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禾之屿 卷四嘉禾之屿 卷六 »

嘉禾之屿 卷五

 十一月廿七  晴

  阳历新年。



  01.        01.01 麦仔埕巷与光彩街转角

  上午工作,下午才回老城。即便如此缜密往复地游走于厦门老城之中,依然会有错过未见的街牌。梧桐埕巷尽头的大埕头巷、二王街旁的二王横巷、太安路隔大同路相望的打锡箔巷、后海墘街相连的后井仔巷,我忽然想,哪天或者带上纸笔,细细绘上一幅厦门老街地图,只是太过琐碎,怕在描绘中迷失了方位。

  今日有风,虽然元旦的思明北路上人潮汹涌,却依然感觉清冷。三点才到大同路上,阳光已被风吹得萧索,只是想着随意走走,不像前两日有刻意的拍摄计划。却在大同路的太安路口,又有故事。
  昨天初见太安路口,拍了两张路旁倾敧着的老旧路牌杆,一老者站在街旁张望不定,神情姿态似乎有些智力方面的问题。我方走进巷内,他忽然喜悦地兴叫一声,弯腰在地上捡起些什么然后也回身走入巷内。仔细看,才发现是别人扔下的一截残烟,老者捡起后插在自己的烟嘴里,得意地点燃。我有心想给他买一包烟,他却手舞足蹈的迅速走远。



  02.        01.01 太安街 大同路上巷口

  今天的太安路口,五六老者坐在巷左一隅,围着一张矮桌饮茶。巷口光线昏暗,他们其中又总有人注视于我,我跓足巷口,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蹲下拍摄。坐在最右侧的老者挥手斥问我,便索性走上前去告之我的意图,便和颜悦色起来,相聊些左近的今世前生。



  09.        01.01 太安街323号

  太安路口右手的大同路323号我只见是一爿食杂小店,却不知其实主营着茶馆的买卖。老者指着已近中年的女主人告诉我她接的是老父亲的班,这茶馆已经有六十余年。



  03.        01.01 太安街 铁观音茶

  言谈间,女主人以托盘端出几盅新沏好的茶放在矮桌上,笑容可掬。几盅茶水浓酽如汁,老者说那是最好的铁观音,并邀我试尝,不敢造次,婉言谢绝。



  06.        01.01 太安街323号店内

  借着茶与茶盅的掩护,得以左右再拍摄数张,进得店里时,看见店中另有三张矮桌,一张桌上两位茶客方才坐定。虽然成都人以茶馆文化为傲,但我以为真正嗜茶者却以闽南人为最,没有任何形式与场地的需求,一瓶开水一罐好茶,一盏紫砂壶,不拘什么杯子,紫砂亦或塑料,就这样街角巷尾,房前屋后的自沏自饮起来,从清晨到日暮,从初生到垂老。店中茶客其一,说自己已经六十一岁,从小便在这小茶馆里饮茶。我总想着太安路另一头那方民国四年的路匾,九十五载的窄巷,六十余载的老店,中国又有几处可以如此经历数番骇人动荡而神色安详?



  10.        01.01 太安街 大同路上巷口

  告辞离开,没走出多远又回来,舍不得与几位当地老者相谈的机会。转瞬之间,几人忽然吃起了油条,不知道这算哪门子风俗,还只是凑巧。索性问问昨日关于不远处第七市场的疑问,市场总数的答案有出入,一说十处,一说八处,但现在仅存第二、六、七、八四处市场,老城最早一条街巷开元路上的第八市场是其中最为繁华所在。并说在这太安路后曾经还有处第四市场,只是早已拆迁。关于这些厦门的人文地理,我在网上难寻答案,如此渠道所得支离破碎的信息,实在难以平抑心中好奇。

  附:厦门九大市场

       原设地名    今存地名
  第一市场 中华路     中山路与古城东路 闽台特色食品街
  第二市场 美仁宫     溪岸路与厦禾路之间 已改建今厦门美仁宫大厦
  第三市场 厦门港     碧山路
  第四市场 浮屿角     思明北路与开元路之间 已拆废 今鹭江街道源通大厦所在
  第五市场 瓮菜河     妙香路与南田巷 已拆废 今大陆商厦后
  第六市场 鱼仔市     水仙路与泰山路之间
  第七市场 青龙宫关仔内  大同路与思明东路之间
  第八市场 鹭江道首段   古营路 营平路
  第九市场 惠灵宫与二舍庙 已拆废 今定安路老虎城所在



  12.        01.01 故宫路68号

  故宫路68号,如今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鼓浪屿人民法庭巡回办案点,法庭所据西式建筑气势恢弘,保存完整。法庭西侧是菜妈街,是栋建筑物有侧门开在街口不远处转角后。侧门内有几户人家居住,相询其中一位,也只是含糊知道建筑曾经为富商大贾所有。其后遍寻资料,依然不知其详。



