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水香茶风雨赫连城 随拍 卷卅二 »

无定河 统万城 随拍 卷卅一

  强迫症似的,我希望胶卷内容以地理场景不同而单独成卷。如果旅程结束时,相机中有仅拍摄数张的胶卷,我会取下搁置,以便在新旅程时,也是新胶卷开始。不过自去年下半年始,胶卷腾贵,彩色负片大致只舍得用最便宜的Fujifilm Superia普通卷,不比以前,于是便把那些搁置许久已拍摄数张的略好些的胶卷随身带上,比如这卷Agfa新Vista 400。
  总感觉彩色负片并不重要,所以也就没有标准已拍摄具体张数的习惯,只是大略的空过五张而已,结果便导致第六与第七张的影像重叠,倒也有趣。谨慎起见,前次厦门之行时旧卷一律空过十二张,结果太多,浪费胶卷与冲扫费用是令人心痛的,还不若如此。



  01. 家       02.00 安徽 淮南 家

  右侧老楼前正对着的那栋楼,便是我现在坐着的地方,不同的是昨夜小雪迁延未停,积雪的时候或者会显得没有那么老旧吧。
  1985年建成的老楼,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我才上小学五年级,那会儿在这视野之中仅有这两栋楼,背影高楼处还是一片荒芜田地,阳台上直见远山,晴朗时甚至可以看到山上小陉人影幢幢。后来渐次繁华,老楼被淹没在直至远山脚下无数高楼大厦之中,透过阳台的视线再也透不过气来,阳光也只能每日从楼宇缝隙间草草掠过。
  这两年附近一直在说着拆迁,拆迁总是漫长但却早晚会来的事情。我却从心底不希望这样,这里是我度过人生中最美好一段时光的地方,我希望能一直看见他。
  看见他,看见过去。



  04. 广场      03.01 安徽 蚌埠 蚌埠火车站

  途经淮南开往北京的火车,少而且慢,于是大多时间我要中转蚌埠火车站,这几年乘坐上海始发的D32次总是不二之选。以前蚌埠火车站有单独的动车侯车室,不知什么缘故最近停用而回到大厅等候。站前广场是新建成的,车到蚌埠是下午两点,就在那之间,我枯坐在候车大厅里,百无聊赖地看着站前广场上的人来人往。



  05. 站台      03.01 安徽 蚌埠 蚌埠火车站

  每次到蚌埠火车站,尤其是在站台候车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极度低落,沮丧,悲伤,有几乎所有负面情绪。





  06. 07. 半年      03.01 蚌埠至北京D32次列车上 09.16 陕西 米脂 东大街34号

  交叠的影像,是半年的时光。

  回到陕北。

  晚唐岭南人陈陶,字嵩伯,自号三教布衣,游学长安,举进士不第,遂放浪形骸于山水,后隐居不知所终。工诗并有诗十卷,但却早已散佚,有唐一代,如星繁诗人之中,三教布衣几可称凡夫。后世有好事之人,辑其佚作得《陈嵩伯诗集》一卷,其中有《陇西行》四首,却正是这陇西行诗其二,让先生得享千载诗名。

  誓扫匈奴不顾身,
  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一句道尽千年万载多少征夫戍卒之悲苦。也正是此诗,所我得知陇西之行路上,有无定之河。
  北京边上有永定河,旧时也曾名无定河,凡河水混浊,泥沙俱下以至河床不定者,多有此名。陕北无定河,为黄河支流,上源红柳河源于定边东南长春梁东麓,东南流沿途纳榆林河、芦河、大理河、淮宁河等支流,在清涧县河口注入黄河。
  八声甘州,之行第一要务,便是濯足无定河。



  12. 集市      09.17 陕西 米脂 九龙桥西桥头前

  无定河自北向南从米脂县城西侧流过,米脂城外,有新修一座九龙桥横跨无定河东西。桥东过210国道便入米脂县城,桥西则是荒凉村舍。
  因近县城,无定河东岸筑有河堤,欲近河水,只有过桥下得西岸河滩之上。正是中午,九龙桥西桥头前有自发形成的牲畜市场,牛肉驴骡,好不热闹。





  13. 17. 羊群      09.17 陕西 米脂 无定河西侧河畔

  有附近村民,直接散放羊群在河滩上吃草。
  阳光和暖,羊群悠游,哪里还是那曾经入得春闺梦中的征夫埋骨处?



