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十八梯 卷五重庆十八梯 卷七 »

重庆十八梯 卷六

 十月十九  浓阴微雨 午后渐转多云 傍晚偶现夕阳



  00.        11.24 十八梯上

  从四方街回来,还是十八梯。

  一日阴郁,间或有微雨,傍晚时分,却忽然偶现夕阳。本打算从十八梯回较场口搭车,隐约的夕阳,却让老街旧巷比这一整天都显得明亮,回光返照,便是如此吧。
  恋恋不舍的,再走下十八梯,沿着旧路重回四方街。



  02.        11.24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路口

  还是卜凤居。



  05.        11.24 邮政局巷16号

  以及在邮政局巷中的,这栋老宅的正门。



  08.        11.24 普安巷

  夕阳倏忽而去,黄昏迅即袭掩而来。
  又是一天。

 十月二十  阴转晴

  第二天上午再乘长江索道,过江,回转下东升楼、二府衙,过解放东路重回下半城。





  10. 11.        11.25 望龙门码头

  下望龙门码头,静候索道自空中逾越,悄无声息。



  25.        11.25 望龙门码头

  之前总说,凡老城皆有名景,而又多以“八景”为名。重庆亦不例外,明时即有“渝城八景”:

  “金碧香风
  洪崖滴翠
  龙门浩月
  黄葛晚渡
  佛图夜雨
  孔殿秋香
  觉林晓钟
  北镇金沙”

  只是入了满清,乾隆朝时巴县知县王尔鉴又“汰三增七”,共名“巴渝十二景”:

  “金碧流香
  黄葛晚渡
  统景峡猿
  歌乐灵音
  云篆风清
  洪崖滴翠
  海棠烟雨
  字水宵灯
  华蓥雪霁
  缙岭云霞
  龙门皓月
  佛图夜雨”

  万里江山万里尘,一朝天子一朝臣。
  改换了江山,江山胜境自然也异于前朝旧时。所幸也有几处不变的,比如龙门浩月,一如旧臣事新主,自明入了清。

  王尔鉴,字熊峰,河南卢氏人(今河南信阳)。满清雍正庚戌年(1730年)进士,乾隆十六年(1751年)由山东济宁知州,降任巴县知县。王知县于任上,编撰《巴县志》十七卷,述及十二景处,各赋五律一首,诗后有小记,略记当时景象。
  龙门浩月,“浩在太平门大江对岸禹庙前。水中二巨石,各大书楷行‘龙门’二字,皆宋绍兴中刻。石断处可容艇子出入,曰龙门。右有大碛曰黄鱼岭,江水西南来,必扫碛澳,徐折而出。水脉横拥江心,回旋圆转,其形如月。浩即港,巴人谓小港曰浩也。”
  宋人“龙门”题刻,在长江江北重庆九开八闭十七道城门中的太平门对岸,亦即长江之南。遥想当年,明月夜,立于江风习习太平门左右,望龙门,是何种景象?清人张九镒曾见:

  “石扇划地轴,一涧流淙淙。
  谁将青玉镜,挂在苍鳞龙?
  俯看波上下,波静景相从。
  举头问清影,银蟾隔几重?”



  16.        11.25 望龙门码头

  这又是一朝天子,旧臣却似尽皆殉国而去。十二景中,还存几何?
  望龙门依然是重庆人人熟知的地名,在解放东路上,东水门与太平门之间,仍是旧时所在。
  只是驻足望龙门,却是再难望龙门。
  俯看哪有江波?与江波之间的视线之中,是那些一如十八梯的老街旧巷。
  或者唯一相似的,是明月夜里,举头依然得见明月。



  14.        11.25 望龙门码头上空

  东水门原先是渝中渡江至南岸的重要渡口,后来渐为望龙门取代,故而地名为望龙门码头。如今重庆城里渡长江的索道仍从望龙门上挑空而过,但是码头却已无踪。
  日日里,索道自空中逾越,悄无声息。







  12. 13. 15.        11.25 望龙门码头

  索道下,是老街旧巷里波澜不惊的生活,同样的悄无声息。





  18. 19.        11.25 望龙门码头

  那天望龙门社区正在进行拆迁选房,横幅布告,仿佛搅扰了老城一场百年的清梦,烦躁地醒来,却对变迁的世事茫然无措。



  21.        11.25 打锣巷11号

  顺着空气中迷漫的焦燥而行,走望龙门巷,那片拆迁办公室便在此巷中,居民与工作人员相骂正酣。再过成德里、芭蕉园、石门坎,进打锣巷。打锣巷11号独立进深短巷中,院门紧锁,锁上蛛网,已是久无人从此门过。门额有“美华”二字,不知曾经为何。

  打锣巷11号门前空场上,收捡废品的棒棒们聚集成群,路上摆满了各式老旧家电。将要拆迁之处,就仿佛饿痨鬼面前的一席盛宴,片刻便如残云风卷,只能存得下一地狼籍。



  23.        11.25 石灰仓

  走过聚集的棒棒们,上石灰仓,愈高愈近公路处拆迁愈甚。再折返下来转进通向芭蕉园一侧的石灰仓巷,在一爿窗后小店里买水,店主看见我的相机,仿佛自言自语说:再不拍就全没有了。然后聊起来,和昨天在解放巷里听到的一样,拆迁款只给每平方米四千二,拆迁房也是远在郊区。显失公允但却只能徒叹奈何,处处能听见愤怒地咒骂声,但又能怎样?



