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拍 卷十三 青岛再谒唐陵 端陵 青龙门 »

再谒唐陵 端陵 神道 朱雀门

  武宗至道昭肃孝皇帝讳炎,穆宗第五子也。母曰宣懿皇太后韦氏。始封颍王,累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吏部尚书。
  开成五年正月,文宗疾大渐,神策军护军中尉仇士良、鱼弘志矫诏废皇太子成美复为陈王,立颍王为皇太弟。辛巳,即皇帝位干柩前。

  《新唐书》卷第八 本纪第八 穆宗 敬宗 文宗 武宗 宣宗

  大唐武宗皇帝,穆宗皇帝第五子,敬宗与文宗皇帝之弟。宪宗皇帝元和九年六月十二日(814年7月7日),宣懿皇后韦氏生之于东宫,初名瀍。长庆元年三月戊午(二十二日,821年4月27日),穆宗封其为颍王。文宗皇帝开成年间(836年-840年),加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吏部尚书。开成五年正月二日(840年2月8日),文宗皇帝病危,密召宰相李珏、知枢密刘弘逸辅佐太子李成美监国。阉宦仇士良、鱼弘志为专权矫诏,立瀍为皇太弟,“权勾当军国政事”。正月四日,文宗皇帝驾崩,瀍于柩前即皇帝位,时年已二十有七。次年改年号为会昌。

  中唐,自元和十四年(819年),宪宗皇帝敕迎佛骨于凤翔法门寺起,大唐朝内佞佛之风渐盛,“王公士民瞻奉舍施,唯恐弗及。有竭产充施者,有燃香臂顶供养者。”(《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其后, 穆宗皇帝、敬宗皇帝、文宗皇帝三朝亦是推崇佛教,以至僧徒日广,佛寺日崇。僧尼者,国之蠹虫!不劳而食,不蚕而衣。以致僧尼愈重,佛寺愈隆,而民之愈艰,国之愈难。
  故而武宗皇帝灭佛之功,伟哉千秋!会昌二年(842年),武宗皇帝令僧尼中之罪犯及违戒者还俗,并没其财产,“充入两税徭役(《旧唐书》卷十八 本纪第十八上 武宗)。会昌四年(844年)七月,敕令毁拆天下凡房屋不满二百间,并无敕额之一切寺院、兰若、佛堂等,命其僧尼全部还俗。会昌五年(845年)三月,敕令不许天下寺院建置庄园,又令勘检所有寺院及其所属僧尼、奴婢、财产之数。四月,敕令僧尼不论有牒或无牒,皆令还俗;一切寺庙全部摧毁;所有废寺的铜像、钟磬悉交盐铁使销熔铸钱,铁交本州铸为农具。

  会昌五年
  秋七月庚子,敕并省天下佛寺。中书门下条疏闻奏:“据令式,诸上州国忌日官吏行香于寺,其上州望各留寺一所,有列圣尊容,便令移于寺内;其下州寺并废。其上都、东都两街请留十寺,寺僧十人。”敕曰:“上州合留寺,工作精妙者留之;如破落,亦宜废毁。其合行香日,官吏宜于道观。其上都、下都每街留寺两所,寺留僧三十人。上都左街留慈恩、荐福,右街留西明、庄严。”中书又奏:“天下废寺,铜像、钟磬委盐铁使铸钱,其铁像委本州铸为农器,金、银、鍮石等像销付度支。衣冠士庶之家所有金、银、铜、铁之像,敕出后限一月纳官,如违,委盐铁使依禁铜法处分。其土、木、石等像合留寺内依旧。”又奏:“僧尼不合隶祠部,请隶鸿胪寺。如外国人,送还本处收管。”八月,制:
  朕闻三代已前,未尝言佛,汉魏之后,像教浸兴。是由季时,传此异俗,因缘染习,蔓衍滋多。以至于蠹耗国风而渐不觉。诱惑人意,而众益迷。洎于九州山原,两京城阙,僧徒日广,佛寺日崇。劳人力于土木之功,夺人利于金宝之饰,遗君亲于师资之际,违配偶于戒律之间。坏法害人,无逾此道。且一夫不田,有受其饥者;一妇不蚕,有受其寒者。今天下僧尼,不可胜数,皆待农而食,待蚕而衣。寺宇招提,莫知纪极,皆云构藻饰,僭拟宫居。晋、宋、齐、梁,物力凋瘵,风俗浇诈,莫不由是而致也。况我高祖、太宗,以武定祸乱,以文理华夏,执此二柄,足以经邦,岂可以区区西方之教,与我抗衡哉!贞观、开元,亦尝厘革,剷除不尽,流衍转滋。朕博览前言,旁求舆议,弊之可革,断在不疑。而中外诚臣,协予至意,条疏至当,宜在必行。惩千古之蠹源,成百王之典法,济人利众,予何让焉。其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收充两税户,拆招堤、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隶僧尼属主客,显明外国之教。勒大秦穆护、袄三千余人还俗,不杂中华之风。于戏!前古未行,似将有待;及今尽去,岂谓无时。驱游惰不业之徒,已逾十万;废丹雘无用之室,何啻亿千。自此清净训人,慕无为之理;简易齐政,成一俗之功。将使六合黔黎,同归皇化。尚以革弊之始,日用不知,下制明廷,宜体予意。

