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禾之屿老米脂 卷二 »

老米脂 卷一 艾老太太

  初至米脂,午后尽在米脂老城。
  那天下午拍摄完全不在状态,先是从在十字街口摔了相机开始,所幸Nikon FM2只是滑坠一个包侧身的高度,不过后盖铰链底部磕掉黑漆而已,总是不大,但多少影响了心情。始终认为相机里装的是ISO 250的Eastman Double-X 5222,但是直到快拍摄完时才猛然想起原来不过只是ISO 80的Plus-X 5231,瞬间好一似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尤其是其中有最重要的十几张在市口巷某窑洞里拍摄的艾老太太。不知道这电影卷儿的迫冲能力如何,回北京后把使用D96显示液标准显影时间从21°C时5分钟增加至6分30秒,还好,不愧是Kodak专业电影胶片,一档半的增感完全没有任何影响,颗粒依然细腻,影调依然柔和,托艾老太太的福。
  唉,事实上,这是一段聊以自慰的话语,不过我宁可相信是这样。
  所以,虽然这是本应归类于地理志的一卷米脂老城的黑白影像,但因为其中最主要部分也是我唯一关心的影像只与艾老太太有关,故而归类于列传档。



  04. 路牌      09.16 陕西 米脂 东大街

  影像自东大街始。
  我总有拍摄路牌的习惯,胶卷不比数码有详尽的EXIF信息,所以在一组影像开始或者转换场景时,我便会试着找寻并拍摄与地理位置有关的信息,当然路牌是最好的选择,如果那路牌再记录有岁月光阴,更是再好不过。





  01. 05. 骰色      09.16 陕西 米脂 十字街口东南角 东大街东口

  十字街口东南角,向阳的墙角下,七八个老汉聚在一起,一个空碗,几粒色子,热火朝天地骰色赌钱。白色上衣老者是庄家,主持着整个赌局,下注骰色,一人操控。看不懂规则,但规则很是简单,赌注每人一块钱,一把定输赢。很干净的玩法,也没有太大的输赢,看了半天每个人手里还是那几张破旧的一块钱纸钞。其实用赌局这样现在有些敏感的字样来形容这样的游戏未免有些不敬,但一时却实在想不起别的称呼。游戏?但这游戏未免太过简单简陋,秋日午后,孤独老汉总需要有些事情打发无聊时光,直至日暮转凉。





  07. 08. 艾老太太    09.16 陕西 米脂 市口巷

  北大街有条窄巷通市口巷,转角处墙上高处钉着一方市口巷的街牌。在走进市口巷前,我试着想拍下这方街牌,却不能以我希望的平行视角拍摄因为太高。街牌右边有一扇门,是市口巷的第一户人家,见院门敞开,便想着进院里看能不能找一张凳子好站在上面拍摄。倒座房里有一桌麻将,鏖战正酣的人们抬眼望望走进小院的我,熟视无睹地继续埋头战局,没有找到凳子,却隐约看见正房左屋里有一张老人的面孔,她也看见了我,在瞬间试探性的对视中我没有看到任何拒绝,于是走上前去相询,老太太示意我可以进去。
  老太太盘腿坐在窗下土炕上,与一缕阳光,安详宁静。老太太姓艾,独居在这小屋里,米寿之年。床头有一方纸盒,老太太转身打开盖子,里面是一些散装的华夫饼干,见我推辞,她又要给我倒床头火炉上水壶里的热水喝。我说我自己带着水呢,她告诫我不要喝太多凉水,就像我奶奶经常和我说的一样。说话间,老太太几次三番的重复着希望我能吃些点心喝些热水,这便如同暖炕上的那一抹秋深时的阳光。





  13. 15. 艾老太太    09.16 陕西 米脂 市口巷

  虽然已经八十八岁高龄,但是艾老太太思维却依然敏捷,言谈间,感觉老太太可以识文断字,详细打听,才知道艾老太太是民国年间的初中肄业女生,讶异之余更是心生敬佩,不仅在这西北小城即便是繁华都市间,艾老太太也堪称奇女子。只可惜我们口音迥异,谈话还是多有困难,无法与老太太再细致聊聊她的家庭身世,想来必然不致简单,或者出生在这古银州城中官宦显贵之家,也未可知。
  离开老太太的小屋时,我便依依难舍,几次回首与之道别。第二天我又再去,远远地站在小院门内,却没有看见窗内的老太太。后来离开米脂,沿三边入宁夏,过西海固翻六盘山入甘肃,由武威至瓜州再回返河西走廊,一路上,我都时常会想起此行第一天,在米脂老城里遇见的艾老太太。
  无论我们是否在路上,总有些慈爱的目光相随我们身旁。


  Nikon D200 +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外屋墙上,挂着的相框里,有艾老太太退休那年的照片,还有她的孩子还她去世的老伴。
  那一年,艾老太太五十五岁。



  18. 长牌      09.16 陕西 米脂 北大街8号

  几个人打的牌,从四川回来才知道川人称之为长牌。在米脂老城的时候,问开牌馆的夫妇俩,怎么也说不上这牌在当地究竟叫个什么。加之交流也有些困难,两个讨论许久才总结出个名字:梦胡。
  结果我比这个名字还迷茫。
  何人给我答疑解惑?





