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禾之屿 卷五青海青海 »

嘉禾之屿 卷六

 十二月初三  阴转多云

  有阳光的时候,便有融融暖意。



  00.        01.06 古营路某宅

  下午三点才回老城,大同路与开元路上随意走走。数日游走,厦门老城里那些纷繁琐碎的街巷,于我而言只好似抬起手,看见那细密的掌纹,虽然错综复杂但却是清晰明了的。尤其是在我最爱的大同路与开元路左右,多本以为巨细无遗地走遍每条街巷,却不想下午还是在营平路农贸市场里找到一条狭窄且不贯通的古营路岔道。古营路,因曾有国姓爷所部营房于此而名。更意外的是,在某扇敞开的门后,看见一栋雕饰极其精美华丽的木构东房。



  03.        01.06 古营路某宅

  东房檐下粱枋之上雕饰有华丽生动的舞狮,狮前不过盈寸的舞狮人也是完整如初,叹为观止。只是檐下太过昏暗,三四张最大光圈下慢速快门影像,细节多少有些漫漶不清。
  后来东房南侧一间的女主人推铁皮售货车回来,寒暄几句,再借她的挑衣杆将梁下晾晒的衣服挪开好拍摄略微的整体。还是有遗憾,没有背包也没有数码相机仔细拍摄,作罢离开时,她紧随在我身后关上了院门。虽然始终有盈盈笑意,但想来她还是不愿有陌生人唐突打扰,尤其是当他们觉得他们自己的居住环境实在糟糕时,或许她并不以为我是在拍摄美器而只是猎奇窘困。不过我却感觉庆幸,如果不是因为我走进古营路时,那院中正好有外地口音的租住户出门接回他的孩子而敞开院门,我也不会看见那保存如此完好的精工细作。而且透过东房北侧大间紧闭房门的窗棂,还可以看见屋顶破漏下的阳光中,有更加秾妍的曾经浮华。
  只可惜,浮华早已死去。

 十二月初四  阴转多云

  一早再去轮渡,是左是右,片刻犹豫重上鼓浪屿,可是却怎么也喜欢不来鼓浪屿,十数分钟而已,又搭渡轮回返,再去大同路。将要离开厦门,便更想把时间多留在老城里。



  08.        01.07 大同路 吴再添小吃店

  大同路路北,一爿三开间小店,因有吴再添之名,生意最是红火。
  吴再添,厦门本地人,民国十七年(1928年)生人。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吴再添开始在局口街与中山路口摆摊经营虾面,1949年以后,虾面摊位在当时号称厦门美食街的庙仙路上拥有一席之地。1956年,吴再添小吃店经公私合营后纳入厦门饮食服务公司,改名吴再添饮食店。1959年,吴再添调到永风饭店,1985,再调至大同路上这家大众饭店,并均改名为吴再添饮食店,也合原本濒临倒闭国营饭店重获兴隆生意,吴再添遂也成为厦门小吃店中著名的老字号。
  厦门有多处吴再添小吃店,良莠不齐,仍健在的吴老先生也因此就本名商标与厦门饮食服务公司对簿公堂。老字号有老字号的难处,盛名之下,百姓与游客要求严苛,加之吃食本就口难调,便其实总难相符。在厦门的日子里,有让我念兹在兹的牛肉馆,其他也就敬而不敏了。



  06.        01.07 横竹路 大同路路口

  民国十六年(1927年),自庙横街筑路至竹仔脚,连开元路,接大同路,以起讫点合名横竹路。旧时,庙横街、镇邦街至布袋街一带外沿即是鹭江海,今横竹路至大同路口,旧名神前街,亦是海滩一片。相传临海一石,形如朝笏,时人雕关公像,盖庙奉祀,地名“外关帝”,神前街前为“神前沃”,系商船停泊港湾。官府在此设“沃甲”,稽查出入海船。神前沃毗邻“甘四崎脚”,曾立有大明崇祯七年(1634年)“我军熊侯克红夷于浒”石刻,久己湮毁。横竹路上有一路段名竹仔街,街上曾有甘辉庙,满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毁于大火,竹仔街以出售竹竿而名,尚有瓷器店卖碗,亦名碗街。横竹路1966年8月30日更名向阳北路。1979年10月1日复名。
  此行厦门,第一张影像便在横竹路上。



