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十八梯 卷四重庆十八梯 卷六 »

重庆十八梯 卷五

 十月十九  浓阴微雨 午后渐转多云 傍晚偶现夕阳

  浓阴,近午时分到较场口,搭凯旋路电梯下储奇门,至四方街。

  四方街东南接太平门大码头,西北连解放东路,因是处地形方整,又曾有四根石柱,民国(1911年)以后得名四方街。
  四方街东多已拆迁,意兴萧索。长江江上一片雾霭,索道仿佛自在云中漫步。忽然微雨,盘算着再去坐坐嘉陵江索道,沿解放东路路南回走,本是要去储奇门车站,却忽然看见坎下一道窄巷,普安巷。
  普安巷,传因宋时巷内有尼庵名普安堂,因以庵名普安堂巷,1972年更名普安巷。







  35. 36. 37.        11.24 普安巷北口

  巷口一档修鞋铺,午时生意冷清,本以为只是会从他们身边过而复返,却不料想却将整个下午花销在那坎下曲折逼仄的老街巷中,直至日暮。





  00. 02.        11.24 普安巷北口

  自北向南穿普安巷、左转西入邮政局巷、北通解放巷、南下人和塆、折而西去北向储奇门双巷子、西向储奇门顺城街、周折有南下黄荆巷,转上北走羊子坝,左转直到储奇门行街。蜿蜒绵延,老巷深窄,昼似黄昏,青苔漫阶。

  十八梯在解放路北,四方街片在解放路南,更近长江。从地理或者行政区划上,四方街片均不应属于十八梯,但我以十名梯名此系列,盖取其广义,泛指重庆老城,故而篇名依旧。



  04.        11.24 普安巷

  普安巷里,有一切正在拆迁中老街旧巷中,所有熟悉的景物。
  风灯。



  05.        11.24 普安巷

  “拆”。





  07. 08.        11.24 普安巷

  废墟。野猫。



  09.        11.24 普安巷

  以及拆迁办公室。



  10.        11.24 普安巷10号

  只是在路左普安巷10号,兀自院墙高耸于废墟之中。院门紧锁,门上青砖仿木构雕花门楼依然旧时荣华。应是过去商号,门额上隐约可见曾经三字匾额,细辨只识得后二字“兴广”,再查资料,只有提及为“聚兴广”商号,但前世如何,不得其详。





  12. 19.        11.24 人和塆与邮政局巷路口

  “重庆三力电器修理部”,门右曾有小巷直通江畔,如今又是拆迁废墟,只有路牌提示曾经的名字:人和塆。
  人和否?





  15. 20.        11.24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路口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转角处,有一砖木小楼,如今因为拆迁一楼门已封上,门额阴刻“卜凤居”额,有铭牌“李耀庭公馆”。查史料,李耀庭(1836-1912),名正荣,云南昭通人,出身贫苦。因得天顺祥票号老板王兴斋赏识,于光绪六年(1880年)至渝,任其渝号管事。渝号虽属分号,却在李耀庭接任后成为票号中心。因其擅经营,天顺祥所设分号迅速扩至十五省(其时共十八省),并在香港、海防设立代理处,天顺祥一跃而为南帮票号之魁首。李耀庭因此分得巨额红利,同时其自营盐号祥发公司亦发展为川东最大盐号,成为“西南首富”。重庆商务总会成立,其被推为首任总理。复于“商战”中投资实业,先后创办或与人合办了顺昌、锦和、烛川、川江行轮等公司(工厂)。民国元年,李耀庭龄病逝于太平门李楼,享年七十有六,入葬礼园鹅公包上。送葬行列自太平门至鹅岭不下一、二十里,沿途香案路祭,前者已至墓园,后者仍未启步。规模空前绝后,重庆古今无匹。查“首批重庆市优秀近现代建筑名录”中,李耀庭公馆标注为邮政局巷16号那栋院门紧锁有撇山影壁的老宅,应是正门所在,“卜凤居”处当是旧时侧门,后世建筑屡经易手,内里便也隔断为数处独立民居。如今两处皆是危楼,已残年风烛,虽然是所谓文保单位,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往昔鼎盛的繁华,也难敌岁月百年。