  19. 无定河     09.17 陕西 米脂 无定河河水

  无定河水,水浊浪急,我全无水性,河边又遍寻不着可以濯足之处,只得放弃。
  双手掬一捧河水,也算终圆亲近无定河水之想。



  22. 无定河谷    09.17 陕西 米脂至鱼河段210国道旁

  然后退房在国道旁搭车去鱼河镇上,再转车横山。鱼河至米脂与横山两段,公路均在无定河畔。不同的是至米脂段,无定河在宽阔山谷之间,河水几与路平。



  24. 无定河     09.17 陕西 鱼河至横山段204省道旁近响水村处

  而至横山一段,无定河多在峡谷中,或宽或窄,或紧或急。却只可惜都是河浅水缓,后听闻因横山上游某处名黄龙湾处有水库故。



  26. 暴雨      09.17 陕西 鱼河至横山段204省道上近波罗镇处

  之前一天听闻北方开始降温,却惟独遗忘了陕北,晴热高温。返回米脂寻找丢失钱包再回横山路上,车近波罗镇时,整日多云天气终于转阴,忽然暴雨,雨刷开至最高速仍然无济于事,天地混沌。
  车近鱼水之时,司机杜师傅便电话不断,听起来应是横山县城中有人要用车,自己的事情果然比别人的事情上心,回程车速始终在八十至一百公里之间,甚至几次在超车时与迎面而来的大货车相撞,以致我不得不再改口提醒他要慢一些。即便后来暴雨之中,老杜的车速仍然保持在九十公里,我用自己的事情果然比别人的事情上心笑话他,他跟着我一起晒笑。
  暴雨只过路五六分钟,忽然而来忽然而去,至石马洼前已无落雨痕迹。



  27. 怀远堡     09.18 陕西 横山 怀远堡北门

  鱼水至横山204省道上,有响水、波罗二镇,均为大明长城榆林镇上重要关堡,满清雍正九年(1731年)将响水、波罗、怀远、威武、清平五堡改为县,县治怀远堡,县名怀远县怀远者,怀柔边远。民国三年(1914年)因县与安徽怀远县同名,依县境清平堡大墩梁为横山山脉主峰更名横山县。因安徽怀远县便在我家近旁,自小其名耳熟能详,故而仅因此名,横山县怀远堡虽然于我兴致一般但也定然要来。
  本打算当天下午即去怀远堡,第二天上午去波罗堡然后中午前到靖边搭车去白城则,结果却因为留失钱包整个下午在米脂与横山间来回三趟,三百二十七公里,不得不把怀远堡与波罗堡行均压缩在第二天上午。
  再回横山县城住下,天色将晚,盘算着先去怀远堡看看,拍摄与否两可,重要的是去过,但已近六点,加之天空阴沉,更显昏暗,作罢。街旁炖羊肉店吃了晚饭。陕北炖羊肉是名吃,店中独酤一味,一小碗炖羊肉三十块,倒是不便宜,加一碗米饭两块。陕北的米饭不提也罢,不过炖羊肉美味致极,本地产的山羊肉,肥烂香腻。
  晚饭时,横山县城中也开始落雨,现在更是暴雨继以大雨不停,虽然暑热可全消,但希望雨可以天明即止,否则行程将处处受阻,黄土塬上,雨中寸步难行。

  当晚几乎一夜无眠,错入黑店,午夜过后仍有醉鬼大力砸门,麻将划拳声彻夜不休。晨起已近八点,放弃去城门修砌一新仿佛得胜堡南门的波罗堡,只去柴兴梁上怀远堡。横山新县城在柴兴梁下无定河谷之间,老城原南门址有水泥路与新城相连,堡内已少居民,西北角已荒芜,有新建寺庙,不知为何未走近观,堡内正中鼓楼新砌成。堡北与东侧堡墙有砖石拱券门洞,从高度观似为水门遗存,低矮难以通行,堡内外往来均走门侧堡墙残缺处。东侧水门外曾有村民建屋成院,以水门为院门,如今也已废弃。



