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千须弥山韦州城的孩子 »

麦积烟雨

  天水之名久矣,始自前汉武帝元鼎三年(前114年),自陇西、北地二郡析置天水郡,名取“天河注水”为湖之意。三国曹魏文帝黄初元年(220年),始设秦州,因秦邑而名。
  故地无论郡县,总有八景,秦州自无例外。旧秦州八景者,麦积烟雨、净土松涛、仙人送灯、石门夜月、伏羲卦台、南山古柏、玉泉仙洞、诸葛军垒,其中享名最盛者,自然麦积山上烟雨。

  麦积山,西秦岭山脉小陇山中紫褐水成岩孤峰一座,高仅百五十米左右,但却孤峰而起,宛若麦垛,故名麦积。五代时人王仁裕《玉堂闲话》载:“麦积山者,北跨清渭,南渐两当,五百里岗峦,麦积处其半,崛起一块石,高百万寻,望之团团,如农家积麦之状,故有此名”。麦积山之西南崖壁,自五胡十六国之后秦起,渐有开窟造像,以北朝为盛。后世屡有修补,可惜明清两代重塑者,更似丧灭,全无可观。

  石窟造像,传统有三大之说,莫高、龙门、云冈者,确符其实。后又因之有四大、六大、十大之说,尽皆观后,徒生沧海巫山之叹,自三大以下,造像规模、造像艺术或者说是造像传世水准便相差千里万里。麦积山石窟置身四大石窟之说中之第四窟,造像难堪比肩,旅游开发之唯利是图却可称第一。
  麦积山石窟门票70,已不便宜,却将正门售票点设置在麦积山前五里,再设车资10元电瓶车,路途迢迢,生意自然兴隆。更可气者,电瓶车停车处仍距麦积山一二里,其间道路两旁开些店铺寺庙,敛钱法门渐欲迷人眼,却只得相问于路人寻找石窟真正入口,未见任何清晰指示牌,真真步步皆是陷阱。
  麦积山山石粗砺,难于精雕,故多为木胎或石胎泥塑。为防松鼠田鼠破坏泥塑,所有石窟前均以细密铁丝网封闭,加之窟内昏暗,极难观赏。麦积山石窟中之精美者,亦见之于石窟外宣传栏中者,有:
  第四十三窟。俗称魏后陵,为西魏文帝皇后乙弗氏之“寂陵”。现存一佛二菩萨并二侍女,廊外两侧各一力士,宋塑。
  第四十四窟。现存一佛一菩萨并一弟子,西魏造像。最为著名为其中主尊释迦牟尼,有“东方蒙娜丽莎”——这也是令人厌恶的宣传伎俩,说之是日本所赞誉,可我却以为是辱没,何需以他物反衬其好?——之称。
  第一百二十一窟。北魏造像。最著名者主尊西侧相依偎之菩萨弟子。
  第一百二十三窟。现存九身西魏造像。最著名者为门内两侧供养男童女童,俗称“童男童女”。
  第一百二十七窟。西魏壁画。最著名者左龛右侧供养菩萨,有“红佛”之称,曾出现于“中国石窟艺术”邮票4-3中。
  第一百三十三窟。万佛洞。最著名者为第九龛宋塑小沙弥。



  第一百三十三窟



  不料想,如此所有精美石窟确均已辟为特窟,仅以一百三十三窟为例,5人以下参观,费用400,6人以上600,而且只有白条一张,上盖“内部验票,不作报销”戳,可见所聚敛钱财难有一分一毫将会用于造像保护之上,除却斥其贪婪之外,尚有何言?开放石窟,或者平淡乏味,为明清两代拙劣工匠妄糊泥匠乱绘彩;或者为栈道必经之处无法锁门起价。造像之前,功德箱是必备的,重要处里面再摆上一张百元大钞以用钱饵,造像腿脚左右也是如此。
  故而,去麦积山,有不知所谓之感,精华石窟不给看,普通石窟不便看,所去为何?