  16.        11.24 储奇门双巷子南口

  储奇门双巷子南口,几栋红砖楼,与凤凰台街上的红砖栋一般无二,江城潮湿,红砖风蚀严重,愈近地角愈只存囫囵模样,危如垒卵,即是如此。



  17.        11.24 羊子坝15号

  羊子坝15号,重庆药材工会旧址。三层欧式砖石大楼,坐北朝南,面向荡荡长江。楼外多浮雕雕饰,内容却极尽中式古典吉祥。一楼正门落锁,三层楼上晾着那许多衣服好似万国旗飏。大楼西侧与围墙间有一窄道,穿过可至楼后。楼后逼仄污秽,东侧有木制楼梯可以螺旋而上。二层三层皆是服装作坊,灯火通明意像仿佛是惨遭资本家剥削的地下黑工厂。大楼前阳台却成工厂后阳台,不得而入。如今15号院内是片区拆迁指挥办公室,就在正楼东配楼里,不知这栋精美大楼日日得见拆迁办人来人往,可会心悸?



  21.        11.24 解放巷中转角

  普安巷右转进邮政局巷,前行再右转有解放巷。巷中曲折,几度蜿蜒,以为将至尽头却忽然再有一处直角转折,依然右转,穿过楼宇缝隙居然可以再回普安巷。
  转角处,一只黄猫独自神伤。



  23.        11.24 解放巷东口

  我看见猫,更看见转折过去一位坐在藤椅上的老人,忽然有强烈的欲望想拍摄他并且想知道他今生的故事。许多老人并不愿意直面镜头,我经常听见他们笑着和我说:老了,脱了相了。可是,我又怎能相见你们风华正茂时候?
  绝对不能错过的影像,于是径直走过再走回来,和巷口抽烟的中年男人目光交错时,感觉到交谈的可能,便有一搭没一搭聊起拆迁的种种,以及这条解放巷的种种。解放巷本名成泰巷,因巷中曾有一成泰旅馆或客栈者,文革时方才更名解放。



  24.        11.24 解放巷

  因着这个开始,渐渐也和转角处的两位老人搭上了话,聊起了天。





  26. 27.        11.24 解放巷

  然后索性抄起把矮凳,坐在靠近老人的巷子正中,坐在我熟悉的标准镜头视角之内。
  忽然那只黄猫去而复返,便借着拍猫的由头,一帧一格,记录这个昏昏欲睡的下午。







  28. 29. 30.        11.24 解放巷

  人不可能熟悉每一个城市,我于重庆仅是过客,如彼那些建筑的前世今生,不过泛泛走马一观。见着便见着了,错过也就错过了,或者就是永远错过。所以,看见这些,并没有像在关中看见那些残碑断碣般激动人心,见一废墟也不像在北京胡同里看见一处残垣般痛心疾首,多少会有些淡漠,因为陌生。
  这个下午,在这个转角处,和这位九旬老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大半个钟头,却是最为难忘的。
  老人枯座在转角处的那把藤椅上,没有阳光。即便是晴朗日子,阳光也很难穿透窄巷周遭的层叠高墙。





  31. 33.        11.24 解放巷

  老人姓程,民国十年生人,去年见时高寿八十有九,不聋不聩。年轻时曾经是左近名为红旗纸箱厂的供销员,所以告诉我去过北京,登过长城,成都、桂林等西南重镇更是常而往来,还说在杭州疗养过一个月。说起每个去处前都要冥想片刻,或者是说完每个去处都会深思片刻,那是往昔岁月,那是光辉岁月。
  也曾是见多识广的人,忽然却只能兀自颓坐在一道窄巷中逼仄的转角。当我后来再走回来时,他仍然寂静坐在那里,没有阳光。即便是晴朗日子,阳光也难穿透窄巷周遭的高矮楼房。



