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南旧事 卷五 木屐巷七号九寨水色 »

十三陵往事

  夜读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旧都文物略》之陵墓略,开篇附有同年国民北京政府修葺大明十三陵之长陵事后,一通《重修明长陵碑》碑文。
  细细句读钞录如下:

  所谓民族精神者,曷寄乎?必有人焉。于非常之时,以非常之力,非常之功,其余威远略,足以垂荫千百年。俾后之人,瞻仰遗迹,懦立若黄帝之桥山、汉武帝之茂陵、唐太宗之昭陵、明太祖之孝陵,其庶几哉?明成祖经略朔漠,兵力远及胪朐、斡难,顾大宁三卫,旋设即废。长城内外,恒为角逐之场,燕都逼近边墙,首当其冲,宜若非所以妥。至尊者成祖,独毅然建北京而定鼎焉。且就天寿山起长陵,以示世世子孙,永永窀穸于兹土。盖严疆也,而视为全国首要之地,竭全力以副必守之决心,故于明之世二百七十有七年,燕云十六州不致蹈晋、汉、周、宋之覆辙,实成祖之毅力使之然。遗迹所存,畴不肃然以起敬。长陵规制,崇闳壮丽,近古无其匹。后此献、景、裕、茂、泰、康、永、昭、定、庆、德诸陵降杀有差,景德崇祯闪复不侔然。顾亭林记昌平山水时,长陵松栢、行宫与感思殿、工部厂内监署均毁失矣。又二百六十余年而入民国,又越二十三年而迄于今,风雨冰雪所摧残,雉兔刍荛所残贼,朝市迁贸,宜非旧观。而游览者犹愕咍叹息,不能去乃者。
  国民政府普颁明令保护古物,先朝建筑凡具有历史价值者,一体缮完封守。郛适奉命来驻北平,秉承中央意恉,以见诸行事。燕蓟故都,绵历五朝,史迹所遗,举加维护,缅怀遗烈,首葺长陵。爰命司匠,鸠工庀材,凡修整大红门、长陵碑亭、棂星门、殿门、祾恩门、神帛炉、祾恩殿、宝城、角道、明楼、前黄琉璃屏以至御道陛阶等十余处。北平特别市市长袁良实董其役,以中国民国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竣事。呜呼,成祖之伟略夐哉遐矣,来者其毋忘此一长陵实为吾民族在精神上之一大长城也。
  中华民国国民政府行政院驻北平政务整理委员会委员长兼内政部部长泉唐黄郛记

  八十载前,一句“国民政府普颁明令保护古物,先朝建筑凡具有历史价值者,一体缮完封守”,读之不胜唏嘘。民国二十四年重修长陵之后不过二十年,即在1956年至1957年期间,由时任北京市副市长的吴晗与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挑动,在郭沫若、沈雁冰、邓拓、范文澜、张苏和吴晗五人联名鼓吹并得到周恩来“原则同意”的批复后,在难以言说的盲目狂热与利欲熏心之下,所谓“长陵发掘委员会”掘开大明神宗万历皇帝定陵玄宫,在神宗皇帝与两位皇后魂灵归所,攫取珍贵文物近三千余件。
  不幸的是,因为根本无力妥善保护保存,大量珍贵文物迅速风化粉碎,许多国之瑰宝,永世不再。
  再之后十年,维基百科如此记述:“1966年8月24日:文化大革命时期,在“打倒地主阶级头子万历”的口号声中,十几个红卫兵冲进定陵地下博物馆,把“明神宗朱翊钧”、“孝端显皇后”王氏及“孝靖皇后”王氏的三具尸骨拉出来摆放在博物馆大红门前广场上,进行批斗,最终付之一炬。”
  呜呼。

  《重修明长陵碑》碑文中提及“顾亭林记昌平山水时”事,即指顾炎武所著《昌平山水记》。大明十三陵所在燕山山麓天寿山,即在昌平,故而《昌平山水记》中,多载有十三陵事:“天寿山在州北一十八里。永乐五年七月乙卯,皇后徐氏崩,上命礼部尚书赵羾以明地理者廖均卿等往,择地得吉于昌平县东黄土山。及车驾临视,封其山为天寿山,以七年五月己卯作长陵。”后世诸陵,皆在长陵左右,依山而筑于天寿山东、西、北三面山麓之上。定陵在长陵西南。
  与前朝帝陵不同,大明十三陵诸陵虽然有各自陵寝,却不单独设置而仅共用长陵陵前神道,“皆兆于长陵之左右而同为一域焉。”

