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十八梯 卷二重庆十八梯 卷四 »

重庆十八梯 卷三

 十月十四  浓云而阴

  那天上午在中兴路旧货市场闲荡,市场萧条,生意冷清,大多摊位铁门紧锁,摊主们三五聚于一处,喝茶打牌,消磨时光。也没有精致玩意儿,或者好东西尽皆秘不示人,摊位上能看到的,多是极普通的杂项普品。
  中兴路旧货市场后门就在下回水沟,走到十八梯,忽然想不能三日来日日在此,难免有管窥蠡则老重庆之嫌,于是回转中兴路上,出通远门去七星岗。重庆山城,确是难行,由中兴路至通远门一段,蔡家石堡、放牛巷、火药局街,其实便是蜿蜒越过一处小山岗,蔡家石堡一路向上,放牛巷中至最高处,直走到气馁。
  七星岗已成废墟。重庆的老房子昏暗潮湿,确实不宜居住,没有了人家,没有了烟火,仿佛鬼域。虽然当时隐现阳光,天光大亮,但走在低矮湫隘长满青苔荒草的旧巷中时,依然阴冷。
  回十八梯,那里市井喧嚣。







  05. 08. 09.        11.19 厚慈街79号茶馆门前

  除了十八梯石阶最高处最近较场口那间稍大的茶馆,十八梯里的小茶馆绝无“一茶一座”的告示。邻里街坊走乏了,就着街边小茶馆的长椅上歇歇脚,寒暄几句家长里短,再是正常不过。或者也是因为生意清淡,总不至如大茶馆里人声鼎沸,故而店家倒也无须介怀不花钱的茶客闲坐。
  厚慈街蓼叶巷口两爿小茶馆,其一名作“神仙茶馆”,倒有十足的派头。几日往复路过,茶客虽然不多,倒却也是常来常往,未见熟客,倒是那只肥硕慵懒的黄猫,再见它时一如两日前模样,还在那张长椅上,还是在卧在椅端头冲着喝茶的茶客们,一边冲着盹儿,一边听两句茶客清谈。茶客们倒也识趣,都是相熟的老主顾,知道这黄猫最爱的位子,几日从来未见有人踞坐那条长椅,搅扰了黄猫午后的小憩。
  那会儿,店主正在茶馆里午饭,彼此无言。





  11. 12.        11.19 瞿家沟61号门前

  瞿家沟相连十八梯与厚慈街,窄巷曲折盘桓,歧岔许多。走得久了,更是发觉其中还藏匿着不可见人的勾当,候图下卷再叙。





  13. 15.        11.19 瞿家沟41号门前

  不了解这川牌的玩法,但是一般多见是四人如麻将一般。瞿家沟巷内深处,站在二位身后观看半晌也没有看出门道。他们视我如无物,只是自顾自地补牌出牌,一局结束,也不争论胜负,声色不变的洗牌继续。以至于我觉得他们更像是在彼此思想着自己的心事,只是枯坐未免乏味,所以手里摸几张牌,不至物我两忘。
  瞿家沟巷里,宽仅可容两人并行而已,50mm镜头有些局促,想一并摆下砖墙上那专示滑稽的标语,只好一退再退,直退到某家门前。忽然一老妪出来,手里拿着正浆洗的衣物,讶异地看着蹲在门前的我,但是依然没有理我。



  16.        11.19 瞿家沟

  再向前行,一进已废弃的院落。院墙上两瓣落叶,老旧的苏联镜头涂抹出一片老旧颜色,好像那是他的感觉,不过数月过去,再想起来好像那也是我的感觉。在一条湫隘却有光影斑驳的旧巷之中,有许多酽如浓茶的颜色。



  18.        11.19 响水桥路旁

  出瞿家沟南口,就在厚慈街上,斜对面即是响水桥。响水桥,顾名思义,街道曾有桥,桥下有水从岩上注入,水声甚大而名。如今桥已不见,桥下响水亦不见。
  响水桥路,愈近厚慈街愈是热闹,两车青嫩的豆角以后,直到解放西路上,便愈觉萧索。



  19.        11.19 响水桥路口

  北口路西,一爿荣昌鸡汤铺盖面馆,生意火爆。人行道上三四张桌,桌上几大碗咸菜最是惹眼。要一碗面,桌前拣张塑料板凳坐定,咸菜自取佐面,埋头片刻,便风卷残云。



  21.        11.19 大巷子

  在十八梯交错纵横的街巷里,一桌激战正酣的麻将是必不可少的点缀。



  25.        11.19 瞿家沟

  其实就是各色油漆涂抹的标语口号。防火是最要紧的,如此旧城,一但走了水,必是火烧连营,救无可救。



  27.        11.19 储奇门小巷子

  至于防盗,至于防骗防抢防一切苦厄,那便皆是个人造化。
  瞿家沟这段歧路,最是清幽,此帧影像,亦是我之大爱,可是下卷所叙罪恶勾当,便在此间。



  29.        11.19 轿铺巷

  轿铺巷,故名思义,内曾有轿铺行。东口与十八梯路相连,内里则已多则砖楼,但也是老旧,亦在拆迁之列。







  31. 32. 33.        11.19 厚慈街与十八梯路口

  时近傍晚,十八梯路南口与厚慈街上的菜摊又已摆满。一卷所剩无多,就站在菜摊后厚慈街路南的人行道上,静观着眼前这帧影像地变化。如同在暗夜里注视着的一方幕布,一出无声电影正放映。
  一帧即一瞬间,一瞬即一永恒。



  34.        11.19 十八梯旁巷口

  天已将黑,回返。依然有令人哂笑的标语,八股文一般出现在每座城市的每处拆迁工地上。



  36.        11.19 十八梯上

  走到十八梯石阶最高处,回头寻找最后可拍摄的瞬间。只是要敷衍结束这一卷,不想却得我最爱的一帧影像,在这卷之中,甚至是在所有胶卷之中。
  在那将入夜的一瞬间,我拍摄到了我们许多人的童年。

  骑着父亲的肩,伸手就能够着天。

  未完,待续

重庆十八梯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Kodak Gold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4.伊娃
  • 发现您很喜欢猫儿,您也去了南岸是吗?
    胡成 于 2015-6-22 17:30:03 回复
    还好吧?我也就是远观可以,亵玩不可以。拍摄这些的时候,住在南岸的朋友家。
  • 2015/5/14 11:07: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罪恶勾当是啥,站街女,吸粉男?吊足胃口。
    胡成 于 2011-5-10 14:23:37 回复
    其实我游记里有写,是以色相为诱饵的仙人跳。如果只是站街女就是本地人说的棒棒鸡,我是万万不会归入罪恶勾当的,人最起码有处分自己身体的权力,无须公权力道貌岸然的跳出来。但是仙人跳那样的诈骗抢劫,实在不能不说是罪恶了。
  • 2011/5/10 14:15: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此卷市井十足,很贴合山城的风貌。
    胡成 于 2011-5-10 14:10:15 回复
    这才是我去重庆只去十八梯的缘故,我就爱这市井。
  • 2011/5/10 10:26:4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