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阳堡印象日落开阳堡 »

细节北海 之三



  透过围挡,可以看到修缮一新的小西天。虽然只是在冬日淡淡的阳光中,可仍然光亮刺眼。满清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乾隆为为其母孝圣皇太后八十寿辰祝福祈寿,历时三年修筑极乐世界。我觉得即使是在初建之时,也不会如此光鲜,这会让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目炫神迷的。
  万幸,金丝楠木的大慈真如宝殿不用刷漆。每次看到那些站在脚手架上灰头土脸刷漆的民工,我就觉得肉紧。这些的确是干活的人儿,虽然收入菲薄但仍然吃苦耐劳,可他们不应当是干这种活儿的人吧?那活儿干得叫一个糙。工部内务府不至于满天桥底下找小工儿,给个仨瓜俩枣儿就把皇家园林给修了吧。

  大慈真如宝殿漆是没刷,可里面那三世佛加上十八罗汉可是新的,材质像是紫铜,可越看越像是小时候玩的那种劣质仿铜玩具儿,实则只是树脂石膏塑形后再喷上一层铜色儿漆。
  如果不是,那太委屈这些紫铜了。



  下午,阳光透过窗棂照在东侧最南端的庆友尊者身上。
  庆友尊者,佛陀涅盘后八百年时,降生于狮子国(今斯里兰卡)。古印度有恶魔魔波旬,此魔断除人之生命与善根,常尾随诸佛及弟子,伺机扰乱。逆佛与乱僧之罪,乃诸罪中之最大者,故此魔又名“极恶”。魔波旬煽动那竭国人四出屠杀和尚,捣毁佛寺佛塔,将佛经劫掠至那竭国。那竭国海中恶龙又趁机发起洪水,将那竭国淹没,把佛经藏于龙宫,据为己有。最终,庆友尊者降服龙王,取回佛经,因此庆友尊者又称“降龙罗汉”。
  降龙罗汉塑像坦胸跣足,面像凶恶,可惜了手里那条龙,看上去像只遭受生化危机后的泥鳅。



  又看了看钟楼北竹林掩映中的药师经石幢,竹影落在第一层。
  影随风摇,风随影动。


  
  镜清斋东侧抄手游廊墙壁上,描写着交替的阑干,繁复的雀替,和一茎孤零的树枝。
  乾隆诗中有“临池构屋如临镜”,想象中那种意境是夏日里,池水如镜。那在这冬日里,一壁粉白的墙,凝视中似乎也有了波光粼粼。



  镜清斋后檐下苏式包袱彩画。



  太湖石上,一蓬枯草。

Nikon D70s
Sigma AF 50mm f/2.8 EX DG MACRO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