  今长陵神道,亦即十三陵神道两旁“有石人十二:四勋臣、四文臣、四武臣。石兽二十四:四马、四麒麟、四象、四橐驼、四獬豸、四狮子(各二立二蹲,近者立,远者蹲)”。因诸陵大多经战火而破败且陵门之内不可进入,故而神道石仪实在是最可观者。
  神道石仪,“宣德十年(1435年)四月辛酉,修长陵、献陵,始置石人、石马等于御道东西。”

  武臣

  披甲戴盔,佩金吾,执金瓜。













  文臣

  着朝服,持朝笏,七梁冠。

























  勋臣

  着朝服,持朝笏,七梁冠,七梁冠加笼巾貂蝉。

























  大明十三陵中,开放游览的除却定陵玄宫,再就是修葺如新的长陵与穆宗隆庆皇帝昭陵。其余十陵,陵门紧闭,只陵内各有守陵人值守。长日漫漫,附近村民无事时,便走到这世宗嘉靖皇帝永陵的陵门之下荫凉处打牌下棋,也可打发些守陵人的孤寂时光。



  那日,去时牌局方才散去,站在陵门的守陵人却不是去年见到的守陵人。或者是不想打开陵门怕我们有进入参观的要求,守陵人便索然立在门下,若有若无地眺望远处,直待到我们离开,才开锁拿起身后的打牌时的几把椅子踅入门中。

  那一刻守陵人的神情,正如守陵武臣翁仲的神情,严肃而戒备。或者面庞都是相像的,一如祖先与他的后代子孙。
  我难以想象的是,当他们四五十年前正年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痴狂,会让他们在血脉贲张中去焚烧祖先的尸骨?

  或者如同那仍然长眠于地下的其他十二位大明皇帝一般,我们会悚栗于那过去,但是我们更加惊恐的是那过去或许从未过去。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12.圣子1228
  • 忽然看到自己在去年的留言~~~很亲切~~~而且我还是沙发呢~~
    胡成 于 2012-5-20 21:31:46 回复
    去年我还以为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去里面看看,今年却就有幸在里面拍摄两卷胶片,世事真的很难预料呀。
  • 2012/5/16 21:10: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朵朵
  • 好混乱,发表日期是昨天,结果下面的评论是去年,穿越来~~
    胡成 于 2012-5-15 18:20:19 回复
    此行十三陵,第一天上午是在神道,我没有拍神道石仪,因为之前也就是这篇里拍摄过。把旧文里的几处错讹订正了一下,更改为修订的时间,就算作是此行十三陵的起首第一篇吧。
  • 2012/5/15 8:19: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胡兄和大尉对于冲洗的讨论把这页的浓重添了不少玩味。
    胡成 于 2012-5-15 18:17:42 回复
    歪楼是美德,越歪越美德。
  • 2012/5/14 23:13: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要说出片,还是M3一机二头最稳定,不过我还是想多玩玩不一样的机器。contessa把玩起来有劲,karat的裂像合焦非常快捷,Vitomatic的大眼很爽、斯高帕头配TMAX400很舒服,Retina属于中规中矩、但携带和使用都非常方便,带拉脖头的IIIf出远门时便于携带。反正都是瞎玩,就是图个开心:D
    胡成 于 2011-7-21 16:37:23 回复
    其实这样最好,完全专注于摄影本身,能从器材与拍摄的过程中得到足够的乐趣。我还是功利心太重,摄影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手段,所以我更在意拍摄了些什么,唯结果论,这就少了很多乐趣。这样不好,应当像你这样,其实真的都只是在瞎玩,不用看得太重。嗯。
  • 2011/7/21 16:33: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对,我之前一直在用AP的罐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的,摸上去像硬塑料,片芯不太耐用,里面的滚珠已经扭飞出来好几个了。现在刚换了JOBO的罐头,也是一次两卷135,像胡兄所说,改用翻腕颠倒罐头,底片边沿的过曝后来没再出现。

    钢芯在店里看到过,但没搞明白如何卷片……

    Karat 36我这台还有个问题是片框边缘反光,底片顶部能看到些反应。contessa的八爪轮力气太大老是拉断卷,这两台得去保养一下了。现在副机一般都改成带Retina和Vitomatic。

