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吉片 四月十三天安门 1966 »

随拍 卷十四 齐鲁青未了



  01. 标语      04.22 青岛 济宁路

  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师,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万岁。
  斑驳陆离,看不清。或许是这样吧,谁知道呢。



  02. 口号      04.22 青岛 济宁路

  为实现第三个五年计划而奋斗。
  第三个五年计划,1966年至1970年。依据中共中央提出的“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方针,1965年9月初国家计委重新草拟了《关于第三个五年计划安排情况的汇报提纲》,明确提出:“三五”计划必须立足于战争,从准备大打、早打出发,积极备战,把国防建设放在第一位,加快“三线”建设。
  感觉遥远,远甚过那秦汉隋唐。



  04. 望火楼     04.22 青岛 观象一路

  望火楼,1905年由德国胶澳总督府巡捕局消防队建设,由德国人库尔特·罗克格设计。楼高十八米,坐落在海拔高度为77米的观象山顶。望火楼作消防了望塔使用,二十四小时安排人员守侯观望,一旦发现火情,由楼内的值班员拉响楼顶悬挂的铜制警铃,先鸣乱钟三十下,然后通过鸣钟的次数来通知消防队火场的位置,即市南区鸣一下,市北区鸣二下,依次类推。至于依次为何,一时未有资料。1930年前后,青岛开通拨号自动电话后,望火楼的功能逐渐被电话报警取代。
  直到去年,这座百年望火楼依然斑驳着匿身在观象一路深处。不幸的是,去年此时,伟大的相关部门天才般的把旧楼拆除然后原址新建此楼,名曰保护性维修。可怜望火楼,如今是死生莫辨,支零着拙劣躯壳,怆然在观象一路深处。



  06. 爆米花     04.22 青岛 安徽路

  在安徽路与黄岛路路口,又看见传统街头爆米花的小摊。这是我今年第二次看到这样爆米花的场景,很久以来我都以为这场景已然销声匿迹,不料想一年之内却在两座城市里看见,而且生意兴隆。
  不过做着这些小本买卖的生意人,或者说是手艺人,却已是垂垂老矣。终有一天,这些将再也见不到,当我们走在相似的城市里捧着相同的奶油味微波玉米花时,我们是否会疑惑我们走在一面镜子前只是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09. 白花蛇草水   04.22 青岛 中山路某超市

  那天晚饭后和徐同学回来的路上,她给我买了白花蛇草水。在青岛的日子里只知道喝崂山可乐或者崂山矿泉水,全然不知还有白花蛇草水这么一味,险些错过。白花蛇草水像是有淡淡药草味的苏打水,并没有惊心的味道。
  重要的是,没有错过。



  12. 泡桐花     04.23 曲阜 颜庙前小路



  13. 泡桐花     04.23 曲阜 颜庙前小路

  转过天去曲阜,午饭在颜庙前那条小巷尽头的一家饭馆,且不论其他,鲁菜的咸真是愈离海岸线愈变本加厉。那条小巷臭不可闻,不过围墙内却有一株高大的泡桐,繁花如雨。
  那是令人欢愉的场景,虽然只是盛开在一条寂寞无闻的窄巷。



  14. 泡桐花     04.23 曲阜 颜庙前小路



  15. 泡桐花     04.23 曲阜 颜庙前小路

  小时候,家门前有一株高大的泡桐树,盛夏花开,秋日叶落。虽然树上总有吐丝垂下包裹在叶囊中的黑色蠕虫,但我只记得盛夏花开时,弥散在空气中清丽的花香。



  17. 棂星门     04.23 曲阜 孔庙

  孔庙、孔府以及孔林,联票售价高达骇人听闻的一百五十,如果不是因为和朋友约定好此行,断然不会花这笔冤枉钱。于孔丘及儒学,我是全无好感,君君臣臣夫夫子子,八个字禁锢中国两千载,愈今愈甚。只说三孔内的建筑碑碣,无一不见累累伤痕,丧乱年代,批林批孔,已然毁坏一切,尸骸亦已锉骨扬灰,如今还有什么脸?罔顾伤痕,只是腆颜说些至圣先贤,再附会些雪月风花,演绎些俗俚轶闻,便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18. 自来水     04.23 曲阜 孔庙

