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君从万里使 闻已到瓜州 随拍 卷卅五瓜州塔儿寺 »

孤城遥望玉门关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我翻山越岭,逾陇山至陇右,千里迢迢,依河西走廊一路向西,我远去瓜州。
  我远去瓜州,在深秋午后,在积雪祁连山下,我远去瓜州,去寻觅那座千载孤城。
  我远去孤城,在戈壁黄沙中,朔风呜咽,我远去孤城,却再不见金甲战士,已破楼兰否?

  我翻山越岭,我千里迢迢,却只为《元和郡县图志》末卷陇右道下那几行细楷。

  瓜州。晋昌。
  本汉酒泉郡,元鼎六年(前111年)分酒泉置敦煌郡,今州即酒泉、敦煌二郡之地。晋惠帝又分二郡置晋昌郡,周武帝改为永兴郡。隋开皇三年(583年)罢郡,置瓜州。按隋瓜州,即今沙州也。大业三年(607年)改瓜州为敦煌郡,武德五年(622年)改瓜州,别于晋昌置瓜州。地出美瓜,故取名焉。狐食其瓜,不见首尾。大历十一年(776年)陷于西蕃。

  晋昌县。
  本汉冥安县,属敦煌郡,因县界冥水为名也。晋元康中改属晋昌郡,周武帝省入凉兴郡。隋开皇四年(584年)改为常乐县,属瓜州,武德七年(624年)为晋昌县。
  雪山,在县南一百六十里。积雪夏不消。东南九十里,南连吐谷浑界。

  “州地多沙碛,不宜稼穑,每年少雨,以雪水溉田。”

  盛唐瓜州,边塞孤城,兵燹每岁不断,百战之中,最著名者,大唐玄宗皇帝开元十五年(727年),刺史张守珪,于瓜州孤城之上,重唱空城计。

  十五年,吐蕃寇陷瓜州,王君[毚字下兔为大]死,河西恟惧。以守珪为瓜州刺史、墨离军使,领余众修筑州城。板堞才立,贼又暴至城下,城中人相顾失色,虽相率登陴,略无守御之意。守珪曰:“彼众我寡,又创痍之后,不可以矢石相持,须以权道制之也。”乃于城上置酒作乐,以会将士。贼疑城中有备,竟不敢攻城而退。守珪纵兵击败之。于是修复廨宇,收合流亡,皆复旧业。守珪以战功加银青光禄大夫,仍以瓜州为都督府,以守珪为都督。

  《旧唐书》卷第一百三 列传第五十三 张守珪

  盛唐之后,瓜州经五代、宋初曹氏及张氏归义军,至大宋仁宗皇帝景佑三年(1036年),异族党项西夏再陷之,仍名瓜州,西夏亡,州废。明时更名苦峪城,宣德十年至正统六年(1411年)重修,成化八年(1472年)移哈密卫于此,弘治七年(1494年)再有修缮,明末城废。
  废弃瓜州,孤独戈壁间。人迹退去久矣,渐有锁阳丛生。
  锁阳,锁阳属肉质寄生草本,寄生于戈壁白刺(泡泡刺)根根。《本草纲目》载之:“甘、温、无毒。大补阴气,益精血,利大便。润燥养筋,治痿弱。”明人陶宗仪《辍耕录》卷十载:“鞑靼地野马或与蛟龙交,遗精人地。久之,发起如笋,上丰下俭,鳞甲栉比,筋脉连络,其形绝类男阴,名曰锁阳。即肉苁蓉之类。或谓里妇之淫者就合之,一得阳气,勃然怒长。土人掘取,洗涤去皮,薄切晒干,以充药货,功力百倍于苁蓉也。”中医药理,因形生义是重中之重,锁阳因形而以为有春药之药,故而医案民间甚重之,废弃孤城间,复有人迹,却不是为破楼兰,而只为锁阳也。
  久而久之, 孤城古瓜州、旧晋昌之名便自湮没无闻,却因锁阳之盛而得新名,锁阳城。

  如今锁阳城,遗址分内外两城:

内城



  锁阳城内城呈长方形,东西长而南北窄,周长四里余。城垣夯土板筑,夯层厚约三寸余,高逾十米,总面积约二十八万平方米,城垣保存较完整。



  西北角墩







  西北角墩,残高十八米,孤耸孤城之上,可谓壮美,亦可谓锁阳城之形胜。





  角墩上东西向开墩洞,古时戍卒,或可于此中略避如刀朔风。





  角墩之上,隐约有残枝,何时枯萎于其上?唐宋明清?







