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阳堡印象蔚县暖泉西古堡 井陌 »

蔚县暖泉西古堡 关垣

  后唐清泰三年(936年)五年,河东节度史石敬瑭举兵叛唐。叛军遭唐兵围剿,石敬瑭向契丹求援。九月,契丹军南下,击溃唐兵。十一月,契丹册封石敬瑭为大晋皇帝。为讨恩主宠爱,四十五岁的石敬瑭认三十四岁的契丹王耶律德光为父,自称儿皇帝。得外族之力,石敬瑭挥军后唐都城洛阳,闰十一月(937年1月),后唐末帝自焚,后唐亡国。作为约定的条件,后晋建国两年后,即天福三年(938年),将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辽国。
  燕云十六州,也称幽蓟十六州,为幽州(今北京)、顺州(今北京顺义)、儒州(今北京延庆)、檀州(今北京密云)、蓟州(今河北蓟县)、涿州(今河北涿州)、瀛州(今河北河间)、莫州(今河北任丘北)、新州(今河北涿鹿)、妫州(今河北怀来)、武州(今河北宜化)、蔚州(今河北蔚县)、应州(今山西应县)、寰州(今山西朔州东)、朔州(今山西朔州)、云州(今山西大同)十六州总称。其地为现在北京、天津及河北北部、山西北部,乃中原之地与北方草原之间的最重要天然屏障。一朝失去,万里沃野良土,门户洞开,一马平川,任由蛮族铁蹄践踏。其后大宋朝为收复燕云十六州,自太宗皇帝起,屡次兴师北伐。无奈时运不济,终未成功。景德元年(1004年),真宗皇帝与契丹在澶州签定屈辱和约,史谓“澶渊之盟”,年年向辽国纳以“岁币”以换取安宁。燕云十六州让宋人念兹在兹,北望怅惘三百年。
  时光荏苒,痛失燕云十六州四百年后,大明洪武元年(1368年),太祖皇帝之大将徐达、常遇春攻克大都(今北京),将蒙人驱逐出中原,燕云十六州终又重回我族之手!

  北京向西四百里的蔚县,古称蔚州,即是那赫赫之名的燕云十六州之一。为了捍卫那得来不易的燕云之地,大明朝于其处广筑城堡,仅蔚州一地便有“八百庄堡”之称。村庄城堡,首尾相连,一时盛象空前。
  按:蔚,按字典注音为玉,去声。但在当地,更多的读做禹,上声。
  可惜时至今日,那八百庄堡多已圮毁湮没,只剩下残垣断壁,荒草凄凄,看上去满目疮痍,令人唏嘘不已。



  蔚县暖泉镇,按现在的行政规划,分为西古堡村、北官堡村与中小堡村,每一村即为旧时之一土堡。其中的西古堡,亦称“寨堡”、“在堡”或“再堡”,保存最为完好,遗存众多,民风淳厚。虽然这几年也在以极快的速度褪变,但最起码在此时此日,他依然在,融合在堡外鳞次栉比的街道之中。



  西古堡始建于大明嘉靖年间,满清顺治、康熙两朝也有重修增建。村堡平面呈方形,边长约二百六十米。堡墙黄土夯筑,环绕四周,高约八米,墙外凸出土筑马面。沿城堡墙内侧更道环绕。南北各有瓮城一座,两瓮城的内城门南北相对形成一条大街,总平面呈国字形的特殊形制,可概括为“一主街、三道巷、一官井,更道环堡一圈走”。
  满清时,在村堡南北堡门外各增建瓮城一座。瓮城平面呈方形,边长五十米,面积约两千五百平方米,外垣为黄土夯筑。两瓮城平面形制大小基本相当,建置布局对称,各建有高八米的砖券堡门一座,两座瓮城都拐弯开东门,以防冲入的敌兵直冲堡门下,当地人们曾有“虎抱头”的说法。



