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昭化城 桔柏渡老剑阁 普安镇 »

剑阁闻铃 随拍 卷卅八

  书接上回



  000. 城外      10.24 四川 昭化 昭化城东

  出昭化城东门,北向而去。
  田在嘉陵江右,山在嘉陵江左。



  00. 城外      10.24 四川 昭化 昭化城东

  迎面一老者,骑花马而行。走时再见他时,坐在昭化城东门外,马是供游客骑上拍照收费的营生,生意清冷,老者昏昏而睡。







  01. 02. 03. 嘉陵江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上

  桔柏渡上游,白龙江与嘉陵江两江汇合处,渡口之间,江水湍急,我独自立于船首,低头见滚滚江水,船岸两动,片刻便觉晕眩。好在如今嘉陵江已不宽,三两分钟后渡船便至彼岸。



  06. 桔柏渡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东岸

  嘉陵江东岸,摆宴村口,今桔柏渡。



  07. 渡船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东岸 桔柏渡口



  08. 玉女泉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东岸 摆宴村口

  船老大指着地上一绺绿苔上流入江中的细水说,那便是玉女泉水。颇为讶异,我以为是村中流下的污水,却不知是古泉水,顺船老板指着的方向由北侧上坡不远便,便见泉眼。泉眼南侧有一残碑,正中大字清晰可辨:“玉女泉”,上款“光绪戊子仲春”,下款漫漶,仍可识者仅“县事李”三字。



  附. 吉柏渡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东岸
  Nikon FE / Arsat 50mm F2 /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再向南侧坡下走不远,又见一石碑嵌于砖壁之上,藤蔓垂于前,以至我上坡时居然未见。石碑颇大,无额,碑石上中篆书“吉柏渡记”四字,碑文石质多剥泐,难以辩读,拨开藤蔓凑近细观,勉强可见两行小字下款最上有“大清光绪三十有三年四月上旬昭化知县□夏吴光耀撰”,后面难以卒读。此碑与昭化城旁“蜀汉大将军录尚书事成乡敬侯费之墓”碑为吴知县同年同月修立,费将军墓碑碑字为吴知县长女正敬所书,吉柏渡碑隐约应是其长男所书,颇为有趣。



  09. 桔柏渡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西岸



  10. 船老大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西岸

  渡船等了十几二十分钟,也不过三五个人,开船过江,递给船老大十块钱。去时没问船资,过江后隐约听到说四块钱,说回来后一并给,以为来回八块,不料船老大掏出钱来找了我七块钱,原来单程不过一块五毛。在对岸时,小男孩的妈妈催船老大开船,船老大说等着,我帮衬着说亏本的买卖他不能干呀,船老大闻言来了精神,大声说赔本赚不到钱老婆都要跑了。可是真没有想到这样一趟不到十块钱,刨去本钱,真是利薄的买卖。



  11. 船渡      10.24 四川 昭化 嘉陵江西岸

  船老大一天摆渡二十几趟,直到晚上六点。

  是夜宿普安,老剑阁县城。第二日午后,雨中出剑阁,径向上亭铺而去。

唐人郑处诲《明皇杂录》补遗载:“明皇既幸蜀,西南行,初入斜谷,属霖雨涉旬,于栈道雨中闻铃,音与山相应。上既悼念贵妃,采其声为《雨霖铃》曲,以寄恨焉。时梨园子弟善觱篥者,张野狐为第一。此人从至蜀,上因以其曲授野狐。洎至德中,车驾复幸清华宫,从官嫔御多非旧人。上于望京楼下命野狐奏《雨霖铃》,曲未半,上四顾凄凉,不觉流涕,左右感动,与之歔欷,其曲今传于法部。”
  以《明皇杂录》所言,明皇西南行后过眉县即入斜谷走褒斜道入蜀,即在褒斜道中闻雨淋栈铃,与史书不符。《重修梓潼县志》载:“上亭铺,县北四十里,唐明皇幸蜀,至此闻铃声,似言三郎郎当者,故名郎当驿”。《舆地纪胜》亦载:“梓潼上亭驿,唐明皇幸蜀闻铃之地,故名郎当驿,前辈诗词极多”。梓潼上亭驿亦在剑阁道中,故仍可谓剑阁闻铃。
  那令明皇闻之涕流,歔欷难已的雨霖铃曲,久已不传。曲词倒是传下许多,最著名者,柳耆卿之“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见词便知曲调之哀伤,只是再哀伤处,也不及那明皇之万一。