  自来水,曲阜水厂。这或许是孔庙中唯一未遭人为毁损的有文字的旧物。



  20. 檐角      04.23 曲阜 孔府

  孔府中,湫隘檐角上一方逼仄的天。其下过道狭窄,仅可容一人侧身而过,处处禁锢与束缚,憋闷以至令人窒息,倒正是应了儒家理学之根本大义。
  斥骂儒生道学“阳为道学,阴为富贵,被服儒雅,行若狗彘”的明季李卓吾先生《焚书》中有一言最合我心:“不必矫情,不必逆性,不必昧心,不必抑志。直心而动,是为真佛。”



  21. 爬山虎     04.23 曲阜 孔府外院墙

  《红楼梦》里,柳湘莲听宝玉说罢尤三姐家世乃出自东府宁国府,跌足道:“这事不好,断乎做不得了。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孔府外院墙上的爬山虎,便和那两个石头狮子般。一为干净故,一为自由故。



  23. 奈何桥     04.23 曲阜 孔林

  孔林中盛开蓝色的二月兰,幽静深邃,只可惜茔冢间仍有累累新坟,又见卡车满载的戴孝子孙,莫非如今世道,孔氏子孙仍有特权如斯?莫怪腐臭儒学死灰复燃,果然特权社会彼此欢欣。

  另据

  新华网山东频道5月30日电(记者刘宝森) 山东省物价局30日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市为著名景区、世界文化遗产“三孔”景区举行听证会,拟提高景区门票价格,但这一动议并未被全体听证会人员所接受,有不少听证人员担心,“三孔”价格调整也许将成为景区新一轮涨价风潮前奏。
  ……
  据山东省物价局公布的听证方案,孔庙门票价格拟由90元/人调为110元/人,孔府门票拟由60元/人调为75元/人,孔林门票拟由40元/人调为50元/人,“三孔”联票价格拟由150元/人调为185元/人。
  记者从听证会背景材料中看到,“三孔”提价的原因是为了更有利于文物保护,同时,“三孔”门票价格与同类景点相比偏低,调整价格加大投入,完善硬件设施,可有效提升景区服务品质;国内一些大旅行社还提出,“三孔”现行价格体系下优惠空间小,影响了旅行社组团的积极性。
  曲阜市文物旅游局副局长陈鹏说,曲阜作为县级财政,可支配财力有限,现有门票收入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文物古迹保护维修资金需要,门票价格调整后增加的收入可以较好缓解文物古迹保护维修投入压力。
  ……
  曲阜市文物旅游局介绍说,“三孔”目前每年的门票收入在1.5亿元,而每年仅建筑物维修一项就需要资金2000万元左右,古树名木、石碑刻、田野文物、馆藏文物保护以及消防安全每年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其中2009年投入达到800万元。
  根据听证方案,提高门票价格后,每位游客将多支出10元到35元,按当前“三孔”游客年均300万人次计算,可增加年收入2500万元。
  ……
  近一段时间,中国众多景区中进行门票价格调整的不仅有“三孔”一家,青岛崂山景区已于5月28日举行了价格听证,拟涨30%左右;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将在近期就门票价格标准进行听证;云南民族村门票价格调整听证会6月底召开;四川宜宾蜀南竹海门票拟涨至85元将在6月听证……
  “中国的景区有可能再次刮起一阵门票涨价风。”密集的景区价格调整让听证会参加人员山东青年政治学院学生王润林感到担心,不少景区今年恰逢涨价“解禁”之年。
  2007年,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而包括现行“三孔”门票在内的众多景区最后一次价格调整都是在2007年,至今年正好满3年。
  山东省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赵序水认为,“三孔”2004年、2007年已经上调过价格,这次再次上调,过于频繁。
  ……