  《旧唐书》卷十八 本纪第十八上 武宗

  武宗皇帝会昌灭佛,予佛教以沉重打击,大唐宇内“僧房破落,佛像露坐”,“寺舍破落,不多净吃;圣迹陵迟,无人修治”(《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卷四),“刹宇颓废,积有年所”(《修龙宫寺碑》,《金石萃编》卷第一百八)。而经此,“天下所拆寺四千六百余所,还俗僧尼二十六万五百人,收充两税户,拆招堤、兰若四万余所,收膏腴上田数千万顷,收奴婢为两税户十五万人”,大量土地良田收归朝廷,纳税人口增加四十余万,国家经济渐次好转。加之武宗皇帝于朝政亲力亲为,以李德裕为相,籍没文宗皇帝自叹“受制家奴”的家奴阉宦仇士良之家财,朝内又平定欲割据泽潞之昭义镇刘稹叛乱,并扑灭回鹘侵扰安定北方边疆。《旧唐书》史臣赞曰:“昭肃(武宗皇帝)以孤立维城,副兹当壁。而能雄谋勇断,振已去之威权;运策励精,拔非常之俊杰,……蹈章武(宪宗皇帝)出师之迹,继元和(宪宗皇帝朝年号)戡乱之功。”大唐国力复振,史称武宗其朝为“会昌中兴”

  会昌六年
  三月壬寅,上不豫,制改御名炎。帝重方士,颇服食修摄,亲受法箓。至是药躁,喜怒失常,疾既笃,旬日不能言。宰相李德裕等请见,不许。中外莫知安否,人情危惧。是月二十三日,宣遗诏,以皇太叔光王柩前即位。是日崩,时年三十三。谥曰至道昭肃孝皇帝,庙号武宗,其年八月,葬于端陵,德妃王氏祔焉。

  《旧唐书》卷十八 本纪第十八上 武宗

  武宗皇帝端陵,位于陕西三原县徐木原西(今三原县徐木乡桃沟村东北),东距高祖皇帝献陵十里,西距荆原上其兄敬宗皇帝庄陵十里,为关中十八唐陵中第三座堆土帝陵。
  端陵积土为陵,封域四十里,下宫去陵四里。封土呈覆斗形,边长约六十米,残高十五米,大约仅及关中汉陵三分之一左右。

  端陵神道长约二百五十米,自北向南,计有石质蹲狮两件,完整;西侧武将翁仲一尊,无首;东侧文臣翁仲三尊,两尊无首;西侧残翼马一匹,残仗马两匹堆于一处;东侧翼马一匹,倒仆于地;东侧华表一柱,完整。另有完整鸾鸟山屏一方,现藏西安碑林博物馆。

朱雀门

东侧石狮



  端陵封内如今已尽是农田,有农户依田而居。朱雀门内石狮东北两间瓦房,可能是关中十八唐陵中距朱雀门门阙内石狮最近的一户人家。彼时,那户人家的大女儿正带着她的两个弟弟在房前的空地上嬉耍,可惜当他们看见我的镜头时,却远远的躲开。