  31. 32. 随墙影壁    09.16 陕西 米脂 北大街近柔远门处

  手机里当日记事本里,却没有记录这家的门牌号,我对我来说是罕见的疏忽。



  35. 月饼      09.16 陕西 米脂 北门柔远门内

  我不得不承认,从记录的角度而言,黑白胶片失去的色彩有时候便会令人遗憾。
  还好,同样的场景,可参见:米脂老城 随拍 卷卅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Kodak Eastman Plus-X 5231 [Push to 250]
Kodak D-96 / Stock / 21°C / 6'3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7.vv玮
  • 那个牌确叫胡牌,小时候常见姥姥玩,现在农村也只有老人家玩这种牌,父母一辈都已经不玩了。
    胡成 于 2011-1-17 9:52:51 回复
    哦,原来在关中称作“胡牌”,我曾经查询过相关资料,发现在江苏南通地区称类似纸牌为“笃子胡”或“游胡”,相似之处就是皆有“胡”字,只是不知道此胡字是“胡人”之“胡”,还是“胡牌”之“胡”,我被我自己的姓氏绕晕了。不过如你说有“胡牌”之名的话,那应当是西域之“胡”了,倒是个有趣的话题,找机会仔细研究一下。
  • 2011/1/17 8:48: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好看且迷人的灰色。不过我倒更喜欢之前彩拍的随拍·卷卅
    胡成 于 2011-1-13 17:07:08 回复
    我也有同感,最近不太喜欢用黑白胶片拍老城,比如在重庆与厦门,几乎全部用的彩色负片,黑白太过阴郁,凸显老城破败并非我的本意,我是希望在那里定格旧日的市井繁华。现在用黑白胶片有时候还是因为经济原因,自己冲扫便宜许多,彩色胶片冲扫太贵,还好我从来不用反转片。不过黑白胶片拍摄人像依然是不可替代的。
  • 2011/1/13 16:22: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胡兄这组用光很迷人,尤其喜欢老人坐在炕上,从门外拍的两张。Eastman 5222这个卷也有朋友推荐过,不知冲洗前是否需要进行水浴?据说ISO虽然是250但可做400正常曝光?
    胡成 于 2011-1-13 13:05:22 回复
    可能是我买的分装卷有问题,10卷ISO 250的Eastman Double-X 5222明显不及这卷用的ISO 80的Eastman Plus-X 5231,反差太高,颗粒也粗,明暗部表现均差强人意,我强烈怀疑所购这批是过期盘片分装,与我最初用的Double-X 5222判若云泥。但可惜Plus-X 5231已经停产,我喜欢这胶片漂亮的灰调。我冲洗的时候没有预浸,片基厚且有与Tri-X同样的品红色,但却可以用20g/1000ml的无水亚硫酸钠溶液洗去。另外就是我也没有试着用D76冲洗过,使用的是柯达推荐的D96显影配方,“大吉片 四月十三”这一篇里有D96显影配方,有兴趣尝试的时候可以自制一些。
  • 2011/1/13 12:45: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Qiu
  • 如果在某地,歇歇脚呢,比如住上三五天,每天步行不超过2km那种?
    除了给身体和心理的放松,还能收获点什么
    胡成 于 2011-1-13 12:47:37 回复
    三五天可能是个尴尬的长度,对于那些不太喜欢的某地,未免太长;对于那些太过喜欢的某地,未免太短。每天步行四五里太过写意,牵一只乌龟溜着都可以。
  • 2011/1/13 11:54: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朱子风
  • 另外,网易博客用手机访问貌似有问题,为什么我用手机看网易博客的时候,所有链接都是乱的呢?索引也不可用,难道网易的博客就只能用电脑浏览吗?
    胡成 于 2011-1-12 22:58:00 回复
    怎么会突然提起网易博客?我没有试着用手机浏览过网易博客,但听你描述,可能是网易博客中运用了一些手机无法支持的客户端技术,如果你的手机浏览器没有问题的话。
  • 2011/1/12 22:53: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朱子风
  • 早就等着兄长到家后整理照片贴出来,便可以好好饕餮一番。话说之前在拜罗依特的博客上看到他的米脂游记,就觉得这座老县城十分的可爱。好在中学六年认识了来自关中、渭北乃至陕南诸县的不少同学,高考过后可以一一游历。继续期待兄长整理出的其他照片。
    胡成 于 2011-1-12 22:54:19 回复
    拜罗依特是深入行走在陕西的每寸土地上,而我更多只是浮光掠影,记下偶遇的一些琐碎故事罢了。自去年九月份以后的照片实在太多了,昨天才从厦门回来,又平添九卷胶片。我目前只整理出九十月间陕北宁夏甘肃之行的胶片部分,有些焦头烂额了。
  • 2011/1/12 22:47: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湖北把那种牌叫花牌,不过我没弄懂规则
    胡成 于 2011-1-12 22:22:56 回复
    在四川叫长牌或者川牌,我认真地看了很长时间也是茫然,甚至我看他们拿牌的方式,只留牌面上端的一小部分,或黑或红,我看着都一样,他们却能分辨出各是何牌,实在不知窍门在哪里,也不好意思询问牌兴正浓的牌客,当然人家也不搭理我。
  • 2011/1/12 21:50:1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