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吉片 清明茶叶胡同 三月初五 »

随拍 卷十一 淮上



  10. 堤       02.27 淮南 小岛东侧

  高中开始有晚自习,而想尽办法逃避晚自习是每天最大的乐趣。逃避失败,便是一个枯燥极致的晚上,坐在课堂里强打起精神地昏昏欲睡;逃避成功,便是一个轻松写意的晚上,可以和喜欢的姑娘随便去哪里,或者和三两个高年级的老友找间小饭店喝酒,哪怕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入夜的城市里闲荡,也是好的。
  有时候会来这里,在夜的淮河堤上。那会儿城市里还没有如此多搅扰夜的清静的灯光,河堤两侧是纯粹的黑暗。几盏昏黄的路灯,几盏昏黄路灯的灯光却足以照亮河堤,只有脚下的河堤是明亮的,延伸向远方的黑暗中。
  那是一条悬在空中的路,并通向天国。



  14. 竿       02.27 淮南 淮河南岸

  无他,有形式美感。





  17. 18. 桨       02.27 淮南 淮河南岸

  河岸边上的小作坊,老人把方木刨成圆木,再经过后续的打磨抛光与上油,便是一根桨杆。我的曾祖父是木匠,或许有遗传我对任何木工活都有些本能的亲近感,更喜欢那浓烈的刨花香。但这做桨的场景却是陌生的,完全无形于我的记忆中,这应当是水岸边最普通的木工活,为何我却从未见过?
  或者只是我遗忘了?记忆就像手中的一捧水,似乎不管怎样努力,却都无法阻止它丝丝缕缕地漏洒,直至成空。



  19. 浆洗      02.27 淮南 淮河南岸

  河岸边浆洗衣裳的妇人是见惯了的,不用担心她们使用的含磷洗衣粉会污染水源的问题,淮河水至中下游已污无可污,从我记事起便似乎如此。不过奶奶总说的话里有:只有人脏水,没有水脏人。所以,即使在这样污染的淮河里洗衣服也没有什么不妥,当然回到家里还是要用清水漂洗一遍的,我想。



  23. 寻人      02.27 淮南 田家庵港西侧入口

  河岸码头,寻人启事是最常见不过的,而且我还强迫症似的喜欢仔细阅读每一张寻人告示,只可惜从来也没有遇见过任何一个失踪者,即使遇见我也不知道,虽然看过谁又能过目不忘?除非失踪者恰巧出现在他自己的寻人启事旁,这或许也是这些告示真正的功用。
  这么些失踪的人,大多应当都还活着吧。只是超越了亲人们可知的范围,那便是失踪,即使近在隔壁的檐下,即使近在转角的街边。







  24. 25. 26. 渡口      02.27 淮南 田家庵港

  淮河边大多数的渡口与渡轮都是这样,客货混装,日日里熙熙攘攘。印象中我似乎只在这里搭乘过一次渡轮去北岸,是和爷爷一起去参加某家亲戚的婚礼。是否如此?
  是否如此?我却无人可以求证了。



  28. 杂货铺     02.27 淮南 田家庵港东侧入口处

  岸边的一间杂货铺,我家所在的田家庵这个颇令人费解的名称最初也就是由这样的一间孤独的小买卖家而来。淮南地区富藏煤炭,日本侵华时期,日军进入淮南设立大通矿区掠夺煤炭资源。彼时淮河南岸渡口处只有一位田姓人家以小庵子搭的简易渡口,故而日军便把淮河南岸的小镇称作田家庵。
  不过地名虽新,族群却老。本埠胡、姚、陈、田均为大姓望族,亦有虞姓,沩汭五姓于此齐集,南侧又有以舜而名的舜耕山,想来应是战国末年楚人移都寿春之时,族迁商人苗裔于此,然后生生不息两千余载。



  29. 乘客      02.27 淮南 田家庵港东侧

  赶渡轮的,匆匆行人。



  30. 孩子      02.27 淮南 淮河南岸

  河岸边和宠物狗玩耍的孩子,她的妈妈在后面大声提醒着她注意安全。我直到现在也不会游泳,但初中的时候居然敢不知死活的走进淮河里,装作无畏状越走越远直到水漫至颈部,现在想来都后怕,水中脚下稍有闪失,简直死无寻尸之处。当时那样是因为不甘在会游泳的同学之后,真是愚蠢复愚蠢的童年。