  若以我这几乎遍访南北石窟寺造像者言,麦积山石窟最不堪访。

第十三窟

  高浮雕石胎泥塑一佛二菩萨,隋时造像,宋时重修。倚坐式主佛身高15.7米,为麦积山石窟中最大造像。
  1982年修复中,从主佛右脸内出土手抄本《金光明经》一卷,从白毫相中出土有南宋“绍兴二十七年”墨书题记白瓷碗一件。





  麦积山石窟皆在崖壁之上,最高距地表八十余米,故以栈道盘桓而上,如今以水泥阶梯取代木制栈道。自入口处向上,可在第十三窟窟右近观造像。



  造像虽然为宋时重妆,但后代修补重塑必然又有毁损风貌,菩萨手部线条臃肿,比例失当,足以令人一哂。

第九窟

  大型崖阁式建筑,前有栈阁,后并列开七龛,各龛内分塑一佛二弟子或二菩萨,主尊七身,故又称“中七佛龛”,北周造像,宋明清历代屡有重修彩妆,1982年加固工程以钢混结构重建。

  过第十三窟窟右,入第九窟之栈阁,七龛编号自右向左。

  窟内造像因后代重修彩妆,加之泥皮风化剥落,大多不似其神反似其鬼,鲜有可堪一看者。



  第九龛左(以主佛面向而言,下同)壁菩萨。



  第七龛左壁菩萨。



  第六龛主佛。
  龛内壁画为明清彩绘。



  第五龛主佛。双目毁损,观之可怖。
  背光左右壁画有童子,可见彩绘之时随心所欲,着实不堪。



  第四龛主佛。



  第四龛左壁菩萨。





  第三龛右壁菩萨。



  第三龛主佛。





  第三龛左壁菩萨。



  第三龛右后方近世墨笔到此一游题记,书法粗糙,起首有“直隶秦州”字样。民国二年(1913年)二月,撤秦州设天水县,故此题记似应在清末之季。

第四窟



  麦积奇观。天雄赫瀛书。

  东崖三大佛上方最高处,大型庑殿顶崖阁,距地高约70米,现存圆雕与石胎泥塑85身,七龛主尊七身,故又名“上七佛阁”,北周造像,唐宋明清历代重妆。
  上七佛阁,传说“七佛阁里的七尊大佛,当年佛阁建成后,曾邀佛祖来此讲经说法,赴会听法者云集上七佛阁之下。七佛阁里修行的二十八尊飞天,见此盛况,兴奋不已。为识别赴会者们对佛的信仰是否真诚,她从空中向地上的众生散花,如果他们心诚,飘落的花雨就会飞向天际;如果花瓣落在谁的肩上, 就说明他俗缘未断,红尘未了。结果,散落的飞花久久飞舞于空际,没有一瓣落下,证实前来听法的众僧,个个诚心敬佛。后世善男信女不时于此将纸碎片抛向空中,看着腾空上升的纸片飞扬。因此俗称上七佛阁为“散花楼”。

  窟顶为单檐庑殿式,前有七间八柱长廓,廓后作七个并列顶四面坡顶的方形大窟。窟高15米,宽31.7米,深13米。大唐开元二十二年(734年),天水强震,前廊六根列柱及顶部平基崩塌无存,仅留两侧石柱。





  诸龛外部浮雕帐幔帷幕,上饰火焰纹、宝珠、鳞片网络花饰及流苏,两龛之间有石胎泥塑“天龙八部”。



  上七佛阁两侧有宋塑金刚力士,高约四米开外。此为右侧力士。   







  上七佛阁诸窟内原塑一佛二弟子六菩萨或一佛八菩萨像,因唐宋元明清后世诸代不断泥彩,造像早已非最初面貌。反倒是居其次要的胁侍菩萨隐约还有旧日婉约模样。







  第四窟最精美处,也是麦积山石窟如今开放处最可观者,便是窟顶崖壁上因后世难以触及处的几处残存壁画与薄肉塑飞天,依然是北周原作。
  北周壁画,造型洗练,线条流畅,布局错落有致,历一千四百余载依然绘彩斑斓,着实难得。