  26.        11.25 望龙门码头南口

  于是所有的一切,都焦虑而彷徨。





  27. 28.        11.25 白象街

  午饭后走白象街到四方街,回昨日逡巡一下午的邮政局巷。白象街菜市过后,一栋青砖楼房正在拆迁,两个工人抡着大锤吃力地欲把倾倒后的砖柱中砖块砸裂分离出来,可却枉然,砖石砌得极紧密,锤落之处砖块变为碎末漫天飞溅,可余下者仍牢牢于柱上。







  30. 31. 32.        11.25 白象街142号

  拆迁老楼与西侧142号三层楼房结构类似,142号三层青砖老楼,美国大来银行始建于满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迄今已岿然一百六十载。之后成为了江全泰号丝绸商铺,如今门额上依然隐约可见“江全泰号”墨迹。外观看来,老楼依然完好,可是墙上却已涂满红漆“拆”字,命不久矣。再看周遭那些建于八十年代的红砖楼房,外墙红砖已似霁粉一般,风化如卵石一般,整楼真应了危如累卵那句。天朝上邦,果然目光深远,早便知道不久也是要拆迁,便索性把楼房只如积木般草草垒起便是,何苦像那美国人建的百年老楼,这么结实枉自累坏了我们辛苦的拆迁工人。



  37.        11.25 邮政局巷与储奇门双巷子路口

  天渐放晴,真正的晴天,不似前几日时有阳光时的欲遮还羞,虽然空中仍然水气始雾,但天上却无一丝云彩。来重庆以后,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晴天,激动,以至又把昨天阴郁中邮政局几处场景重拍一次。湫隘街巷,浓荫中多少穿透些斑驳阳光,与昨天一样的邮政局巷左右,又与昨天不一样的邮政局巷左右。





  34. 33.        11.25 邮政局巷16号

  民国八年(1919年),东川邮政管理局在太平门江边购买房屋一栋为局房,遂迁出海关于此办公。新局房为西式建筑,倚山面江而建,房前一条石板小巷因名“邮政局巷”。邮政局巷内有邮务工会所办邮工合作社,售卖些柴米油盐酱醋茶,另有理发室、茶馆、饭馆,一时喧嚣繁华。新局房底层是营业室,二楼和三楼是管理局办公用房。而各类邮件分捡封发、转运处理则在大楼西侧几间宽大平房内,并与局房前江边人和塆外邮政码头与邮政囤船相连。接送进出口邮件由“鸿骞”号轮船拖带木驳,往返于朝天门轮渡码头与邮政趸船之间,邮件转运则全赖人力,搬运工扛百余斤重邮袋,出普安巷送交街对面巴县衙门内的邮车站,转运发出。在民国中华邮政时期,这里一直是重庆邮政的转运枢纽。
  直至民国以后,重庆邮局迁出邮政局巷。



  35.        11.25 邮政局巷16号

  三十年荣耀,忽然如风拂过。
  忽然如行人走过,却再无人路过。

  李家的卜凤居,蒋家的邮政局,只如风一缕。

  未完,待续

重庆十八梯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Kodak Kodacolor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5.圣1228
  • 前几天买了双布鞋,牌子是老美华,不知道和楼主拍的这个美华是不是有联系。估计没有~~~我只是瞎猜~
    胡成 于 2011-5-17 18:40:27 回复
    估计是没有,不过我倒是很想看看你的美华布鞋。
  • 2011/5/16 16:38: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在新修中保存下原汁原味的东西。”——新修的镇中,古建是保存下来了。
    胡成 于 2011-5-17 18:39:21 回复
    问题正在于此,那些以保护名义存留下来的古建筑,貌似依然,而实际上我看过的大多数保护方法以拆除原来的木构建筑以后,再以铜筋混凝土重筑,然后外包仿古墙面砖,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我以前多次提及。真正用心尽力的古建筑保护,我没有看过见,我多么希望事实能证明我是错的。
  • 2011/5/16 14:07: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但是在发达地区,慢慢的人们已经开始重视起来,哪怕是假古镇仿古建,也已经好过一味的强拆,而在新修中保存下原汁原味的东西。
  • 2011/5/16 14:06: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重庆江南不是江南……
    胡成 于 2011-5-16 0:22:29 回复
    嘿嘿,我知道,故意的。我的意思是无论江南江北,只要在中国,便注定其命运多舛。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 2011/5/16 0:15: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果然也是一样晚上才思敏捷的主

    "美国大来银行"这样的清末建筑怎么会拆掉?要是摆在江南,拆掉这样的建筑会被口水淹没的。
    胡成 于 2011-5-16 0:03:22 回复
    写这样一篇要花上三四个小时,经常想想便畏难了,于是要么拖宕着,要么就敷衍了事。唉,拆迁这种事情,没有道理可言。这大来银行只距长江不过数十米,数十米外便是江南,或者运命也就如此,一步错步步错,错只错在不该生在中国。
  • 2011/5/15 23:52:5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