  在中国,政策的制定与解读,真真是玄之又玄。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三年,也即事实上制定了旅游景区门票价格三年一涨价的规则。可怜游客,耳听得景点磨刀霍霍,也只能忍气吞声为牛羊。此类旅游景点与社会主义特色能源业、银行业等等无异,皆为资源垄断型产业,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那边厢,敛财之心,已是昭然若揭,这边厢,却还粉饰什么“现有门票收入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文物古迹保护维修资金需要,门票价格调整后增加的收入可以较好缓解文物古迹保护维修投入压力”云云,好像涨价只是文物古迹的需要,而与这些庞大臃肿、叠楼架屋的管理者、领导者无关一般。
  可是如曲阜市文物旅游局介绍:

  “三孔”目前每年的门票收入在1.5亿元,
  每年仅建筑物维修一项就需要资金2000万元左右,
  古树名木、石碑刻、田野文物、馆藏文物保护以及消防安全每年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其中2009年投入达到800万元。

  也即是说,“三孔”目前每年门票收入之中,建筑物维修、古树名木石碑刻田野文物馆藏文物保护以及消防安全开销所用不及五分之一,尚有一亿两千两百万人民币之巨款节余,这笔钱魂归何处了呢?不知道唇红齿白的曲阜市文物旅游局领导可否公示支出明细?看看以“三孔”之名聚敛的人民币究竟有多少还用在“三孔”之上?
  说不够就不够,够也不够。



  25. 经石峪     04.24 泰安 泰山

  那天当我们又到泰山经石峪的时候,我给大学同学发短信说我在那里,我在怀念那时与他们一起登泰山的情景。不多时同学回复过来说:十四年了。
  可那夜,却仿佛只是前夜。
  只是前夜夜长而深,醒来便已有太多不同。那次登泰山还是大一,还是青涩的穷学生,从济南至泰安,夜登泰山,走了许多冤枉路,但仍然一鼓作风直至玉皇顶,甚至为了省钱连大衣也没有舍得租,就在午夜以后的泰山顶上直熬到天明,浓云未见日出,还丢了背包,沮丧地一路下山,席地坐在泰安火车站里等回家的火车。转眼已是十四年。如今再至泰山,已不用窘迫地挤在大通铺的小旅馆里,出门打车直至红门——虽然已是久远的记忆却是那么熟悉。天气不错,气温适宜,有浮云舒缓自林梢掠过。登山时方知十四年光阴似风刀霜剑,勉力登至中天门,便再无勇气向上。即便如我这般恐高,仍然决定乘索道。泰山索道真是令人胆寒,尤其是腾空瞬间,前后摇晃,直令人血压暴升,生不如死。
  泰山山巅之上的风景是陌生的,因为前次深夜登顶,已全无印象。不过还不如深夜,那样不会如此嘈杂,那么多游人,那么多客家店铺,哪里是独尊五岳的泰山之巅,分明就是随处可见的集贸市场或者商业一条街之类的,垃圾满地,浓烟弥漫。泰山管理之糟糕,直令人发指!
  十四年前的那个夜晚,坐在经石峪上,仰望酽墨般群山之间一片疏朗星辰的天空,那是我印象中最美的泰山。
  如今经石峪上的大字金刚经新描了红漆,泰山上的其他题刻也均如此,可描漆工人对书法可谓一窍不通,不但将许多秀雅字迹描如墨猪,更是多有错讹,不堪入目。