  30. 海则滩     09.18 陕西 靖边至统万城乡道旁近海则滩处

  匆匆下山,退房然后搭车赶往靖边。横山靖边之间的客车,全程包茂高速,去统万城比较熟悉的路线是在靖边搭下午一点半朱师傅统万城的通村客车,后来发现在黄蒿界出口处下高速再搭顺路车更为方便。车过黄蒿界,一直阴沉的天渐落雨,愈近靖边雨势愈大,以致站在大雨中的靖边新站时,甚至有先去宁夏待天气好转时再回统万的打算。还好,和朱师傅电话联系后,雨势较小。
  打车去老站广场,看到朱师傅那辆熟悉的绿色客车,坐在副驾上,踏实了下来。靖边至统万之间的乡道正在铺设柏油路面,可以算作统万城开发的一部分,好走了许多。车过海则滩,砂石路面上暴土扬尘,雨却不见了踪影。确如朱师傅所言,从来不看天气预报,对陕北的天气而言没有用,而我这两天也是感同身受,直以为天气预报员是地震局下岗改行的。
  路中途经海则滩,海则即为海子,想来曾经直至这里依然水草丰美,如今却是黄沙漫漫,白云苍狗,东海桑田。



  31. 李老汉     09.18 陕西 统万 白城则村路上

  在白城则村口下车,三两老汉正枯坐在村口唯一的小卖部前。闲聊几句,他们便也散了。和其中一位李老汉一起进村,老汉年事已高且略有跛足,却依然背起大捆树枝以作柴禾。冬日将近,西北边塞黄土梁上,没有足够的干柴储备是万万难以过冬的。
  几乎一路同行到村南梁上的万荣大娘家,老汉就是梁下第一家。附近山梁,称之波罗迟梁,却不知波罗迟为何意,或为他族语言音译。



  32. 路标      09.18 陕西 统万 乡道统万城入口处路标

  在万荣大娘家住下,然后直上统万城。
  大娘家住在白城则村最深处,从其家中绕行到统万城上,足足八里有余。初行不觉其苦,第二日便吃尽苦头,直走到欲死欲活。



  34. 红柳河     09.18 陕西 统万 外郭城南红柳河

  已近统万城内城,外郭城还隐约可见遗迹,站在南侧城墙基址之上,远眺红柳河谷,河水清浅,草树绿浓。
  惟此望,可同昔时赫连台上。





  35. 38. 统万城     09.18 陕西 统万 统万城西南城角

  终见统万城。

  后文再表。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Agfa Vista 40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7.o
  • 只见羊群,蓝色的;没有碰见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羊群呢?嘻嘻,羊倌在哪里,佩服,连黑色的小羊也喷上蓝色:)
    下次就有五位堡堡的照片集了?
    牲畜市场是牛马驴大会?听说,卖自家的牲口,是秘密出钱的,怕它们流泪。
    胡成 于 2011-2-1 11:12:20 回复
    除非集体械斗,否则怕是看不见所有羊群集结在无定河畔的场景。那会儿,羊倌正远远地坐在河边,抽着烟和村民聊天,没有办法拍到他和羊群在一起的场景。
    五位堡堡?响水、波罗、怀远、威武、清平五堡吗?你说的话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了的。我只去了怀远堡,之前那趟太匆忙了,下次再去统万的时候可以再细细看过。
    现在的人们可没有那么温婉深沉的性情,不仅不怕出钱会伤害自家牲口的感情,反倒是血淋淋的羊皮和活羊放在一起出卖,只怕羊的眼泪早已流干了。
  • 2011/2/1 10:50: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百鬼夜行
  • 昨天还在看一个什么人在网上说城市改建,拆了旧的再建一条仿古一条街,仿佛每个城市都是外景地一样。我喜欢下雪哈哈,是噢,好像过了黄河就没有什么集体供暖这一说了?!我合肥家里冬天经常是室外2度,家中5度真是令人发指==我打算或者期望能在大概29,30号左右回去,前提是搞得到票的话!
    胡成 于 2011-1-21 11:29:59 回复
    的确如此,以外景地形容极为贴切,即便说这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时代,但为这个时代付出的代价实在太过巨大了。我们家里就是5度,这仿佛是淮河边上冬季的室温标准,政府说黄河以南不集中供暖是为了节约能源,但是零散取暖耗费更大,没法儿弄。今年回合肥以后有时间来淮南一趟吧,请你去寿县饕餮狗肉。
  • 2011/1/20 17:47: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百鬼夜行
  • 蚌埠车站小时候印象中也曾去那里换车,那里总觉得很陌生,总是听我蚌财的朋友对那里的百般描述,现在好像叫安徽财贸。

