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一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三 »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二

南城

  北城垣



  东北角墩。



  东北角墩,基部积沙,板筑痕迹明晰。



  东北角墩之上,残木一桩自夯土层中挑出。骆驼城自晚唐以后废弃,未见史料其后再有修筑记载,若是如此,一截残木也是隋唐旧物。探出首来,是否寂寞太久?莫不知,其外戈壁苦热,便纵是一株合抱水杉,不几日,也便干枯如炭。





  东北角墩内,南城北城垣,亦即北城南城垣。



  骆驼蓬,骆驼蓬,骆驼蓬中骆驼刺。





  北城垣中残断处,失却凭拦,北风裹挟北地沙自北汹涌而来。骆驼城南城内,唯有此处,积沙成漠。



  西望北城南门瓮城,瓮城城门依然东向开。



  北城垣下,随城垣流失水土而下一块残瓦当。
  一块残瓦,几枚乳钉,也是隋唐。



  东北角墩至北城南门间北城垣。

  北城南门



  北城南门瓮城与北城垣相连处。
  骆驼城上,时有鹰隼翱翔。只可惜广角镜头下,渺小只似燕雀。而当我在城垣下初见其憩于城垣之上时,我能清晰看见它注视我的眼睛,深邃而阴鸷。
  那眼睛,或许当年,便似段业将死前看见的沮渠蒙逊的眼睛。



  北城南门瓮城东向开瓮城门。



  北城南门瓮城南侧瓮城城垣。



  出北城南门瓮城之时,所见骆驼城南城。



  入北城南门瓮城。南门瓮城城门北缘夯土,断裂前倾,好似嶙峋山石,却没有山石那般坚忍,怕脚步重一些,他便坍塌在我的眼前。



  北城南门瓮城内,前方北城西北方,已难见城垣遗迹。



  北城南门瓮城内,西侧瓮城城垣上,雨水冲刷板结痕迹,如烧伤者结痂的肌肤,触目惊心。



  西侧瓮城城垣上,雨水冲刷坍塌而成豁口,便成捷径,步行者可自此出入瓮城。

  北城垣



  北城南门至西北角墩间北城垣。城垣内,依然骆驼蓬。





  西北角墩,残损最重。



  角墩之中,已塌陷而成巨大裂隙,森森然似战士金创,那创伤战士的刀戟之上染有剧毒,依然腐黑蚀骨。









  西北角墩东南角,基底又是残断,高大夯筑角墩却只似湿泥随意涂敷在沙土之上,任其岁月里兀自风干。



  西北角墩东侧面。





  西北角墩残损处东望,北城垣,以前北城南门瓮城。



  城垣下观,尚觉城垣高大宽厚,可自上看,方知城垣顶部已似纸薄。每一日,薄一丝;每一日,低一毫。虽然不过铢锱而已,却奈不住百岁千载。



  更何况,时常忽然,这里那里,城垣崩毁一段,那减损去的,又何止千丝万毫?



  西北角墩东侧北城垣断茬处,却见城垣以夯土砖堆砌而起,而非如他处般整体板筑,不知何故。



  夯土砖中,依然可见采土之时,混入土中的河中卵石。
  如今骆驼城,城北有大河,城东有小溪,虽然彼时均已干涸,但丰水季时,想来水势不小。塔儿寺时提及《重修肃州新志》,修纂者之一沈青崖驻肃州过高台时,曾有诗:

  榆木山前古建康,南郭风景绘屯庄。
  两行高柳沙汀暗,一派平湖水稻香。
  紫燕衔泥穿曲巷,白鸥冲雨过横塘。
  当年画舸中流处,谈笑行兵寄羽觞,

  曾经古建康,也即骆驼城,俨然江南水乡。
  怎可信?
  怎可信那高柳平湖,紫燕白鸥处,却忽然成这广漠戈壁,黑隼苍鹰处?
  若不是这泥中一卵石,我是断难相信。断难相信。
  好了,到今日,这卵石也将自哪里来,便自哪里去。只在这近时某日,但将重归那左右河谷。
  尘归尘,土归土的,还有那其中的岁月。

  西城垣



  下西北角墩,依西城垣向南,回望北城垣。
  骆驼蓬,还是骆驼蓬。





  西城门及瓮城。四门中毁损最重,瓮城除却转角最厚处尚有遗存,其他瓮城城垣已平。





  西城垣中段马面。马面之中多有坍塌沦陷,北侧残存墙坯之中,中穿圆孔,形如玉璧。





  马面正中有自顶而下盗洞一般塌陷,直达马面基底再从马面北侧穿出,又是雨水所致。洞可陷人于其内,为从此低角度拍摄穿孔,我便半身进得洞中,双脚撑壁而立。
  因为上下陷洞,洞壁黄土窸窣而下,一阵扬尘。
  我也不愿如此,可我怕转身再去时,玉璧便成了玉玦。



  西城垣南段,内城便依西城垣而建。
  城垣残断处,便成今人出入骆驼城门,土径便在内外北垣外。

骆驼蓬蒿骆驼城

之一 之二 之三

Nikon D200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3.轩易
  • 刚才看了这些西北风沙尘土之物,就像是历史,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段业、沮渠蒙逊不过如此;骆驼城如此;长安洛阳北京也不过如此。都会归为尘土。想当年金戈铁马,一呼百应,如今连森森白骨留下都是妄想。
    胡成 于 2011-2-10 16:52:34 回复
    更何况,北凉不过蕞尔小国。如果不在河西,如果不走姑臧,如果不去骆驼城,我都不甚了了段业或沮渠蒙逊之流。历史太大,不得不从最细小处看,否则就是泛泛与空洞。
  • 2011/2/10 16:30: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nancy
  • 果真是尘归尘,土归土。读着始终有种厚重的历史感携着滚滚黄沙扑面而来。不管是多少年的城桓,还是多么辉煌的朝代,沧海桑田,终归化为尘,转为土。
    BTW何为马面啊?
    胡成 于 2011-2-9 20:16:42 回复
    马面,古代城建中的城防工事,就是突出城垣外的墩台,从城外正面看形如窄长马脸,所以俗称马面。马面是城垣的突出部,除了可以狙击正面敌人,还可以牵制两侧直接攻击城垣的敌人。古时城垣两座马面间一般为六十步,正是在弓箭的有效杀伤范围内,当敌人攻击到最薄弱的城垣时,便会遭到来自城垣与两侧马面的三面杀伤,很有智慧的城建艺术。
  • 2011/2/9 1:04: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子风
  • 纵然是城阙万千,终归也免不了化为残垣埃土。只是身处这断壁残垣之中,却总能生出悲壮苍凉的感觉。大年初一前往西安北郊之大明宫,也是只残存夯土台基,唯一伫立的只有残高8、9米的望仙台。只是在博物馆中意外得见李震墓之《嬉戏图》、桥陵惠庄太子墓之《文吏图》、段简璧墓之《仕女图》、《宦官图》、西郊失考唐墓之《乐舞图》、昭陵韦贵妃墓之《献马图》、韦浩墓之《宦官图》、让帝惠陵之《女吏图》八幅唐墓壁画真迹,着实是意外惊喜。明天学校即开学,离高考也不过只有120天。为了将来过想要的生活,也要努努力才行。

    胡成 于 2011-2-9 20:10:21 回复
    唐代书画,任凭哪一件能亲眼得见也是三生有幸。太久远了,久远的就是唐时旧事一般,我都想不起来我高考前的一段时光是怎么打发的了。不是不劝你好,只是想说高考好坏以及随后的大学好坏,并不能决定人的一生,放松一些。
  • 2011/2/8 23:35:5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