  泰山经石峪,其址于斗母宫东北,有岔路盘道相通,过漱玉桥、高山流水亭、神聆桥即至。峪中有缓坡石坪,其上自东而西阴刻后秦鸠摩罗什译本《金刚般若波罗密经》,俗称晒经石,有大明隆庆年间万恭书刻“曝经石”。后秦鸠摩罗什译本《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原本全1卷、32分目、5172字,经刻只刻到15分目“特经功德兮”,计44行,每行125字或10字不等,凡2799字,字径50厘米。经刻历千余年风 雨剥蚀、山洪冲击、游人践踏、捶拓无度,已残泐磨灭过半,现仅存经文41行,1069字(包括可认读的残字和双勾字)。刻石无年月和书刻者姓名可考。明人王世贞论其:“传王右军书,非也,然笔力古劲,非唐人不能作”。明人孙克宏《古今石刻碑贴目》则称:“今考其笔法,与邹县北齐韦子琛刻经同出一手,其亦为韦氏无疑。”清人聂剑光《泰山道里记》记载: “北齐武平时,梁父令王子椿好内典,尝于徂徕刻石经二,并勒诸佛名,字迹瑰异,与其如出一手。是经当亦子椿所作也。”以上诸说皆无定论,察其笔势风格疑为北齐人书。南北朝时,佛道盛行,北周高祖武皇帝深知沙门祸国,遂于建德三年(574年)下令灭佛。建德六年(577年),北周灭北齐,武帝亦令尽毁北齐境内佛迹,故而经石峪之经刻或亦在此时仓促中断,故而尾行仅存留字迹双勾轮廓而未及凿刻,尾款更是遥不可及。



  29. 五岳之尊    04.24 泰安 泰山

  南天门,东凤凰山上,五岳之尊摩崖。



  30. 五岳之尊    04.24 泰安 泰山

  五岳之尊。光绪丙申(1896年)清和谷旦,□□熙书跋。



  31. 望海      04.24 泰安 泰山

  望海。皇明。山东提学副使袁洪愈书。仙人桥南望海石上,大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刻石。



  33. 同行者     04.24 泰安 泰山

  蓝色的是庞同学,黑色的是徐同学。这辈子两次爬泰山,恰巧都是三人行。那会儿,她们正在吃午饭,兢兢业业地坐在我的镜头中央,吃着昨夜从小超市里买的香肠还有什么。
  那会儿,十四年前和我一起爬泰山的李同学和仲同学,正坐在机关办公室里为人民服务。
  这会儿,一个月前和我一起爬泰山的徐同学和庞同学,在做些什么?



  34. 舍身崖     04.24 泰安 泰山

  后来,她们跳了下去吗?要不怎么不见了?

  其所在,舍身崖上。大明《泰山志》卷一“山川”载:“舍身崖。其北联属日观峰下,余三面崖壁,陡削数百仞,其上平,广半亩许,中有石凸起丈许,岳之奇胜处也。愚民往往舍身投崖,徼轮回之福。”《岱史》卷四“山水表”万历七年(1579年)条载:“山东巡抚何起鸣命在泰山舍身崖筑建垣墙,严禁投崖舍身,并更崖名为‘爱身崖’。”



  35. 首出万山    04.24 泰安 泰山

  首出万山。明嘉靖壬戌岁阳月望日。东昌府通判东安邵鸣岐书。岱顶平顶峰东石壁上,大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刻石。