    淮南是也穿城而过三五回,也没有停下来看看,现在好多中小城市都是在放任老去的楼群中穿出耸然高楼==但是一个城市就像另一个城市的复制品,不是一般的没劲。

    喂,你那下雪没有?好在你跑得快,北京都快冻傻了。野田这周也要回家了。
    胡成 于 2011-1-19 16:07:01 回复
    约束言行,进而约束每个城市的模样,我们乐此不疲。前天夜里到昨天一直在下雪,倒是不小也积雪了,还好都化了,我实在讨厌下雪。北京冻傻了,安徽更糟糕,白天冻傻,晚上傻冻,没有暖气的地方实在可怜。你什么时候回合肥?
  • 2011/1/19 10:06: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很好奇兄台这么大把时间和金钱都是哪里来呢
    胡成 于 2011-1-18 23:32:57 回复
    无车无房,无家无业,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这样,只是绝大多数不愿意把车房家业换作旅程罢了。还好,我也不算丧失理智,还是有兼职的工作的,而且怎么着也得置备下一份养老钱吧。
  • 2011/1/18 21:59: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好啊!都是些如雷贯耳的名字 统万城 无定河 怀远堡 都是在国家地理或考古中国里才能见到的景致 如今在胡兄脚下走过 笔下娓娓道来
    那地震局改行的伙计很是有趣 不禁发笑
    无定河让我总想起西游记
    胡成 于 2011-1-18 17:52:28 回复
    和后来往返河西走廊,诸如唐时锁阳城、塔儿寺,后凉骆驼城比较起来,无定河与统万城便可谓是通衢坦途了。西北实在太多掩于黄沙戈壁间的曾经繁华,虽然年年去但年年归来便开始思念。今年计划去南疆安西四镇,不知可否成行。我爱西北。
  • 2011/1/18 16:45: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我自小也是被“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这句话深深震撼。这首诗与“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遥看是君家,松柏冢累累。兔从狗窦入,雉从梁上飞。”一样,道尽普通百姓的无尽悲凉。
    统万城残败不堪,但却曾雕栏画栋;明清故宫美轮美奂,却如同统万城一样,内含多少悲凉的故事。赫连勃勃大王只不过是历史浪花中的一小朵,尚如此残暴,遑论其他帝王?好在,这些东西的下场都是尘归尘,土归土。兔从狗窦入, 雉从梁上飞。天意如此。
    胡成 于 2011-1-18 17:33:39 回复
    在统万城,最大的感触就是兴亡百姓皆苦。赫连夏国,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却劳民筑那巍巍统万城,可想见其时百姓徭役之重。千五百以降,左右百姓不知迁来徒去多少代,却依然困苦。在外郭城的黄蒿沙地里游荡的时候,看到散落其间的农家,真正家徒四壁,甚至四壁不全,有老妪形容枯槁,贫寒至极,相谈几句离开,老妪目送许久,恍惚间,你真以为她是在翘首期盼征夫回还,唉。
  • 2011/1/18 14:00: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赫连勃勃的城池不知还有没有遗迹留存,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去西北,以后有了时间也不知还走不走得动,只能羡慕胡兄。
    胡成 于 2011-1-18 13:30:53 回复
    统万城内的遗迹还是有很多的,不过在日渐减少,当地人与外来者的偷盗无休无止。要是有机会的话,越早去看看越好,当然哪里都是如此。
  • 2011/1/18 12:15: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