21:20:0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