  角墩墩洞中,东望戈壁,隐约可见塔儿寺。



  角墩墩洞中,西北望,又可夜射天狼。

  北城垣

  通往锁阳城的公路上设有收费处,门票四十元,有导游,不过只是带上西北角墩而已,未免太过浅尝辙止。与导游商量,却说因为保护需要,其他区域均未开放,再三保证不靠近内城城垣,只在内外城之间行走,方才得以应允。







  西北城角至北城门间北城垣,马面宽大,北向突出城外。
  或即在此之上,刺史张守珪置酒作乐,谈笑面对城下如蝗吐蕃贼寇。

  北门



  走不多远,高大的红柳即阻隔了我们与导游之间的视线,那便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径直向东。
  城中多红柳、骆驼刺与沙棘,锁阳便寄生在沙棘附近,故而凡有沙棘处,均被挖得伤痕累累。愈向东,行走愈艰难,人迹少至,骆驼刺密生,牵绊衣裤,更会直刺肌肤,走至北门时,腿上已是伤痕累累。
  城垣北门处,地下有指示牌,注明所在与玄奘法师出城处字样,按我理解,既然有指示牌,但应是可以参观处,或许因为那日晴空万里,天气燥热,导游小姑娘不愿意远行罢了。
  唐僧慧立所撰《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载:

  时国政尚新,疆场未远,禁约百姓不许出蕃。时李大亮为凉州都督。既奉严敕,防禁特切。有人报亮云:“有僧从长安来,欲向西国,不知何意?”亮惧,追法师问来由。法师报云:“欲西求法。”亮闻之,逼还京。彼有惠威法师,河西之领袖,神悟聪哲,既重法师辞理,复闻求法之志,深生随喜,密遣二弟子,一曰惠琳、二曰道整,窃送向西。自是不敢公出,乃昼伏夜行,遂至瓜州。时刺史独孤达闻法师至,甚欢,供事殷厚。法师因访西路。
  或有报云:“从此北行五十余里有瓠芦河,下广上狭,洄波甚急,深不可渡。上置玉门关,路必由之,即西境之襟喉也。关外西北又有五烽,候望者居之,各相去百里,中无水草。五烽之外即莫贺延碛,伊吾国境。”闻之愁愦,所乘之马又死,不知计出,沉默经月余。未发之间,凉州访牒又至,云:“有僧字玄奘,欲入西蕃,所在州县宜严候捉。”州吏李昌,崇信之士,心疑法师,遂密将牒呈云:“师不是此耶?”法师迟疑未报。昌曰:“师须实语。必是,弟子为图之。”法师乃具实而答。昌闻,深赞希有,曰:“师实能尔者,为师毁却文书。”即于前裂坏之。仍云:“师须早去。”



  玄奘法师在瓜州城中,得刺史独孤达与信士李昌相助,便于此处,暗由瓜州出蕃,“自是,孑然孤游沙漠矣”。

  北门瓮城









  北门瓮城中,虽然午后,却静如永夜。
  不知千载前,玄奘法师暗出瓜州时,孤城可如今时寂寥?
  黄土漫漫,荒草萋萋。



  北门之外,回望西北角墩。
  但知千载前,玄奘法师暗出反州时,孤城不如今时颓败。
  黄沙漫漫,荒草萋萋。

  北城垣





  北城门至东北城角间北城垣,马面依然宽厚严整,但几座基部已有圮毁,森然触目。

  东城垣



  依内城北城垣向东,至尽头处,距外城东城垣仍有数十步之遥。
  可在外城内,回望内城外。

外城

  东城垣



  锁阳城外城总面积约八十万平方米,城郭呈不规则几何状,城墙坍塌较多。东城垣残存城垣低矮,城垣之上也难见清晰的板筑痕迹,可见初时夯筑工艺即远逊内城,故而风化更甚内城。

  北城垣







  外城北城垣,除却几礅夯土板筑马面残存,孤耸如烽堠,马面之间城垣全不可见。

  曾经,“玉门关,在县东二十步”,真真触手可及。
  六朝隋唐之际,丝绸之路经由瓜州至哈密一段,史称伊吾大道,玉门关亦随之由今敦煌城西北二百余里故址迁至瓜州。只是如今,仅在锁阳城东北方向六十余里双塔堡一带,尚存几处曾凭险而建之关城建筑遗迹,而唐时玉门关早已淹没于双塔水库之下。
  水库北侧山巅,另有玉门关苜蓿烽残迹。
  巍巍盛唐,诗人王昌龄,曾于苜蓿峰上作“题苜蓿峰寄家人”诗:

  苜蓿峰边逢立春,
  胡芦河上泪沾巾。
  闺中只是空相忆,
  不见沙场愁杀人。

  也便是诗人,在他“从军行”诗,七首之四中,写下: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可惜今日,孤城仍在,我却在孤城不见玉门关。
  更不见楼兰,若是当时,必当辞君一夜取楼兰。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2.nancy
  • 碧云天,黄叶地,黄沙连天,也只有这样的景才应的上这么有历史感的荒城
    胡成 于 2011-2-7 17:57:35 回复
    西北,西北,所以我才如此向往西北。《元和郡县图志》十五道,陇右道我是一定要走遍的。
  • 2011/2/7 11:24: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果然在晚上看到了更新。
    读罢又学到好多之前不知的历史往事。
    另,
    没了胶片小机器,只好用数码了吧
    胡成 于 2011-2-7 17:53:13 回复
    没有胶片小相机,最大的遗憾就是少拍了许多转瞬即逝的场景,尤其是后来雪过乌鞘岭时。惨痛的教训,以后出门一定要带两部以上的小相机,有备无患。
  • 2011/2/7 1:04:2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