  37. 青壁丹崖    04.24 泰安 泰山

  青壁丹崖。岱顶大观峰纪泰山铭西侧石壁之上,上下无款。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ProPlus II 100
Noritsu QSS-2901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16.妖怪
  • 记忆里的旧人旧事,仿佛就在昨天,十多年?哪有那么久了?!可是,可是,日子真的已经有那么久了,那是一任天下是我的豪情喷发的年纪,是青涩岁月里的不完美,是遗憾,然而,偏偏是它,霸占记忆那么久那么牢!该庆幸对吗?只是,在经石峪前的感怀,还有一丝想抓又抓不住的淡淡的思念,淡淡的伤感?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破,那就,淡淡的,一个人回忆吧,很温暖。。。
    胡成 于 2010-6-14 23:27:46 回复
    我隐约觉得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我又隐约觉得我根本不知道你的意思,或许是感同身受了,才会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喜悦的或者忧伤的。不过时间久了,那些过去的事情,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发生在过去那些青葱岁月时,便成为了美好的,无论曾经是喜悦的还是忧伤的。
  • 2010/6/13 21:45: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5.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你这些大部分都是店扫的吧。翔升行?
    胡成 于 2010-6-11 14:54:02 回复
    对,店扫,不在祥升行但用的是与祥升行同样的诺日士冲扩机载扫描仪。
  • 2010/6/11 13:39: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4.vv玮
  • 呵呵,我端午过生日,央求朋友送了我一套旧唐书做礼物,下半年可有的研读了,届时再请教你.
    胡成 于 2010-6-11 10:44:08 回复
    哦,先祝生日快乐!我那套《旧唐书》是从中华书局的半价书市上凑齐的,破烂不堪,所以有点羡慕你的生日礼物呀。得空就看看,大有益处。
  • 2010/6/11 9:25: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vv玮
  • 泡桐真的很绚烂啊,虽说盛开在陋巷,可惟有陋巷才能容她如此放肆吧,城市中她哪能争得过高楼大厦呢?
    贾府虽不干净,但对于柳居士,三姐成就他唯一红颜知己,宝玉是他唯一看得起的人,对于我,也有如黛玉,晴雯这些女孩干干净净的来,干干净净的去.不知孔府走出过这样的灵秀吗?石狮与爬山虎只是石狮与爬山虎,对时事冷眼旁观,无谓干净与否.
    胡成 于 2010-6-9 22:31:00 回复
    我读起来有些吃力,如果没有理解错的话,你的观点似乎与我类似而且比我更激烈的偏颇。不过,好,我欣赏,有些事情矫枉必须过正。当然,前提是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
  • 2010/6/9 18:45: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我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不刻意的胶片效果而已,特别他的灰度和宽容度让人舒服
    最接近真实世界的胶片效果是我想追求的
    lomo的出片我个人不太感冒,感觉出发点就廉价也不严肃,但我不反对其他人用lomo
    8800f勉勉强强可用,毕竟2k出头
    但是无忌上有人用的很好,扫出来惊艳
    我达不到那种层次也没那么多闲工夫 凑活的用用
    Epson据说还不错,没用过
    再过一阵如果还在烧胶片我觉得imacon可以一用
    大画幅……太可怕了,体力不行。我觉得我比较欣赏中画幅或者xpan之类的。
    胡成 于 2010-6-3 22:31:04 回复
    我说的LOMO其实就特指我手上在用的这台俄文版LOMO LC-A,虽然是我朋友的但一直我在用,我觉得镜头质量不错并且成像非常有特色,其他那些所谓LOMO我也是敬而远之。中画幅我比较喜欢Mamiya 6,Xpan就算了,实在太贵。
  • 2010/6/3 15:34: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应该用LC-A拍黑白,FM2拍彩色?

    黑白的成本是比较低一些,可以自冲自扫(时间也是个问题)。

    彩卷,就算ProPlus,店冲负片的确只要10-15元,用我的8800f扫出来实在是比较辛苦,如果有个更好的扫描仪可能更好些,但一偷懒让店扫银子就刷刷的没了。
    胡成 于 2010-6-3 12:19:18 回复
    用太好的机器拍彩卷还真是不如用数码呢,现在国内也买不到彩色相纸,不能暗室直放好的彩色胶片也就失去了意义,只是扫描转成数码照片的话,低档相机反而更有意趣,这也是LOMO风行的根本原因所在吧。黑白胶片只是用135或者120普通胶卷的话,成本的确是低,可如果使用大画幅相机的话,费用更高,还好我对风光摄影全无兴趣,否则必定陷在大画幅相机的泥潭里。Canon 8800f扫描仪很糟糕吧?家用或准专业平板扫描仪里,还是Epson好些,虽然我对Epson全无好感,而且Epson产品在中国定价是全世界最高的。我用的那台Epson 4490是二手买来的,扫彩负很难,扫黑白勉强对付。
  • 2010/6/2 11:15: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金牌
  • “孔府外院墙上的爬山虎,便和那两个石头狮子般。一为干净故,一为自由故。”