  32. 桥洞      02.27 淮南 淮河南岸堤桥下

  河堤上会因为有车辆往来开辟拱券桥洞,这仿佛是最古老一处,因为桥洞外便是曾经小镇最老旧的一条街。淮河常有水患,洪水灾年,桥洞便会用土石沙袋封砌起来,以防洪水灌入城中。淮南的洪水着实可怕,某年雨中叔叔骑着自行车带我上河堤看洪水,洪水几与堤顶齐平,河面徒宽上数倍,影像中所见皆在水下,一但溃堤,城市便入浩劫,真真可谓惊心而动魄。
  不应当带孩子看危景,否则长大了似乎总会杞人无事忧天倾。



  33. 物资      02.27 淮南 淮河南岸堤外

  桥洞外的路旁,其实他处也是,最多的是批售钢铁的物资公司,西侧的小街里,更是密集铁匠铺,不知道为何钢铁是这里的主要物质,印象中只知道钢铁在本埠一直是紧销商品,因为本埠无产。
  看守物质的老人始终盯着我,我只好鬼祟地盲拍。在本埠我比较胆儿小,因为愈熟悉越知脾气秉性,轻易不敢招惹,而未经许可给人拍照总是件很具侵略性的行为,尤其是在一处少见摄影人的城市。



  36. 北头      02.27 淮南 田家庵老城

  因为老城在北,所以本埠俗称之为北头。北头是老旧的,即使我还只是个孩子的时候,这里似乎就已经老去。
  这处街角,转向我所站的位置,以前曾经有一家田家庵区人民医院。应当是在这个位置。因为不远处就是市人民医院,所以区医院自然冷清而老旧。有次生病了,爷爷带我过来看病,那会儿他还在附近的老区政府里上班,想来也是因此和区辖的医院更为熟悉。我还记得在二楼,清汤寡水的房间里,东向临街的窗,还有西向门外的走廊。
  不过我却不记得那会儿得的什么病了。只记得开了药,是那种分装在白色纸袋里的药粒儿,出院门的时候,爷爷又向院门边房间的大夫确认了用量,那间是药房吗?
  不知道了。医院已经不在了。

  爷爷也不在了。
  我一直很想他。

  拍这卷的时候,和奶奶在一起。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ProPlus II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4.Michael
  • 视角独特,很有味道。

    很喜欢最后一张照片。

    淮南十二年前去过一次,匆匆而过,不可能领略到这种朴素而沉郁的美。
    胡成 于 2011-6-2 15:57:13 回复
    十二年前去过,那会儿还是一片贫瘠,最近几年煤炭价格上去了,产煤的城市稍微好过一些,当然贫富悬殊也是越来越大了。最后一张那里是淮南老城,现在本地人都很少去,何况外地人,我倒是想着有时间好好拍拍,但是每家回家都陪着家人,也便一直没有实现这个计划。
  • 2011/5/30 23:16: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金牌
  • 喜欢这些影像里清冷的调子。
    胡成 于 2010-4-27 10:23:08 回复
    那天本也清冷,更何况在这样旧无可旧的老城里,即便在盛夏的阳光里依然是清冷的。
  • 2010/4/27 8:58: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nokia2100
  • 家里有一套祖传的木工工具,祖父、父亲均曾为木匠,兄长现以装修为业,仍袭祖业。而我对建筑的业余爱好,恐是基因使然。
    胡成 于 2010-4-27 10:19:26 回复
    小时候住胡同里时,锛凿斧刨锯这些家里也都是有的,不过我最喜欢摆弄的还是墨斗,传统手工艺不仅技艺迷人,就是那些家伙事儿也让人倾心不已。只可惜后来搬到楼房以后,居住空间缩小且规格化以后,没有合适的地方收藏那些工具,慢慢也就都不见了,不知道扔在了哪里。
  • 2010/4/26 22:21: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sheng1228
  • 我的爷爷也不在了,我也一直很想他。总想起童年的很多莽撞事,想必有些会伤他老人家的心吧。
    胡成 于 2010-4-26 18:48:04 回复
    写到最后,已经很伤感,你的话更又触动了隐匿我心底的痛。年少无知时真的是做了太多会让他伤心的事情,即使我会安慰自己说:他怎么会生我的气呢?可每当想起时,那痛仍然痛彻心扉。
  • 2010/4/26 12:45:4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