  千载以后,满清光绪年间,北京有一子弟书名家韩小窗,作了一首“剑阁闻铃”,先为山东大鼓说唱,后为曲艺名家小彩舞骆玉笙先生以京韵大鼓说唱,始得闻名天下。
  剑阁闻铃,曲调哀婉,明皇万万不可听。


  “马嵬坡下草青青,
  今日犹存妃子陵,
  题壁有诗皆抱恨,
  入祠无客不伤情。
  万里西巡君前去,
  何劳雨夜叹闻铃。
  杨贵妃梨花树下香魂散,
  陈元礼带领着军卒保驾行。
  叹君王万种凄凉千般寂寞,一心似醉两泪如倾。
  愁漠漠残月晓星初领略,路迢迢涉水登山哪惯经。
  好容易盼到行宫歇歇倦体,偏遇着冷雨凄风助惨情。
  剑阁中有怀不寐唐天子,听窗外不住的叮当连连地作响声。
  忙问道:“外面的声音却是何物也?”
  高力士奏:“林中雨点和檐下金铃。”
  这君王一闻此言,长吁短叹……
  说:“正是断肠人听断肠声啊!”
  似这般不作美的铃声,不作美的雨呀。
  怎当我割不断的相思,割不断的情。
  洒窗棂点点敲人心欲碎,摇落木声声使我梦难成。
  当啷啷惊魂响自檐前起,冰凉凉彻骨寒从被底生。
  孤灯儿照我人单影,雨夜同谁话五更。
  从古来巫山曾入襄王梦,我何以欲梦卿时梦不成。
  莫不是弓鞋懒踏三更月,莫不是衫袖难禁午夜风。
  莫不是旅馆萧条卿嫌闷,莫不是兵马奔驰心怕惊。
  莫不是芳卿心内怀余恨,莫不是薄幸心中少至诚。
  既不然神女因何不离洛浦,空叫我流干了眼泪盼断了魂灵。
  一个儿枕冷衾寒卧红罗帐里,一个儿珠沉玉碎埋黄土堆中。
  连理枝暴雨摧残分左右,比翼鸟狂风吹散各西东。
  料今生璧合无期珠还无日,但愿得泉下追随伴玉容。
  料芳卿自是嫦娥归月殿,早知道半途而废又何必西行。
  悔不该兵权错付卿义子,悔不该国事全凭你从兄。
  细思量都是奸贼他把国误,真冤枉偏说妃子你倾城。
  众三军,何仇何恨和卿作对。可愧我想保你的残生也是不能。
  可怜你香魂一缕随风散,却使我血泪千行似雨倾。
  恸临危,直瞪瞪星眸,咯吱吱的皓齿,战兢兢玉体,惨淡淡的花容。
  眼睁睁既不能救你又不能替你;
  悲恸恸,将何以酬卿又何以对卿。
  最伤心一年一度梨花放,从今后一见梨花一惨情。 我的妃子呀!
  一时顾命诬害了你,好叫我追悔新情忆旧情。
  再不能太液池观莲并蒂,再不能沉香亭谱调清平。
  再不能玩月楼头同玩月,再不能长生殿内祝长生。
  我二人夜深私语到情浓处,你还说恩爱的夫妻世世同。
  到如今,言犹在耳人何处,几度思量几恸情。
  窗儿外铃声儿断续雨声更紧,房儿内残灯儿半灭御榻如冰。
  柔肠儿,九转百结百结欲断,泪珠儿千行万点万点通红。
  这君王一夜无眠悲哀到晓,猛听得内宦启奏请驾登程。”

  此行,亦步亦趋明皇幸蜀路,重中之重,便为那上亭驿,剑阁闻铃处。



  12. 上亭铺     10.25 四川 梓潼 上亭铺108国道上

  车出普安站向西,便开始爬坡,在柳垭折向南行以后,翻越八百米山梁至凉山乡。自凉山乡始,便见国道路左有连绵古柏,树径多可足两人环抱。古蜀道上曾先后有六次植柏:其一秦始皇时,所植名曰“皇柏”,如今胸径六史以上者,约为其时所植;其二蜀汉时;其三东晋;其四大唐;其五北宋;其六大明,加之近世,缕有所植。沿途曾在树荫下,倘若阳光灿烂时,身上斑驳光影拂扫一路,必是极美景致,只可惜那日阴雨。
  过柳沟,上垂泉,海拔逾830米,剑阁与梓潼间公路最高处,下武连镇。再遇上坡时,客车爬行极费力,怎奈一路总在四五百米与七百米之间反复上下,走的极慢。汶川大地震后,国道重修,数处不见古柏,比如马灯村。