  13.        01.01 故宫路68号前

  法庭前停着一辆长江750摩托,特意拍摄牌照一张,是为影像标准坐标:厦门市区。



  14.        01.01 思明北路 TT-Tree 橱窗

  晚风愈紧,冷。

 十一月廿八  晴渐多云 转阴 有风 冷

  上午厦门有劳民伤财的国际马拉松比赛,多处交通管制,出行不得。
  下午天渐转阴,过胡里山在海滩上行走片刻。









  16. 17. 18. 19.        01.02 胡里山海滩

  湿冷海风之中,有三五垂钓之人。其余无话。

 十一月廿九  夜雨 阴转多云 再转阴

  中午在厦门大学,游荡片刻。



  21.        01.03 厦门大学



  22.        01.03 厦门大学 陈嘉庚塑像

  下午去中山路,路北有几条未曾留意的街巷,和凤街、布袋街与棋杆巷。后来在两处书店遍寻不着有关厦门老城街巷的书籍,倒是大多关于鼓浪屿,“使人起局部大于全体的惊奇”。晚上在常去的旧书网上查询,意外在厦门本地旧书店搜寻有《岁月屐痕——厦门·思明·中华街区掠影》与《文安街道史地资料简编》两本,暂记,待购。

 十二月初一  阴 间有微雨

  厦门真正的冬日阴沉,整日未见阳光,间或有几滴雨,仿佛骑街楼某层阳台上不经意洒落的几点浇花水,落在脸颊或者手背上抬头寻找时,又不见影踪。

  下午辗转到蜂巢路与大学路路口的一家旧书店,可惜那本《岁月屐痕》几天前却已售出,《文安街道史地资料简编》只是薄册一本,九十年代初的文安街道只在中山路西南,如今已是繁华所在,不比中山路东北至厦禾路仍有完整老旧城区,便也未买。旧书店里有一架厦门史地相关旧书,但史地类大多与湖里或文安相关,也是奇怪,惟独不见思明,细细翻拣半晌,一无所获。只好从现有的《鹭江志》与《厦门志》中,搜寻那些老街旧巷的只言片语。
  愈阴沉,回返。整日未拿相机。

 十二月初二  阴转晴 回暖

  正午时分天渐放晴,再见阳光,甚至有些热。回到大同路,在和暖的午后浑浑欲睡。



  27.        01.05 大同路 人和路路口

  人和路路口,有挑担女子摆摊,以北方人的经验,以为竹筐上售卖着的是蒜苗一类的菜蔬,只是奇怪为何结有花蕾。





  23. 26.        01.05 大同路 人和路路口

  相询之下,才知道其实是含苞的水仙。那天是在厦门老城中第一次看见如此售卖的水仙,而且也只是这次,还看见有两束已经盛开的水仙花夹杂其间。即便如此,我仍然粗鄙地想着水仙如何可食?直到女子告诉我这自然是买来清水供在家中赏花之用。如此简单的答案,却让我们这越来越市侩的思想一时难以想到。
  这几十年经历如此许多磨难,当一切雅致皆如灰飞烟灭以后,还可清赏一束花,便已让我觉得如此难得。这样的城市,骨子里还有曾经的典丽,就像南京城里,初夏时候老妪手中兜售的一蓬栀子花。
  见有此般,便请驻足,邀一束花儿,是夜梦中,落英缤纷。



  28.        01.05 新路街 大同路上巷口

  与人和路隔大同路相连的窄巷,名为新路街。新路街一线,早年还在鹭江海中,后填土为路,故名新路街。
  沧海桑田,如此得窥一斑。

  从大同路走上思明北路,再向南即是思明南路。在思明南路路西,又寻到一片旧街巷,自钱炉灰埕巷始,钱炉灰埕横巷、通奉第巷、通奉第一横巷、石坊巷;向南相公宫巷、六仙宫巷、青石巷、青墓石烛(或写作灼)巷、东砖仔埕巷;向西石坊横巷、灵应殿巷、金新河巷,再向南水流横巷之南,已然尽皆拆迁,残垣断壁兀自相向建筑工地叹息;向北武当分镇横巷、武当分镇巷、大字酒巷、小走马巷,然后自大字酒巷回到定安路上。



  29.        01.05 青墓石烛巷12号

  青墓石烛,实在是厦门老城中最有意趣的一条巷名。考地名志,才知巷名并没有我想当然的那般阴凉。是处原为青墓山,山上有锥形巨石,俗称石烛,原厦门景外景之一“耸天蜡烛”即指此,故连称青墓石烛巷。旧称青墓、青墓口,街名亦有写作青墓石灼巷的,“烛”、“灼”二字应是同音同意相通。
  青墓石烛巷与思明南路之间,已经拆迁辟为商厦,故而青墓石烛仅存路西半边。