  瓮城青砖铺面,外侧城墙多次修葺,砖面较新。内侧则一如往昔,砖面沧桑。

  南瓮城堡内券门开在东墙,门洞外上部镶有石匾,阴刻楷书“西古堡 永盛门”,落款为“时康熙十九年”(1679年)。门洞内石墁路面,车痕历历。门外有须弥座砖雕照壁。土堡瓮城除军事作用外,兼筑庙宇,地藏寺,又名显圣庵的。地藏寺颇具规模,是村里的乡绅董汝翠(又名董大泽)所建。董汝翠,明末清初人,乐善好施。遗憾的是,庙宇已经在西古堡渐为世人所知之后翻新重建,形色如小人乍富,做工拙劣,难以卒睹了。



  地藏寺在南堡门西侧,门向东开面朝瓮城门,庙宇南北走向,进入后可由正殿东侧登上堡门,北望西古堡主街两侧全貌。



  北瓮城平面大小与南瓮城大体相当,瓮城城门门额上有“镇北门”石匾一块,形制可疑。堡门门楼背面刷有白漆“共存共存”,又是蝗虫摄制组的杰作,事后再以白漆涂抹,行径令人齿寒。瓮城内新建有民居,其他一些庙宇,如三元庙、九天阁等建筑早已荡然无存。

  但更令人叹息的,是那堡门之上飘摇的灵侯庙。



  堡门东侧,有灵侯庙山门一座,虽然多有坍塌,但砖面完好。进山门背靠堡墙有砖照壁一面,砖面砖饰毁损严重,堡墙之上的黄土随雨水漫漶其上。左转,即可登上北堡门。



  堡门之上灵侯庙残存,破败不堪,南墙外三根木柱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屋檐。东南侧窗下墙面上嵌有一块咸丰五年(1855年)“重修灵侯庙西垩碑”。东侧以外建筑全部坍塌,以泥板墙封起,但留有小门可进入。



  硬山顶依然完好,梁枋之上未遭风雨侵袭的木雕彩绘依稀还有地运河岁月的影子。



  可依然能看出正在加快的灭失速度。墙面上的彩绘,在两三年前还色彩艳丽,保存完好,可现在已经几乎全部被沿墙面渗下的雨水裹着泥灰涂污。



  屋内梁架东倒西歪,站在里面心生畏惧,担心建筑会随时坍塌将我们掩埋于其中。




  正是晴朗冬日的晌午,阳光掠过窗棂洒进屋内。幽蓝天空下,西古堡宁静安详。



  西古堡西侧堡墙圮毁程度远甚于东侧。站在堡门之上,向西虽然也能看见有行人踩出的道路痕迹,但登临西侧堡墙是不可能的,残损突兀仿佛孤耸山丘。
  向东可以登上东侧堡墙,或转向北一段瓮城墙直至瓮城门上。



  这曾经是边塞防御土堡,是要有戍边的士卒们值日守夜的,近堡门处一段残存的曾供他们登临便捷的青砖铺墁,让人在西古堡的平静中,突然看见了往昔的战火狼烟。



  燕云十六州也已不再成为边塞,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西古堡也就像那八百士兵之一,卸甲归田。或许在开始的时候,心情是不能平复的,身体是不甘寂寞的,太阳初升之时会站在堡门之上远眺有无飞驰而来的驿卒,带着朝庭重召入伍的命令。可是狼烟再也没有升腾,荒芜的堡外渐渐有了农田村舍。年头久了,便不再有期盼,西古堡就在日复一日的日升日落中老去,坐在墙角下,老眼昏花,神志迷离。



  就像城门洞开的瓮城上蔓生的莠草,无意识,无目的的在风中摇曳。
  远处朦胧着最后的西古堡。

蔚县暖泉西古堡

关垣 井陌 宅院 琐记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2.06K
  • quote 4.Cearo
  • 西古堡简称寨堡,不是暖泉镇的简称
    胡成 于 2008-11-24 18:43:52 回复
    核对当时准备的资料,确如您所言,是我笔误,已经改正。
    再次表示感谢,难得您看得这么仔细。
  • 2008/11/24 17:01: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爱屋及乌
  • 发怀古幽情,看来您是有备而去啊。图片很有想法。比我拍的好的多了。我一高兴,什么都忘了.....
  • 2008/3/18 11:22: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t
  • 每一块砖瓦、每一道色彩后面都有一个故事,你的文字仿佛能带我回到那些故事里。
  • 2007/12/14 13:12: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