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门礅 包头章胡同4号门礅 南大吉巷11号 »

门礅 迎新街60号



  门礅所在:迎新街60号
  拍摄时间:2010.09.04
  消失时间:2010.10

  大吉片西至菜市口大街。紧临菜市口大街南北并行的米市胡同,最早拆迁,如今南段楼盘已经竣工出售。几栋冷漠的高楼之中,包围着拆除后异地复建如新,原本在南横街与前兵马司胡同之间的会同四译馆。那座风雨数百年的明代庑殿顶木构建筑,曾经是大吉片的魂灵。却就在2008年初春,颓然死去。在那些冰冷的钢筋水泥之下,埋葬的还有与其隔米市胡同相望的潘祖荫祠。
  潘祖荫祠永远被抹去,会同四译馆如炮制干尸般复建在楼宇之间,以充景观点缀。
  只有躯壳,灵魂已死去三载。

  米市胡同向东,再一条南北向并行的胡同,便是迎新街。
  迎新街上,也曾有一处古迹保存至今。至数月之前的今时。街北段57号临街门上有古刹地藏禅林(帧15/16)石额。据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调查:庙在延旺庙街二十九号,重建于满清顺治六年(1649年)九月,私建。有地一亩,房三十间。所谓延旺庙街,即是迎新街北段旧称。延旺庙系阎王庙的谐音,后雅化为延旺庙街。
  南段因旧有张相公庙而名,后改为关帝庙,满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重建,拜奉文武二帝以及“宋封浙江潮神靖江王张公”,原来门牌84号即为张相公庙址。
  迎新街这恶俗名称,意取迎接新工作队之意,1965年两街合并时定名。运动之后,或者因觉延旺庙街虽字改而音不改,仍然不雅,而再未改回旧名。

  迎新街的拆迁,也是自南向北开始。旧张相公庙街,年前即已尽皆沦为工地。两刹仅存于世的,地藏禅林那一方石额,也随着年初57号院住户的全部离去而不知所踪。



  若在那最后的时刻,还可寻找一些旧京痕迹的,只有在路东几乎正对着路西原中兵马街胡同口的60号院门前的一只门礅。
  迎新街最初远较现时为宽,宅院沦落为大杂院,人多拥挤之后,大多又在院门外加盖有一排平房。60号院门深藏在加盖房隙之间的窄缝中,或也正因此如,形影相吊的一只门礅,才得以幸免。
  幸免成为迎新街上的最后一只门礅。

  影像,那是在去年。
  暮夏初秋。
  一茎不知何许植物,自礅下石缝中蓬勃生长。
  有新翠的绿。

  那天,我在大吉片的胡同之间逡巡的时候,反复听着同一首歌。
  伤感的歌,反反复复,无休无止。
  以至于,以至于如今每听到那首歌,我便会想起在大吉片逡巡的这几年光阴。
  以及在这几年光阴里,一进进圮颓的宅院,一条条逝去的胡同。
  那比音乐更伤感。

  之行归来,已是初冬时候。
  我又再去。

  没了。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Shanghai GP3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3.泊老七
  • 胡大哥,考完试又能看你的文字了,微信都没有回复,是又开始了旅行了么,文字里没了两个字真棒,我也对这些古建筑很感兴趣,长春没有什么中国古代的建筑,也可能是毁掉了,但是长春有很多日本满洲国时期 建立的兴亚式建筑,过去很多很多,现在拆的也差不多了,但是最受不了的就是一群傻逼在现存的上面贴瓷砖这种举动,简直是破坏,长春举办过这种胡同老建筑摄影展,估计他们以后也只能是在照片上见到了,额外一句,相比 北京的南锣鼓巷,我更喜欢日本人的建筑,可能没见过正宗的北京老胡同
  • 2015/7/23 22:45: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豆子
  • 迎新街现在还有一处门墩残留,在迎新街和方盛园胡同西口交口处,好像是70号吧
    在这边能看到大吉片那么多曾经的照片,感觉欣慰了好多,在这边走了快两年了,但是最精华的部分却永远不能再出现在自己的相机镜头中,在这里又能见到其最后的样子,遗憾多少算是少了点吧,虽然不是这一带土生土长,未曾在南城的这片地方生活过,不过,却见证了这里的消亡,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胡成 于 2011-8-15 15:52:11 回复
    看来豆兄走得比我仔细,我很久没有向南走过迎新街上的和平巷口了,以前再南都已经拆完,不想还有孑遗,下次再过去看看。应当是熟悉的,毕竟走了这么此年。
    我是很高兴能在这一篇文章之后看到两位同样在拍摄大吉片的朋友,楼下的朱兄即出生在大吉片,私下通信几封,多有受益。不过一周而已,又能得到您的提点,实在喜不自禁。
    对于我们这些热爱北京传统文化的人而言,如今的北京实在一座令人伤感的城市。城市越来越繁华,城市越来越庞大,却越来越不像我们以为的那个北京。不过,我们以为的那个北京,怕是在我们出生的时候便已经不在了。
    而且我九九年才来北京,我连你们小时候的北京都没有见过。
  • 2011/8/14 23:52: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强
  • 迎新街57号的石额于2010年6月份不知所踪,地藏庵正殿10月底之前全部拆除,对面的60号在一个岔道口里,住的是个老租户,门墩在10月份被人撬走,正房12月初也拆除了。
    有一点更正您一下,迎新街60号对面是中兵马街,不是后兵马街。
    不知道那个岔道口里门冲北开的迎新街62号您是否进院拍过?那是张恨水的故居怀宁会馆。大概也在10月份被整体推平,索性我从废砖堆里刨出了门牌以作纪念。
    胡成 于 2011-8-6 10:18:13 回复
    很高兴能在胡同之外遇到您,受教了,您比我用心太多。除却您指出的60号院对面的中兵马街而非后兵马街之外,我以为这只门礅消失时间是去年11月,这完全是我根据我去的时间想当然耳,也按您的说法更正为10月,实在感谢您能不吝指正。
    我因为很多时间在旅行,所以拍胡同不得已断续间隔太久。拍摄这些门礅是在去年9月,其后就去关中,然后段随唐明皇幸蜀路一路入川,又在重庆盘桓一段时日。再回北京,已近12月,在之间的三个月中,有大量的拆迁我都是不知道的。比如迎新街上这几乎,听您说似乎都在10月,我再去时便只见废墟。
    不得不说,我拍胡同是有失偏颇的。文化价值很重要,但那是抽象的,无法通过视角语言传达的。我更多的在拍摄那些看起来真美的胡同,包括门礅,周边的环境很重要,看起来是那么的漂亮,宛若旧时荣华岁月。我想通过这些定格的影像告诉观者的是,你看他们毁灭了多少美丽。
    因为现在用胶片拍摄,也没有办法记录太多,其实是有遗憾的,应当用数码相机为每间宅院留影的。这错误永远无法弥补了。
    如果可以,还希望经常可以得到您的指正,再次感谢。
  • 2011/8/6 7:15:1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