  30.        01.05 通奉第巷24号门前

  小走马路路旁,有通奉第巷,因满清时有通奉大夫杨某府第在此,故俗称通奉第,巷因府名。
  已是下午放学时候,小走马路上有学校放学的学生,趸进僻静的通奉第巷里,三五成群在地上玩着画片。



  31.        01.05 大字酒巷

  通奉第巷窄而短,尽头(图30.近景后)右转后,是大字酒巷的一条岔道。满清时候,是处曾有酒家,门外悬有大布酒幌,因名大字酒巷。



  33.        01.05 大字酒巷25号门前

  大字酒巷蜿蜒多歧路,近定安路时,方才宽敞成巷。傍晚时候,有鱼贩担挑进巷中摆摊。陆人不知鱼,以我浅见,傍晚的鱼总不致新鲜,价格必然大为便宜。河鱼如此,非新鲜难食,海鱼或者略好,总不致一日便腐坏,下班路上,捎买上一两条晚饭佐餐,实在经济实惠。



  34.        01.05 太平路

  折回太平路。太平路与局口街隔中山路相连,旧名即称局口尾。与中山路相连,又最近思明南路,最为繁华不过。路旁皆为食肆,入夜以后,人声鼎沸,针扎不透,水泄不通。



  37.        01.05 局口街

  以致小吃摊子潮水一般,淹进对面的局口街里,十几人围着摊档,也堵住了窄巷,步履惟艰。



  38.        01.05 中山路 局口街巷口小店

  虽然中山路改造为商业步行街,已很难再见旧时模样,但无论如何,中山路依然是厦门老城的核心。如许多城市一般,老城中的主干道均以中山先生为名。日伪时期,中山路更名大汉路,光复后复名。1966年8月30日,更名东方红路。1979年10月1日将中华路并入并复名。1980年10月1日再将南寿巷并入。

  已是傍晚,在黑夜来临前的最后一些光线中,在中山路旁,拍完新年以来第一卷。

  未完,待续

嘉禾之屿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6.朱子风
  • 泰陵那一排门面房倒是依然如故,恐怕像是鼠曲草笔下的唐恭陵一般,“做完一期工程就没有眉目了”。倒是在从桥陵回县城的车上和蒲城文物旅游部门的工作人员闲谈时,得知泰陵也与桥陵、景陵一样新近进行了勘探发掘,新掘出南门门础遗址,并出土有小石人,考古人员认为这同样也是“番酋像”。拉石头的大卡车依旧隆隆作响,其余则依旧如故。
    胡成 于 2011-6-20 18:46:58 回复
    如果当地百姓能从泰陵的旅游开发中分一杯羹,我倒是乐见其成,最起码知道那石仪与陵山可以荫泽后人,而不是一味的开采山石,竭泽而渔。所以停滞了,反倒有些失落,东西两门的石场已经就快开采到陵山了,不知道金粟山还可安然几何?
  • 2011/6/19 23:28: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朱子风
  • 现在石狮放置在一个水泥台子上,上铺碎石,周围除了文保碑外也没有别的什么特别修缮的痕迹了。倒是去年年底景陵做了修缮,新发掘出的残石人也被置于水泥台上,只可惜都只剩下了半身不到的残躯。
    胡成 于 2011-6-15 20:43:36 回复
    那看来桥陵这两三年没有再动,又去泰陵了吗?不知道泰陵的旅游开发现在成什么样子了。景陵修缮的事情我知道,去年建陵石狮失窃之后的事情。我都赶在了这些改变之前,却惟独没有在第一次去建陵的时候看看东门石狮,遗憾终身。
  • 2011/6/15 1:19: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mike
  • http://www.lolimy.com
  •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炭培老铁。。。。种铁观音的人才喝的茶。
    胡成 于 2011-6-14 23:34:28 回复
    已经有好些人看照片以后告诉我那是极好的铁观音,难得一遇。唉,悔之晚矣,真应当腆颜尝一盏,也好知道究竟是何味道。
  • 2011/6/14 23:26: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朱子风
  • 总算是找到桥陵青龙门望狮了。虽然到那里时已经疲惫不堪,但是欣喜还是轻易地战胜了疲惫。
    胡成 于 2011-6-14 21:43:53 回复
    桥陵东门的确不太容易寻找,不过还好你没有错过。现在附近已经维修一新了吧?水泥铺地有没有?桥陵修旧如新的旅游开发实在让人无言以对。
  • 2011/6/14 21:37: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海滩几张,乃是大爱。终于走出了窄巷!
    那自行车前女子的倩影,不能不让人魂牵梦绕。已婚如我尚如是,况孑然者如胡兄乎?
    胡成 于 2011-6-14 21:36:07 回复
    虎兄差矣,已婚与未婚,其实除了婚书,其他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所以也不用牵绕。而且更重要的是,我根本没有看到她的脸,背影就可以了,有时候看到面孔反而失落。
  • 2011/6/14 20:57:4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