  尤其每组飞天四身共五组薄肉塑伎乐飞天。衣纹裙带及披巾等处彩绘而成,面部四肢等肌肉裸露处却是淡薄浮雕,构思之精巧,世所罕见。
  可见此一组北周原作,总不虚枉了麦积山一行。



  第四窟西侧柱外下部,有浅刻题记一方,三行十六字:“坊石匠法知,赵获玖开三龛 赵松朵”。此外,第二龛主佛两侧下层壁画中,有元至正二十五年(1365年)重妆塑像的题记二处,在前廊左壁天王左侧墨书藏文六字真言,系唐以前古藏文题记。各龛内还有明末清初重妆龛内塑像壁画的发愿文和榜书题记以及柱廊内外的宋、明、清官员、香客游人题记十六方。
  此为左第一窟左壁重妆题记,有“天启六年(1626年)五月十九日开工”等字样。

第五窟

  上七佛阁左侧,崖壁之上有一石孔,穿石孔而出,相邻第五窟。仿木构建筑三间四柱式崖阁窟。隋时始凿,初唐完成,现存隋唐两代泥塑造像十五身。



  第五窟主尊为三世佛,此为中龛主佛,中窟塑一佛二弟子四菩萨。后世亦有多次重妆彩绘。



  中龛外有一力士,足踏石牛,即为《玉堂闲话》中所谓“金蹄银角儿”,故第五窟得俗名“牛儿堂”。









  中窟外两侧各开一圆拱形大龛,每龛内各塑一佛二菩萨。第五窟造像最精美者,即为此二菩萨。菩萨花萝高冠,袒胸露壁、面面丰腴,体态婀娜,宛然唐时贵妇样貌。
  可惜去时,中龛外搭脚手脚维护,难以拍摄菩萨身姿,即便容貌数张,也是举起相机凭感觉所摄。







  其他诸佛,因后代泥塑彩绘便多有不堪,不知此大小目者,其意为何?后世壁画之上,更是涂画累累。

第一百六十五窟

  过第五窟,大多窟龛便或不可看或不易看。西崖中层东端第一百六十五窟,其与附近二三窟者,窟门未以细密铁丝网遮蔽,只是铁竖栏杆,外有铝合金门,敞开时尚可一观。说起铝合金门,甘肃石窟中,莫高、榆林二窟亦有,但均为某港商捐助,不知麦积山上不多的铝合金门是否来源如此。每当听闻此事,心中总有莫名感慨,以致难以形容。
  有保安守护,时值正午,保安关门落锁,下崖吃饭。相询何时再来,答曰半个时辰。于是便坐于此窟前,久侯一个多钟点,保安方才姗姗而来,重开铝门,得以相见第一百六十五窟窟中诸佛。

  第一百六十五窟为长方形敞口大龛,始凿于西秦或北魏早期,原塑尽毁,仅存束帛佛座与背光,现存造像为南宋重塑。





  窟内正壁塑交脚弥勒菩萨一尊,内着僧祗支外穿通肩大衣,结跏跌坐。









  左右各立中年女性供养人一尊,高髻花冠,着彼时世俗装,交领长衣,腰中系带,长裙盖足仅露脚尖,右手握拳上举、左手下垂、衣纹线条自然流畅、身材窈窕、俏丽润秀、又见宋时贵妇样貌。



  左壁菩萨、头顶方巾、额有毫光、袒胸内着斜领小衣,外着开领长衫、两手重叠于腹前、手心向上、作观音相。
  左壁菩萨右侧佛光中宋时后补泥皮上有:“维大宋庆元丙辰四月初八”字样墨书题记一行,惜乎未见





