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定影 卷一 手工银盐摄影作品展再谒唐陵 庄陵 神道石仪 »

挑山工

  即便没有登过泰山,也知道泰山上的挑山工,因为小学课本里的那篇课文:

  在泰山上,随处都可以碰到挑山工。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两头垂下几根绳子,挂着沉甸甸的物品。登山的时候,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另一只胳膊垂着,伴随着步子有节奏地一甩一甩,保持身体平衡。他们的路线是折尺形的——先从台阶的左侧起步,斜行向上,登上七八级台阶,就到了台的右侧;便转过身子,反方向斜行,到了左侧再转回来,每次转身,扁担换一次肩。他们这样曲折向上登,才能使挂在扁担前头的东西不碰在台阶上,还可以省些力气。担了重物,如果照一般登山的人那样直上直下,膝头是受不住的。但是路线曲折,就会使路线加长。挑山工登一次山,走的路程大约比游人多一倍。
  奇怪的是挑山工的速度并不比游人慢,你轻快地从他们身边越过,以为把他们甩在后边很远了。你在什么地方饱览壮丽的山色,或者在道边诵读凿在石壁上的古人的题句,或者在喧闹的溪流边洗脸洗脚,他们就会不声不响地从你身旁走过,悄悄地走到你的前头去了。等你发现,你会大吃一惊,以为他们是像仙人那样腾云驾雾赶上来的。

  作者的这篇文章以平实的记叙开始,但随后便开始以小见大,开始拔高人性光辉:

[QUOTE
  有一次,我同几个画友去泰山写生,就遇到过这种情况。我们在山下买登山用的青竹杖,遇到一个挑山工,矮个子,脸儿黑生生的,眉毛很浓,大约四十来岁,敞开的白土布褂子中间露出鲜红的背心。他扁担一头拴着几张木凳子,另一头捆着五六个青皮西瓜。我们很快就越过了他。到了回马岭那条陡直的山道前,我们累了,舒开身子躺在一块被山风吹得干干净净的大石头上歇歇脚。我们发现那个挑山工就坐在对面的草茵上抽烟。随后,我们跟他差不多同时起程,很快就把他甩在后边了,直到看不见他。我们爬上半山的五松亭,看见在那株姿态奇特的古松下整理挑儿的正是他,褂子脱掉了,光穿著红背心,现出健美的黑黝黝的肌肉。我很惊异,走过去跟他攀谈起来,这个山民倒不拘束,挺爱说话。他告诉我,他家住在山脚下,天天挑货上山,干了近二十年,一年四季,一天一个来回。他说:“你看我个子小吗?干挑山工的,给扁担压得长不高,都是又矮又粗的。像您这样的高个儿干不了这种活儿,走起路晃悠!”他浓眉一抬,裂开嘴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山民们喝泉水,牙齿都很白。
  谈话更随便些了,我把心中那个不解之谜说了出来:“我看你们走得很慢,怎么反而常常跑到我们前头去了呢?你们有什么近道吗?”
  他听了,黑生生的脸上显出一丝得意的神色。他想了想说:“我们哪里有近道,还不和你们是一条道?你们走得快,可是你们在路上东看西看,玩玩闹闹,总停下来呗!我们跟你们不一样。不像你们那么随便,高兴怎么就怎么。一步踩不实不行,停停住住更不行。那样,两天也到不了山顶。就得一个劲儿往前走。别看我们慢,走长了就跑到你们前边去了。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我心悦诚服地点着头,感到这山民的几句朴素的话,似乎包蕴着意味深长的哲理。我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他就担起挑儿起程了。在前边的山道上,我们又几次超过了他;但是总在我们留连山色的时候,他又悄悄地超过了我们。在极顶的小卖部门前,我们又碰见了他,他已经在那里交货了。他憨厚地对我们点头一笑,好象在说;“瞧,我可又跑到你们前头来了!”
[/QUOTE]

  这倒是极适应给小学生作范本,这些拙劣文法便是我们从小被灌输的写作文的要领,虽然曾经幼小的我们为此常常不惜要颠倒黑白,罔顾根本。从小在这样的意识流程主导下的作文训练,培育了我们卓越的说谎能力,于是我们便再也无须在谎言前遮起双眼并且羞赧了脸。
  如果说,文章里那八十年代的挑山工确是如此,确是会说包蕴着深长哲理的朴素的话,并且一颦一笑皆有好象在说,那也只是八十年代。那不是我这十年来两上泰山看到的挑山工,何必总是让事实一次又一次提醒我们从小便一直在被欺骗?