    说的比较狠
    胡成 于 2010-6-3 12:10:54 回复
    我感觉这句话说的非常温良恭俭让呀?颇有孔府家酒的味道。
  • 2010/6/2 9:43: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yi
  • 重要的是,没有错过。
    胡成 于 2010-6-1 23:22:25 回复
    这是旅游以及其他许多事情的根本要义。
  • 2010/6/1 23:06: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nokia2100
  • 爆米花所用吹风机是用废弃的旧式桶形喷雾器改制的,与家里父亲做的那个一般无二。
    胡成 于 2010-6-1 23:21:53 回复
    令尊只是做了个鼓风机是吧?初看我还以为你们家闲时无事也会自助爆一锅米花儿呢,呵呵。
  • 2010/6/1 17:59: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小润
  • 梧桐拍得太好看了 儿童节快乐!
    胡成 于 2010-6-1 23:19:26 回复
    我悲愤地敬告你走神的眼睛,那是泡桐,不是梧桐。眼神儿不济,脑仁儿也不济,你看过梧桐有这样的满树花开?唉,大妞儿,儿童节快乐!
  • 2010/6/1 15:16: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圣1228
  • 白花蛇草水---这名字听着有点吓人;)
    胡成 于 2010-6-1 23:16:29 回复
    背影资料:
    崂山白花蛇草矿泉水崂山白花蛇草水,亦称舌草健康水,是青岛崂山矿泉水有限公司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为满足国外消费者的健康需求精心研制的碱性饮品。
    我国广西、云南一带生有一种蛇,黑质白章,人称白花蛇。白花蛇喜欢舔食一种草叶上的露水,这种草由此得名白花蛇舌草。中国古代医学典籍中曾有阐述:白花蛇舌草,又名蛇舌草、散草、甲猛草,主要生长于我国广西、云南等地,性甘淡凉,归肝、胃、肠经,消热解毒、助消化。现代研究也表明,白花蛇舌草能够清热解毒、利尿消肿、抗肿瘤、抗病毒、增强人体免疫功能。
    崂山白花蛇草水是在天然崂山矿泉水中添加白花蛇舌草提取液及二氧化碳,经特殊工艺配制而成的碱性饮品,既保留了崂山矿泉水中多种有益于人体健康的矿物质,又完美融合了白花蛇舌草本身的功能,有效解酒、护肝、养胃、解毒、清热,因此堪称健康饮料之珍品。
    介绍是玄之又玄,简而言之就是有中药味儿的苏打水,一般国人还是真喝不习惯,莫怪乎是为国外消费者研制的。
  • 2010/6/1 13:05: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露西
  • 特别喜欢泰山这几张,虽不是雄伟壮观在lc-a的镜头里显得很特别的美。照片里怎么不见崂山可乐的身影,不知还是不是我小时喝的包装呢
    胡成 于 2010-6-1 23:12:37 回复
    是呀,我为什么就没有想起来拍拍在青岛时我天天喝的崂山可乐呢?包装肯定不会完全相同了,但大体模样没有变。青岛本埠的饮料,可乐矿泉水或者那种白花蛇草水的包装都相当有品味,最近农夫山泉更换的新包装就很像崂山矿泉水,有长进。
  • 2010/6/1 12:35: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dora
  • 胖同学周日在恢复周六运动会消耗掉的体力,形式是瘫在任何可瘫晾处。
    在家找到一卷胶卷
    胡成 于 2010-6-1 23:08:03 回复
    隆重介绍庞同学。拼命参加运动员的庞同学,多么凄凉的画面。胶卷送给我吧,我现在有收藏老胶卷的爱好。
  • 2010/6/1 11:11: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宅米
  • 周日中午徐同学在行街街买猫粮:D
    胡成 于 2010-6-1 23:06:43 回复
    隆重介绍徐同学。徐同学现在口味很重呀,猫粮好吃吗?我爱吃猫饭。
  • 2010/6/1 10:57: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许是在山东上大学之故,对hucheng的齐鲁之照片颇为熟悉,特别是孔府内中的檐角,历历如昨。
    hucheng对孔、儒、文革的憎恶之情,溢于言表。这段经典的话“只说三孔内的建筑碑碣,无一不见累累伤痕,丧乱年代,批林批孔,已然毁坏一切,尸骸亦已锉骨扬灰,如今还有什么脸?罔顾伤痕,只是腆颜说些至圣先贤,再附会些雪月风花,演绎些俗俚轶闻,便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让人击节。
    只是洙泗之地,汉代以来为天下倚重。所重者,孔子学说而已。孔子尸首早就归为尘土。敬与不敬早就成为一种仪式。况且“弦歌地,亦膻腥”的情况又不是第一次。
    现在无所谓尊孔,亦无所谓批孔,大家各取所需。
    胡成 于 2010-6-1 23:04:07 回复
    轩易兄,我对诸多古圣先贤心存敬畏的,即便道不同。比如此文中提及的明季李贽,卓吾先生虽反儒却尊佛,而我却不会因为我惯常毁佛谤道而对其有细毫不敬。就事论事,我其实真正反感的是现在这些挂羊头卖狗肉只一心求财的儒释道们,日日间作悲人悯人普渡众生状,实则不过是“皆为自己身家计虑,无一厘为人谋者”,所以卓吾先生所言极是:“阳为道学,阴为富贵,被服儒雅,行若狗彘”。
    我不想在文字里总像一个愤青,但是虽然我在老去,可却依然无法克制愤怒。
  • 2010/6/1 10:48: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spaces.live.com
  • “那天当我们又到泰山经石峪的时候,我给大学同学发短信说我在那里,我在怀念那时与他们一起登泰山的情景。不多时同学回复过来说:十四年了。
      可那夜,却仿佛只是前夜。
      只是前夜夜长而深,醒来便已有太多不同。那次登泰山还是大一,还是青涩的穷学生,从济南至泰安,夜登泰山,走了许多冤枉路,但仍然一鼓作风直至玉皇顶,甚至为了省钱连大衣也没有舍得租,就在午夜以后的泰山顶上直熬到天明,浓云未见日出,还丢了背包,沮丧地一路下山,席地坐在泰安火车站里等回家的火车。转眼已是十四年。如今再至泰山,已不用窘迫地挤在大通铺的小旅馆里,出门打车直至红门——虽然已是久远的记忆却是那么熟悉。天气不错,气温适宜,有浮云舒缓自林梢掠过。登山时方知十四年光阴似风刀霜剑,勉力登至中天门,便再无勇气向上。即便如我这般恐高,仍然决定乘索道。泰山索道真是令人胆寒,尤其是腾空瞬间,前后摇晃,直令人血压暴升,生不如死。”