    8月要去海口出差十天,准备揣上IIIf,看看是不是有可拍的。
    胡成 于 2011-7-21 15:46:47 回复
    德产好钢罐用起来比橡胶罐还要简单方便,只是不太好买,我也是一咬牙花了好几十美元邮费从eBay美国买回来的,运费比东西还贵,可是用这么久觉得真是物超所值,比美产日产的东西好太多了。
    你说的片框边缘反光然后在底片顶部可见,应当是背盖漏光吧?问题都不大。你现在机器真是不少,但是你还真是有主见,确定要带什么用什么,我相机多的时候总是在这件事情上纠结,恨不能都带上,可是又太多背不动,所以现在只剩两台Nikon单反倒也省心了。
    海口现在日光强烈,买些Pan F+带上用吧,再用Tri-X怕Leica IIIf的快门也吃不消了。
  • 2011/7/21 15:19: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黄大仙故里在兰溪倒是没有注意到,他的庙宇只在香港看过一次,香火十分旺盛啊。现在国人的谱系,确是混乱不堪,我所认识的人中,只一家还在修家谱。

    这次去的时候全天阴天,用的是XTRA400和Superia200胶卷。最近扫街的时候也大都天阴,只有两次老城厢是大晴天,光圈都开到了16,冲洗时可能转动也太过频繁,导致底片上下部分有过曝。平时常用5.6到8光圈,400卷拍摄公园树荫下活动的人群用这个范围+1/125秒。

    Ilford PanF50我只用过120的卷儿,但次数很少,当时是HC110冲的,不知用D76 1:1显影的时间数据如何?
    胡成 于 2011-7-21 14:54:33 回复
    阴天还好,晴天里用到f/16成像质量大损,再用这么好的胶卷反而失去意义了。
    Pan F+ 50用D76的冲洗数据是20摄氏度下原液六分半钟,1+1八分半钟,我觉得还是用原液冲洗比较好吧?再用1+1的话可能就太软了。
    之前有次看你博客后面的讨论,记得你好像是在用橡胶罐冲卷吧?个人感觉橡胶罐还是用来做他本来设计适合的机冲罐更为合适,因为不像钢芯表面积小且中空,用橡胶罐时罐内液体大多时间只能做轴向旋转运动,因为动力学的关系,罐体外侧液体较内侧流量大且流速快,所以胶片非常容易出现外侧比内侧显影过度的问题。如果继续使用橡胶罐,建议按Kodak官方文档中提供的橡胶罐搅动方法,即以单手罐顶罐底手持后翻腕搅动,使液体上下流动以取代轴向旋转流动。不妨一试。但是我还是强烈推荐钢罐,尤其是德国Kindermann的罐芯,上卷冲洗实在是种享受。
  • 2011/7/21 12:32: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工作关系,浙江我是跑得比较频繁的,不过能够出厂房的机会不太多。浙东的产业城市,都比较拥挤,这里的优点是办任何事都认真,但发展快起来了,老的东西破弃也确实比较快。

    诸葛村之前在一些媒体,杂志和电视都热火报道过,但这次去的感觉是最终没有炒起来。入口处前有一排新造的店铺,门可罗雀。进村里看院落不需要购票,若要看祠堂等处,要买80元的通票。这次去除了两三个写生的人,就只有我这个散客和大约10位游客,很清闲。有些村民也办些小产业,大都是算卦、代人写字画扇面。有趣的是进村就碰到只奇怪的大猫,跟我保持着三四米的距离领着我走了很远到村里的制高点,走十几米就一回头。

    我想这应该是交通不便的缘故,这里只有从兰溪发出的一趟长途汽车可到,还是最近才开的车站。大多数到兰溪的游客都被拉到一个叫地下长河的溶洞去了。而且从车站到村口走路还是挺远的,我打了个摩的,司机师傅给我个名片,诸葛亮51世孙。

    出村有一处石刻工场,外面堆放着大量的林迦半成品,骇的我瞠目结舌。车站旁还有一处更小的村落,有古老的石牌坊,可惜我要赶火车,没时间看。

    此行带的是Karat 36折叠相机,拍得一些片子随后会放到博客里。

    黑白胶卷我现在常用的是Trix和TMAX400,低感胶卷现在已经用完了,近期会再买一些。
    胡成 于 2011-7-21 11:38:32 回复
    中国人向来以卖祖求荣为耻,但却又极热衷于认祖求荣,上至皇族贵胄,下至黎民苍首,莫不如此。这似乎是个悖论,认一祖必然否一祖,岂不又与卖祖求荣一般无二?所以我是极厌恶这些某某人某代后人的把戏的,由汉以降,多少战乱兵燹,多少流离失所,哪儿还有什么脉络清晰的百代繁衍,除却那曲阜孔家。国史都可造假,何况族谱?尤其当下荒唐时代,为招揽游客故,各地各处都喜欢附会一个某某故里,只能说政府实在无能与平庸,因为你说到兰溪,检索一下发现原来自称黄大仙故里,真是令人哑然失笑,估计在大多数中国人尤其是北方人的常识中,都会以为黄大仙是指黄鼠狼,这非免太过谑而且虐。说这样是因为觉得实在可悲,想想浙省在国朝之前,可不仅是富贵而已,更是文化繁荣之处,想来即便只是一村中童生,也不至如此不堪。呜呼国朝。
    Karat 36的Compur快门最快速度只有1/500秒吧?你又用400度胶片,要是晴天的话真难为你怎么拍,就按加曝一档算,最高快门下也要用到f/11吧?过去的镜头设计,基本上超过f/8以后成像质量就会快速衰减了,不过35mm胶片不放大倒也无所谓。
    再购胶片的时候,若是有兴趣的话买几卷Ilford Pan F+ 50试用一番,我很喜欢的一种胶片。
  • 2011/7/21 11:02: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又出差回来,跑了一次兰溪,得空去了诸葛氏的村落。幸得此处交通说不上方便,有一点开发,商业化还不是太严重。村中公共场所如祠堂等保存尚好,如果只是在院落间走走,也是很宜人,只是天气闷热。