  雄狮造型,已有晚唐帝陵石狮之像,尤其唇齿处理,唇外齿龈之间仅如棋枰般以直线等分,颇为粗陋。端陵不过晚庄陵二十载,但是石仪雕造水准已是江河日下。



  通体观如此雄狮,我已难再找出惊艳可喜之处。



  又是土塬之上唐陵石仪之通病,石仪呈前倾状,年久日深,便是纷纷如此倒仆于地。

西侧石狮



  与雄狮闭口露齿不同,端陵朱雀门右侧雌狮作张口状,舌抵上腭。



  狮身亦前倾,前自底座滑脱。



  狮目造型亦较前朝简化,眼框略去眼皮细节刻画,狮目突兀。



  雌狮口角处有残损。



  眉眼处亦有残损。



  远处,武帝皇帝端陵陵冢,冢上如今遍植松柏。

神道

  直至1996年,端陵神道翁仲亦是完器,在敬宗皇帝庄陵翁仲石首失窃前近三个月前的2月23日夜,武宗皇帝端陵翁仲石首亦遭盗割。十四年过去,至今依然杳无音信,悲夫。

西侧武将翁仲



  西侧武将翁仲仅存此一尊,身高约三余,北侧倾欹。武将翁仲身后有大葱一垄,土屋一间,画面于欹斜中见稳定,如此一张黑白影像是我再谒唐陵之旅中最爱一张(见 定影·卷一 手工银盐摄影作品展海报)。



  武将翁仲周身雕饰风化漫漶严重,不知道本来是否也如敬宗皇帝庄陵前武将翁仲那般精美华丽。

东侧文臣翁仲



  荆原徐木原,庄陵端陵两陵陵前侥幸得存的九尊翁仲,如今仅此一尊完器。必不是天杀的盗墓贼存留了善心,或许只是这尊石仪最近北侧村落人家,或有惊扰半途弃之而去,方得以存留世间。



  北起第二尊文臣翁仲,失其首。



  北起第三尊文臣翁仲,亦失其首。
  身首异处,何其痛哉?!

翼马

  端陵神道,因如今已尽皆辟为农田,耕作日久,神道因田垄而渐成北高南低之势。陵冢至石狮背后农田最高,田梗下第二层为石狮及翁仲,翁仲之下第三层为翼马华表。



  东侧翼马,西侧倒仆于地。



  翼马马鬃及云翼雕画保存尚好,只是马首掩于土内,不知是否仍在。

华表



  神道东侧华表,华表八棱,通身线刻蔓草纹。
  神道至翼马华表处,之中土塬坍塌为断崖,崖下土壁有凿有窑洞,有土路往来,不过窑中似早已废弃无人,蓬草蔽日。

翼马仗马



  与东侧华表隔沟壑相望处,本来应是西侧华表所在之处,却堆积着的是西侧翼马、残仗马两匹及底座方石一方。



  西侧翼马马首自眼下残断,断茬锋利,必是近代所为。



  翼马马身左侧,新伤累累。想来或是以土制吊索起吊之时,未加垫护以致钢索滑伤,或者便是有人故意为之。



  损伤及骨,可见青石本来面目。千年唐陵石仪,何致毫无吝惜至如此地步?



  翼马左侧,残仗马一匹。



  翼马右侧另有残仗马一匹,倒仆于地。

  武宗皇帝端陵神道石仪,如今残败而寥落,凄凄惶惶,却是凄凄惶惶。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1.轩易
  • 武宗灭佛 有利于千秋万代 这点毫无疑问 要不然 我中华煌煌几千年历史 就会被佛家所吞噬
    唐中晚期对陵阙石狮的刻画非常有创新意义 特别是腿、爪 张扬的很 丝毫不类明、清之含蓄
    胡成 于 2010-5-27 21:04:27 回复
    如今佞佛的人越来越多,寺院香火鼎沸,求神拜佛保佑些什么不得而知,是否应验更不得而知,只看见庙宇油光锃亮,僧尼脑满肠肥。中华文化博大精深,一言以蔽之:吃;佛教文化精深博大,一言以蔽之:财。
  • 2010/5/26 9:02:1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