    我再登华山跟你完全是一样的感觉!你的一笔一墨仿佛从我心里写出来的那样,那情节诸如“一鼓作风直至……顶”、“为了省钱连大衣也没有舍得租”、“在午夜以后的……山顶上直熬到天明”、“转眼已是十四年。如今再至……山,已不用窘迫地挤在大通铺的小旅馆里”、“登山时方知十……年光阴似风刀霜剑,勉力登至中天门,便再无勇气向上。即便如我这般恐高,仍然决定乘索道”

    参见
    http://synyan.spaces.live.com/blog/cns!E4FFF8FE51796E85!14959.entry

    又及:很羡慕没事就来两卷胶卷的生活。因为一卷成本平均在50元以上,我现在潦倒到冲不起也扫不起胶卷了……平民化气息浓厚的齐鲁街头ProPlus淡粉退色感上佳,然泰山卷感觉不应LCA来拍。是为遗憾。
    胡成 于 2010-6-1 22:51:21 回复
    看来无论心中有多么不愿意承认,事实上我们的确在一步一步走向衰老,年纪轻轻便如此,罪过呀,太过四体不勤了,要反省,要悔过,要好好锻炼,天天向上。
    如果公元胶卷还生产,自冲自扫一卷成本不超过十五,但是如果用彩负,即便是准专业的Superia Reala,在北京一卷加店冲店扫已经要开销49,这里还担着便宜扫描的人情,否则要将近60,更是罪过罪过,以后彩色胶卷会越来越少了,最多拿小机器拍拍ProPlus II这样的便宜胶卷。
    因为心中恐惧着爬泰山,所以只带了一台FM2和LC-A,FM2拍黑白,彩色的就用LC-A随意为之了。
  • 2010/6/1 9:02:3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