    十三陵地宫小时候去时,感觉管理糟糕,常有游客去玉座上偷坐,大抵是圆了去秀才娘子床上打滚的梦,现场一片混乱。

    前周末抽空出门到苏州河边随走,偶遇浩浩荡荡驳船船队往上游去装载淤泥,在三座桥上得到一些片子。这条河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还是有故事。
    胡成 于 2011-7-20 15:38:41 回复
    说来很是惭愧,虽然我的旅行总希望在人文佳处,却几乎从未去过浙江,只有一次杭州之旅,还是很久远之前的记忆。兰溪更是没有去过,不过诸葛村落却在电视上见过,那是就已经商业开发了。商业开发是件很令人无奈的事情,市场决定了开发商的价值取向,中国庞大的看热闹的旅游人群决定了开发商必然修旧如新,投其所好,便如此就毁灭了。浙江经济发达,人口密集,想来旧城古镇难得会有幸免,也是一直没有去的原因。
    看到你这大热天的仍然在坚持扫街,精神可嘉,不过为什么没有用一些低感低反差的胶片以应付夏日阳光?注意身体,小心中暑。
  • 2011/7/20 8:45: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nancy
  • 才巧了,昨天看央视10台的节目,正讲朱棣如何心黑手辣抢夺皇位,然后为了表示对明成祖的正统继承,才修建的孝陵。
    一切历史,都由黑写成红,也可以由红写成黑。
    胡成 于 2011-7-19 14:21:33 回复
    地处北京的中央电视台与北京电视台,其实就是鞑靼电视台,他们抑明扬清的史学观是恶名远扬的,不值一提。
    至于说史料,民国以后出版的我是不看的。其实即便只是发行,但如果不是影印本,都值得怀疑,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公信力可言了。
  • 2011/7/18 23:49: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轩易
  • 一想到那段岁月对文物的破坏,就痛心不已。依古律,损害前朝帝陵一草一木者都要斩首。这些人何其丧心病狂!好在吴晗死有余辜。最恶心的就是郭沫若这个软蛋小人,活得好好的。中科院研究生院内竟然设了他的铜像。倒是方便我每每有空时,总是上前唾其面。
    明清帝陵已经是世界文化遗产,但是唐宋甚至汉帝陵的遭遇就很凄惨了。真的应该呼吁保护起来,特别是唐陵,多好的旅游资源啊!开山炸石能挣几个钱?保护起来哪怕是收费也比这个强多了啊!
    胡成 于 2011-7-18 22:05:26 回复
    我从来没有去过中科院,也不知道中科院研究生院还有郭部长的铜像,所以有一事相商,下次兄再去之时,烦请代我多啐几口。旧朝郭厅长,新朝郭部长,奴颜媚主,逢君之恶,历史最后总会有定论,铸铜也是枉然,必将速朽,一如他曾要“向你高呼万岁”的斯大林般。
    唐陵可怜,我悲观的看不到唐陵可以得到良好保护的希望。官商勾结,一切便无希望,且不论开山炸石赚钱颇丰,即便利益微薄,哪怕把唐陵石仪全部炼成石灰只得百元,他们也不会心慈手软。这个国家的一切价值观只有一个字:钱。
  • 2011/7/18 9:27: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圣1228
  • 去年你写13陵的时候,我记得我就留言了。
    http://photo.blog.sina.com.cn/photo/5bef091at8cef6287bba8
    http://photo.blog.sina.com.cn/photo/5bef091at8cef602f8344
    这是我那时拍的永陵~~
    胡成 于 2011-7-18 21:32:22 回复
    看到你拍摄的永陵明楼,看来你去也恰巧遇到陵门敞开的时候,不错的运气。
  • 2011/7/18 1:17:5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