  12.        01.07 横竹路26号-28号 原同英布店

  之前找到一本厦门篇《中国近代建筑总览》,是日便从大同路开始,按图索骥,找一些隐匿在厦门老街巷里曾经的歌舞升平。
  横竹路上,人和路路口对面26至28号一排临街商铺楼,即是曾经的同英布店。可惜书中资料简陋,只知其名,却不知其生平。



  11.        01.07 大元路 聪仔牛肉馆

  大元路,旧称赖厝埕,因在大同路与开元路之间,今以起讫点合名。大元路上,近开元路路西,有处曾经的厦门电话公司总机房,只是新近粉饰,难辨旧容。
  在厦门时吃的最多的聪仔牛肉馆,就在那栋建筑对面。闽南牛肉馆里,牛肉汤最是美味。牛肉切小块,姜片葱段加秘制中药香料,瓦罐里炖得酥烂,加一碗白饭,再切上几片酱牛肉,可在厦门不做其他想。有时去的晚了,牛肉汤售罄,只好退而求其次,一碗牛肉羹,即是牛肉泥挂糊煮成的肉羹,总不如纯粹的牛肉味美。
  十几年前在泉州,有时工作晚了,回宿舍的路上,只有一家石狮牛肉馆。总会剩一些牛肉汤和冷米饭,热汤泡了冷饭,就着牛肉风卷残云。于是这仿佛便不仅仅只关乎美味,而是青春岁月里记忆的一种。
  每次都没有问,但想当然觉得这位掌勺的自然就是聪仔,似乎是他的兄弟尊长偶尔也会在店中帮忙。聪仔是道地的闽南人,其实即便是外地人,也同样会入乡随俗。不论其他,只是闽南,小本生意人总有最周到的礼数。附近食客至此,一碗羹汤加一碗白饭,不过七八块钱的买卖,却是同样的恭敬有加,无须细叙,那在举手投足之间。



  14.        01.07 开禾路133号 竹树礼拜堂

  开禾路上曾有尧阳茶行与竹树礼拜堂,尧阳茶行行将败落,礼拜堂却是新建如新。
  其他还有大同路上的瑞芳参行、大同戏院,两处依稀旧时;镇邦路上虎标永安堂厦门分行、电灯公司办事处,街边转角处气宇轩昂;升平路上交通银行厦门分行,海后路上中兴银行厦门分行、国华银行,建筑仍在,素净寂寥;思明西路上民主大厦,新近粉饰;天一楼巷天一楼,厦门第一日时便见,虽然早已沦为大杂院,却难掩昔日华美堂皇;新华路上台湾公会、旭瀛书院,书院没落,公会新近粉饰。以上种种,另文再述。



  17.        01.07 八卦埕 道平路路口

  终于在开禾路旁小打铁巷近厦禾路处找到那条久寻不见的由由八卦池填成的八卦埕巷,巷中有处石狮公龛,不知是哪路神仙,左右百姓供奉却是虔诚,有大红告示捐助香资者名姓,也算政务公开的一种。八卦埕相连的道平路通古营路菜市,另一条十一间巷或者应为十一橺。
  在桥亭街与镇海路之间还有一片中山路拆迁工程的孑遗,桥亭街、外清巷、石壁街、盐溪街、苏厝街、吴厝巷、靖山路、三官巷、虞朝巷。苏厝街近镇海路处,门牌18号为一空宅,透过铁门可以看见正房外有精美木雕门板,院墙外恰巧停放一辆三轮车,站在上面在围墙上拍摄两张,可惜了曾经的雕梁画栋。