  右壁菩萨顶束高髻,面形与左菩萨相同。
  窟内五尊宋塑造像,素身未彩,形象神韵、衣着质感全以泥质表现,是为开放洞窟之精品。

  拍摄第一百六十五窟,相机无法自铁竖栏杆缝隙中伸入以拍左右壁菩萨,思来想去,只好卸下镜头与相机分别伸入再于栏杆内组合,实在为难。





  再经第十三窟,原路折返下山。

  下山返城之时,忽降小雨。
  上午去时,烟笼山颠;下午归时,雨润孤峰。虽非同时,但总也可算得是,麦积烟雨。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Nikkor AF-S DX 18-105mm f/3.5-5.6 ED VR
无觅
  • 2.06K
  • quote 7.马小川
  • 近山前的博物馆里,看到“薄肉飞天”工艺的介绍,甚为赞叹、喜爱,所幸可以保留至今,亲眼所见,倍感荣幸!
    感谢您的摄影和文字,得以重游麦积。
    胡成 于 2011-2-8 17:07:35 回复
    虽然重游了麦积,却没有重游特窟,没有重见小沙弥,没有重见石窟中的另一个香港,也是遗憾。为你遗憾,也会我自己遗憾。
  • 2011/2/8 16:03: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马小川
  • 据说小沙弥,价值一个香港。呵呵。重在脸上的表情和眼眶的雕刻,看看照片也能领会的。
    一进门的大佛,光线暗时睁眼,光线亮时闭眼,其实不过是琉璃的运用,恰到好处。
    胡成 于 2011-2-8 17:06:13 回复
    所以说,麦积山石窟不是不好,问题是的好的不给看,给看的全不好。其实即便那特窟里没有鬼斧神工的小沙弥,若是能蹭团进去我也会觉得好,私密之处总会令人心襟荡漾,仿佛暗夜潜入香闺。
  • 2011/2/8 15:50: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马小川
  • 嘿嘿,得瑟一下,那个133窟,没花银子进去看了,因为看山大叔跟一队有钱游客说我是他妹妹,弄的我还挺不好意思的。但因他们花的也不是私钱,所以不蹭白不蹭。
    人民的共有财产。
    胡成 于 2011-2-8 17:00:28 回复
    我中午在133窟附近等了半天,可是一个愿意拼团参观的游客也没有。后来谈得颇为投机的保安也想帮忙让我进133窟,可惜直到我离开时也没有遇到一个参观特窟的团。总之麦积山石窟和我八字相克,所以没有你那么好命。
  • 2011/2/8 15:46: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o
  • 高像的琉璃还是保存下来了。
    1350337783 左边的北周少女和蝴蝶太生动啦~
    还有小矮马臀部好圆啊
    胡成 于 2011-1-31 15:58:43 回复
    你说的少女和蝴蝶那块壁画残缺仅存边缘,你看的可真够仔细,或者是职业敏感?学美术的果然不同。中国壁画造像艺术自唐以后江河日下,精工细作或才偶有可观,而唐以前,即便乡野村夫,信手涂鸦,也足可令人叹为观止,可惜年代太远久远,能见者实在不多。
  • 2011/1/31 14:15: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竟然是金广角,胡兄经济不错啊
    胡成 于 2011-1-30 23:22:15 回复
    这枚金广角是跟我年头最久,周游最广的镜头,就是之前在韦州城闫老汉那篇里提到的在伊朗工作的朋友以极平的价格出让给我的,要不然我也买不起。
  • 2011/1/30 23:18:4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子风
  • 凡是经后人重塑补妆过的诸龛,都是色彩相互交叠覆盖,有的补上的泥胎也参差不齐,是否麦积山石窟绝大多数造像都已经过这样的修补了?时人又是为何如此,也是为了积攒功德之故吗?
    胡成 于 2011-1-30 20:52:09 回复
    与龙门云冈这样真正的石刻造像不同,须弥山、麦积山甚至莫高窟都是木胎或者石胎造像,以木石为胎,外敷草泥,泥皮外再彩绘。草泥极易剥蚀,故而石窟寺如后代仍在,必然会屡次重妆,愈近世愈不堪。一石窟寺中造像,除非后世不见或不能重妆,否则皆难逃如此命运,麦积山石窟自然不能例外。民间重妆只为功德,如此已在保护的石窟寺重修,大多只为保护故,不会再次改变样貌。
  • 2011/1/30 20:39:4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