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骊靬村 张老汉天梯古雪 »

骊靬南北

  其实无题。

  一卷,除却重复场景,仅此两张而已。



  一张骊靬村南。
  旅游开发需要,骊靬村南一里外,一座寺庙正在施工之中。村民自工地回,再自家中去,碌碌劳作,不知他年庙宇殿成,可能庇佑骊靬分得香火些许?
  她自村中来,看见我手持相机而立,便似知道我欲何为,步履匆匆而过。但是我依然得到我假设的场景,虽然乌云滚滚,却有稻草与泥土明艳的色彩,仿佛希望。



  一张骊靬村北。
  午后回返途中,在路东,如墨天际下如黛祁连山前,看见一逢明艳的芨芨草。
  我屏息伫立之前,静静等待对焦屏上的芨芨草在微雨细风中静止下来。
  我不记得那一刻,但我这一刻,当这场景再一次呈现眼前时,我多想放弃一些计划与忧虑,便径直向那祁连山下走去。
  无休无止。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Kodak Ektacolor Pro 160
Noritsu KOKI QSS-3233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3.朵朵
  • 我就说,果然是瞎蒙的,关于芨芨草这种传说中的植物我只在青海湖周边看到过,当然我也不敢确定,也或许别的地方很多只不过对其不熟悉也没有注意。
    对于贺兰山也谈不上不喜欢,不过当时由于各方面原因没去成广宗寺多少觉得有点遗憾,想着以后未必会再次踏上那里这一生也许就错过了。但不管怎样,我也肯定更喜欢祁连山。
    胡成 于 2012-3-20 23:19:13 回复
    其实也不是蒙的,我现在想起来了,是在武威看天梯山石窟的时候,向一位老管理员打听了路旁常见的几种植物名字,也是河西走廊中常见的植物,芨芨草、野菊花、骆驼刺什么的。我就想着我蒙也不能蒙出这么有学问的名字嘛。祁连山的雪线在四千米左右,我觉得深秋时候去最好,可以看见雪蒙着头,再向冬去,就太冷了。
  • 2012/3/19 12:58: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朵朵
  • 没想到你竟然认得出芨芨草,这种天色真是难得就像汝窑青釉一般。
    自从在飞机上看见祁连山后就一直计划着要找时间去,或许肉眼亲见时也未必有何感想一如我对着贺兰山一样毫无感触,但仍然抛不掉想去的念头。
    可能是感概于山川载不动许多愁,望向那天际就可以暂时丢掉缠身的俗务,我生命中的某一刻也曾经如雪山草场般忘情于这天地间。
    胡成 于 2012-3-18 13:37:18 回复
    没想到我竟然认得出芨芨草?当然应当没想到,因为我真的不认识芨芨草,我瞎编的,也许不是,谁知道呢,我这个植物白痴。你不喜欢贺兰山吗?我挺喜欢的。不过更喜欢祁连山,一定要去看看,河西走廊不管哪里都好,还有焉支山,这些名字我听着就血脉贲张。
  • 2012/3/18 10:27:06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