  24.        01.07 盐溪街与吴厝巷路口 吴厝巷19号 寿山宫

  其实盐溪街上有更精美者,可惜老妪出门倒垃圾敞开院门时我没有借机拍摄,而且礼貌地注视她回来并与之寒暄,夸赞她精美的老宅,本以为她会邀我细看,却不想只是虚应两句便关上了门。厦门老城里大多数居民不以其曾经荣华的老宅为荣,更多的只是以其现在的败落为耻,与北京四合院沦为大杂院一样,不为私产便不再同之荣辱与共。
  盐溪路,由原盐菜巷、北溪仔墘合名;吴厝巷,因早年有吴姓官吏大厝在此而名。厝是闽南地名中常见字,读音同错,即房屋之意,词有祖厝、厝契、厝租、厝税等等。
  背影吴厝巷中的寿山宫,门外有许多老妪正在泼水洗地。相聊之下,才知道她们是从各地云集之此,因为宫内将有重要法会。有些心不在焉,盘算着如果可以拍摄几张影像,却不想诸人见我手执相机,警惕声明在先,不许拍摄,只好作罢。



  18.        01.07 打铁街

  在开禾路上时,特意补拍一张打铁街口老旧的街牌。前几日在河仔墘巷巷口,那位果菜摊摊主大姐告诉我打铁街名是因国姓爷曾于此打造军械。后查地名典,才知是因早年打制船锚、铁链的作坊集中于此而得名,旧称打铁路头,路段亦有栳叶街、新街仔等旧称。这来历倒是和每个初见这街名的想当然一般无二,只是未免太过平淡无奇,所以附会上些铁马金戈,倒是更可充谈资。



  22.        01.07 局口街

  往返局口街,回到思明西路再折向大中路,大中路旁有妙香路巷口在坡上,有土崎巷相连大埕头巷。



  28.        01.07 大埕头巷转角

  转过大埕头巷弯折,与一白发老者擦肩而过。犹豫片刻,转身回追在弯折处拍摄一张,却可惜快门速度过慢,影像模糊。又近黄昏,这一日是此行厦门在老城中逗留最久行走最长的一日,也是此行可以在厦门老城的最后一日。
  无论逡巡多久,总也有看不完的风景,倒是不必执着。



  30.        01.07 思明西路5号门前

  从思明北路走到思明路十字路口时,看见思明西路路口骑楼下站着个打电话的姑娘,红色丝袜煞是惹眼。



  33.        01.07 思明西路5号门前

  街拍若此,已是我的极限。



  34.        01.07 局口街 中山路上巷口

  局口街与中山路口,民国三十七年,吴再添发迹的那档虾面摊就在此处左右吧。
  六十载岁月,已是如此漫长,足可以让我们每个人年华老去,你步履轻盈的挑担出摊,回去时却是踽踽蹒跚。又太短暂,沧海依然沧海,桑田依然桑田,还是在那里,一样的路口,一样的小食摊。
  如果忽略所有表面浮华的现代元素,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便如同我眼中的厦门,我努力去寻找在那浮华之下的厦门,曾经的厦门,当这路口还摆着吴再添的虾面档的厦门。
  如果我没有找到,请告诉我在哪里?