  32.        11.24 解放巷

  或者有一天,我也将这样。再也走不动,枯坐至夕阳。

  未完,待续

重庆十八梯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Superia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4.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时间的概念对老人来说,或许与其之于我们有所不同。胡兄这组照片内有灵光闪现,仿佛可看到凝脂般的时光流过。
    胡成 于 2011-5-17 18:34:45 回复
    关于时间小时候见过一段描述深以为然,所以后来经常提到,意思大略是时间的长度是相对于年龄而言的,一年对于一岁的孩子就是他曾经生命长度的百分之百,十岁的时候是十分以一,三十岁的时候是三十分之一,以此类推,所以会感觉时间越来越快,一年的长度越来越短。我相信是这样的,因为我现在已经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如果是凝脂,以前是冬夜的凝脂,而现在却是盛夏正午。
  • 2011/5/16 10:09: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15. 20.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路口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转角处,有一砖木小楼,如今因为拆迁一楼门已封上,门额阴刻“卜凤居”额,有铭牌“李耀庭公馆”。查史料,李耀庭(1836-1912),名正荣,云南昭通人,出身贫苦。因得天顺祥票号老板王兴斋赏识,于光绪六年(1880年)至渝,任其渝号管事。渝号虽属分号,却在李耀庭接任后成为票号中心。因其擅经营,天顺祥所设分号迅速扩至十五省(其时共十八省),并在香港、海防设立代理处,天顺祥一跃而为南帮票号之魁首。李耀庭因此分得巨额红利,同时其自营盐号祥发公司亦发展为川东最大盐号,成为“西南首富”。重庆商务总会成立,其被推为首任总理。复于“商战”中投资实业,先后创办或与人合办了顺昌、锦和、烛川、川江行轮等公司(工厂)。民国元年,李耀庭龄病逝于太平门李楼,享年七十有六,入葬礼园鹅公包上。送葬行列自太平门至鹅岭不下一、二十里,沿途香案路祭,前者已至墓园,后者仍未启步。规模空前绝后,重庆古今无匹。查“首批重庆市优秀近现代建筑名录”中,李耀庭公馆标注为邮政局巷16号那栋院门紧锁有撇山影壁的老宅。存惑。”
    胡成 于 2011-5-14 16:51:00 回复
    唉,我现在有些懒惰,只是把游记里相关段落摘抄一下了事,都没有仔细看,实际上后来自己已经解惑,却没有注意到这段仍然是存惑,这就改正。
  • 2011/5/13 22:00: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卜凤居,不知兄台是否查的这篇资料:http://www.cqlife.com/bbs/viewthread.php?tid=190156 所以才有疑惑。
    我又查得此文 http://www.cqlife.com/bbs/redirect.php?tid=312445&goto=lastpost
    里面提到:邮局巷40号就是双巷子17号,卜凤居。
    胡成 于 2011-5-13 16:15:26 回复
    不知道疑惑在哪里?这两份资料我都没有见过,那一段其实是在重庆写在游记里的,时间过去也太久了,只有印象当时查的资料里好像没有照片。我照片里有卜凤居石匾的随墙门,开在邮政局巷和双巷子转角处,是个便门,正门在邮政局巷中间,没有问题。以前的深宅大院,肯定不止一门出入,所以那几种写法都会准确,应当把范围全部标出,比如哪里至哪里。
  • 2011/5/13 14:56: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轩易
  • 闹市中的冷清巷子,断壁残垣,枯坐老人,游荡野猫。虽然还是市井,本片的悲凉气氛肃杀。如果是黑白片,我想更加好。当然,只是一个外行的话。
    胡成 于 2011-5-13 13:00:12 回复
    对于影像的理解,没有外行,我能明白你想象出的场景,我可能正是因为不想太肃杀,想让这阴暗的角落里多一些温馨,才选择了彩色胶片。这样似乎有阳光,希望老爷子长命百岁。
  • 2011/5/13 8:59: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