  13. 上亭铺     10.25 四川 梓潼 108国道路标

  过演武乡,重见古柏,其后建兴乡不远处,司机停车,告诉我上亭铺到了。下车,海拔七百余米,山风凛冽,此行后第一次感觉到冷。向路旁两位老者打听,户主李老汉热情为我引路。
  随明皇一路入蜀,终至闻铃处。





  15. 17. 闻铃碑     10.25 四川 梓潼 上亭铺

  再沿国道前行一里余,便见坡上田中,西南向石碑一方。忙不迭跑至碑前,碑上“唐明皇幸蜀闻铃处”八字赫然眼前,细观,上款“光绪二十年岁次甲午仲夏月”,下款“知梓潼县事昆明桂良才书”。龟趺两侧各有近世文保碑一块,记述此碑文革丧乱时期捣毁充作石料,1985年重立,龟跌为新凿,“唐”字亦为后补。碑外有石栏一圈,碑下荒草丛生,山风呼啸,似呜咽,似唏嘘,虽不闻铃,却亦有断肠声。


  实境音频:上亭驿唐明皇幸蜀闻铃处碑前风声。



  19. 郎铛驿     10.25 四川 梓潼 上亭铺

  拍摄许久,回国道上等客车来绵阳,且等且行,在上亭铺南口路东见一破庙,庙下小龛中供着土地爷,坡上荒草地上,一尊石香炉,却是道光年间旧物,只是风蚀剥泐甚重。所供者,牛王庙中牛王爷。
  庙左有新建观音庙,庙前一通木牌,牌上黑宋体“郎铛驿群众活动中心”,却于不经意处,得见“郎铛驿”三字,意外之想。

  是夜宿绵阳,第二日终至蜀郡成都。
  大唐天宝十五载七月庚辰,明皇“车驾至蜀郡”。至此,亦步亦趋已毕明皇幸蜀路。自长安至成都,前后行程约两千两百余里,只用八天,一千二千五十四载之前,明皇一路却颠簸四十五天,马嵬伤离别,剑阁悲闻铃。



  20. 浣花里     10.27 四川 成都 浣花里路口

  成都杜甫草堂,彼时一间茅草屋,如今已是方圆百亩园。与其耗费数小时在草堂中,不如只去浣花里,虽然那也是一处今非昔比古地名。早晨搭出租车时,途中司机忽然转进一窄巷,巷口路牌即是浣花里,得来全不费工夫。隐约记得大概路线,不多时便从草堂南门找寻到浣花里北口,小巷幽深,两侧深宅大院,院树成荫。早晨所见浣花里路牌是小巷南口路牌,绿色路牌,钉在涂刷成浅蓝深蓝色的院墙上。



  24. 浣花里     10.27 四川 成都 浣花里路口

  “甫于成都浣花里种竹植树,结庐枕江,纵酒啸咏,与田夫野老相狎荡,无拘检。”(《旧唐书》卷第一百九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 文苑下)
  曾经此处,多少风雅?

  其后三分之一卷,拍摄于三日之后九寨沟行,已与剑阁闻铃之行无干。

  在九寨沟,220块门票再加90块钱景区内观光车票,310块钱门票令人咋舌,其价格之昂贵国内怕也无出其右者,垄断必生贪婪,如此掠夺般占有公共资源却强取豪夺于社会共众,中国仅有,世无其双。
  实在尔尔,不过水清多彩罢了,此处彼处多矣。



  25.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26.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27.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28.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30.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34.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36. 九寨沟     10.30 四川 阿坝 九寨沟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3.朱子风
  • 记得去年秋天每天看着这行旅笔记,竟似亲身随着兄长在蜀地漫游一般。还望身体安好,有个健康的身体才能一直走下不是?
    胡成 于 2011-4-7 20:21:43 回复
    这次感冒倒也宜时,正好因为些琐事,比如镜头的问题暂时出不了门。我倒是很喜欢出门前感冒这件事情,总好过在路上感冒,而感冒这种事情又是很难避免的,尤其在总需要搭乘客车的旅途中。今天好多了,只等着想好去哪里了,可惜错过了花期。
  • 2011/4/5 20:53: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o
  • 1 老虎先生,
    没觉得,比阿凡达养眼多了。
    胡成 于 2011-4-7 20:19:38 回复
    各入各法眼。
  • 2011/4/5 14:05: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九寨沟还是不太适合用lomo拍的,毕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另外其他各处,配着图片,惹人向往。
    胡成 于 2011-4-7 20:17:43 回复
    我在九寨沟几乎没有拍照片,我现在走火入魔了,看不见人文痕迹的风景中,茫然不知所措。
  • 2011/4/4 23:35:0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