嘉禾之屿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Sunny 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6.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我现在出去要出片主要还是用M3和两头,那些小旁轴作为副机装了卷揣兜里,但每台都有自己特色,可以满足我的玩乐之心:D 出门时会在三台折叠机里选一台,或者带IIIf,这次去浙江兰溪带的是Agfa的Karat 36,带罗敦斯德Heligon的,使用下来还算满意,有趣的裂像式对焦。
    胡成 于 2011-6-20 19:03:51 回复
    不错的配置,又可出片又可把玩,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一点我总是纽结,而你似乎已经做到了。不过我还是更习惯使用单反,当时认为单反是取代旁轴的观念根深蒂固,没有景深预览与没有视差补偿的旁轴相机总是让我不放心。这趟出门还是老一套,两台Nikon,F3与Nikkor-S 5.8cm f/1.4拍黑白,FM2与Arsat H 50mm F2拍彩色,120相机暂时沽清,这次也没有带。
  • 2011/6/20 12:27: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sundance
  • 下次您来我很乐意当向导。有太多的的细节没法在此一一说出。虽然我十年前搬离老城区,有些东西都要仔细回忆才能想起来了。不过您倒是毋须妄自菲薄。至少目前为止您是我见的第一个如此认真走遍厦门大街小巷的人。您拍的照片和您写的那些字句都让我感受到了喜爱这个城市并且认真去体会的诚意。
    胡成 于 2011-6-19 21:01:41 回复
    好的,您一定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向导,下次再去厦门的时候,我一定要多带些纸笔记录。其实有时候想想,千言万语只不过是一个人记忆中的一点细枝末节,非常不容易但是很有趣。还要再说一次,在厦门拍摄与记录的这些,能够得到厦门本地人的认可,实在是很高兴的事情。
  • 2011/6/18 18:08: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sundance
  • 厦门现在只有两间正宗吴再添。一间是轮渡老店,另外一间是吴再添自己开的,在禾祥西。吴再添的特色之一就是它家的肉包。肉角做馅心,吃起来不像普通肉包那般容易恶心。另外芋包和肉粽也是不容错过的!另外厦门最好吃的虾面就隐藏在轮渡吴再添旁边的巷子里,不知道你有没有路过。
    同英布店在我小时候还是国营。那时非常红火,全厦门市的人要做衣服,都去那里买布。他们也兼卖些百雀羚之类的商品。因为店里布非常多,柜台和柜台间的过道相当窄,遇到人多的时候,去收银台结账极其不便。于是那时每个柜台跟收银台之间都连着铁线,上面挂上夹子。客人买完商品,柜台签发票收钱后用夹子夹住,“嗖”的一下飞到收银台。收银台找完零再“嗖”的一下飞回来。小时候我最喜欢跟父母去店里看这“嗖嗖嗖”的表演,觉得有趣之极。当然现在这一切都跟同英布店一样,退出历史的舞台,只存在于老厦门的记忆里了。
    胡成 于 2011-6-17 20:30:36 回复
    真可惜此行厦门的时候还不认得您,您和我说的这些才是我真正想知道,并且总是无从知晓,或者知之不详的事情。一个城市的历史,真的只在这个城市的百姓口耳之间,哪里有吴再添,曾经的同英店,如果不是您和我这样说来,我是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知道的。想较而言,我已经感觉我写的那些不仅浮泛空洞,可能还要惹真正的厦门人一笑了。
    不过您说的那种老店的收款方式,倒是那时候全中国的特色,我小时候也在本地的百货公司或者其他国营商店中常见。而且还有个细节,收钱的柜台在店中是最高的,是不是?现在北京还有无轨电车,偶尔看见空中那些交错的供电线缆,就会想起那时候交错在商店空中的收钱找零轨道,嗖嗖的,那会是每个如我们般曾经见过的人们的永恒记忆之一。
  • 2011/6/17 19:53: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竟有此事!!竟有此事!!!!!!!!!!
    胡成 于 2011-6-17 20:18:46 回复
    哈哈,刚想说沙发已经明花有主,您这就自己跳将上来。南北两地的互联互通还是不行,如此划地为牢的商业竞争,想来也是天朝特色。
  • 2011/6/17 12:00: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昨晚睡前“手贱”,果然看到兄台更新。可惜网络不给力,打开很慢,便先存了个想念,今日再来留言。幸甚,时迟今日沙发仍归我哈哈。
  • 2011/6/17 11:59: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Arsat色彩浓艳,颇有冲击力。胡兄最近还用过Contina II吗?我刚翻出台Contessa,这几个星期带在身边乱耍,叹服设计者的鬼才。只是过片时已两次拉断胶片。
    胡成 于 2011-6-17 20:16:23 回复
    Arsat有苏联镜头的通病,色调偏黄,拍彩色胶片倒是会呈现讨喜的暖色,不过层次细节还是不及现代镜头,所以我直到现在都没有用Arsat拍过黑白胶卷。我的Contina II束之高阁很久了,其实就像你的Contessa一样,这种老相机适合在自己的城市里游走把玩,真是出门正儿八经拍片还是麻烦,尤其是我的Contina II,测距不联动,过片上弦繁琐,而且关键是我现在对Tessar实在已经无爱。你最近真是入手了不少好相机呀,有些艳羡。
  • 2011/6/17 11:47: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