  这是下南天门下遇到的挑山工,瘦骨嶙峋的苍老的挑山工。担上货物沉重,他从左侧走到右侧一个之家形,不过十级台阶,却足足用掉五分钟有余。在近护栏处,他会努力抓着扶手以借力,但当走在山道正中时,每一步几乎都已耗尽他的生命。
  不知道这一趟他能赚上多少钱,但这十年代泰山上的物价并没有涨多少甚至会感觉意料之外的便宜,所以想来商人们付给挑山工的报酬也是有限。
  许多精疲力竭的游客垂死般在他身侧上下,没有人会问他些白痴问题,他也不会因此而得意,更不会多说一句话,因为每一句话都会再减去他本已不多的体力。
  他抬头看见我拿着相机拍他,于是说拍他就给他些零钱吧。我说这是应该的,把兜里能翻出来的所有零钱——只是零钱——都塞到了他担上的货物缝隙里,这是我第一次答应被拍摄者的如此请求。



  南天门就在其上不过百余级台阶,可我不知道他还要走上多久。









  不是所有的挑山工都送货到南天门,南天门其下的每个商品售卖点都会有挑山工送货,这样会轻松一些,但赚的肯定也会比上南天门要少许多。或者有些体积大但重量轻的货物,比如成箱的方便面,挑着这些的挑山工走起来会轻快一些,但赚的可能也会比挑沉重货物的要少许多。比如两挑玻璃瓶装的酒。
  才过中天门不远,他的衣服已经湿透,汗出如浆。实在是走不动了,才会把担子放下来休息一会儿。休息意味着浪费时间,浪费时间意味着每天会少跑上一两趟,少跑上一两趟便会少赚上一两趟的钱,这才是根本利害。

  适应的体力工作有益身体健康,但如挑山工般超负荷的重体力工作,却无疑是在透支生命。

  从泰山回来,我画了一幅画——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给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这幅画一直挂在我的书桌前,多年来不曾换掉,因为我需要它。

  三十年过去了,不知道那幅画可曾换掉?只知道当年四十多岁的作者依然大腹便便,车出马入,可那位当年同样“大约四十来岁”的“矮个子,脸儿黑生生的,眉毛很浓”,有“健美的黑黝黝的肌肉”的挑山工,怕却早已在困窘中作了古。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II
Fujifilm Neopan 100 Acros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15"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3.AmelieXu
  • 时隔多年,你这张挑山工的背影,让我认识到了真正的他们,劳苦的他们
    胡成 于 2014-8-8 12:59:04 回复
    他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简直就是在透支身体与生命。
  • 2014/8/5 17:26: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挑山工的存在是一种矛盾:没有他们,景区的货物无法保证,就会飞涨;有了挑山工,有人就会承受道义上的谴责。更何况,这本身也解决了这些挑山工的就业问题。还有一些抬人爬山的。你坐还是不坐呢?你坐了,就是在“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你不坐,他们就没有饭吃。
    很为难啊。
    胡成 于 2010-5-17 11:15:39 回复
    我想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挑山工以体力谋生,无任何问题。问题是,选择这个职业总是无奈的下下策,我不信有谁如有他途会受如此苦?山上的商家雇佣他们,亦无任何问题,他们既然做了挑山工那总要有雇主给饭吃,就像如果坐了滑杆也是助其生存一样,与饥馁者阔论道理有些可笑。如果非得说有了挑山工某些人道义受谴责,那某些人也不是他们的雇主,貌似剥削者或为给予者,高谈给予者往往恰是剥削者。所以,我只是说那些面对困苦者而不直视困苦,却唱曲山歌的人,是可鄙的。
  • 2010/5/17 9:44: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三十年过去了,现在的孩子们仍然在学这篇课文,在学习这样的写作技巧,在本来灵动的文字里添加进去越来越多的套话和虚假的意义。
    所以,你用了黑白片。
    胡成 于 2010-5-16 22:49:03 回复
    基本上,中国人第一次被系统地教会说谎便是在作文中,这甚至早于本能或者天性。如果说,说谎是人们早晚都会学会的生存技巧,虽然背离本意的早些被教会也无大碍的话,那揣摩上意,昧心迎合,曲意奉承,才更是作文在我们心中种下的大恶之花。
  • 2010/5/16 20:07:2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